小說 連城訣新修版

七 落花流水

d糾錯建議

郵箱:

提交

正在拼命加載..

七 落花流水

睡到半夜,狄雲忽覺肩頭給人推了兩下,當即醒轉,只聽得血刀僧輕聲道:“有人來了!”狄雲一驚,隨即大喜:“既然有人能進來,咱們便能出去。”低聲道:“在哪裏?”血刀僧向西首一一指,道:“躺著別做聲,敵人功夫很強。”狄雲側耳傾聽,卻一點聲音也聽不到。

虬刀僧持刀在手、蹲低身子、突然間如箭離弦,悄沒聲地躥了出去,人影在山坡一轉,便已不見。狄雲好生佩服:“這人的武功當真厲害。丁大哥倘若在世,和他相比,不知誰高誰下?”一想到丁典,伸手往懷中一摸,包著丁典骨灰的包裹仍好端端地在懷裏。四周寒氣極烈,但手指碰到丁典的骨灰包,內心感到一陣溫暖。

靜夜之中,忽聽得當當兩下兵刃相交之聲。兩聲響過,便即寂然。過得好半響,又當當兩聲。狄雲料知血刀僧偷襲未成,跟敵人交上了手。聽那兵刃相交之聲,敵人武功似不在他之下。兩人勢均力敵,拼鬥結果難料。

接著當當當當四響,水笙也驚醒了。山谷中放眼盡是白雪,月光如銀,在白雪上反映出來,雖在深夜,亦如黎明。水笙向狄雲瞧了一眼,口唇一動,想要探問,但心中對他憎恨厭惡,義想他未必肯講,一句問話將到口邊,又縮了回去。

忽聽得當當聲漸響。狄雲和水笙同時擡頭,向著響聲來處望去,月光下見兩條人影盤旋來去,刀劍碰撞之聲直響向東北角高處。那是一座地勢險峻的峭壁,堆滿了積雪,眼看絕難上去,但兩人手上拆招,腳下毫不停留,刀劍光芒閃爍下,竟鬥上了峭壁。

狄雲凝目上望,瞧出與血刀僧相鬥的那人身穿道裝,手持長劍,正是“落花流水”四大高手之一,不知他如何在雪崩封山之後,又竟闖進谷來?水笙隨即也瞧見了那道人,大喜之下脫口而呼:“是劉伯伯,劉乘風伯伯到了!爹爹,爹爹!我在這兒。”

狄雲吃了一驚,心想:“血刀老祖和那老道相鬥,看來一時難分勝敗。她爹爹聞聲趕來,豈不立時便將我殺了?”忙道:“喂,別大聲嚷嚷的,叫得再雪崩起來,大家一起送命。”水笙怒道:“我就是要跟你這惡和尚一起送命。”又大聲叫喊:“爹爹,我在這裏!”狄雲喝道:“大雪崩下來,連你爹爹也一起埋了。你想害死你爹爹不是?”

水笙心想不錯,立時便住了口,轉念又想:“我爹爹何等本事?適才大雪崩,旁人都轉身逃了,対乘風伯伯還是沖進谷來。劉伯伯既然來得,爹爹自也來得。就算叫得再有雪崩,最多是壓死了我,爹爹總是無礙。這老惡僧如此厲害,要是他將劉伯伯殺了,我要求死也不得了。”又即叫喊:“爹爹,爹爹,我在這裏。”

狄雲不知如何制止才好。擡頭向血刀老祖瞧去,只見他和那老道劉乘風鬥得正緊,血刀幻成一道暗紅色的光華,在皚皚白雪之間盤旋飛舞。劉乘風出劍並不快捷,然而守得似乎甚爲嚴密。兩大高手搏擊,到底誰占上風,狄雲自然看不出來。只聽得水笙不停口大叫“爹爹”,叫得幾聲,改口又叫:“表哥,表哥!”狄雲心煩意亂,喝道:“小丫頭,再不住口,我把你舌頭割了下來。”

水笙道:“我偏要叫!偏偏要叫!”大聲叫:“爹爹,爹爹,我在這裏。”怕狄雲真的過來動手,站起身來,拾了一塊石頭防身。過了一會,見他躺在地下不動,猛地想起:“這個惡和尚已給我和表哥踏斷了腿,若不是那老僧出手相救,早給表哥一劍殺了。他行走不得,我何必怕他?”接著又想:“我真蠢死了!那老憎分身不得,我怎不殺了這小惡僧?”舉起石頭,走上幾步,用力便向狄雲頭上砸了下去。

狄雲無法抵抗,只得打滾逃開,砰的一聲,石頭從臉邊擦過,相去不過寸許,擊在雪地之中。水笙一擊不中,俯身又拾起一塊石頭向他擲去,這一次卻是砸他肚子。狄雲縮身打滾,但斷腿伸縮不靈,喀的一聲,砸中了小腿,只痛得他長聲慘呼。

水笙大喜,拾起一塊石頭又欲投擲。狄雲見自己已成俎上之肉,任由宰割,給她這般接連砸上七八塊石頭,哪裏還有命在?當下也拾起一塊石頭,喝道:“你再投來,我先砸死了你。”見她又是一石投出,滾身避過,奮力將手中石頭向她擲去。

水笙向左閃躍,石塊從耳邊擦過,擦破了耳輪皮肉,不由得嚇了一跳。她不敢再投擲石塊,回身拾起一根樹枝,一招“順水推舟”,向狄雲肩頭刺到。她劍法家學淵源,甚是高明,手中所執雖是一根樹枝,但挺枝刺出,去勢靈動。狄雲縱然全身完好,劍招上也不是她敵手,見樹枝刺到,斜肩閃避,水笛劍法已變,托的一聲,在他額頭重重戳了一下。

這一下她手中若是真劍,早要了狄雲的性命,但縱是一根樹枝,狄雲也已痛得眼前金星飛舞。水笙罵道:“你這惡和尚一路上折磨姑娘,還說要割了我舌頭,你倒割割看!”提起樹枝,往他頭頂、肩背一棍棍狠打,叫道:“你叫你師祖爺爺來救你啊!我打死你這惡和尚!”口中斥罵,手上加勁。

狄雲沒法抵擋,只有伸臂護住顔面,頃刻間頭上手上給樹枝打得皮開肉綻,到處都是鮮血。他又痛又驚,突然間使勁一抓,搶過樹枝,順手掃了過去。水笙一驚,閃身向後躍開,拾起另一根樹枝,又要上前再打。

狄雲急中生智,忽然想起鄉下人打輸了架的無賴法子,叫道:“快給我站住!你再上前一步,我就脫褲子了!”嘴裏叫嚷,雙手拉住褲腰,作狀即刻便要脫褲。這法子在鄉下也往往奏效,打贏了的鄉人不願無賴糾纏,也常轉身離去。

水笙嚇了一跳,急忙轉過臉去,雙頰羞得飛紅,心想:“這和尚無惡不作,只怕真要用這壞行徑來羞辱我。”狄雲叫道:“向前走五步,離得我越遠越好。”水笙一顆心怦怦亂跳,果然依言走前五步。狄雲大喜,大聲道:“我褲子已脫下來了,你要再打,快過來吧!”水笙大吃一驚,縱身躍出,心慌意亂下一個踉跄,腳下一滑,摔了一跤,急忙爬起便奔,哪敢回頭,遠遠避到了山坡後。

狄雲其實並未脫褲,想想又好笑,又自歎倒黴,適才這頓飽打,少說也吃了三四十棍,小腿受石頭砸傷,痛得更厲害,心想:“若不是耍無賴下流,這會兒多半已給打得斷了氣啦。我狄雲堂堂男兒,今日卻幹這等卑鄙勾當。唉,當真命苦!”

凝目向峭壁上塱去,見血刀僧和劉乘風已鬥上了一座更高的懸崖。崖石從山壁上凸了出來,憑虛臨空,離地少說也有七八十丈,遙見飛冰濺雪,從崖上飄落,足見兩人劇鬥之烈,只要誰腳下一滑,摔將下來,任你武功再高,也非粉身碎骨不可。狄雲擡頭上望,相隔遠了,見那二人的身子也小了許多。兩人衣袖飄舞,便如兩位神仙在雲霧中飛騰一般。

天空中兩頭兀鷹在盤旋飛舞,相較之下,下面相鬥的兩人身法可快得多了。

水笙在那邊山坡後又大聲叫喊起來:“爹爹,爹爹,快來啊!”她叫得幾聲,突然東南角上一個蒼老的聲音道:“是水侄女嗎?你爹爹受了點輕傷,轉眼便來!”水笙聽得是“落花流水”叫老中位居第二的花鐵幹,心中一喜,忙叫道:“花伯伯!我爹爹在哪裏?他傷得怎樣?”

花鐵幹飛奔到水笙身畔,說道:“雪崩時山峰上一塊石頭掉下來,砸向陸伯伯頭頂,你爹爹爲了救陸伯伯,出掌推石。那石頭實在太重,你爹爹手膀受了些輕傷,不礙事的。”水笙道:“有個惡和尚就在那邊……他脫下了……花伯伯,你快去殺了他。”花鐵幹道:“好,在哪裏?”水笙向狄雲躺臥之處一指,但怕不小心看到他赤身露體的模樣,一手指出,反向前走了幾步。

花鐵幹正要去殺狄雲,忽聽得铮铮铮铮四聲,懸崖上傳來金鐵交鳴之聲,一擡頭,見血刀僧和劉乘風刀劍相交,兩人動也不動,便如突然給冰雪凍僵了一般。知道兩人鬥到酣處,已迫得以內力相拼,尋思:“這血刀惡僧如此凶猛,劉賢弟未必能占上風,我不上前夾擊,更待何時?雖以我在武林中的聲望名位,實不願落個聯手攻孤之名。何中原群豪大舉追趕血刀門二惡僧,早鬧得天下皆知,若得能親手誅了血刀僧,聲名之隆,定可掩過‘以二敵一’的不利。”當即轉身,徑向峭壁背後飛奔而去。

水笙心中驚奇,叫道:“花伯伯,你幹什麽?”一句話剛問出口,便已知道答案。只見花鐵幹悄沒聲地向峭壁上攀去,他右手捤著一根純鋼短槍,槍尖在石壁上一撐,身子便躍起丈余,身子落下時,槍尖又撐,比之適才血刀僧和劉乘風邊鬥邊上之時可快得多了。

狄雲初時聽他腳步之聲遠去,放過了自己,心中正自一寬,接著見他縱躍起落,攀登懸崖,忍不住失聲呼叫:“啊喲!”這時唯一指望,只是血刀僧能先將劉乘風殺了,然後轉身和花鐵幹相鬥,否則以一敵二,必敗無疑。隨即又想:“這劉乘風和那姓花的都是俠義英雄,血刀老祖卻明明是窮凶極惡的壞人,我居然盼望壞人殺了好人,唉,這……這真太也不對……”又自責,又擔憂,心中混亂之極。

便在這時,花鐵幹已躍上懸崖。

血刀僧運勁和劉乘風比拼,內力一層又一層地加強,有如海中波濤,一個浪頭打過,又一個浪頭撲上。劉乘風是太極名家,生平鑽研以柔克剛之道,血刀僧內力洶湧而來,他只是將內力運成一個個圓圈,將對方源源不絕的攻勢消解了去。他要先立于不敗之地,然後再待敵之可勝。血刀僧勁力雖強,內力進擊的方位又變幻莫測,但僵持極久,始終奈何不得敵手。兩人全神貫注,于身外事物已盡數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花鐵幹攀上峭壁,躍至懸崖,並非全無聲息,兩人卻均不覺。

花鐵幹見兩人頭頂白氣蒸騰,內力已發揮到了極致,他悄悄走到血刀僧身後,提起鋼槍,力貫雙臂,槍尖上寒光閃動,勢挾勁風,向他背心疾刺。

槍尖的寒光給山壁間鏡子般的冰雪一映,發出一片閃光。血刀僧陡然醒覺,只覺一股淩厲之極的勁風正向自己後心撲來,這時他手中血刀正和劉乘風的長劍相交,要向前推進一寸都艱難之極,更不用說變招回刀,向後擋架。他心念轉動奇快:“左右是個死,甯可自己摔死,不能死在敵人手下。”雙膝一曲,斜身向外撲出,向崖下跳落。

花鐵幹這一槍決意致血刀僧于死地,一招中平槍“四夷賓服”,勁力威猛已極,哪想得到血刀僧竟會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墮崖。只聽得波的一聲輕響,槍尖刺入了劉乘風胸口,從前胸透人,後背穿出。他固收勢不及,劉乘風也渾沒料到有此一著。

血刀僧從半空中摔下,地面飛快地迎向眼前,他大喝一聲,舉刀直斬下去,正好斬在一塊大岩石上。當的一聲響,血刀微微一彈,卻不斷折。他借著這一砍之勢,身子向上急提,打了個空心筋鬥,隨即向丈許外一株大松樹撲去,再落下時胸口撞向樹枝頂端,冰雪迸散,雖樹枝柔軟,還是給他高空墮下的猛力折斷了一大片。他墮下地來,在雪地中滾了十兒轉,刀砍胸撞十八翻,終于消解了下墮之力,哈哈大笑聲中,已穩穩地站在地下。

突然間身後一人喝道:“看刀!”血刀僧聽聲辨器,身子不轉,回刀反砍,當的一聲,雙刀相交,但覺胸口一震,血刀幾欲脫手飛出,這一驚非同小可:“這家夥內力如此強勁!”一回頭,只見那人是個身形魁梧的老者,白須飄飄,形貌威猛,手中提著一柄厚背方頭的鬼頭刀。血刀僧心生怯意,忙閃躍退開,倉促之際,沒想到自己和劉乘風比拼了這半天內力,勁力已消耗了大半,而從高處掉下,刀擊岩石,更是全憑臂力消去下墮之勢。他暗運一口真氣,只覺丹田中隱隱生疼,內力竟已提不上來。

左側遠處一人叫道:“陸大哥,這淫僧害……害死了劉賢弟。咱們……咱們……”說話的正是花鐵幹。他誤殺了劉乘風,悲憤已極,飛快地趕下峭壁,決意與血刃僧死拼。恰好“南四奇”中的首奇陸天抒剛于這時趕到,成了左右夾擊之勢。

血刀僧眼見花鐵幹挺槍奔來,自己連陸天抒一個也鬥不過,何況再加上個好手?只有以水笙爲質,叫他們心有所忌,不敢急攻,那時再圖後計。

心中念頭只這麽一轉,陸天抒鬼頭刀揮動,又劈將過來,血刀僧身形急矮,向敵人下三路突砍兩刀。陸天抒身材魁梧,下盤堅穩,縱躍卻非其長,當即揮刀下格。血刀僧這兩刀乃是虛招,但虛中有實,陸天抒的擋格中若稍有破綻,虛轉爲實,立成致命殺著,待見他橫刀守禦,無懈可擊,當即乘勢前沖,跨出一步半,倏忽縮腳,急速後躍。

他兒個起落,飛步奔到狄雲身旁,卻不見水笙,急問:“那妞兒呢?”狄雲道:“在那邊。”說著伸手右指。血刀僧怒道:“怎麽讓她逃了,沒抓住她?”狄雲道:“我……我抓她不住。”血刀僧怒極,他本就十分蠻橫,此刻生死系于一線,更凶性大發,右腳飛出,向狄雲腰間踢去。狄雲一聲悶哼,身子飛起,直摔出去。當地本是個高峰環繞的深谷,然谷中有谷,狄雲這一摔出,更向下面的谷中直墮。

水筅聽得聲音,回頭見狄雲正向谷底墮下,一驚之際,見血刀僧向自己撲來。便在這時,忽聽得右側有人叫道:“笙兒,笙兒!”正是父親到了。水笙大喜,叫道:“爹爹!”這時她離父親尚遠,而血刀僧已然撲近,但遠近之差也不過三丈光景,倘若她不出聲呼叫,一見父親,立即縱身向他躍去,那就變得親近而敵遠了。可是她臨敵經曆太淺,驚喜之下,只是呼叫“爹爹”,卻忘了血刀僧正自撲近。

水岱大叫:“笙兒,快過來!”水笙當即醒覺,拔足便奔。水岱搶上接應。

血刀僧暗叫:“不好!”血刀銜人口中,一俯身,雙手各抓起一團雪,運勁捏緊,右手一團雪先向水岱擲去,跟著第二團雪擲向水笙,問時身子向前撲出。

水岱揮劍擊開雪閉,腳步稍緩。第二團雪卻打在水笙後心靈台穴上,登時將她擊倒。血刀僧飛身搶進,將水笙抓在手中,順手點了她穴道。只聽得呼呼風響,斜刺裏一槍刺來,正是花鐵幹到了。

花鐵千失手刺死結義兄弟劉乘風,心中傷痛悔恨,已達極點,這時也顧不得水笙性命如何,勁貫雙臂,槍出如風。血刀僧揮刀疾砍,當的一聲響,血刀反彈上來,原來花鐵幹這根短槍連槍杆也是百煉之鋼,非寶刀寶劍所能削斷。

血刀僧罵道:“你奶奶的!”抓起水笙,退後一步,但見陸天抒的鬼頭刀又橫砍過來。他前無去路,強敵合圍,眼光急轉,找尋出路,一瞥眼間,見狄雲在下面谷底坐起來,心念一動:“下面積雪甚深,這小子摔他不死!”伸臂攔腰抱住水笙,縱身跳了下去。

水笙尖叫聲中,兩人墮入深谷。谷中積霄堆滿了數十丈厚,底下的已結成堅冰,上面的兀自松軟,便如是個墊子一般,二人竟毫發無損。

血刀僧從積雪中鑽將上來,看准了地形,站上谷口的一塊巨岩,橫刀在手,哈哈大笑,說道:“有種的便跳下來決個死戰!”這塊大岩正居谷口要沖,水岱等若從上面跳下,定要掠過岩旁,血刀僧橫刀一揮,輕輕易易地便將來人砍爲兩截。身在半空之人,武功便勝得他十倍,也不能如飛鳥般回翔自如,與之相搏。

陸天抒、花鐵幹、水岱三人好容易追上了血刀僧,卻又讓他逃脫,都恨得牙癢癢地。水岱以女兒仍遭淫僧挾持,花鐵幹誤傷義弟,更是氣憤。三人聚在一起,低聲商議。

陸天抒外號“仁義陸大刀”;花鐵幹人稱“中平無敵”,以“中平槍”享譽武林;水岱的外號叫做“冷月劍”,再加上“清風柔雲劍”劉乘風,四人以年紀排名,義結金蘭,合稱爲“落花流水”。所謂“落花流水”,其實是“陸花劉水”。說到武功,未必是陸天抒第一,但他一來年紀最大,二來在江湖上人緣極好,因此排名爲“南四奇”之首。他性如烈火,于傷風敗俗、卑鄙不義之行最是惱恨,眼見血刀僧站在岩石上耀武揚威,水笙卻軟軟地斜倚在狄雲身上。他不知水笙已給點了穴道,不由自主,還道她性非貞烈,落入淫僧的手中之後居然並不反抗,一怒之下,從雪地裏拾起幾塊石子擲了下去。

他手勁本重,這時居高臨下,石塊擲下時勢道更加猛惡之極。只聽砰嘭、砰嘭之聲,叫周山谷都傳出回音。谷底雪花飛濺。

血刀僧矮身落岩,將狄雲和水笙扯過,藏入岩石之後。他這時已暫時脫險,對狄雲的怒氣便即消去。他挺身站巨石,指著陸、花、水三人破口大罵,石塊擲到,便即閃身相避,卻哪裏傷得到他?這時他才望見遠處懸崖上劉乘風僵伏不動,回想適才情景,推知是花鐵幹偷襲失手,誤傷同伴,暗自慶幸。

狄雲見岩石後的山壁凹了迸去,宛然是一個大山洞,巨岩屏擋在外,洞中積雪甚薄,倒是個安身之所,見頭頂兀自不住有石塊落下,生怕打傷水笙,當即橫抱著她,將她放進洞中。水笙大驚,叫道:“別碰我,別碰我!”

血刀僧大笑,叫道:“好徒孫,師祖爺爺在外邊抵擋敵人,你倒搶先享起豔福來啦!”這是他血刀門門中的自然行徑,倒也不以爲忤。

水岱和陸、花三人在上面聽得分明,氣得都欲炸破了胸膛。

水笙只道狄雲真的意圖非禮,自然十分驚惶,待見到他衣衫雖非完整,卻好好地穿在身上,想起適才他自稱已脫了褲子,以致將自己嚇走,原來竟是騙人。她想到此處,臉上一紅,罵道:“騙人的惡和尚,快走開。”狄雲將她放入洞內,石塊已打她不到,隨即走開。這時他大腿既斷,小腿又受重傷,哪裏還說得一個“走”字,只掙紮著爬開而已。

三上一下地僵持了半夜,天色漸漸明了。血刀僧調勻內息,力氣漸複,不住盤算:“如何才能脫身?”眼前這三人每一個的武功都和自己在伯仲之間,自己只要一離開這塊岩石,失卻地形之利,就避不開他三人的合擊。他無法可想,只有在岩上伸拳舞腿,怪狀百出,嘲弄敵人,聊以自娛。

陸天抒越看越怒,不住口大罵。花鐵幹突生一計,低聲道:“水賢弟,你到東邊去假裝滑雪下谷。我到西邊去佯攻,引得這惡僧走開阻擋,陸大哥便可乘機下去。”陸天抒道:“此計大妙。”水岱道:“他如不過來阻擋,咱們便真的滑下谷去。”他和花鐵幹二人當即分從左右奔了開去。

附近百余丈內都是峭壁,若要滑雪下谷,須得繞個大圈子,遠遠過來。血刀僧見二人分向左右,顯是要繞道進谷,如何阻擋,一時倒沒主意,尋思:“糟糕,糟糕!他們大兜圈子地過來,雖路程遠些,但花上個把時辰,總也能到。此時不走,更待何時?他們大兜圈子來攻,我便大兜圈子地逃之天天。”當下也不通知狄雲,悄悄溜下岩石。

陸天抒目送花水二人遠去,低頭再看,已不見了血刀僧的蹤影,見雪地中一道腳印通向西北,大叫:“花賢弟、水賢弟,惡僧逃走啦,快回來!”花水二人聽得呼聲,一齊轉身。

陸大抒急于追人,踴身躍落,登時便沒入谷底積雪。他躍下時早閉住呼吸,但覺身子不住下沈,隨即足尖碰到了實地,當即足下使勁,身子便向上冒。他頭頂剛要伸出積雪,忽覺胸口一痛,已中敵暗算,驚怒之下,大刀立即揮出,去勢迅捷無倫,手上覺得已砍中了敵人。但敵人受傷顯是不重,在雪底又有一刀砍來。

原來血刀僧聽得陸天抒的呼叫,知他下一步定要縱身入谷,當即回身,鑽入岩石附近的積雪之中。陸天抒武功既高,閱曆又富,要想對他偷襲暗算,原少可能,但他這時從數十丈高處躍人雪中,這種事生平從未經曆,自是全神貫注,只顧到如何運氣提勁,以免受傷。他明明看到血刀僧已然逃走,豈知深雪中竟會伏有敵人,當真是出其不意之外,再加上個出其不意。

但他畢竟是武林中一等一人物,胸口雖然受傷,跟著便也傷了敵人,刷刷刷連環三刀,在深雪中疾砍出去。他知血刀僧行如鬼魅,與他相鬥,決不可有一瞬之間的松懈,這三刀隨意砍出,勁力卻非間小可。血刀僧受傷後勉力招架,退後一步,不料身後落足之處積雪並未結冰,腳底踏了個空,登時向下直墮。

陸天抒連環三刀砍出,不容敵人有絲毫喘息余裕,跟著又連環三刀,他知敵人在自己接連六刀硬斫之下,定要退後,當即搶上強攻,猛覺足底一松,身子也直墮下去。

他二人陷入這詭奇已極的困境之中,都眼不見物,積雪下也說不上什麽聽風辨器,連黑夜搏鬥的諸般功夫也用不上了。兩人足尖一觸實地,便即使開平生練得最熟的一路刀法,即護身,複攻敵。這時頭頂十余丈積雪罩蓋,除了將敵人殺死之外,准也不敢先行升起。只要誰先怯了,意圖逃命,立時下盤中招,非給對方砍死不可。

狄雲聽得洞外一陣大呼,跟著便寂無聲息,探頭張望,已不見了血刀老祖,卻見岩石旁的白雪隱隱起伏波動,不禁大奇,看了一會兒,才明白雪底有人相鬥,一擡頭,見水岱和花鐵幹二人站在山邊,凝目谷底,神情焦急,那麽和血刀僧在雪底相鬥的,自然是陸天抒了。水笙也探頭出來觀肴,見父親全神貫注,相距又遠,一時不敢呼叫。

花水二人一心想要出手相助,卻不知如何是好。水岱道:“花二哥,我這就跳下去。”花鐵幹急道:“使不得,使不得!你也跳進雪底下,卻如何打法?下面什麽也瞧不見,莫要……莫要又誤傷了陸大哥。”他一槍刺死親如骨肉的劉乘風,一直說不出的傷心難過。

水岱自不知他殺了劉乘風,但處境尴尬,卻一望而知,自己跳入雪底,除了舞劍亂削之外,又怎能分清敵友?斬死血刀僧或陸天抒的機會一般無二,而給血刀僧或陸天抒砍死的機會也毫無分別。可是己方明明有兩個高手在旁,卻任由陸大哥孤身和血刀僧在雪底拼命,陸大哥是爲救自己女兒而來,此刻身曆奇險,自己卻在崖上袖手觀戰,當真五內如焚,頓足搓手,一籌莫展。要想跳下去再說吧,但一經躍下,便加入了戰團,但見稃中白雪蠕動,這一跳下去,說不定正好壓在陸天抒頭頂。

谷底白雪起伏一會兒,終于慢慢靜止。崖上水岱、花鐵幹,洞中狄雲、水笙,卻只有更加焦急,不知這場雪底惡戰到底誰生誰死。網人都屏息凝氣、目不轉瞬地注視谷底。

過了好一會兒,一處白雪慢慢隆起,有人探頭上來,這人頭頂上都是白雪,一時分不清是俗家還是和尚,這人漸升漸高,看得出頭上長滿了白發。那是陸天抒!

水笙大喜,低聲歡呼。狄雲怒道:“有什麽好叫的?”水笙道:“你師祖爺爺死啦,你小和尚也命不久長了。”這句話她便不說,狄雲也豈有不知?這些時日之中,他每天和血刀僧在一起,“近朱者赤”,不知不覺間竟也沾上了一點兒橫蠻暴躁的脾氣。何況眼見陸天抒得勝,自己勢必落在這三老手中,更有什麽辯白的機會?他心情奇惡,喝道:“你再啰唆,我先殺了你。”水笙一凜,不敢再說。她被血刀僧點了穴道,動彈不得,狄雲雖是斷了腿,但要殺害自己,卻也容易不過。

陸天抒的頭探在雪面,大聲喘氣,努力掙紮,似想要從雪中爬起。水岱和花鐵幹齊聲叫道:“陸大哥,我們來了!”兩人踴身躍落,沒入了深雪,隨即竄上,躍向谷邊的岩石。

便在此時,卻見陸天抒的頭倏地又沒入了雪中,似乎雙足給人拉住向下力扯一般。他沒人之後,再不探頭上來,血刀僧卻也影蹤不見。水岱和花鐵幹對望一眼,均甚憂急,見陸天抒適才沒入雪中,勢既急速,又似身不由主,十九是遭了敵人暗算。

突然間波的一聲響,一顆頭顱從深雪中鑽了上來,這一次卻是頭頂光禿禿的血刀僧。他哈哈一笑,頭顱便沒入雪裏。水岱罵道:“賊禿!”提劍正要躍下厮拼,忽然間雪中一顆頭顱急速飛上。那只是個頭顱,和身子是分離了的,白發蕭蕭,正是陸天抒的首級。這頭顱向空中飛上數十丈,然後啪的一聲落下,沒入雪中,無影無蹤。

水笙眼見了這般怪異可怖的情景,嚇得幾欲暈倒,連驚呼也叫不出聲。

水岱悲憤難當,長聲叫道:“陸大哥,你爲兄弟喪命,英靈不遠,兄弟爲你報仇。”縱身正要躍出,花鐵幹急忙抓住他左臂,說道:“且慢!惡僧躲在雪底,他在暗裏,咱們在明裏,胡亂跳下去,別中廣他暗算。”水岱一想不錯,哽咽道:“那……那便如何?”花鐵幹道:“他在雪底能耗得幾時,終究會要上來。那時咱二人聯手相攻,好歹要將他破膛剜心,祭奠兩位兄弟。”水岱淚水從腮邊滾滾而下,心中只道:“要鎮靜,定下神來,這時候千萬不能傷心!大敵當前,不可心浮氣粗!”但兩個數十年相交的義兄一旦喪命,卻叫他如何不悲從中來?

兩人望定了血刀僧適才鑽上來之處,從一塊岩石躍向另一塊岩石,並肩迫近,漸漸接近水笙和狄雲藏身的石洞之旁。

水笙斜眼向狄雲偷睨,心中盤算,等父親再近得幾丈,這才出聲呼叫,好讓他能及時過來相救,倘若叫得早了,小惡僧便會搶先殺了自己。狄雲見到她神色不定,眼珠轉動,已料到她用意,假裝閉目養神。水笙不虞有他,只頦著父親。突然之間,狄雲雙手在地下一撐,身子躍起,撲在水笙背上,右臂一彎,扼住了她喉嚨。

水笙大吃一驚,待要呼叫,卻哪裏叫得出聲?只覺狄雲的手臂扼得自己氣也透不過來,忽聽他在?!己耳邊低聲道:“你答允不叫,我就不扼死你!”他說了這句話,手臂略松,讓她吸一口氣,但那粗糙瘦硬的手臂,卻始終不離開她喉頭柔嫩的肌膚。水笙恨極,心中千百遍地咒罵,可便奈何不得。

水岱和花鐵幹蹲在一塊大岩石上,見雪谷中毫無動靜,都大爲奇怪,不知雪刀僧在玩什麽玄虛,怎能久呆雪底。

他們悲痛之際,沒想到血刀僧自幼生長于川邊冰天雪地,熟知冰雪之性。先前他鑽入雪底之後,立時便以血刀剜了個大洞,伸掌拍實洞口,雪洞中便存得有氣,每逢心跳加劇,呼吸難繼,便探頭到雪洞中吸幾口氣。陸大抒卻如何懂得這個竅門,一味屏住呼吸,硬拼硬打。他內力雖然充沛,終是及不上血刀僧不住換氣。便如兩人在水底相鬥,一人可以常常上水面呼吸,另一人卻沈在水底,始終不能上來,勝負之數,可想而知。陸天抒最後實在氣窒難熬,幹冒奇險,探頭到雪上吸氣,下身便給血刀僧連砍三刀,死于雪底。

水岱和花鐵幹越等越心焦,轉眼間過了一炷香時分,始終不見血刀僧的蹤迹。水岱道:“這惡僧多半是身受重傷,死在雪底了。”花鐵幹道:“我想多半也是如此。陸大哥豈能爲惡僧所殺,卻不還他兩刀?何況這惡僧和劉賢弟拼鬥甚久,早已不是陸大哥的對手。”水岱道:“他定是行使詐計,暗算了陸大哥。”說到此處,悲憤無對抑制,叫道:“我到下面去瞧瞧。”花鐵幹道:“好,可要小心了,我在這裏給你掠陣。”

水岱手提長劍,吸一口氣,展開輕功,便從雪面上滑了過去,只滑出數丈,察覺腳下並不如何松軟,當下奔得更快。這雪谷四周山峰極高,萬年不見陽光,谷底積的雖然是雪,卻早已冰雪相混,有如稀泥,從上躍下固然立時沒入,以輕功滑行卻不致陷落,水岱輕身功夫了得,在雪面上越滑越快。只聽得花鐵幹叫道:“好輕功!水賢弟,那惡僧便在左近,小心!”

活聲未絕,喀喇一聲,水岱身前丈許之外鑽出一個人來,果然便是血刀僧,只見他雙手空空,沒了兵刃,叫聲:“啊喲!”不敢和水岱接戰,向西飄開數丈,慌慌張張地叫道:“大丈夫相鬥,講究公平。你手裏有劍,我卻赤手空拳,那如何打法?”水岱尚未答話,花鐵幹遠遠叫道:“殺你這惡僧,還講什麽公平不公平?”他輕功不及水岱,不敢踏下雪地,從旁邊岩石繞將過去,從旁夾擊。

水岱心想惡僧這口血刀,定是和陸大哥相鬥之時在雪中失落了。深谷中積雪數十丈,這口刀哪裏還找得著?他見敵人沒了兵刃,更加放心,必勝之券,已操之于手,只要別讓他逃得遠了,或是無影無蹤地又鑽入雪中,叫道:“兀那惡僧,我女兒在哪裏?你快說出來!”血刀僧道:“這妞兒的藏身之所,你就尋上十天半月,也未必尋得著。若是放我生路,便跟你說。”口中說話,腳下絲毫不停。

水岱心想:“姑且騙他一騙,叫他先說了出來。”便道:“此處四周都是插翅難上的高峰,便放了你,你又走向何處?”血刀僧道:“這裏的地勢古怪之極,我在左近住過幾年,卻了如指掌。你如殺了我,一定難以出谷,活活地餓死在這裏,不如大家化敵爲友,我還你女兒,再引你們出谷如何?”

花鐵幹怒道:“惡僧說話,有何信義?你快跪下投降,如何處置,我們自有主意,何用你來插嘴?”一面說,一面漸漸迫近。血刀僧笑道:“既是如此,老子可要失陪了!”腳下加快,斜刺向東北角上奔去。水岱罵道:“往哪裏去?”挺劍疾追。

血刀僧奔跑迅速,奔出數十丈後,迎面高峰當道,更無去路。他身形一晃,疾轉回頭,從水岱身旁斜斜掠過。水岱揮劍橫削,差了尺許沒能削中,血刀僧又向西北奔去。水岱見他重回舊地,心道:“在這谷中奔來奔去,又逃得到哪裏?不過老是捉迷藏般的追逐,這厮輕功不弱,倒不易殺得了他。笙兒又不知到了何處。”他心中焦急,提一口氣,腳下加快,和敵人又近了數尺。忽聽得血刀僧“啊”的一聲,向前撲倒,雙手在雪地中亂抓亂爬,顯是內力已竭,摔倒了便爬不起來。

石洞巾狄雲和水笙都看得清楚,一個驚慌,一個、歡喜。狄雲斜眼瞥處,見到水笙滿臉喜色,心中惱恨,不由得手臂收緊,用力在她喉頭扼落。

眼見血刀僧無法爬起,水岱哪能失此良機,搶上幾步,挺劍向他臀部刺落,這時不欲一劍便將他刺死,要將他傷得逃跑不了,再拷問水笙的所在。長劍只遞出兩尺,蓦地裏左腳踏下,足底虛空,全身急墮,下面竟是個深洞。

這一下奇變橫生,竟似出現了妖法邪術,花鐵幹、狄雲、水笙三人眼見水岱便要得手,卻在一瞬之間陡然消失,不知去向。跟著一聲長長的慘叫,從地底傳將上來,正是水岱的聲音,顯是在下面碰到了極可怕之事。

血刀僧一躍而起,身手矯捷異常,顯而易見,他適才出力掙紮全是作僞。只見他躍起身來,雙足一頓,沒入雪裏,跟著又鑽了上來,抓著一人,抛在雪地裏。那人鮮血淋漓,正是水岱,他雙足已齊膝而斷,不知死活。

水笙見到父親的慘狀,大聲哭叫:“爹爹,爹爹!”狄雲心中不忍,就不再伸臂扼她,放開了手臂,安慰她道:“水姑娘,你爹爹沒死,他……他還在動。”

血刀僧左手疾揮上揚,一道暗紅色的光華在頭頂盤旋成圈,血刀竟又入手。原來適才他潛伏雪地,良久不出,是在暗通一個霄井,布置了機關,將血刀橫架井中,刃口向上,然後鑽出雪來,假裝失刀,令敵人心無所忌,放膽追趕,終于跌入陷阱。水岱縱橫武林數十年,閱曆不可謂不富,水陸兩路的江湖伎倆無不通曉,只是這冰雪中的勾當卻令他防不勝防。他從雪井中急墮而下,那血刀削鐵如泥,登時將他雙腿輕輕割斷。

血刀僧高舉血刀,對著花鐵幹大叫:“有種沒有?過來鬥上三百回合。”

花鐵幹見到水岱在雪地裏痛得滾來滾去的慘狀,只嚇得心膽俱裂,哪敢上前相鬥,挺著短槍護在身前,一步步地倒退,槍上紅纓不住抖動,顯得內心害怕已極。血刀僧一聲猛喝,沖上兩步。花鐵幹急退兩步,手臂發抖,竟將短槍掉在地下,急速拾起,又退了兩步。

血刀僧連鬥三位高手,三次死裏逃生,實已累得筋疲力盡,若和花鐵幹再行拼鬥,只怕一招也支持不住。花鐵幹的武功原就不亞于血刀僧,此刻上前決戰,血刀僧內力垂盡,非死在他槍下不可,只是他失亍刺死劉乘風後,心神沮喪,銳氣大挫,再見到陸天抒斷頭、水岱折腿,嚇得魂飛魄散,已無絲毫鬥志。

血刀僧見他如此害怕的模樣,得意非凡,叫道:“嘿嘿,我有妙計七十二條,今日只用三條,已殺了你江南三個老家夥,還有六十九條,一條條都要用在你身上。”

花鐵〒多曆江湖風波,血刀僧這些炎炎大言,原本騙他不倒,但這時成了驚弓之鳥,只覺敵人的一言一動之中,無不充滿了極凶狠極町怖之意,聽他說還有六十九條毒計,一一要用在自己身上,喃喃地道:“六十九條,六十九條!”雙手更抖得厲害了。

血刀老祖此時心力交疲,支持艱難,只盼立時躺倒,睡他一日一夜。但他心知此刻所鹵對的實是一場生死惡鬥,其激烈猛惡,殊不下于適才和劉乘風、陸天抒等的激戰。只要自己稍露疲態,給對方瞧破,出手一攻,立時便抻量出自己內力已盡,那時他短槍戳來,自己只有束手就戮,是以強打精神,將手中血刀盤旋玩弄,顯得行有余力。他見花鐵幹想逃不逃,心中不住催促:“膽小鬼,快逃啊,快逃啊!”豈知花鐵幹這時連逃跑也已沒了勇氣。

水岱雙腿齊膝斬斷,躺在雪地中奄奄一息,見花鐵幹嚇成這個模樣,更加悲憤。他雖重傷,卻已瞧出血刀僧內力垂盡,已屬強弩之末,鼓足力氣叫道:“花二哥,跟他拼啊。惡僧真氣耗竭,你殺他易如!反掌,易……”

血刀僧心中一驚:“這老兒瞧出我的破綻,大大不妙。”他強打精神,踏上兩步,向花鐵幹道:“不錯,不錯,我內力已盡,咱們到那邊崖上去大戰三百回合!不去的是烏龜王八蛋!”忽聽得身後山洞中傳出水笙的哭叫:“爹爹,爹爹!”血刀僧靈機一動:“此刻倘若殺了水岱,徒然示弱。我抓了這女娃兒出來,逼迫水岱投降。這姓花的便更加沒有鬥志了。”他向著花鐵幹獰笑道:“去不去?打五百個回合也行?”

花鐵幹搖搖頭,又退了一步。

水岱叫道:“跟他打啊,跟他打啊!你不跟陸大哥、劉三哥報仇麽?”

血刀僧哈哈大笑,叫道:“打啊!我還有六十九條慘不可言的毒計,一一要使在你的身上。”一邊說,一邊轉身走進山洞,抓住水笙頭發,將她橫拖倒曳地拉了出來,拉扯之時,已不斷喘氣,說什麽也掩飾不住。

他知花鐵幹武功厲害,唯有以各種各樣殘酷手段施于水氏父女身上,方能嚇得他不疙擌手,將水笙拖到水岱面前,喝道:“你說我真氣已盡,好,你瞧我真氣盡是不盡?”嗤的一聲響,將水笙的右邊袖子撕下了一大截,露出雪白的肌膚。水笙一聲驚叫,但穴道被點,半點抗禦不得。

狄雲跟著從山洞中爬了出來,眼看著這慘劇,甚是不忍,叫道:“你……你別欺侮水姑娘!”血刀老祖笑道:“哈哈,乖徒孫,不用擔心,師祖爺爺不會傷了她性命。”他回過身來,手起一刀,將水岱的左肩削去一片,問道:“我真氣耗竭了沒有?”水岱肩上登時鮮血噴出。花鐵幹和水笙同時驚呼。

血刀僧左手一扯,又將水笙的衣服撕去一片,向水岱道:“你叫我三聲‘好爺爺’,叫是不叫?”水岱“呸”的一聲,一口唾液用力向他吐去。血刀僧側身閃避,這一下站立不穩,腳下一個踉跄,只覺頭腦眩暈,幾乎便要倒下。

水岱瞧得清楚,叫道:“花二哥,快動手啊!”花鐵幹也見到血刀憎腳步不穩,卻想:“只怕他是故意示弱,引我上當。這惡僧詭計多端,不可不防。”

血刀僧又橫刀削去,在水岱右臂上砍了一條深痕,喝道:“你叫不叫我‘好爺爺’?”水岱痛得兒欲暈去,大聲道,“姓水的甯死不屈!快將我殺了。”血刀僧道:“我才不讓你痛痛快快地死呢,我要將你的手臂一寸寸割下來,將你的肉一片片削下來。你叫我三聲‘好爺爺’,向我討饒,我便不殺你!”水岱罵道:“做你娘的清秋大夢!”血刀僧眼見他甚爲倔強,料想他雖遭碎割淩遲,也絕不會屈服,便道:“好,我來炮制你的女兒,看你叫不叫我‘好爺爺’?”說著反手一扯,撕齊了水笙的半幅裙子。

水岱怒極,眼前一黑,便欲暈去,但想:“花二哥嚇得沒了鬥志,我可不能便死。不管這惡僧如何當著我面前侮辱笙兒,我都要忍住氣,跟他周旋到底。”

血刀僧獰笑道:“這姓花的馬上就會向我跪下求饒,我便饒了他性命,讓他到江湖上去宣揚,水姑娘給我如何剝光了衣衫。哈哈,妙極,很好!花鐵幹,你要投降?可以,可以,我可以饒你性命!血刀老祖生平從不殺害降人。”

花鐵幹聽了這幾句話,鬥志更加淡了,他一心一意只想脫閑逃生,跪下求饒雖然羞恥,但總比給人在身上一刀一刀地宰割要好得多。他全沒想到,倘若奮力求戰,立時便可將敵人殺了,卻只覺得眼前這血刀僧可怖可畏之極。只聽得血刀僧道:“你放心,不用害怕,待會你認輸投降,我便饒你性命,讓你全身而退。決不會割你一刀,盡管放心好了。”這幾句安慰的言語,花鐵幹聽在耳裏,說不出的舒服受用。

血刀憎見他臉露喜色,心想機不可失,當即放下水笙,持刀走到他身前,說道:“大丈夫能屈能伸,很好,你要向我投降,先抛下短槍,很好,很好,我絕不傷你性命。我當你是好朋友,好兄弟!抛下短槍,抛下短槍!”聲音甚爲柔和。

他這幾句說話似有不可抗拒的力道,花鐵幹手一松,短槍抛在雪地之中。他兵刃一失,那是全心全意地降服了。

血刀僧露出笑容,道:“很好,很好!你是好人,你這柄短槍不差,給我瞧瞧!你退後三步,好,你很聽話,我必定饒你不殺,你放一百二十個心。再退開三步。”花鐵幹依言退開。血刀僧緩緩俯身,拿起短槍,手指碰到槍杆之時,自覺全身力氣正在一點一滴地失卻,接連提了兩次真氣,都提不上來,暗暗心驚:“適才連鬥三個高手,損耗得當真厲害,只怕要費上十天半月,方得恢複元氣。”雖將純鋼短槍拿到了手中,仍提心吊膽,倘若花鐵幹突然大起膽子出手攻擊,就算他只空手,自己也一碰即垮。

水岱見花鐵幹抛槍降服,已無指望,低聲道:“笙兒,快將我殺了!”水笙哭道:“爹爹,我……我動不了!”水岱向狄雲道:“小師父,你做做好事,快將我殺了。”

狄雲明白他心意,反正活不了,與其再吃零碎苦頭,受這般重大侮辱,不如死得越早越好。他心中不忍,很想助他及早了斷,只是自己一出手,非激怒血刀僧不可,眼見此人這般凶惡毒辣,那可也無論如何得罪不得。

水岱又道:“笙兒,你求求這位小師父,快些將我殺了,再遲可就來不及啦。”水笙心慌意亂,道:“爹爹,你不能死,你不能死。”水岱怒道:“我此刻生不如死,難道你沒見到麽?”水笙吃了一驚,道:“是,是!爹,我跟你一起死好了!”

水岱又向狄雲求道:“小師父,你大慈大悲,快些將我殺了。要我向這惡僧求饒,我水岱怎能出口?我又怎能見我女兒受他之辱?”

狄雲眼見到水岱的英雄氣概,極爲欽佩,不由得義憤之心大盛,低聲道:“好,我便殺了你。老和尚要責怪,也不管了!”

水岱心中一喜,他雖受重傷,心智不亂,低聲道:“我大聲罵你,你一棍將我打死,那老和尚就不會怪你。”不等狄雲回答,便大聲罵道:“小淫僧,你若不回頭,仍學這老惡僧的樣,將來一定不得好死。你如天良未泯,快快脫離血刀門!小惡僧,你這王八蛋,烏龜兒子!你快快痛改前非,今後做個好人!”狄雲聽出他罵聲中含有勸誡之意,暗暗感激,提起一根粗大的樹枝舞了幾下,卻打不下去。

水岱心中焦急,罵得更加凶了,斜眼只見那邊廂花鐵幹雙膝一軟,跪倒雪地,向血刀僧磕下頭去。血刀僧積聚身上僅有的少些內功,凝于右手食指,對准花鐵幹背心的靈台穴點落,這一指實是竭盡了全力,一指點罷,再也沒了力氣。花鐵幹中指摔倒,血刀僧也雙膝慢慢彎曲。

水岱眼見花鐵幹摔倒,心中一酸,自己一死,再也沒人保護水笙,暗叫:“苦命的笙兒!”喝道:“王八蛋,你還不打我!”

狄雲也已看到花鐵幹摔倒,心想血刀僧立時便來,當下一咬牙,奮力揮棍掃去,擊在水岱天靈蓋上。水岱頭顱碎裂,一代大俠,便此慘亡。

水笙哭叫:“爹爹!”登時暈去。

血刀僧聽到水岱的毒罵之聲,只道狄雲真是沈不住氣,出手將他打死,反正此刻花鐵幹已給自己制住,水岱是死是活,無關大局。這一來得意之極,不出得縱聲長笑。可是自己聽得這笑聲全然不對,只是“啊,啊,啊”幾下嘶啞之聲,哪裏有什麽笑意?但覺腿膝間越來越酸軟,蹒跚著走出幾步,終于坐倒在雪地之中。

花鐵幹看到這般情景,心下大悔:“水兄弟說得不錯,這惡僧果然已真氣耗竭,早知如此,我一出手便結果……他性命,又何必嚇成這等模樣?更何必向他磕頭求饒?”自己是成名數十年的中原大俠,居然向這萬惡不赦的老淫僧屈膝哀懇,這等貪生怕死,無恥卑劣,想起來當真無地自容。只是他靈台要穴被點,須得十二個時辰之後方能解開。血刀僧若不露出真氣耗竭的弱點,自己還有活命之望,現下是說什麽也容不得自己了。否則一等自己穴道解開,焉有不向他動手之理?

果然聽得血刀僧道:“徒兒,快將這人殺了。這人奸惡之極,留他不得。”花鐵幹叫道:“你答允饒我性命的。你說過不殺降人,如何可以不顧信義?”他明知抗辯全然無用,但大難臨頭,還是竭力求生。

血刀僧幹笑道:“我們血刀門的高僧,把‘信義’二字瞧得猶似狗屎一般,你向我磕頭求饒,是你自己上了當,哈哈,哈哈!乖徒兒,快一棒把他打殺了!此人留著不死,危險之極。”他對花鐵幹也真十分忌憚,自知剛才一指點穴,內力不到平時的一成,力道不能深透經脈,這人武功了得,只怕過不了幾個時辰就會給他沖開穴道,那時候情勢倒轉,自己反成俎上之肉了。

狄雲不知血刀僧內力耗竭,只想:“適才我殺水大俠,是爲了解救他苦惱。這位花大俠好端端的,我何必殺他?”便道:“他已給師祖爺爺制服,我看便饒了他吧!”花鐵幹忙道:“是啊,是啊!這位小師父說得不錯。我已給你們制服,絕無半分反抗之心,何必再要殺我?”

水笙從昏暈中悠悠醒轉,哭叫:“爹爹,爹爹!”聽得花鐵幹這般無恥求饒,罵道:“花伯伯,你也是武林中響當當的一號人物,怎地如此不要臉?眼看我爹爹慘受苦刑……我爹爹……爹……爹……”說到這裏,已泣不成聲。花鐵幹道:“這兩位師父武功高強,咱們是打不過的,還不如順從降服,跟隨著他們,服從他們的號令爲是!”水笙連聲:“呸!呸!死不要臉!”

血刀僧心想多挨一刻,便多一分危險,這當兒自己竟半點力氣也沒有了,想要支撐起來走上兩步也不能,說道:“好孩兒,聽師祖爺爺的話,快將這家夥殺了!”

水笙回過頭來,見父親腦袋上一片血肉模糊,死狀極慘,想起他平時對自己的慈愛,骨肉情深,幾乎又欲暈去。水岱懇求狄雲將自己打死,水笙原是親耳聽見,但這時急痛攻心,竟然忘了,只知道狄雲一棍將父親打得腦漿迸裂,胸中悲憤,難以抑制,突覺一股熱氣從丹田中沖將上來。內功練到十分高深之人,能以真氣沖開被封穴道。但要練到這等境界,那是非同小可之事,花鐵幹尚自不能,何況水笙?可是每個人在臨到大危難、大激動的特殊變故之時,體內潛能忽生,往往能做出平時絕難做到的事來。這時水笙極度悲憤之下,體氣激蕩,受封的穴道竟給沖開了。也不知從哪生出來一股力氣,蓦地裏躍而起,拾起父親身旁的那根樹枝,夾頭夾腦向狄雲打去。

狄雲左躲右閃,雖避開了面門要害,但臉上、腦後、耳旁、肩頭,接連給她擊中了十二三下。他伸手擋架,叫道:“你幹什麽打我?是你爹爹求我殺他的。”

水笙一凜,想起此言不錯,一呆之下便泄了氣,坐倒在地,放聲大哭。

血刀僧聽得狄雲說道:“是你爹爹求我殺他的。”心念一轉,已明白了其中原委,不禁大怒:“這小子竟去相助敵人,當真大逆不道。”登時便想提刀將他殺了,但手臂略動,便覺連臂帶肩俱都麻痹,當下不動聲色,微笑說道:“乖徒兒,你好好看住這女娃兒,別讓她發蠻。她是你的人了,你愛怎樣整治她,師祖爺爺任你自便。”

花鐵幹瞧出了端倪,叫道:“水侄女,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他知血刀僧此刻沒半點力氣,已不足爲患,狄雲大腿折斷,四人中倒是水笙最強,要低聲叫她乘機除去二僧。哪知水笙恨極了他卑鄙懦怯,心想:“若不是你棄槍投降,我爹爹也不致喪命。”聽得花鐵幹呼叫,竟不理不睬。

花鐵幹又道:“水侄女,你要脫卻困境,眼前是唯一良機。你過來,我跟你說。”血刀僧怒道:“你啰裏啰唆什麽,再不閉嘴,我一刀將你殺了。”花鐵幹卻也不敢真和他頂撞,只是不住地向水笙使眼色。水笙怒道:“有什麽話,盡管說好了,鬼鬼祟祟地幹什麽?”

花鐵幹心想:“這老惡僧正在運氣恢複內力。他只要恢複得一分,能提得起刀子,定然先將我殺了。時機迫促,我說得越快越好。”便道:“水侄女,你瞧這位老和尚,他劇鬥之余,內力耗得下幹淨淨,坐在地下,站也站不起來了。”他明知血刀僧此刻無力加害自己,卻也不敢對他失了敬意,仍稱之爲“這位老和尚”。

水笙向血刀僧瞧去,果見他斜臥雪地,情狀狼狽,想起殺父之仇,也不理會花鐵幹之言的真假,舉起手中樹枝,當頭向血刀僧打去。

血刀僧聽花鐵幹一再招呼水笙過去,便已知他心意,心中暗暗著急,飛快地轉著念頭:“這女娃兒若來害我,那便如何是好?”他又提廣兩次氣,只覺丹田中空蕩蕩的,全身反比先前更加軟弱,一時彷徨無計,水簽手中的樹棍卻已當頭打來。

水笙擅使的兵刃乃是長劍,本來不會使棍,加之心急報父仇,這一棍打出,全無章法,腋底更露出老大破綻。血刀僧身子略側,想將手中所持花鐵幹的短槍斜伸出去,只是實在太過衰弱,單想掉轉槍頭,也已有心無力,只得勉力將槍尾對准了水笙腋下的大包穴。水笙悲憤之下,哪防到他另生詭計,樹枝擊落,結結實實地打在他臉上,登時打得他皮開肉綻,但便在此時,腋下穴道一麻,四肢酸軟,向前摔倒。

血刀僧給她一棍打得頭暈眼花,計策卻也生效,水笙內行將大包穴撞到槍杆上去,點了自己穴道。他得意之廠,哈哈大笑,說道:“姓花的老賊,你說我氣力衰竭,怎地我又能制住了她?”他以槍杆對准水篼穴道,讓她自行撞上,給他和水笙兩人的身子遮住,花鐵幹和狄雲都沒瞧見,均以爲確是他出手點倒水笙。

花鐵幹驚懼交集,沒口子地道:“老前輩神功非常,在下凡夫俗子是井蛙之見,當真料想不到。老前輩內力如此深厚,莫說舉世無雙,的的確確是空前絕後了。”他滿口恭維血刀僧,但話聲發顫,心中恐懼無比。

血刀僧心中暗叫:“慚愧!”自知雖得暫免殺身之禍,但水笙穴道受撞只是尋常外力,並非自己指力所點,勁力不透穴道深處,過不多時,她穴道自解。這等幸運之事可一而不可再,她若拾起血刀來斬殺自己,就算再用槍杆撞中她穴道,自己的頭顱可也飛向半天了,務須在這短短的時刻之中恢複少許功力,要趕著在水笙穴道解開之前先殺了她。只是這內力的事情,稍有勉強,大禍立生,當下一言不發,躺著緩緩吐納。這時他便要盤膝而坐,也已不能,卻又不敢閉眼,生怕身畔三人有何動靜,不利于己。

狄雲頭上、肩上、手上、腳上,到處疼痛難當,只有咬牙忍住呻吟,心中一片混亂,沒法思索。

水笙臥躺處離血刀僧不到三尺,初時極爲惶急,不知這惡僧下一步將如何對付自己,過了好一會兒,見他毫不動彈,才略感放心。她見到父親慘亡的屍體便在身畔,心中傷痛已極,體力難以支持,躺了一會兒,加之心急複仇,竟爾昏昏睡去。

血刀僧心中一喜:“最好你一睡便睡上幾個時辰,那便行了。”

這一節花鐵幹也瞧了出來,見狄雲不知是心軟還是糊塗,居然並無殺己之意,自己的生死,全系于水笙是否能比血刀僧早一刻行動,見她竟爾睡去,忙叫;“水侄女,千萬睡不得,這兩個淫僧要來害你了。”但水笙疲累難當,昏睡中只“嗯嗯”兩聲,卻哪裏叫得她醒?花鐵幹大叫:“不好了,不好了!快些醒來,惡僧要來脫你的褲子了!”他想以女孩兒家最害怕的事來叫得她醒轉。

血刀僧大怒,心想:“這般大呼小叫,危險非小。”向狄雲道:“乖徒兒,你過去一刀將這老家夥殺了。”狄雲道:“此人已然降服,那也不用殺他了。”血刀僧道:“他哪裏降服?你聽他大聲吵嚷,便是要害我師徒。”

花鐵幹道:“小師父,你的師祖凶狠毒辣,他這時真氣散失,行動不得,這才叫你來殺我。待會他內力恢複,惱你不從師命,便來殺你了。不如先下手將他殺了。”狄雲搖頭道:“他也不是我的師祖,只是他有恩于我,救過我性命。我如何能夠殺他?”花鐵幹道:“他不是你師祖?那你快快動手。血刀門的和尚凶惡殘忍,沒半點情面好講,你自己想不想活?”他情急之下,言語中對血刀僧已不再有絲毫敬意。

狄雲好生躊躇,明知他這話有理,但要他去殺血刀僧,無論如何不忍下手,聽花鐵幹不住口地勸說催促,焦躁起來,喝道:“你再啰裏啰唆,我先殺了你。”

花鐵幹見情勢不對,不敢再說,只盼水笙早些醒轉,過了一會兒,又大聲叫嚷:“水笙,水笙,你爹爹活轉來啦,你爹爹活轉來啦!”

水笙在睡夢中迷迷糊糊,聽人喊道:“你爹爹活轉來啦!”心中一喜,登時醒轉,大叫:“爹爹,爹爹!”花鐵幹道:“水侄女,你給他點了哪一處穴道?我教你沖解穴道的法門。”水笙道:“我左腋下的肋骨上一麻,便動彈不得了。”花鐵幹道:“那是大包穴。這容易得很,你吸一口氣,意守丹田,然後緩緩導引這口氣,去沖擊左腋下的大包穴,沖開之後,便可報你殺父之仇。”

水笙點了點頭,道:“好!”她雖對花鐵幹仍十分氣惱,但究竟他是友非敵,而他的教導確是于己有利,當即依言吸氣,意守丹田。

血刀僧眼睜一線,注視她動靜,見她聽到花鐵幹的話後點了點頭,不由得暗暗叫苦,心道:“這女娃兒已能點頭,也不用什麽意守丹田,沖擊穴道,只怕不到一炷香時刻,便能行動了。”當下眼觀鼻,鼻觀心,于水笙是否能夠行動一事,全然置之度外,將腹中一絲遊氣慢慢增厚。

那導引真氣以沖擊穴道的功夫何等深奧,連花鐵幹自己也辦不了,水笙單憑他幾句話指點,豈能行之有效?但她受封的穴道隨著血脈流轉,自然而然地早已在漸漸松開,卻不是她的真氣沖擊之功,過不多時,她背脊便動了一動。花鐵幹喜道:“水侄女,行啦,你繼續用這法子沖擊穴道,立時便能站起。”水笙又點了點頭,覺手足麻木漸失,呼了一口長氣,慢慢支撐著坐起。

花鐵幹叫道:“妙極,水侄女,你一舉一動都要聽我吩咐,不可錯了順序,這中間的關鍵十分要緊,否則大仇難報。第一步,拾起地下那柄彎刀。”

水笙慢慢伸手到血刀僧身畔,拾起了血刀。

狄雲瞧著她行動,知道她下一步便是橫刀一砍,將血刀僧的腦袋割了出來,但見血刀僧的雙眼似睜似閉,對目前的危難竟似渾不在意。

血刀僧此時自覺手足上力氣喑生,只須再有小半個時辰,雖無勁力,卻已可行動自如,偏生水笙搶先取了血刀,立時便要發難,當下將全身微弱的力道都集向右臂。

卻聽得花鐵幹叫道:“第二步,先去殺了小和尚。快,快,先殺小和尚!”

這一聲呼叫,水笙、血刀僧、狄雲都大出意料之外日花鐵幹叫道:“老和尚還不會動,先殺小和尚要緊。你如先殺老和尚,小和尚便來跟你拼命了!”

水笙一想不錯,提刀走到狄雲身前,微一遲疑:“他曾助我爹爹,使得他免受老惡僧之辱,我要不要殺他?”這一遲疑只頃刻間的事,跟著便拿定了主意:“當然殺!”提起血刀,便向狄雲頸中劈落。

狄雲忙打滾避開。水笙第二刀又砍將下去,狄雲又是一滾,抓起地下一根樹枝,向她刀上格去。水笙連砍三刀,將樹枝削去兩截,又即揮刀砍下,突然間手腕上一緊,血刀竟給後面一人夾手奪了過去。

搶她兵刃的正是血刀僧。他力氣有限,不能虛發,看得極准,一出手便即奏功,奪到血刀,更不思索,順手揮刀便向她頸中砍下。水笙不及閃避,心中一涼。

狄雲叫道:“別再殺人了!”撲將上去,手中樹枝擊在血刀僧腕上。若在平時,血刀僧焉能給他擊中?但這時衰頹之余,功力不到原來的半成,手指一松,血刀脫手。兩人同時俯身去搶兵刃。狄雲手掌在下,先按到了刀柄。血刀僧提起雙手,便往他頸中扼落。

狄雲一一陣窒息,放開血刀,伸手撐持。血刀僧知肖己力氣無多,這一下若不將狄雲扼死,自己便命喪他手。他卻不知狄雲全無害他之意,只爲不忍他再殺水笙,不自禁地出手相救。狄雲頭頸被血刀僧扼住,呼吸越來越艱難,胸口如欲迸裂。他雙了反過去使勁撐持,想將血刀僧推開。血刀僧見小和尚既起反叛之意,按照本門規矩,須得先除叛徒,再殺敵人。他料得花鐵下一時三刻之間尚難行動,水笙是女流之輩,易于對付,是以將身上僅余力道盡數運到手上,力扼狄雲喉頭。

狄雲一口氣透不過來,滿臉紫漲,雙手無力反擊,慢慢垂下,腦海中只一個念頭:“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水笙初時見兩人在雪地中翻滾,眼見是因狄雲相救自己而起,但總覺這是兩個惡僧自相殘殺,最好是他二人鬥個兩敗俱傷,同歸于盡。但看了一會兒,見狄雲手足軟垂,已無反右之力,不由得驚惶,心想:“老惡僧殺了小惡僧之後,就會來殺我,那便如何是好?”花鐵幹叫道:“水侄女,這是下手的良機啊,快拾起彎刀。”水笙依言拾起血刀。花鐵幹又叫道:“過去將兩個惡僧殺了。”

水笙提著血刀走上幾步,一心要將血刀僧殺死,卻見他和狄雲糾纏在一起。這血刀削鐵如泥,一刀下去,勢必將兩人同時殺死,心想狄雲剛才救了自己性命,這小和尚雖然邪惡,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恩將仇報,無論如何說不過去,要想俟隙只殺血刀僧一人,卻手酸腳軟,出刀全無把握。

正遲疑間,花鐵幹又催道:“快下手啊,再等片刻,就錯過機會了,爲你爹爹報仇,在此一舉。”水笙道:“兩個和尚纏在一起,分不開來。”花鐵幹怒道:“你真糊塗,我叫你兩個人一起殺了!”他是武林中的成名英雄,江西鷹爪鐵槍門一派的掌門,平時頤指氣使,說出話來便是命令。可是他忘了自己此刻動彈不得,水笙心中對他又極爲鄙視。她一聽到這句狂妄暴躁的話,登時大爲惱怒,反退後三步,說道:“哼!你是英雄豪傑,剛才爲什麽不跟這惡僧決一死戰?你有本事,自己來殺好了。”

花鐵幹一聽情形不對,忙賠笑道:“好侄女,是花伯伯糊塗,你別生氣。你去將兩個惡僧都殺了,給你爹爹報仇。血刀老祖這樣出名的大惡人死在你手下,這件事傳揚出去,江湖上哪一個不欽佩水女俠孝義無雙、英雄了得?”他越吹捧,水笙越惱,瞪了花鐵幹一眼,又走上前去,肴准了血刀僧的背脊,想割他兩刀,叫他流血不止,卻不會傷到狄雲。

血刀僧扼在狄雲頸中的雙手毫不放松,卻不住轉頭觀看水笙的動靜,見她持刀又上,猜到了她心意,沈著聲音道:“你在我背上輕輕割上兩刀,小心別傷到了小和尚。”

水笙吃了一驚,她對血刀僧極爲畏懼忌憚,聽得他叫自己用刀割他背脊,心想他定然不懷好意,決不能聽他的話,哪料到這是血刀僧實者虛之、虛者實之的攻心之策,一怔之下,這一刀便割不下去了。

狄雲給血刀老祖扼住喉頭,肺中積聚著的一股濁氣數度上沖,要從口鼻中呼了出來,但喉頭的要道被阻,這股氣沖到喉頭,又回了下去。一股濁氣在體內左沖右突,始終找不到出路。若是換作常人,那便漸漸昏迷,終于窒息身亡,但他偏偏無法昏迷,只感全身難受困苦已達極點,心中只叫:“我快死了,我快死了!”

突然之間,他只覺胸腹間劇烈刺痛,體內這股氣越脹越大,越來越熱,猶如滿镬蒸氣沒有出口,直要裂腹而爆,薅地裏前陰後陰之間的會陰穴上似乎給熱氣穿破了一個小孔,登時覺得有絲絲熱氣從會陰穴通到脊椎末端的長強穴去。人身“會陰”、“長強”兩穴相距不過數寸,但“會陰”屬于仟脈,“長強”卻是督脈,兩脈的內息決不相通。他體內的內息加上無法宣泄的一股巨大濁氣,交迸撞激,竟在危急中自行強沖猛攻,替他打通了任脈和督脈的大難關。

這內息一通入長強穴,登時自腰俞、陽關、命門、懸樞諸穴,一路沿著脊椎上升,走的都是背上督任各個要穴,然後是脊中、中樞、筋縮、至陽、靈台、神道、身柱、陶道、大椎、痖門、風府、腦戶、強間、而至頂門的百會穴。狄雲在獄中得丁典傳授神照功的心法,這內功深湛難練,他資質非佳,此後又無丁典指點,就算再加上二三十年的時曰,是否得能練成,亦在未知之數。不料此刻在生死系于一線之際,竟爾將任督二脈打通了。一來因咽喉被扼,體內濁氣難宣,非找尋出口不可,二來他曾練過《血刀經》上的一些邪派內功,內息運行的道路雖和《神照經》內功大異,卻也有破窒沖塞的補助功效。

這股內息沖到百會穴中,只覺顔面上一陣清涼,一股涼氣從額頭、鼻梁、口唇下來,通到了唇下的承漿穴。這承漿穴已屬任脈,這一來自督返任。任脈諸穴都在人體正面,這股清涼的內息一路下行,自廉泉、天突而至璇玑、華蓋、紫宮、玉堂、膻中、中庭、鸠尾、巨阙,經上、中、下三脘,而至水分、神厥、氣海、石門、關元、中極、曲骨諸穴,又回到了會陰穴。如此一個周天行將下來,郁悶之意全消。內息第一次通行時甚爲艱難,任督兩脈既通,道路熟了,第二次、第三次時自然而然地飛快運轉,頃刻之間,連走了一十八次。

《神照經》內功乃武學第一奇功,他自在獄中開始修習,練之既已久,經脈早熟,此刻一旦豁然時通,內息運行一周天,勁力便增加一分,只覺四肢百骸,毎一處都有精神力氣勃然而興,沛然而至,甚至頭發根上似乎均有勁力充盈。血刀僧哪裏知道他所扼之人,體內已起了如斯巨大變化,只運勁扼住他咽喉,同時提防水笙手中的血刀。

狄雲體內的勁力愈來愈強,心中卻仍十分害怕,只求掙紮脫身,雙手亂抓亂舞,始終碰不到血刀僧身上,左腳向後亂撐幾下,突然一腳踹在血刀僧小腹之上。這一踹力道大得出奇,血刀僧本已內力耗竭,哪裏有半點抗力?身子忽如騰雲駕霧般飛向半空。

水笙和花鐵幹齊聲驚呼,不知出了什麽變故,但見血刀僧高高躍起,在空中打了個轉,頭下腳上地筆直掉落,嚓的一聲,直挺挺插入雪中,深入數尺,雪面上只露出一雙腳,就此不動。

目錄 閱讀設置 浏覽模式: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