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星大法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吸星大法

吸星大法

吸星大法

吸星大法出自金庸武俠小說作品《笑傲江湖》,是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的武功。
吸星大法
小說 《笑傲江湖》
門派 日月神教
類型 內功
創始人 不詳
主要人物 任我行、令狐沖
書籍 不詳
修行方法 不詳

吸星大法是金庸小說《笑傲江湖》中的一个虚构內功[1]。这套內功是将别人的内力吸收,将这些别人的内力化成自己体内的内力,或将真气排出。由大理段氏残存的北冥神功及星宿派化功大法融合为一,但偏向化功大法,称为吸星大法。

目錄

  • 1 修練難處
  • 2 修練缺陷
    • 2.1 解決方法
  • 3 參考

修練難處

  • 第一,是要散去全身內力,使得丹田中一無所有,只要散得不盡,或行錯了穴道,立時便會走火入魔。輕則全身癱瘓,從此成了廢人,重則經脈逆轉,七孔流血而亡。[2]
  • 第二,散功之後,又須吸取旁人的真氣,貯入自己丹田,再依法驅入奇經八脈以供己用。這一步本來也十分艱難,自己內力已然散盡,再要吸取旁人真氣,豈不是以卵擊石,徒然送命?[2]

修練缺陷

这种內功之中有几个重大缺陷,初时修练时不会觉,其后祸患却慢慢显露出来。如果修练后不理会它,终有一日会得毒火焚身。那些吸取而来的他人功力,会突然反噬,吸来的功力愈多,反扑之力愈大。[2]

解決方法

此缺陷的化解方法有二種;

  • 第一,是任我行在梅莊地牢中被困的十二年內發現。書中只提及任我行懂得化解,任我行叫其爲融功,但並未提及使用方法。但基本應爲使用本身內勁強行壓制。此法雖看似能化解功力反噬之虞,但終究不能長久。
  • 第二,是少林寺方证大师传授给令狐沖的《》。在《笑傲江湖》第四十章【曲谐】里说到,风清扬命方证代传口诀-“华山內功心法”,但在最后任盈盈对令狐沖说:“冲哥,你到今日还是不明白,你所学的,便是少林派的《易筋经》內功。”

參考

  1. ^ 天山武林大会引关注 盘点金庸武侠剧10大奇功. 今晚网. [2013-12-04].?
  2. ^ 2.0 2.1 2.2 取自《笑傲江湖》第二十二章【脫困】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关于“吸星大法”的来源,在金庸小說的不同版本有不同的说法。

金庸在修訂《天龍八部》時,將最初的「朱蛤神功」與「北冥真氣神功」結合,成爲日後著名的「北冥神功」。

在這一修訂後,《笑傲江湖》亦作出修訂,提出吸星大法來源,指吸星大法乃源自北宋年間逍遙派的「北冥神功」與丁春秋「化功大法」,主要繼承了「化功大法」。

在世紀新修版時,金庸對「吸星大法」再作修訂,以求與世紀新修版的《天龍八部》能夠前後呼應。

在世紀新修版《天龍八部》中,新修訂的「化功大法」並無真正化功之能,只是以毒藥傷人經脈。

由于這一變動,吸星大法的設定便由主要承繼「化功大法」改爲承繼「北冥神功」正宗,與「化功大法」再無關連。

與此同時,新修版《笑傲江湖》更增添了一段「段皇爺」學「北冥神功」後對神功的感想,以及逍遙派前輩高人分析吸人內力的武學的見解。

此處的「段皇爺」極有可能就是《天龍八部》的段譽,這使得《天龍八部》與《笑傲江湖》的關系更加緊密。

1吸功方法

北冥神功以「以负极引正极」的方式吸人内力(北冥神功行功路线与诸派內功相反)

吸星大法以「空洞」的方式吸人內力(吸星大法需令丹田「常如深箱,恒似深谷」)

注:由于北冥神功是以負極引正極之法吸人內力,自身內力愈深厚,吸力愈大。吸星大法純粹視乎自身丹田的容量大小,與功力深厚似無關連。

2吸功後處理方法

北冥神功是将内力存于丹田气海中(原文中并未提及内力融合问题。段誉是以段氏家传內功导气归虚,再无异种内力作乱问题;虚竹得到的无崖子、天山童姥、李秋水的逍遥内力则本来一脉相承。)

吸星大法是將內力散于全身經脈上(新版對吸星大法加上一段說明,指不同內力若只積于丹田,不加融合;則稍一運使,便互相沖突。內髒如經刀割;但如散入經穴,再彙而爲一;那便多一分強一分了。但是再彙而爲一並未解釋異種內力沖突問題,新修版中,任我行創出「融功」法門才正式解決融合功力問題。)

注:北冥神功吸人内力乃是内家最正宗武功绝学,不知者自会以为吸人内力这是一种邪法,而吸星大法传承于北冥神功但不叫北冥神功。应是上代修煉者因为某些不可抗拒的因素丢失了一部分练功法门,据天龙八部与笑傲江湖对两种武功的描述,以及吸星大法的弊端。丢失的那部分应为最重要的关于丹田的练法,北冥神功号称海纳百川,虚竹吸了无崖子、天山童姥、李秋水三人最少超过200多年功力。而这些功力全存于丹田气海。虚竹到天龙最后一点事都没有,而吸星大法只能将功力散于全身经脉上.一部不完整的功法,后人将其改名应是不想丢了門派的面子,怕别人以为逍遥派绝学北冥神功只有这么点能耐,所以丁春秋没学全就叫化功大法,而到了日月神教手中就叫吸星大法了。这与倚天中失传的降龙十八掌只传下来几掌一般无二。而这些功法的失传与所传人的资质有关,据估计应是传人太蠢而导致失传。比如说鲁有脚,为何逍遥派选传人个个要长得漂亮,聪明(逍遥派中并无要求传人得要漂亮,无崖子布置珍珑吸引天下聪明俊秀人士来破解,是因为要其得到功力之后去找李秋水求她传授武功,李秋水是个仙女似的人,她是喜欢漂亮的人)。这都是有原因的,再者有些人可能会学不会教,比如笑傲中的冲虚道长自己学了太极剑法,而不会教。导致没人学会太极剑法。

3功法的危險性

由于北冥神功与诸派內功行走路线相反。修练者如果不尽忘旧学,则内息走入岔道,极易走火入魔。

北冥神功的危機在于自身功力與被吸功者的功力高下。北冥神功號稱「海納百川」;以己爲海,以人爲川。若有人以北冥神功吸取內力較自身功力深厚者的功力,則如海水倒灌入江河,凶險莫甚。不過,若能小心從事,緩緩吸納,吸取功力比自己更深者仍是可能的。

吸星大法則無此問題。蓋因吸星大法要求丹田「常如空箱,恒似深谷」,內力吸入後盡數存入身上經脈;並不似北冥神功將內力留于丹田氣海之中。要找到功力深厚之人不難,但要找到一個能在瞬間將人類丹田撐爆之人,卻近乎不可能。(段譽吸取大量功力,內力達到能運使六脈神劍時,方有撐爆丹田之感;但要在一瞬間輸出段譽全身功力卻是不可能。)

吸星大法修練時需要先行散功。散功法門極爲繁複,與北冥神功一樣,一旦內息不慎走入岔道,極易走火入魔。

吸星大法未能將內力融合爲一,故有內力反噬之險。

4限制

北冥神功以及吸星大法均無法吸取內力異常深厚穩固者的功力。譬如《天龍八部》中,若非鸠摩智走火入魔,內力失控,段譽便無法吸其全部功力。

5五僞限制

吸星大法無法吸取陰寒真氣?

這是錯誤的觀念。《笑傲江湖》原著中,任我行被左冷禅以寒冰真氣冰封,最後得到令狐沖之助而解圍。令狐沖的解圍之法卻是吸取任我行體內的寒冰真氣,將之散發。如果吸星大法畏懼寒冰真氣,令狐沖的方法將不可能奏效。任我行之所以被冰封,情況正如一般人吃飯時,吃多了、吃撐了。若是緩緩消化,一如令狐沖抽取任我行體內寒冰真氣,則不怕被寒冰真氣所傷。

事實上,江南四友的黑白子亦練有陰寒的「玄天指」功夫,令狐沖吸幹黑白子畢生修爲,卻未有被寒氣所傷,已是最有力的反駁。

6修煉者

任我行

任我行是任盈盈父亲,也是日月神教教主,武功非凡,是小說中数一数二的人物。

任我行並未練教主世代相傳的《葵花寶典》,僅修習吸星大法。原欲提拔東方不敗爲副教主,但遭叛變,囚禁西湖底,後遇到前來比劍的令狐沖,趁機脫逃,得日月神教向問天所救。

他與向問天在少林寺上找到了女兒任盈盈,與少林方證大師等人三戰時,曾說過武林中最佩服的人有三個半:東方不敗、方證大師與風清揚(任我行自認工于心計,但還是著了東方不敗的道兒,所以他最佩服東方不敗),沖虛道長算半個。最不佩服的有左冷禅,但之後就被左冷禅打敗。任我行的吸星大法雖然縱橫江湖,但卻奈何不到方證大師和東方不敗。方證大師因修習易筋經而內力深厚,令任我行吸不到他內力;東方不敗因修習葵花寶典而行動迅速,令任我行因抓不到他而無法施展吸星大法。

其後與令狐沖、任盈盈、向問天、上官雲一起上黑木崖對付東方不敗以重奪教主之位。由于東方不敗修習《葵花寶典》而武藝高強,令狐沖、任我行和向問天等人聯手不但仍無法取勝,而且漸漸處于下風,于是任盈盈轉而刺殺東方不敗的姘夫楊蓮亭,使東方不敗分心,最後露出破綻,被令狐沖、任我行二人擊中要害。任我行趁東方不敗身受重傷之際將他殺死,但仍被他的繡花針擊中失去一眼。

任我行重奪日月神教教主之位後,一心統一江湖,意欲消滅少林派、武當派、五嶽劍派等,在華山大會師上,卻因以覇道功法融合內力,終于壽元耗盡,暈眩而逝。任我行去世後,女兒任盈盈暫代教主之位。

令狐沖

令狐沖原是华山派大弟子,机缘巧合下学得前代高手独孤求败创制的「独孤九剑」,却被人误会偷学师弟林平之的家传剑法「辟邪剑法」,含冤受屈。令狐沖为师门对抗强敌时身受重伤,桃谷六仙、不戒和尚、方生和尚先后以各自的方式为令狐沖疗伤,注入多道内力,结果却导致令狐沖伤上加伤,最终无法可治。

令狐沖偶然遇上向问天。在向问天的布局下,令狐沖身陷西湖梅庄地牢,习得「吸星大法」,将体内的异种真气暂时化为己用,然而若令狐沖得不到任我行传授「融功」法门,依旧非死不可。令狐沖由于不欲向任我行屈服,虽然得不到融功法门,但却因此得到《易筋经》的传承,以百川汇流的法门,将异种真气导入正轨,解决了吸星大法反噬的问题。所以单以吸星大法横行江湖是不可能的,因此必须先学吸星大法再学其他門派的內功才能像令狐沖那样既能使吸星大法而不至于引起内力冲突。而吸星大法与北冥神功一样皆是练习內功受伤时的其中一种疗伤法门,对于一些武功高强内力异常深厚但又不愿或不想主动为自己疗伤者有一定程度上的正面作用。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封不平冷笑道:“那也不見得。天下最佳之事,莫如九流三教、醫蔔星相、四書五經、十八般武藝件件皆能,事事皆精,刀法也好,槍法也好,無一不是出人頭地。可是世人壽命有限,哪能容得你每一門都去練上一練?一個人專練劍法,尚且難精,又怎能分心去練別的功夫?我不是說練氣不好,只不過咱們華山派的正宗武學乃是劍術。你要涉獵旁門左道的功夫,有何不可,去練魔教的‘吸星大法’,旁人也還管你不著,何況練氣?但尋常人貪多務得,練壞了門道,不過是自作自受,你眼下執掌華山一派,這般走上了歪路,那可是贻禍子弟,流毒無窮。”

【2】向問天哈哈一笑,說道:“不錯,這是吸星大法,哪一位有興致的便上來試試。”

【3】向問天道:“剛才那些狗娘養的大叫甚麽‘吸星大法’,嚇得一哄而散。

【4】你可知‘吸星大法’是甚么功夫?他们为甚么这等害怕?”令狐沖道:“晚辈正要请教。”向问天皱眉道:“甚么晚辈长辈、先生学生的,教人听了好不耐烦。干干脆脆,你叫我向兄,我叫你兄弟便了。”令狐沖道:“这个晚辈却是不敢。”向问天怒道:“好,你见我是魔教中人,瞧我不起。你救过我性命,老子这条命在与不在,那是稀松平常之至,你瞧我不起,咱们先来打上一架。”他话声虽低,却是怒容满面,显然甚是气恼。

【5】向问天一拍大腿,喜道:“不错,不错。兄弟的悟心真好。我这门功夫,是自己无意中想出来的,武林中无人得知,我给取个名字,叫做‘吸功入地小法’。”令狐沖道:“这名字倒也奇怪。”向问天道:“我这门功夫,和那武林中人人闻之色变的‘吸星大法’相比,真如小巫见大巫,因此只好称为‘小法’。我这功夫只是移花接木、借力打力的小技,将对方的内力导入地下,使之不能为害,于自己可半点也没好处。再者,这功夫只有当对方相攻之时方能使用,却不能拿来攻敌伤人,对方当时但觉内力源源外泄,不免大惊失色,过不多时,便即复元。我料到他们必定去而复回,因那峨嵋派的牛鼻子功力一复,便知我这‘吸功入地小法’只是个唬人的玩意儿,其实不足为惧。你哥哥素来不喜搞这些骗人的伎俩,因此从来没有用过。”

【6】黑白子痛得醒了过来,呻吟出声。令狐沖笑道:“咱哥儿俩扳扳位!那老头儿每天会送饭送水来。”黑白子呻吟道:“任……任老爷子……你……你的吸星大法……”令狐沖那日在荒郊和向问天联手抗敌,听得对方人群中有人叫过“吸星大法”,这时又听黑白子说起,便问:“甚么吸星大法?”

【7】鮑大楚走到黑白子身前,抓住他胸口,將他身子提起,只見他手足軟軟的垂了下來,似乎全身骨骼俱已斷絕,只剩下一個皮囊。鮑大楚臉上變色,大有惶恐之意,一松手,黑白子摔在地下,竟站不起身。另一個身材魁梧的老者說道:“不錯,這是中了那厮的……那厮的吸星大法,將全身精力都吸幹了。”語音顫抖,十分驚懼。

【8】那姓任的笑吟吟的瞧着令狐沖,说道:“你虽为我受了两个多月牢狱之灾,但练成了我刻在铁板上的吸星大法,嘿嘿,那也足以补偿而有余了。”

【9】令狐沖奇道:“那铁板上的秘诀,是前辈刻下的?”那人微笑道:“若不是我刻的,世上更有何人会这吸星大法?”

【10】任我行微笑道:“我的吸星大法尚未施展,你想不想嘗嘗滋味?”

【11】向问天笑道:“兄弟,你怎地机缘巧合,学到了教主的吸星大法?这件事倒要你说来听听。”令狐沖便将如何自行修习,如何无意中练成等情,一一说了。向问天笑道:“恭喜,恭喜,这种种机缘,缺一不成。做哥哥的好生为你喜欢。”说着举起酒杯,一口干了。任我行和令狐沖也都举杯干了。

【12】向问天道:“十二年之前,教主离奇失踪,东方不败篡位。我知事出蹊跷,只有隐忍,与东方不败敷衍。直到最近,才探知了教主被囚的所在,便即来助教主他老人家脱困。岂知我一下黑木崖,东方不败那厮便派出大队人马,追杀于我,又遇上正教中一批混帐王八蛋挤在一起赶热闹。兄弟,那日在深谷之底,你说了內功尽失的缘由,我当时便想要散去你体内的诸般异种真气,当世惟有教主的‘吸星大法’。教主脱困之后,我便当求他老人家传你这项神功,救你性命,想不到不用我出口恳求,教主已自传你了。”三人又一起干杯大笑。

【13】令狐沖心想:“向大哥去救任教主,固然是利用了我,却也确是存了救我性命之心。那日离谷之时,他便说带我去求人医治。何况我若不是在这件事上出了大力,那‘吸星大法’何等神妙,任教主又怎肯轻易便即传给我这毫不相干的外人?”不禁对向问天好生感激。

【14】任我行微笑道:“原来岳不群对你无情,你倒不肯对他不义?”令狐沖道:“在下想求恳教主的,便是请你宽宏大量,别跟我师父、师娘,以及华山派的师弟、师妹们为难。”任我行沉吟道:“我得脱黑牢,你出力甚大,但我传了你吸星大法,救了你的性命,两者已然相抵,谁也不亏负谁。我重入江湖,未了的恩怨大事甚多,可不能对你许下甚么诺言,以后行事,未免缚手缚脚。”

【15】向問天道:“想當年教主對待東方不敗,猶如手足一般,提拔他爲教中的光明左使,教中一應大權都交了給他。其時教主潛心修習這吸星大法,要將其中若幹小小的缺陷都糾正過來,教中日常事務便無暇多管,不料那東方不敗狼子野心,面子上對教主十分恭敬,甚麽事都不敢違背,暗中卻培植一己勢力,假借諸般借口,將所有忠于教主的部屬或是撤革,或是處死,數年之間,教主的親信竟然凋零殆盡。教主是個忠厚至誠之人,見東方不敗處處恭謹小心,而本教在他手中也算一切井井有條,始終沒加懷疑。”

【16】任我行道:“多年以來,《葵花寶典》一直是日月神教的鎮教之寶,曆來均是上代教主傳給下一代教主。其時我修習吸星大法廢寢忘食,甚麽事都不放在心上,便想將教主之位傳給東方不敗。將《葵花寶典》傳給他,原是向他表示得十分明白,不久之後,我便會以教主之位相授。唉,東方不敗原是個十分聰明之人,這教主之位明明已交在他的手裏,他爲甚麽這樣心急,不肯等到我正式召開總壇,正式公布于衆?卻偏偏要幹這叛逆篡位的事?”

【17】他頓了一頓,喝了口酒,又道:“這‘吸星大法’,創自北宋年間的‘逍遙派’,分爲‘北冥神功’與‘化功大法’兩路(作者按:請參閱《天龍八部》)。後來從大理段氏及星宿派分別傳落,合而爲一,稱爲‘吸星大法’,那主要還是繼承了‘化功大法’一路。只是學者不得其法,其中頗有缺陷。

【18】其時我修習吸星大法已在十年以上,在江湖上這神功大法也是大有聲名,正派中人聞者無不喪膽。可是我卻知這神功之中有幾個重大缺陷,初時不覺,其後禍患卻慢慢顯露出來。那幾年中我已然深明其患,知道若不及早補救,終有一日會得毒火焚身。那些吸取而來的他人功力,會突然反噬,吸來的功力愈多,反撲之力愈大。”

【19】向问天转过头来,向令狐沖道:“兄弟,教主适才言道,他这吸星大法之中,含有重大缺陷。以我所知,教主虽在黑牢中被囚十二年,大大受了委屈,可是由此脱却俗务羁绊,潜心思索,已然解破了这神功中的秘奥。教主,是也不是?”

【20】令狐沖知他所言不假,又知向问天和他说这番话,用意是要自己向他求教,但若自己不允加入日月伸教,求教之言,自是说不出口,心想:“练了他这吸星大法,原来是吸取旁人功力以为己用。这功夫自私阴毒,我决计不练,决计不使。至于我体内异种真气无法化除,本来便已如此,我这条性命原是捡来的。令狐沖岂能贪生怕死,便去做大违素愿之事?”当下转过话题,说道:“教主,在下有一事不明,还想请教。在下曾听师父言道,那《葵花宝典》是武学中至高无上的秘笈,练成了宝典中的武学,固是无敌于天下,而且长生延年,寿过百岁。教主何以不练那宝典中的武功,却去练那甚为凶险的吸星大法?”

【21】他吐了口長氣,站起身來,不由得苦笑,心想:“那日我問任教主,他既有武功絕學的《葵花寶典》在手,何以還要練這吸星大法,他不肯置答。此中情由,這時我卻明白了。原來這吸星大法一經修習,便再也無法罷手,”想到此處,不由得暗暗心驚:“曾聽師娘說過苗人養蠱之事,一養之後,縱然明知其害,也已難以舍棄,苦不放蠱害人,蠱蟲便會反噬其主。將來我可別成爲養蠱的苗人才好。”

【22】当下闪身进了那屋,只见厅堂中有一人持刀而立,三个女子给绑住了,横卧在他脚边。令狐沖一跃而前,腰刀连鞘挺出,直刺其喉。那人尚未惊觉,已然送命。令狐沖不禁一呆:“我这一刀怎地如此快法?手刚伸出,刀鞘已戳中了他咽喉要害?”自己也不知自从修习了“吸星大法”之后,桃谷六仙、不戒和尚、黑白子等人留在他体内的真气已尽为其用。他原意是这刀刺出,敌人举刀封挡,刀鞘便戳他双腿,教他栽倒在地,然后救人,不料对方竟无丝毫招架还手的余暇,一下便制了他死命。

【23】高克新猶如遇到皇恩大赦,一呆之下,向後縱開,只覺全身軟綿綿的恰似大病初愈,叫道:“吸星大法,吸……吸星大法!”聲音嘶啞,充滿了惶懼之意。鍾鎮、鄧八公和嵩山派諸弟子同時躍將起來,齊問:“甚麽?”高克新道:“這……這人會使吸……吸星大法。”

【24】魔教教主任我行复出,此人身有吸星大法,专吸旁人內功,他说要跟华山派为难。还有,嵩山派想并吞你华山派。你是彬彬君子,人家的狼心狗肺,却不可不防。”他此番来到福州,为的便是要向师父说这几句话,说罢便即大踏步出门。钟镇等跟了出来。

【25】原来令狐沖的吸星大法在不知不觉间功力日深,不须肌肤相触,只要对方运劲攻来,内力便会通过兵刃而传入他体内。

【26】邓八公和高克新忙抢过将他扶起,齐问:“师哥,怎么了?”钟镇双目盯住在令狐沖脸上,随即想起,数十年前便己威震武林的魔教教主任我行,决不能是这样一个二十余岁的青年,说道:“你是任我行的弟……弟子,会使吸星……吸星妖法!”高克新惊道:“师哥,你的内力给他吸去了?”钟镇道:“正是!”但身子一挺,又觉内力渐增。原来令狐沖所习吸星大法修为未深,又不是有意要吸他内力,只是钟镇突觉内劲倾泻而出,惶怖之下,以致摔得狼狈不堪。

【27】原来令狐沖手足分别被四人抓住,也真怕四人傻头傻脑,甚么怪事都做得出来,别要真的将自己撕了,当即运起吸星大法。桃谷四仙只觉内力源源从掌心中外泄,越是运功相抗,内力奔泻得越快,惊骇之下,立即撒手。令狐沖腰背一挺,稳稳站直。

【28】忽然間臉色鄭重,問道:“你習這‘吸星大法’有多久了?”

【29】令狐沖道:“晚辈于半年前无意中习得,当初修习,实不知是‘吸星大法’。”

【30】令狐沖当日在孤山梅庄,便曾听任我行言道,习了“吸星大法”后有极大后患,要自己答允参与魔教,才将化解之法相传,其时自己曾予坚拒,此刻听这老者如此说,更信所言非虚,说道:“前辈指教,晚辈决不敢忘。晚辈明知此术不正,也曾立意决不用以害人,只是身上既有此术,纵想不用,亦不可得。”

【31】任我行只覺對方內力雖然柔和,卻是渾厚無比,自己使出了“吸星大法”,竟然吸不到他絲毫內力,心下更是驚訝。方證大師道:“善哉!善哉!”跟著右掌擊將過來。

【32】他二人比拚內力,任先生使出‘吸星大法’吸他內力,時刻一長,左師伯非輸不可。”

【33】方证大师、冲虚道长等均大为奇怪:“素闻任我行的‘吸星大法’擅吸对方内力,何以适才他二人四掌相交,左冷禅竟安然无恙?难道他嵩山派的內功居然不怕吸星妖法?”

【34】十余年前任我行左冷禅劇鬥,未曾使用“吸星大法”,已然占到上風,眼見便可制住了左冷禅,突感心口奇痛,真力幾乎難以使用,心下驚駭無比,自知這是修練“吸星大法”的反擊之力,若在平時,自可靜坐運功,慢慢化解,但其時勁敵當前,如何有此余裕?正彷徨無計之際,忽見左冷禅身後出現了兩人,是左冷禅的師弟托塔手丁勉和大嵩陽手費彬。任我行立即跳出圈子,哈哈一笑,說道:“說好單打獨鬥,原來你暗中伏有幫手,君子不吃眼前虧,咱們後會有期,今日爺爺可不奉陪了。”

【35】尤其任我行更知“吸星大法”之中伏有莫大隱患,便似是附骨之疽一般。

【36】他以“吸星大法”吸取对手功力,但对手門派不同,功力有异,诸般杂派功力吸在自身,无法融而为一,作为己用,往往会出其不意的发作出来。他本身内力甚强,一觉异派內功作怪,立时将之压服,从未遇过凶险,但这一次对手是极强高手,激斗中自己内力消耗甚巨,用于压制体内异派内力的便相应减弱,大敌当前之时,既有外患,复生内忧,自不免狼狈不堪。此后潜心思索,要揣摩出一个法门来制服体内的异派內功,心无二用,乃致聪明一世的枭雄,竟连变生时腋亦不自知,终于为东方不败所困。他在西湖湖底一囚十年,心无旁骛,这才悟出了压制体内异派內功的妥善法门,修习这“吸星大法”才不致有惨遭反噬之危。

【37】此番和左冷禅再度相逢,一時未能取勝,當即運出“吸星大法”,與對方手掌相交,豈知一吸之下,竟然發現對方內力空空如也,不知去向。任我行這一驚非同小可。對方內力凝聚,一吸不能吸到,那並不奇,適才便吸不到方證的內力,但在瞬息間竟將內力藏得無影無蹤,教他的“吸星大法”無力可吸,別說生平從所未遇,連做夢也沒想到過有這等奇事。

【38】兩人又鬥了二三十招,任我行左手一掌劈將出去,左冷禅無名指彈他手腕,右手食指戳向他左肋。任我行見他這一指勁力狠辣,心想:“難道你這一指之中,竟又沒有內力?”當下微微斜身,似是閃避,其實卻故意露出空門,讓他戳中胸肋,同時將“吸星神功”布于胸口,心想:“你有本事深藏內力,不讓我吸星大法吸到,但你以指攻我,指上若無內力,那麽刺在我身上只當是給我搔癢,但若有分毫內力,便非盡數給我吸來不可。”

【39】原來左冷禅適才這一招大是行險,他已修練了十余年的“寒冰真氣”注于食指之上,拚著大耗年力,將計就計,便讓任我行吸了過去,不但讓他吸去,反而加催內力,急速注入對方穴道。這內力是至陰至寒之物,一瞬之間,任我行全身爲之凍僵。左冷禅乘著他“吸星大法”一窒的頃刻之間,內力一催,就勢封住了他的穴道。穴道被封之舉,原只見于第二三流武林人物動手之時,高手過招,決不使用這一類平庸招式。左冷撣卻舍得大耗功力,竟以第二三流的手段制勝,這一招雖是使詐,但若無極厲害的內力,卻也決難辦到。

【40】旁观众人见令狐沖如此使剑,自然均知他有意相让。任我行和向问天相对瞧了一眼,都是深有忧色。两人不约而同的想起,那日在杭州孤山梅庄,任我行邀令狐沖投身日月神教,许他担当光明右使之位,日后还可出任教主,又允授他秘诀,用以化解“吸星大法”中异种内力反噬的恶果。但这年轻人丝毫不为所动,足见他对师门十分忠义。此刻更见他对旧日的师父师娘神色恭谨之极,直似岳不群便要一剑将他刺死,也是心所甘愿。他所使招式全是守势,如此斗下去焉有胜望?令狐沖显然决计不肯胜过师父,更不肯当着这许多成名的英雄之前胜过师父。若不是他明知这一仗输了之后,盈盈等三人便要在少室山囚禁,只怕拆不上十招,便已弃剑认输了。任、向二人彷徨无计,相对又望了一眼,目光中便只三个字:“怎么办?”

【41】令狐沖惊道:“我师父断了腿骨?”盈盈微笑道:“没震死他是客气的呢?爹爹说,你对吸星大法还不会用,否则也不会受伤。”令狐沖喃喃的道:“我刺伤了师父,又震断了他腿骨,真是……真是……”盈盈道:“你懊悔吗?”令狐沖心下惶愧已极,说道:“我实是大大的不该。当年若不是师父、师娘抚养我长大,说不定我早已死了,焉能得有今日?我恩将仇报,真是禽兽不如。”

【42】令狐沖心乱如麻,反复思念师父师娘适才的说话,竟尔忘了运功,突然一股寒气从手心中涌来,不禁机伶伶的打个冷战,只觉全身奇寒彻骨,急忙运功抵御,一时运得急了,忽觉内息在左肩之处阻住,无法通过,他急忙提气运功。可是他练这“吸星大法”,只是依据铁板上所刻要诀,无师自通,种种细微精奥之处,未得明师指点,这时强行冲荡,内息反而岔得更加厉害,先是左臂渐渐僵硬,跟着麻木之感随着经脉通至左胁、左腰,顺而向下,整条左腿也麻木了,令狐沖惶急之下,张口大呼,却发觉口唇也已无法动弹。

【43】他全神貫注傾聽嶽靈珊和林平之說話,忘了自身僵硬,這一來,正合了“吸星大法”行功的要訣:“無所用心,渾不著意。”左腿和左腰的麻木便漸漸減輕。

【44】任我行知道女儿十分要强好胜,令狐沖既未提出求婚,此刻就不便多说,反正那也只是迟早间之事,当下又是哈哈一笑,说道:“很好,很好,终身大事,慢慢再谈。冲儿,打通左臂经脉的秘诀,我先传你。”将他招往一旁,将如何运气、如何通脉的法门说 了,待听他复述一遍,记忆无误,又道:“你助我驱除寒毒,我教你通畅经脉,咱俩仍是两不亏欠。要令左臂经脉复元,须得七日时光,可不能躁进。”令狐沖应道:“是。”  任我行招招手,叫向问天和盈盈过来,说道:“冲儿,那日在孤山梅庄,我邀你入我日月神教,当时你一口拒却。今日情势已大不相同,老夫旧事重提,这一次,你再不会推三阻四了罢?”令狐沖踌躇未答,任我行又道:“你习了我的吸星大法之后,他日后患无穷,体内异种真气发作之时,当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老夫说过的话,决无反悔,你若不入本教,纵然盈盈嫁你,我也不能传你化解之道。就算我女儿怪我一世,我也是这一句话。我们眼前大事,是去向东方不败算帐,你是不是随我们同去?”

【45】令狐沖点头道:“近几年你在洛阳城中绿竹巷住,自是少见他面。”盈盈道:“那倒也不尽然。我虽在洛阳城,每年总回黑木崖一两次,但回到黑木崖,往往也见不着东方不败。听教中长老说,这些年来,越来越难见到教主。”令狐沖道:“身居高位之人,往往装神弄鬼,令人不易见到,以示与众不同。”盈盈道:“这自然是一个原因。但我猜想他是在苦练《葵花宝典》上的功夫,不愿教中的事物打扰他的心神。”令狐沖道:“你爹爹曾说,当年他日夕苦思‘吸星大法’中化解异种真气之法,不理教务,这才让东方不败篡夺了权位。难道东方不败又来重蹈覆辙么?”

【46】忽听得向问天“啊”的一声叫,跟着令狐沖也是“嘿”的一声,二人身上先后中针。任我行所练的“吸星大法”功力虽深,可是东方不败身法快极,难与相触,二来所使兵刃是一根绣花针,无法从针上吸他内力。又斗片刻,任我行也是“啊”的一声叫,胸口、喉头都受到针刺,幸好其时令狐沖攻得正急,东方不败急谋自救,以致一针刺偏了准头,另一针刺得虽准,却只深入数分,未能伤敌。

【47】任我行伸手到東方不敗衣衫袋中,摸出一本薄薄的舊冊頁,隨手一翻,其中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他握在手中揚了揚,說道:“這本冊子,便是《葵花寶典》了,上面注明,‘欲練神功,引刀自宮’,老夫可不會沒了腦子,去幹這等傻事,哈哈,哈哈……”隨即沈吟道:“可是寶典上所載的武功實在厲害,任何學武之人,一見之後決不能不動心。那時候幸好我已學得‘吸星大法’,否則跟著去練這寶典上的害人功夫,卻也難說。”他在東方不敗屍身上又踢了一腳,笑道:“饒你奸詐似鬼,也猜不透老夫傳你《葵花寶典》的用意。你野心勃勃,意存跋扈,難道老夫瞧不出來嗎?哈哈,哈哈!”

【48】拆到数十招后,岳不群变招繁复,令狐沖凝神接战,渐渐的心中一片空明,眼光所注,只是对方长剑的一点剑尖。独孤九剑,敌强愈强。那日在西湖湖底囚室与任我行比剑,任我行武功之高,世所罕有,但不论他剑招如何腾挪变化,令狐沖的独孤九剑之中,定有相应的招式随机衍生,或守或攻,与之针锋相对。此时令狐沖己学得吸星大法,内力比之当日湖底比剑又已大进。

【49】令狐沖急忙缩手,他自知理亏,不敢和她相斗,只盼及早脱身,一低头,想从她身侧闪过,身形甫动,只觉掌风飒然,那婆婆已一掌从头顶劈到。令狐沖斜身闪让,可是这一掌来得好快,拍的一声,肩头已然中掌。那婆婆身子也是一晃,原来令狐沖体内的“吸星大法”生出反应,竟将这一掌之力吸了过去。那婆婆倏然左手伸出,两根鸡爪般又瘦又尖的指尖向他眼中插来。  令狐沖大骇,忙低头避过,这一来,背心登时露出了老大破绽,幸好那婆婆也怕了他的“吸星大法”,竟不敢乘隙击下,右手一弯,向上勾起,仍是挖他眼珠。显然她打定主意,专门攻击他眼珠,不论他的“吸星大法”如何厉害,手指入眼,总是非瞎不可,柔软的眼珠也决不会吸取旁人功力。令狐沖伸臂挡格,那婆婆回转手掌,五指成抓,抓向他左眼。令狐沖忙伸左手去格,那婆婆右手飞指已抓向他的右耳。这几下兔起鹘落,势道快极,每一招都是古里古怪,似是乡下泼妇与人打架一般,可是既阴毒又快捷,数招之间,已逼得令狐沖连连倒退。那婆婆的武功其实也不甚高,所长者只是行走无声,偷袭快捷,真实功夫固然远不及岳不群、左冷禅,连盈盈也比她高明得多。但令狐沖拳脚功夫甚差,若不是那婆婆防着他的“吸星大法”,不敢和他手脚相碰,令狐沖早已接连中掌了。

【50】令狐沖生怕他伤到盈盈,搂着她一跃而下,背靠石壁,挥剑乱舞。猛听得左冷禅一声长笑,挺剑而进,当的一声响,又是长剑相交。令狐沖身子一震,觉得有股内力从长剑中传了过来,不由得机仱仱的打个冷战,蓦地想起,那日任我行在少林寺中以“吸星大法”吸了左冷禅的内力,岂知左冷禅的阴寒内力十分厉害,险些儿反将任我行冻死。此刻他故技重施,可不能上他的当,急忙运力向外一送,只觉对方一股大力回击,不由自主的手指一松,长剑脱手飞出。

【51】他雙手抓住椅柄,咬得下唇出血,知道自從學了“吸星大法”

【52】他随即想起那日任我行在杭州说过的话,说道他学了这“吸星大法”后,得自旁人的异种真气聚在体内,总有一日要发作出来,发作时一次厉害过一次。任我行当年所以给东方不败篡了教主之位,便因困于体内的异种真气,苦思化解之法,以致将余事尽数置之度外,才为东方不败所乘。任我行囚于西湖湖底十余年,潜心钻研,悟得了化解之法,却要令狐沖加盟日月教,方能授他此术。

【53】令狐沖心想自己身有“吸星大法”,向问天如此做法,无异让自己吸取他的功力,忙用力挣脱他手,说道:“向大哥,不可!我……我已经好了。”

【54】任我行聽著屬下教衆谀詞如潮,雖然有些言語未免荒誕不經,但聽在耳中,著實受用,心想:“這些話其實也沒錯。諸葛亮武功固然非我敵手,他六出祁山,未建尺寸之功,說到智謀,難道又及得上我了?關雲長過五關、斬六將,同是神勇,可是若和我單打獨鬥,又怎能勝得我的‘吸星大法’?孔夫子弟子不過三千,我屬下教衆何止三萬?他率領三千弟子,淒淒惶惶的東奔西走,絕糧在陳,束手無策。我率數萬之衆,橫行天下,從心所欲,一無阻難。孔夫子的才智和我任我行相比,卻又差得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