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角色評點

當前位置:首頁>文章資訊-角色評點>本文

陌生的父親—郭靖與張阿生

发布时间:2015.10.08 13:35 閱讀次數:27757 出自:本站 作者:張看看

金庸筆下有很多偉大的母親,如郭靖的母親李萍楊過的母親穆念慈令狐沖的的師母兼養母甯中則,甚至韋小寶的妓女母親韋春花,陪客同時順手塞幾件糕點給兒子,也讓人覺得母愛爆棚,不因她失足婦女的身份而有絲毫減損。

我们对于母亲角色的要求,总是比父亲要日常一些,母亲只需要陪伴在我们身边,嘘寒问暖,洗衣做饭,唠叨白眼,洗底裤,捏被角,她将人生与儿女融为一体,她们过的苦,我们便觉得她好。如果像郭靖的母親李萍那样,始而蠢笨,后来大义赴死,或者像甯中則那样被任我行豎起大拇指稱爲“半個”值得佩服的人,一時半刻壓須眉一頭,我們便覺得她們堪稱偉大的女性。

然而回想金庸筆下的父親角色,你又能說得出幾個確然偉大的父親呢?

父親于我們而言,他的面目總是要比母親複雜的多。正如有段時間流行一種理論“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一樣,我們衡量父親的標准也往往與母親迥異。

郭大俠是金庸筆下男子漢的範本,然而他並非一個早慧的少年,熟悉《射雕》的讀者都知道他早年是個連江南七怪這類二流高手都難以入眼的蠢笨角色。每每到了關鍵時刻,這個平庸的少年卻總是想起自己從未謀面的英雄父親。譬如成吉思汗逼他取華筝公主一节,脑袋不大灵光的少年郭靖忽然问了母亲李萍一个问题:“妈,若是我爹爹遇上此事,他该怎地?”李萍不料他突然有此怪问,呆了半晌,想起丈夫生平的性情,当即昂然说道:“你爹爹一生甘愿自己受苦,决不肯有半点负人。”于是郭靖突然在懵懂中有了确定的道德法则,便毅然决然地弃蓉儿而取華筝。

但是如果我們的腦洞略開大一點,在一種驚悚的視角下,金大俠筆下早早領了盒飯的梁山後人郭嘯天,郭靖脑中的英雄父亲,李萍回忆里忠义夫君,他们或许并不是同一个人。李萍需要“想起丈夫平生性情”,才能回答傻儿子郭靖的问题,她将所有美好的想象加之于她最爱的夫君,在她心里立起了一座名叫郭嘯天的神像。犹如哪吒剔骨肉还父母,托梦于母亲建起一座神祠一样,郭嘯天在李萍与郭靖的心中也承受了他们日复一日的香火,而这种香火因生死相隔之远,因思念之切而格外兴旺,以至于将郭嘯天变成了郭靖道德旷野上永不熄灭的北辰星。

我小時候有一個強烈的願望,那就是絕不要變成我父親那樣平庸的人。那時候我能數落出他一堆的壞處,抽煙,醉酒,賭博,愛嚷嚷,不上進,一口方言滿是泥土味兒。我在整個青春期都憧憬著能與他的人生背道而馳,棄之如敝履,仿佛他的人生就是泥沼。那時候我理想中的父親是正人君子嶽不群那樣的人物,我想有個溫文爾雅循循善誘的父親,而不是動不動就扒掉我的褲子打我屁股的韓寶駒那樣的暴脾氣。

我们可能对自己的人生有过这样的期许:楊過那样的天赋,黃蓉一樣的智商,完顔洪烈一樣的身家,我們的父親要像黃藥師那樣博古通今,再不濟也要像歐陽鋒一樣能不論善惡地替自己揍翻仇人。

然而往往事實是,我們的父親僅僅是江南七怪裏面目最爲模糊最懦弱的張阿生

期望終究是期望,俗世的生活最終還是要踩到泥土上,柴米油鹽、吵吵嚷嚷地過,懷著遺憾將就著活。江南七怪並不是傑出的人物,但他們一出場,煙火氣就彌漫了整個金庸世界。仿佛在那個瞬間,江湖就與我們的俗世生活聯在了一起,而打打殺殺的武俠也在那個瞬間上升到了世情小說的境界。

那些陌生的父親,或許是我們不理解的、不認同的、甚至厭棄的,但那又能代表什麽呢?或許只是證明了我們像林平之那樣偏狹,那樣潔癖,那樣不成熟、容易鬧脾氣。有時候我想,倘若楊康在他的成长过程中,遇到的不是完顔洪烈这样完美的养父,对他不这样客气礼貌,他或许能变得更好。而黃蓉这样聪明绝顶的人物,对她看似完美的父亲毫不恭顺,却对郭靖这样的傻小子死心塌地,焉知不是因为郭靖正是她心中最渴望的父亲形象的投影呢?

那些想象中完美的父親形象,並不一定適配你的人生。

想起《射雕》里張阿生临死前对郭靖说的话:“你将来要是不好好练功,就想想师傅今天这个下场。”我的父亲似乎也对我作过类似的恐吓,他说:“你要是考不上大学,我就送你回乡下放牛。”那个时候我恨死了他。

這些陌生的父親,曾經讓我們痛楚,讓我們流淚,讓我們憤憤不平。然而他們終究以他們的方式讓我們成長了。如果沒有七怪的充滿了市井氣的教誨,郭靖最多成爲郭高手,卻不可能成爲郭大俠,他或許能馳騁江湖,卻成不了人生的贏家。

人生中很多的给予,是无法用肉眼看到的。就像張阿生在郭靖心中种下了对情义永远的忠诚一样,我们的父亲或许用他自己的方式把一生都给了我们,而我们却并不领情,只想着能从完美的黃藥師手上学到一鳞半爪的“玉箫劍法”。

我們的人生大多燦爛于少年時代,那個時候我們躊躇滿志,覺得自己以後能擁有全世界。于是我們開始鄙薄自己平庸的父親。當我們從農村考到城市,畢業後融入人群,租房,貸款,給女友買鑽戒,娶妻生子,爲生活忙成汪,發現我們即便再努力,在人生面前也漸漸變得有心無力。

那個時候我們突然想起父親那張曾經陌生的臉孔,他蜷縮在世界的一隅,用他的一生撐起了我和你。就像我們現在爲家人奔波的樣子。而終將有一天,我們也會變成孩子眼中那個陌生的父親。

少年時我有一次曾對父親說:“我才不要變成你這樣。”我以爲父親會勃然大怒,沒想到他只是抿起嘴瞪了我幾眼。我想他未必不在意兒子的鄙薄,之所以不生氣,恐怕他也曾經是如我一樣的張狂少年,試圖永遠擺脫父親的影子。我想他抿起嘴的那個瞬間,恐怕看到了當年的自己,也看到了爺爺那張曾經陌生的臉孔。

人生要是都如你所願,未免太乏味。

我們那些陌生的父親,他們的苦難,他們的粗俗,他們的怪癖,他們的沈默與執拗,倘若你都讀懂了,那麽你也就明白了人生的軌迹。倘若你讀不懂,那你就比少年郭靖還要蠢笨了。

分享到微信

正在拼命加載..

分享到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