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庸

當前位置:首頁>文章資訊-金庸>本文

金庸旧照上的印痕- 蒋连根(图)

发布时间:2015.10.08 08:52 閱讀次數:14792 出自: 渤海早报 作者:蔣連根


  今年五月,百余幅金庸在浙江的老照片首次在浙江大學紫金港校區展出。其中,有一幅62年前金庸和同學沈德緒等人在杭州西子湖畔的合影,老照片下署著我的名字:蔣連根提供。

  署著我的名,可拍攝者不是我,正如我在大河下遊掬起一捧水,已無從確認它源自哪條山泉溪流。那是1997年9月,我與沈德緒相約,一同去探望金庸妹妹查良璇。告別時,查良璇遞給我這張照片,拿回海甯翻拍後,我將原照寄回給了她。

  如今,我還清晰地記得當年查良璇給我講述的照片來源:1953年3月8日,查良璇結婚,3月6日,二哥查良镛(那時還沒有金庸)從香港來到了杭州,和老同學、妹妹在西子湖畔拍攝了這張合影。從左至右的排列是:查良镛,懷抱嬰兒的朱帼英,同學沈德緒,妹妹查良璇。背景是西湖的曲院風荷。

  這幅老照片上有親情,有友情,更有歲月的印痕。

  照片中的查良璇,梳著兩根大辮子,穿著棉衣厚褲,很樸素,可她正是准新娘呢,夫君是古建築糾偏專家曹時中。少女時代的查良璇生就一張很古典的臉,清清秀秀的,宛若一枝雨後荷塘裏盛開的蓮花。站在查良璇身旁的是沈德緒,他另一側的懷抱嬰兒者,是他和查良镛的資助同學朱帼英。

  1936年查良镛剛進嘉興中學念書,沈德緒跟他同班。1939年初,念高一的查良镛和同學合編了《獻給投考初中者》,並趕在考試前由麗水的一家書局印刷出版。這本書搜集了當時許多中學校的招考試題,加以分析解答,同時用一種易于翻閱的方式來編輯,出版後不僅暢銷浙江,還遠銷到江西、福建,甚至重慶等省市,主編者查良镛得到了不少稿酬,有了在抗戰期間的生活費,並接濟一些有困難的同學。一天,沈德緒對查良镛說:“我有一個同鄉女孩叫朱帼英,從家裏逃婚出來,想要讀書沒有錢,良镛,我倆一塊兒幫助她,好嗎?”放學後,沈德緒將一位含淚女孩喚到查良镛面前。查良镛安慰她:“你別哭,我和德緒會幫助你的,只要學校收下你插班,你的學費我們替你交。”這樣,朱帼英成了沈德緒和查良镛的同學。

  有一次,查良镛讀了英國小說家笛福的《魯濱遜漂流記》。真實自然、富有傳奇色彩的故事感動了查良镛,他跟沈德緒約了朱帼英等幾位同學,在暑假裏到距校園9公裏的一個孤島上野營,搭起帳篷,自己埋鍋做飯,生活了三天。回校不久,查良镛患了瘧疾病倒了。沈德緒非常焦急,日夜陪伴照料。他向當地老農要了一個方子,拉著朱帼英等同學翻山越嶺去采摘草藥,煎熬後給查良镛服下,一連十多天,查良镛的病情才好轉,漸漸地完全康複。

  十多年以後,沈德緒成了浙江大學教授,朱帼英與一位醫生結婚生子,且住在杭州。而查良镛于1948年離開杭州,隨《大公報》去了香港。

  照片中,查良镛孑然一身,形單影只。原來在這之前,妻子杜冶芬不告而別,回了杭州娘家。這張照片拍攝的前一天,查良镛去了杜家。杜父對他說:“阿芬已經另有陪伴人,只好對不起你了!”杜冶芬不肯見他。


  照片中的背景,恰如查良镛的心境:蕭條而落寞。因爲是早春,西湖還是寒冷的。舊時的曲院是破敗的,湖中的荷花只是些殘枝敗葉,浸伏在水中。這裏,曾是查良镛和杜冶芬定情的地方,許多回在春雨蒙蒙中,他倆手挽手漫步遊覽西湖,滿覺垅、柳浪聞莺,三潭印月、曲院風荷和那有著古老傳說的斷橋,讓他倆沈浸在初戀的幸福之中。如今,形單影只的查良镛怎麽不觸景哀傷呢!

  1997年7月,沈德緒在海甯傳授黃花梨栽培技術時遇見我,告知查良璇被查出患有癌症,我們相約去探望她。見面時,查良璇滔滔不絕,講述了許多金庸小時候的故事,還兩次拿蘋果削了皮給我吃,我怎麽也看不出她是個絕症病人。後來,我還去過她家一次。抗爭5年後,查良璇于2002年3月離世。同年8月2日,沈德緒突發心髒病在杭州去世。因而,這張照片是誰拍攝的,也就成了一個謎,也許金庸能解開。


分享到微信

正在拼命加載..

分享到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