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霞神功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紫霞神功

紫霞神功

中文名
紫霞神功
類????別
武功
派????別
華山派
解????釋
華山派的心法
特????點
初发时若有若无 绵如云霞

紫霞神功

紫霞神功,華山派称誉江湖的上乘内功。它初发时若有若无,绵如云霞,然而蓄劲极韧,到后来铺天盖地,势不可当。发功之人脸上满布紫气,故有“紫霞”之称。人道“华山九功第一紫霞”。通常只有掌门人才修习此功,岳不群曾扬言要传授给大弟子令狐冲,当时令狐冲曾受体内异种真气的困扰,岳不群就曾说只要令狐冲参习一点就可自行散功,可见紫霞神功的用处还是很多的。便是表白将来由他接位之意。衡山派鲁连荣与岳夫人斗剑时,岳不群用紫霞功压断两人的长剑,使鲁连荣铩羽而去。嵩山比剑争夺五岳派掌门时,岳不群又以此功连接左冷禅的三记“寒

1功力和作用

紫霞神功是華山派的心法,一般都被认为是很一般的内功心法,我为什么说它很强呢?这要从头说起。

《九陰神功》乃北宋黃裳所創,爲《紫霞神功》、《太清罡氣》、《玄門罡氣》之鼻祖。此功爲玄門罡氣類神功,也是速成玄門內功。所練之先天真氣是一種至陰至柔的罡氣,比太清罡氣之威力更甚。並且有自動防身之效,爲練就金剛不壞之身的無上玄功。

令狐沖受了桃谷六仙和不戒和尚八種真氣所傷,當時嶽不群言道:當日沖兒若是練了一點半點,已能自行療傷了。可見,紫霞神功的化解異種真氣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強。後來並無提及紫霞神功能化解令狐沖的異種真氣,但是書中也一直沒有否定只不過是紫霞秘芨失竊了,而嶽不群也沒有傳功于令狐沖的意思。以至于任盈盈想到要救令狐沖只能靠易筋經。

修煉方法

華山紫霞功

紫霞功乃華山派镇山之宝,是華山派修炼内丹的快速功法,为长生不老之仙术,亦为道家技击之无上玄功,功成“罡气”贯注全身,穿经过穴,周天行走,可闭穴,移穴。全身不畏刀枪,尖锐之物击打,皆如触败絮,隔物传功,反震可抛敌万丈,炸碎脏腑,并可开碎裂石,打散服气之功(软,硬气功)常规功成需三年。
  本派功夫啓于《易》理,源于無極圖,無極爲圖,一分爲二成陰陽;二分爲四陽中陰。陰陽互相轉化,互相依存,對立而又統一,即以說明宇宙萬物化極變之理,也以此闡述武理與功法,上應天象,下應地物。
  樁爲萬功之基,曆來我武級百珍秘,非嫡傳不得其竅,全真華山本門亦即如此。以站樁調身(形),達到神、形、息、合一而悟到全真。例如全真祖師全真七子之一的王玉陽爲修煉大道,偏翹一足,獨立九年。東臨大海,未嘗昏睡,人稱爲鐵腳先生。邱長春真人贊之曰“九夏迎陽立,三冬抱血眠。”如此站樁練形九年,而入大妙,爲全真道嵛山派創立者。
  1、預備式:
  兩腳分開,與肩同寬,身形正中,雙手自然下垂,放于體側,舌抵上腭,目視前方,全身放
  松,排除雜念,凝神定意,如此站立約1--3分鍾。
  2、龍旋法:
  两手抬至腰际,插腰,手指自然张开,食、中、无名、小指等四指置于前腰,两手中指(本派称“黄龙指”)指腹放置于大横穴,两手拇指放置于志穴。 3、腰部先向左旋转九回,即81次,成九九归元之数。(旋腰时,以缓慢和为度,幅度不宜太大)

二、無極樁(三盤法)
  1、兩膝彎曲下蹲,兩腳尖內扣,十指抓地,重心落于兩腳正中,膝部外展與腳尖垂直,裆部撐圓,頭正勁直,含胸腰直,沈肩收胯,兩臂屈肘,環抱于胸前,中、食指伸直相對,大母指上挑。中指、無名指、小指,彎曲如握雞卵,呼吸自然,由每次10分鍾增至90分鍾爲度。
  2、龙扰身: (1) 双手上举,手心向后,然后下拉至丹田前,握拳,成双拳锋风持状,身体随下拉之势缓缓上升,至双腿伸直。 (2) 双手变掌,成掌心向上,然后,内襄外翻,手心向外,向上成托天状,缓缓上推。随之,身体缓缓下蹲成马步。
  (3) 龙拔身一起一落为一回,共做八十一回为度。
  (4) 意念由手掌----丹田----腿-----足,随上托下拉要有拉开、托山之意,同时体会内力之运使。

三、推山功: (1)两足左右分开,成马步,头顶挎坐,两臂屈肘握拳抱于腰际,拳心向上,目视前方,气沉丹田,而后座腿屈膝右拧成右弓步,同时左掌变拳,向左右推,右拳变掌,向后推,目视右掌;随之体向左转180度,成左弓步,左手向左推,目视左掌。如此,左右为一次共81次。 (2)双脚成前三后七之技击步,立于墙前或树前两掌按于墙(树)上,放松,含胸拔背,将丹田之气引至双臂及双掌,此时全身聚然一紧,迅猛发劲,将气集中一点,重心亦猛然前移,然后,重心下沉后移,准备第二次发劲,此功为81次为度。
  四、摩云手: (1)屈膝成马步,两臂屈肘握拳抱于腰际两侧,拳心向上,目视前方。由右拳向上缓缓推运,拳高于肩平,拳心向下,左拳不动;随即右拳变爪,手指张开如抓东西一般,缓缓(用内力)抓掳至腰际变拳;同时左拳亦随之缓缓用内力推出,拳心向下,随即变掌后抓回,如此反复运81次。要点:呼吸自然,不可努气,同时腰如磨盘随拳爪回左右转动。 (2) 由马步桩身体左转成前三后七之大虚大步桩式。双手随左拧身爪立于胸前,左手前,右手后成格斗式。目视前方,右爪变拳向前缓缓推进,拳心向下;左爪配合带至左腭下,拳心向下,右拳变爪,回抓带,左拳向前推进,如此左势做81式,随后,右拧身180度,成右大虚步式,按上法练习,亦81次为度,要求:脊柱正直,头有上顶之意,臀部有下坐之势,呼吸自然,意微注小腹(丹田)。
  五、拍打功:
  1、 身体平开自然站立,或成前三后七之技击步,全身放松,以自己双手掌或拳拍打身体,先自头、面、前胸、腹部、两肋、大腿、自上而下,依次拍打,力量由轻到重,从身体能承受为止,同时体会受击部位的松紧和反弹的力度。
  2、步骤: (1)将上体露出,躺于床上,仰卧,意念集中丹田(3---5分钟)双手相叠,左手下,右手上,盖于丹田。 (2)以双手从丹田开始先顺时针,由小到大推揉81圈,正好遍布整个胸腹,然后再逆时针由大到小推揉81次,使气回归丹田,然后静养到丹田热为止。
  3、用药法:前功毕,使行药法。分内外两法,困内腹,非面授不得其窍,易出偏,故略之。 (1) 汤洗法:汤洗之法,使气行透,功入内,肌肉富有弹性,加速功夫过程。食盐50克、丁香10克、白芷10克、川穹5克、地骨皮50克、虎骨20克、老桂木10克。 (2) 将上述药加水煎之,水沸即用。方法为:用布浸药水,擦上身及双臂,到发红,发痒为止。
  第二部功 丹田功
  一、納丹田:第一部功畢,始行此引功,兩腳開步自然,站立,兩手掌心向上,兩臂自然下垂,雙目微閉,神內斂,松衣寬帶,自然呼吸,靜立3-5分鍾,氣均神靜,即行下功。
  1、 沉法: (1)两手掌心向上,五指分开,由体两侧,向腹前经胸托至喉部,同时随手由丙体侧上托之势配合吸气,至丹田。
  (2) 双手托至喉部时,气沉丹田。随双掌变成掌心向下,配合呼气,双掌慢慢压至腹前,指尖相对,气沉丹田。如此反复做81次为度,注意要点:1、丹田为脐下一寸三分处,呼或吸,都是气沉丹田。2、吸气呼气,配合手掌的上托或下压都是缓慢进行的。
  2、 盈法:两脚开立成马步,两手合十于胸前,吸气沉至丹田。双掌变成掌心向外,缓缓向两侧手伸撑开,同时配合呼气,意念两手有向两侧开山,同时体会气充两肋,及两臂掌,随后双掌于胸前合十,做第二次,如此反复81次为度。
  二、震丹田:前功畢,始行此功,此法爲技擊中練抗打與反震之用。
  1、 两脚成丁字步,即前三后七之技击步,全身放松,取直径五公分,长约一米五左右圆木棒,一头抵住,丹田穴,一头抵于树或墙上,然后吸气于丹田后,猛然闭气,同时鼓荡丹田,意念丹田气突然爆发而出,向外发出弹力,随即马上放松,调匀呼吸,准备做第二次,如此反复81次为度。
  2、 将木棒一头抵于树或墙上,另一头抵于心窝部,按上法所述习之亦为81次为度,注意:要由轻到重,以身体承受了为准,同时诸气可配合内发“恩”音,可提高心窝部的抗打。
  3、 两脚成马步开立,双成掌向体两侧平伸,掌心向下,吸气,至丹田,随后右掌猛然以掌心拍向肋,同时合闭配气,意念内气在软肋部鼓荡外抗,然后调匀呼吸再以左掌排击右肋,如此左右为一次,81次为度。
  注意: (1)初次练习时,不可重击,要由轻到重,循序渐进,应以能承受为度。 (2)击打和闭气同时进行意、气、力,达到统一,节奏开始不要太快,做完一次,调匀呼吸后,再做第二次,切记。
  三 哈丹田:两脚成丁字步,即前三后七式,两手在腹前环抱, 起势: 1、两手带搂,缓缓由腹前抱起至心窝处,同时提前腿约半尺,吸气入丹田。2、向前落步成弓箭步,同时变手外翻,成手心向前,用身体猛然撞去,中呼气,发“哈”音应合,意念内气贯注双臂由双手喷射而出。(左右为一次,共81次)。
  四 神光旋绕
  每日子、午、卯、酉四正时,择僻静之处,焚香一柱,上盘始行。 取五心朝天坐式,左臂自然成弧形,手心向上水平于腹前,拇指与中指相接,余三指伸直,手腕放松,右手拇指与中指相接,余三指伸直,无名指与鼻尖同高,两户放松,小臂置于体前手心向前,然后静心,绝虑,到物我两忘
  之境,意采天地之氣,由四面八方向丹田收聚,呼吸自然,感覺丹田及命門兩腎發熱有光(紅或黃色)後,將此光呈放射圓形至射身體周圍,逐漸擴大,至于宇相合,放出,收回放出。每次爲一個時食爲度,收功,即意念光取收聚丹田,即可。

2相關遐想

紫霞神功,更多的體現爲一種運用內力的法門,而非積蓄——或者說,它也有積蓄的作用,但是運用明顯居于主導。

摘幾段原文:

【嶽不群以袖功揮出長劍,滿擬將田伯光一劍穿心而過,萬不料不戒和尚這兩只僧鞋上竟有如許力道,而勁力又巧妙異常。這和尚大叫大嚷,對小尼姑自稱爹爹,叫令狐沖爲女婿,胡言亂語,顯是個瘋僧,但武功可當真了得,他還說適才給令狐沖治傷,大耗內力,若非如此,豈不是更加厲害?雖然自己適才衣袖這一拂之中未用上紫霞神功,若是使上了,未必便輸于和尚,但名家高手,一擊不中,怎能再試?】——未用上紫霞神功

【嶽不群知道這二人倘若說話,語音必低,當即運起“紫霞神功”,登時耳目加倍靈敏,聽覺視力均可及遠】——運起紫霞神功

【只因發覺岸上來了敵人,這才運功偵查,否則運這紫霞功頗耗內力,等閑不輕運用】——頗耗內力

書中有很多處都有說過嶽不群【主動性】運起紫霞神功,而我們都清楚的是,在金庸武學體系內,內功是一種被動的技能,比如虛竹,甫得無涯子七十年內力,聽覺視力就會自然而然地及遠,卻不似嶽不群這般需要發功才可。內功深厚修習其他攻擊性功夫就都容易的多,比如九陽,防禦力很強,甚至可以反彈——但是它也不具備主動攻擊性。

在這一點上,顯而易見,紫霞神功類似乾坤,是運使內力的法門。

乾坤的門檻也不是很高,但是進階難度很大,還是取決于內力量。

以嶽不群的功夫來看,他的紫霞也沒修煉的高級到哪兒去。

至于說或許紫霞也有積蓄作用:

【向问天道:“咱们来到梅庄,实出于一片至诚,风兄弟若再过谦,对四位前辈反而不敬了。你華山派‘紫霞神功’远胜于我嵩山派内功,武林中众所周知。】

在向問天的話裏,紫霞神功和嵩山派內功屬性是一致的,但是從前面的引文看似乎並非如此。那麽猜測多半是因爲嶽不群自身功力不過江湖一流,所以旁人也不知道紫霞有多大威力。就像乾坤之于明教,早些年沒有人練到三四層之上,也就籍籍無名。

政治人物僞君子何以不傳大弟子紫霞神功,有一半原因是考慮到令狐沖的實際功力,另一半,只怕是私心作祟。

參考:

【"嶽不群哼了一聲,道:'自己創不出劍招?你和沖兒不是創了一套沖靈劍法麽?'......嶽靈珊笑道:'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時我還小,甚麽也不懂,和大師哥鬧著玩的。爹爹怎麽也知道了呢?'嶽不群道:'我門下弟子要自創劍法,自立門戶,做掌門人的倘若蒙然不知,豈不糊塗。'......令狐沖見師父的語氣神色之中絕無絲毫說笑之意,不禁心中又是一凜。"】

紫霞神功和葵花宝典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在早期版本中,《葵花宝典》与華山派的“紫霞功”有着密切的关系,有道是“紫霞秘笈,入门初基。葵花宝典,登峰造极”。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木高峰狂怒之下,舉起了手掌,正要往林震南頭頂擊落,突然聽得令狐沖在廟外朗聲說話,不禁吃了一驚。他生平極少讓人,但對華山掌門嶽不群卻頗爲忌憚,尤其在“群玉院”外親身領略過嶽不群“紫霞神功”的厲害。

【2】他一句话没说完,封不平插口道:“是你师父,那是不错,是不是華山派掌门,却要走着瞧了。岳师兄,你露的这手紫霞神功可帅的很啊,可是单凭这手气功,却未必便能执掌华山门户。谁不知道華山派是五岳剑派之一,剑派剑派,自然是以剑为主。你一味练气,那是走入魔道,修习的可不是本门正宗心法了。”

【3】再伸掌按到今狐沖胸口的膻中穴上,掌心又是劇烈的一震,竟帶得胸口也隱隱生疼,這一下嶽不群驚駭更甚,但覺令狐沖體內這幾股真氣逆沖斜行,顯是旁門中十分高明的內功。每一股真氣雖較自己的紫霞神功略遜,但只須兩股合而爲一,或是分進而擊,自己便抵擋不住,再仔細辨認,察覺他體內真氣共分六道,每一道都甚是怪誕。嶽不群不敢多按,撤掌尋思:“這真氣共分六道,自是那六個怪人注入沖兒體內的了。這六怪用心險惡,竟將各人內力分注六道經脈,要沖兒吃盡苦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皺眉搖了搖頭,命高根明和陸大有將令狐沖擡入內室,自去探視妻子。

【4】嶽夫人本來也知自己夫婦並非這五怪的敵手,但知道丈夫近年來練成紫霞神功後功力大進,總還存著個僥幸之心,這時聽他如此說,登時大爲焦急,道:“那……那怎麽辦?難道咱們便束手待斃不成?”嶽不群道:“你可別喪氣,大丈夫能屈能伸,勝負之數,並非決于一時,君子報仇,十年未晚。”

【5】嶽不群沈吟不語。嶽夫人急道:“你說不能帶了沖兒一齊走?”嶽不群道:“沖兒傷勢極重,帶了他兼程急行,不到半個時辰便送了他性命。”嶽夫人道:“那……那怎麽辦?當真沒法子救他性命了麽?”嶽不群歎道:“唉,那日我已決意傳他紫霞神功,豈知他竟會胡思亂想,誤入劍宗的魔道。當時他如習了這部秘笈,就算只練得一二頁,此刻也已能自行調氣療傷,不致爲這六道旁門真氣所困了。”

【6】嶽夫人立即站起,道:“事不宜遲,你立即去將紫霞神功傳他,就算他在重傷之下,無法全然領悟,總也勝于不練。要不然,將《紫霞秘笈》留給他,讓他照書修習。”

【7】嶽靈珊道:“不,不!你在這裏瞧著大師哥。”奪門而出,奔到父母房外,正聽到父母談論以“紫霞神功”療傷之事,不敢沖進去打斷了父母話頭,便候在門外。

【8】令狐沖道:“我……我甯死不違師命。師父說過的,我不能……不能學練這紫霞神功。小……小師妹,小……小師妹……”他叫了兩聲,一口氣接不上來,又暈了過去。

【9】令狐沖胸口一酸,淚水便欲奪眶而出,說道:“正因爲是她……是她拿來我的……我令狐沖堂堂丈夫,豈受人憐?”他這一句話一出口,不由得全身一震,心道:“我令狐沖向來不是拘泥不化之人,爲了救命,練一練師門內功又打甚麽緊?原來我不肯練這紫霞神功,是爲了跟小師妹賭氣,原來我內心深處,是在怨恨小師妹和林師弟好,對我冷淡。令狐沖啊令狐沖,你如何這等小氣?”但想到嶽靈珊一到天明,便和林平之會合,遠去嵩山,一路上並肩而行,途中不知將說多少言語,不知將唱多少山歌,胸中酸楚,眼淚終于流了下來。

【10】嶽不群以袖功揮出長劍,滿擬將田伯光一劍穿心而過,萬不料不戒和尚這兩只僧鞋上竟有如許力道,而勁力又巧妙異常。這和尚大叫大嚷,對小尼姑自稱爹爹,叫令狐沖爲女婿,胡言亂語,顯是個瘋僧,但武功可當真了得,他還說適才給令狐沖治傷,大耗內力,若非如此,豈不是更加厲害?雖然自己適才衣袖這一拂之中未用上紫霞神功,若是使上了,未必便輸于和尚,但名家高手,一擊不中,怎能再試?他雙手一拱,說道:“佩服,佩服。大師既一意回護著這個惡賊,在下今日倒不便下手了。大師意欲如何?”

【11】卻聽得嶽不群清亮的聲音從廟中傳了出來:“各位均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怎地自謙是無名小卒?嶽某素來不打诳語,林家《辟邪劍譜》,並不在我們這裏。”他說這幾句話時運上了紫霞神功,夾在廟外十余人的大笑聲中,廟裏廟外,仍然無人不聽得清清楚楚,他說得輕描淡寫,和平時談話殊無分別,比之那人力運中氣的大聲說話,顯得遠爲自然。

【12】岳不群微一迟疑:“难道听凭师妹断去一臂?”但随即心想:“倘若弃剑投降,一般的受他们欺凌虐辱,我華山派数百年的令名,岂可在我手中葬送?”突然间吸一口气,脸上紫气大盛,挥剑向左首的汉子劈去。那汉子举刀挡格,岂知岳不群这一剑伴附着紫霞神功,力道强劲,那刀竟然被长剑逼回,一刀一剑,同时砍上他右臂,将他右臂砍下了两截,鲜血四溅。那人大叫一声,摔倒在地。

【13】他心中思忖,手上卻絲毫不懈,紫霞神功施展出來,劍尖未端隱隱發出光芒,十余招後又有一名敵人肩頭中劍,手中鋼鞭跌落在地,圈外另一名蒙面人搶了過來,替了他出去,這人手持鋸齒刀,兵刃沈重,刀頭有一彎鈎,不住去鎖拿嶽不群手中長劍。嶽不群內力充沛,精神愈戰愈長,突然間左手反掌,打中一人胸口,喀喇一聲響,打斷了他兩根肋骨,那人雙手所持的镔鐵懷杖登時震落在地。

【14】汤英颚道:“那恐怕不见得罢。華山派剑法精妙,岳先生的紫霞神功更是独步武林,乃是最神奇的一门内功,如何会去贪图别派的剑法?”

【15】嶽不群惱怒之極,想起先前令狐沖在華山上裝腔作勢的自刺一劍,說甚麽也不肯殺田伯光,眼下自然又是老戲重演,既放走那十五名蒙面容,又故意拖延,不即替自己解穴,怕自己去追殺那些蒙面惡徒,怒道:“不用你費心了!”繼續暗運紫霞神功,沖蕩被封的諸處穴道。他自被敵人點了穴道後,一直以強勁內力沖擊不休,只是點他穴道之人所使勁力著實厲害,而被點的又是“玉枕”、“膻中”、“巨椎”、“肩貞”、“志堂”等幾處要緊大穴,經脈運行在這幾處要穴中被阻,紫霞神功威力大減,一時竟沖解不開。

【16】岳不群知道这二人倘若说话,语音必低,当即运起“紫霞神功”,登时耳目加倍灵敏,听觉视为均可及远,只听一人说道:“就是这艘船,日间華山派那老儿雇了船后,我已在船篷上做了记号,不会弄错的。”另一人道:“好、咱们就去回报诸师伯。师哥,咱们“百药门”几时跟華山派结上了梁子啊?为甚么诸师伯要这般大张旗鼓的截拦他们?”

【17】嶽不群聽到“百藥門”三字,吃了一驚,微微打個寒噤,略一疏神,紫霞神功的效力便減,只聽得先一人說道:“……不是截攔……諸師伯是受人之托,欠了人家的情,打聽一個人……倒不是……”那人說話的語音極低,斷斷續續的聽不明白,待得再運神功,卻聽得腳步聲漸遠,二人已然走了。

【18】嶽不群側耳傾聽,牆內好半天沒有聲息,繞到圍牆之後,見牆外有株大棗樹,于是輕輕躍上棗樹,向牆內望去,見裏面是間小小瓦屋,和圍牆相距約有一丈。他想桃枝仙躍入牆內即被漁網縛住,多半這一丈的空地上裝有機關埋伏,當下隱身在棗樹的枝葉濃密之處,運起“紫霞神功”,凝神傾聽。

【19】嶽不群身在牆外樹上,隔著更遠,雖運起了“紫霞神功”,也只聽到一鱗半爪,最初一聽到令狐沖強迫那姑娘,便想沖入房中阻止,但轉念一想,這些人連令狐沖在內,個個詭秘怪異,不知有甚麽圖謀,還是不可魯莽,以靜觀其變爲是,當下運功繼續傾聽。桃谷二仙和老祖二人的說話不絕傳入耳中,只道令狐沖當真乘人之危,對那姑娘大肆非禮,後來再聽老祖二人的對答,心想令狐沖潇灑風流,那姑娘多半與乃父相像,是個胖皮球般的醜女,則失身之後對其傾倒愛慕,亦非奇事,不禁連連搖頭。

【20】岳不群走入房中,见令狐冲晕倒在床,心想:“我若不露一手紫霞神功,可教这几人轻视我華山派了。”当下暗运神功,脸向里床,以便脸上紫气显现之时无人瞧见,伸掌按到令狐冲背上大椎穴上。他早知令狐冲体内真气运行的情状,当下并不用力,只以少些内力缓缓输入,觉得他体内真气生出反激,手掌便和他肌肤离开了半寸,停得片刻,又将手掌按了上去。果然过不多时,令狐冲便即悠悠醒转,叫道:“师父,你……老人家来了。”

【21】岳不群连使眼色,命众弟子退到舱外,以免为邪术所惑,但只有劳德诺和施戴子二人退了出去,其余各人或呆立不动,或退了几步,又再走回。岳不群气凝丹田,运起紫霞神功,脸上紫气大盛,心想五毒教盘踞天南垂二百年,恶名决非幸致,必有狠毒厉害之极的邪法,此时其教主亲身施法,更加非同小可,若不以神功护住心神,只怕稍有疏虞,便着了她的道儿。眼见这些苗女赤身露体,不知羞耻为何物,自己着邪中毒后丧了性命,也还罢了,怕的是心神被迷,当众出丑,華山派和君子剑声名扫地,可就陷于万劫不复之境了。

【22】向问天道:“咱们来到梅庄,实出于一片至诚,风兄弟若再过谦,对四位前辈反而不敬了。你華山派‘紫霞神功’远胜于我嵩山派内功,武林中众所周知。风兄弟,你站在我这两只脚印之中,双脚不可移动,和丁兄试试剑招如何?”

【23】嶽靈珊道:“不知大師哥此刻在哪裏?我能見到他就好了,定要代你向他索還劍譜。他劍法早已練得高明之極,這劍譜也當物歸原主啦。我說,小林子,你乘早死了這條心,不用在這舊房子裏東翻西尋啦。就沒這劍譜,練成了我爹爹的紫霞神功,也報得了仇。”

【24】林平之道:“這個自然。只是我爹爹媽媽生前遭人折磨侮辱,又死得這等慘,如若能以我林家劍法報仇,才真正是給爹娘出了這口氣。再說,本門紫霞神功向來不輕傳弟子,我入門最遲,縱然恩師、師娘看顧,衆位師兄、師姊也都不服,定要說……定要說……”

【25】林平之道:“說我跟你好未必是真心,只不過瞧在紫霞神功的面上,討恩師、師娘的歡心。”嶽靈珊道:“呸!旁人愛怎麽說,讓他們說去。只要我知道你是真心就行啦。”林平之笑道:“你怎知道我是真心?”嶽靈珊拍的一聲,不知在他肩頭還是背上重重打了一下,啐道:“我知道你是假情假意,是狼心狗肺!”

【26】他若還擊,早能逼得嶽不群棄劍認輸,眼見師父劍招破綻大露,始終不出手攻擊。嶽不群早已明白他的心意,運起紫霞神功,將華山劍法發揮得淋漓盡致。他既知令狐沖不會還手,每一招便全是進手招數,不再顧及自己劍法中是否有破綻。這麽一來,劍法威力何止大了一倍。

【27】他當即將紫霞神功都運到了劍上,呼的一劍,當頭直劈。令狐沖斜身閃開。嶽不群圈轉長劍,攔腰橫削。令狐沖縱身從劍上躍過。嶽不群長劍反撩,疾刺他後心,這一劍變招快極,令狐沖背後不生眼睛,勢在難以躲避。衆人“啊”的一聲,都叫了出來。

【28】令狐沖尋思:“師父曾說,華山氣劍二宗之爭,是本派門戶之羞,實不足爲外人道,爲甚麽他此刻卻當著天下英雄公然談論?”又聽得嶽不群語聲尖銳,聲傳數裏,每說一句話,遠處均有回音,心想:“師父修習‘紫霞神功’,又到了更高的境界,說話聲音,內力的運用,都跟從前不同了。”

【29】左冷禅在籌謀合並五嶽劍派之時,于四派中高手的武功根底,早已了然于胸,自信四派中無一能勝得過自己,這才不遺余力的推動其事。否則若有人武功強過于他,那麽五嶽劍派合並之後,掌門人一席反爲旁人奪去,豈不是徒然爲人作嫁?嶽不群劍法高明,修習“紫霞神功”造詣已頗不低,那是他所素知。他慫恿封不平、成不憂等劍宗好手上華山明爭,又遣十余異派好手赴藥王廟伏擊,雖然所謀不成,卻已摸清了嶽不群武功的底細。待得在少林寺中親眼見到他與令狐沖相鬥,更大爲放心,他劍法雖精,畢竟非自己敵手,嶽不群腳踢令狐沖,反而震斷了右腿,則內功修爲亦不過爾爾。只是令狐沖一個後生小子突然劍法大進,卻始料所不及,然總不能爲了顧忌這無行浪子,就此放棄這籌劃了十數年的大計,何況令狐沖所長者只是劍術,拳腳功夫平庸之極,當真比武動手,劍招倘若不勝,大可同時再出拳掌,便立時能取他性命,待見令狐沖甘願傷在嶽靈珊劍底,天下事便無足慮。

【30】左冷禅笑道:“这是在下自创的掌法,将来要在五岳派中选择弟子,量才传授。”岳不群道:“原来如此,那可要向左兄多讨教几招。”左冷禅道:“甚好。”心想:“他華山派的‘紫霞神功’倒也了得,接了我的‘寒冰神掌’之后,居然说话声音并不颤抖。”当下舞动长剑,向岳不群刺去。岳不群仗剑封住,数招之后,砰的一声,又是双掌相交。岳不群长剑圈转,向左冷禅腰间削去。左冷禅竖剑挡开,左掌加运内劲,向他背心直击而下,这一掌居高临下,势道奇劲。岳不群反转左掌一托,拍的一声轻响,双掌第三次相交。岳不群矮着身子,向外飞了出去。

【31】只聽林平之道:“我接連聽了十幾晚,都沒聽到甚麽異狀。有一天晚上,聽得你媽媽說道:‘師哥,我覺得你近來神色不對,是不是練那紫霞神功有些兒麻煩?可別太求精進,惹出亂子來。”你爹笑了一聲,說道:‘沒有啊,練功順利得很。’你媽道:‘你別瞞我,爲甚麽你近來說話的嗓子變了,又尖又高,倒像女人似的。’你爹道:‘胡說八道!我說話向來就是這樣的。’我聽得他說這句話,嗓聲就尖得很,確像是個女子在大發脾氣。你媽道:‘還說沒變?你一生之中,就從來沒對我這樣說過話。我倆夫婦多年,你心中有甚麽解不開的事,何以瞞我?’你爹道:‘有甚麽解不開的事?嗯,嵩山之會不遠,左冷撣意圖吞並四派,其心昭然若揭。我爲此煩心,那也是有的。’你媽道:‘我看還不止于此。’你爹又生氣了,尖聲道:‘你便是瞎疑心,此外更有甚麽?’你媽道:‘我說了出來,你可別發火。我知道你是冤枉了沖兒。’你爹道:‘沖兒?他和魔教中人來往,和魔教那個姓任的姑娘結下私情,天下皆知,有甚麽冤枉他的?’”

【32】岳灵珊哽咽道:“我爹爹……我爹爹……”林平之道:“你爹几次插口说话,但均只含糊不清的说了一两个字,便没再说下去。你妈妈语声渐转柔和,说道:‘师哥,我华山一派的剑术,自有独到的造诣,紫霞神功的气功更是不凡,以此与人争雄,自亦足以树名声于江湖,原不必再去另学别派剑术。只是近来左冷禅野心大炽,图并四派。华山一派在你手中,说甚么也不能沦亡于他手中。咱们联络泰山、恒山、衡山三派,到时以四派斗他一派,我看还是占了六成赢面。就算真的不胜,大伙儿轰轰烈烈的剧斗一场,将性命送在嵩山,也就是了,到了九泉之下,也不致愧对華山派的列祖列宗。’”

【33】令狐沖恍然大悟。勞德諾帶藝投師,本門中人都是知道的,但他所演示的原來武功駁雜平庸,似是雲貴一帶旁門所傳,萬料不到竟是嵩山高弟。原來左冷禅意圖吞並四派,蓄心已久,早就伏下了這著棋子;那麽勞德諾殺陸大有、盜紫霞神功的秘譜,自是順理成章,再也沒甚麽希奇了。只是師父爲人機警之極,居然也會給他瞞過。

【34】林平之沈思片刻,說道:“原來如此,勞兄將紫霞神功秘笈和辟邪劍譜從華山門中帶到嵩山,使左掌門習到這路劍法,功勞不小。”

【35】劳德诺为了盗取岳不群的《紫霞神功》秘笈,杀死華山派六弟子陆大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