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孤九劍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獨孤九劍

獨孤九劍

獨孤九劍

獨孤九劍,是小說家虚构的一种武学招数,出自金庸小說。《神雕侠侣》、《笑傲江湖》中都有提到,为獨孤求敗所创。其传人有杨过、風清揚、令狐沖。
獨孤九劍
小說 《笑傲江湖》
門派
類型 劍法
創始人 獨孤求敗
主要人物 獨孤求敗
風清揚
令狐沖
書籍 不詳
修行方法 不詳

獨孤九劍是出现于金庸小說《笑傲江湖》中之劍法,为剑魔獨孤求敗所创,令狐沖于思过崖遭遇到强敌田伯光,風清揚在后不愿动手,见令狐沖习武学剑资质颇佳,于是以一夜时间传授令狐沖獨孤九劍心法[1][2]

目錄

  • 1 簡介
  • 2 九劍概說
  • 3 小說桥段
  • 4 參考文獻

簡介

劍法分做九大部分:總訣式、破劍式、破刀式、破槍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氣式,分别是依据不同兵器而生的对招方式,而就其本质来说,则可理解为“与八种不同兵器对阵时,所采用的攻防观念”。其中最需要注意的,是使用掌法或其它拳脚功夫的对手,原因是这一类的对手不用兵刃,自然在拳脚与内力上有高超之处,而且武学修为也已到一境界,有無兵器已相差不多。

獨孤九劍無招,完全视对方招式而定,所以遇强则强。在笑傲江湖里面,令狐沖曾多次被称赞劍法精妙,包括东方不败,原因是攻击者自身武功高深。

獨孤九劍意境乃跟随中国哲学庄子,以無用之用乃为大用为原则,并非乱砍(風清揚强调过此点),而是仔细观察对方招式,迅速找到破绽,攻其所必救,而攻击之法没有一定,完全视獨孤九劍之使用者的意向而定,而令狐沖在书里使用的,多半是两败俱伤的打法,甚或以出拳、以剑鞘绊倒对手的方式化解危机。

令狐沖靠獨孤九劍脱离险境,或精采对战的桥段共有:思过崖-田伯光、正气堂-剑宗师叔成不忧、破庙-剑宗封不平、丛不弃以及十五刺客、梅庄四友、任我行、岳不群(已练成七十二路辟邪劍法)、日月神教总坛-东方不败、思过崖-左冷禅、林平之....

九劍概說

總訣式

总诀,是三千余字的入门口诀,亦为其后八式的变化总要。其部分内容为:“归妹趋無妄,無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破劍式
  • 目的:破解天下各门各派之劍法。
破刀式
  • 目的:破解單刀、雙刀、柳葉刀、鬼頭刀、大砍刀、斬馬刀等種種刀法與快刀法。
  • 要旨:以輕禦重,以快制慢。
破槍式
  • 目的:破解長槍、大戟、蛇矛、齊眉棍、狼牙棒、白蠟杆、禅杖、方便鏟等長兵器。
破鞭式
  • 目的:鋼鞭、鐵鞭、點穴橛、拐子、蛾眉刺、匕首、板斧、鐵牌、八角槌、鐵錐、判官筆等短兵器。
破索式
  • 目的:破解長索、軟鞭、三節棍、鏈子槍、鐵鏈、魚網、飛錘等軟兵器。
破掌式
  • 目的:破的是拳脚指掌上的功夫,对方既敢以空手来斗自己利剑,武功上自有极高造诣,手中有無兵器,相差已是极微。天下的拳法、腿法、指法、掌法繁复無比,这一剑“破掌式”,将长拳短打、擒拿点穴、鹰爪虎爪、铁沙神掌,诸般拳脚功夫尽数包括在内是极难修练的功夫。
破箭式
  • 目的:则总罗诸般暗器,练这一剑时,须得先学听风辨器之术,不但要能以一柄长剑击开敌人发射来的种种暗器,还须借内力反打,以敌人射 过来的暗器反射伤害敌人
破氣式
  • 目的:对付身具上乘内功之敌手。风清杨只传授内功心法给令狐沖

小說桥段

令狐沖也曾问过風清揚,若两个劍法無招的人对战,何者为胜,風清揚说:那他自然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了。令狐沖只有三次在使獨孤九劍时心惊胆跳:

  • 第一次乃遭遇武当派的太极劍法:太极劍法乃圆融循环,以剑光藏住中心破绽,最后令狐沖凭推测冒险往中心一刺,令武当派掌门冲虚道长不得不退,侥幸获胜,但因此在武功上大有进益,明白了:“敌人招数中之最强处,便是最弱处,最强处都能击破,其余自是迎刃而解了”。
  • 第二次是与东方不败的对战:后者使用葵花宝典中武功,出招极快,破绽一闪即逝,令狐沖纵能视出东方不败破绽亦不及攻击,与任我行等人围攻东方不败。之后与学得辟邪劍法的岳不群对打时,领悟到只要有招,纵然速度再快,招式仍不免重复使用,进而在看出岳不群即将使出第三次相同招式前就已攻其破绽而胜。
  • 第三次是在华山山洞中,因眼不见物,無法找到对手破绽,只得以破箭式挡住敌人兵器。最后意外靠“魔教十长老”的腿骨中的磷光得以见到对手武功,才得以施展劍法。

參考文獻

  1. ^ 《笑傲江湖》第十回
  2. ^ 天山武林大会引关注 盘点金庸武侠剧10大奇功. 今晚网. [2013-12-04].?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名稱由來

金庸小說《神雕侠侣》与《笑傲江湖》中提到,獨孤九劍,剑魔獨孤求敗所创,以無招胜有招,杀尽仇寇奸人,败尽英雄豪杰,打遍天下無敌手。

生平欲求一對手讓自己回守一招而不可得,最後埋劍空谷,茕茕了此一生。

后被奇侠令狐沖掌握。

2劍招介紹

总诀:「归妹趋無妄,無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共三千余字)

●「總決式」:

種種變化,用以體演總訣。共有三百六十種變化。

●「破劍式」:

用以破解普天下各门各派的劍法。「破劍式」虽只一式,但其中于天下各门各派劍法要义兼收并蓄;虽说「無招」却是以普天下劍法之招数为根基,因而其变化之多端不逊于总决式。

●「破刀式」:

以破解單刀、雙刀、柳葉刀、鬼頭刀、大砍刀、斬馬刀種種刀法。講究以輕禦重,以快制慢。

●「破槍式」:

包括破解長槍,大戟、蛇矛、齊眉棍、狼牙棒、白蠟杆、禅杖、方便鏟種種長兵刃之法。

●「破鞭式」:

破解解鋼鞭、點穴橛、拐子、峨眉刺、匕首、斧、鐵牌、八角槌、鐵椎等等短兵刃。

●「破索式」:

破解長索、短鞭、三節棍、煉子槍、鐵鏈、漁網、飛錘、流星等等軟兵刃。

●「破掌式」:

破解拳腳指掌上功夫,長拳短打、擒拿點穴、鷹爪虎爪、鐵沙神掌諸般拳腳功夫。

●「破箭式」:

破解諸般暗器,須得先學「聽風辨器」之術,不但要能以一柄長劍擊開敵人發射來的種種暗器,還須借力反打,以敵人射來的暗器反射傷敵。

●「破氣式」:

對付身具上乘內功的敵人而用,神而明之,存乎一心。

3武學境界

关于獨孤九劍在金庸武侠中的境界定位争论颇多:獨孤九劍应是劍法求变的极至,在武學境界上尚不及獨孤求敗后来的玄铁劍法之“大巧不工”更不及后来内功大成时草木竹石皆可为剑的程度。剑分九式且讲究料敌先机,皆因獨孤求敗行走江湖及参军打仗时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和其提升武功时仔细专研分析对手有关。其招式与玄铁劍法只讲刺、挑、砸、扫等几个非劍法动作克敌的境界有差距之外,更与無招胜有招的境界有十分大的差距;所以其威力与同《太极剑》应当可以并列。

但獨孤九劍在其自己的出场之时从来都不是由獨孤求敗本人所使用,即使風清揚也从来没有真正出过手使用獨孤九劍。所以獨孤九劍仅仅是独孤劍法当中的精华部分,而《神雕侠侣》中所描述的是獨孤求敗本人武学的五种境界。众所周知獨孤九劍讲究的基本核心其实就是速度,速度的判断和速度的出手。在敌人出手的一刹那察觉敌人的破绽,然后在敌人来不及变招的情况下速度的制敌。

到了这里就有很多人在推测这个时代的獨孤求敗已经把獨孤九劍升华了,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十分明显的错误理解。首先很多人推测獨孤求敗在这个阶段,进化出了玄铁重剑的“重剑無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的境界。但心怀有前车之鉴的獨孤求敗,在这种心境下是根本不可能在造诣上超脱以前的。很多人认为这个阶段是一个升华,更多的是因为对于杨过的迷恋而非理性的分析。因为如果这个阶段是升华,那么獨孤求敗后来就没有理由改用木剑。

獨孤求敗是人而不是神,确切的说是一个顶级的剑手而不是一个剑神级的剑手;而獨孤求敗之所以放弃使用紫薇软剑的主要原因,在刻在自己弥留时所住山洞门口石碑上的个人临终留言部分内容曾经有提到过“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简单来说獨孤求敗之所以放弃使用紫薇软剑是因为作为剑客所要随身携带的用作防身的武器来说,紫薇软剑的剑锋太过于锋利;锋利的不仅能在与人比试或被人袭击而反抗及反击时很轻而易举的伤害甚至杀死参与比试的对手,更是能很轻而易举的伤害甚至杀死自己。如此容易伤害自己和别人的武器对于当时的獨孤求敗来说是很难以或根本控制不了的,情形就好比在日本古代史当中的战国时代武士惧怕使用由当时著名的铸刀匠人村正大师打造的锋利宝刀那样;更可况紫薇软剑很有可能是一把能让剑手随身携带用作比试或被人袭击时用作自我防卫的软“唐刀”而不是软剑,因为剑身的锋利部分较软让持剑的剑手难以控制因而被弃之深谷。

所以读者口中的獨孤九劍劍法,可以说这个时代的獨孤求敗是在带艺参军为将上战场杀敌积累经验后有所领悟而创造出来的另外一种剑术。重所周知,剑术一直以飘逸轻盈取胜;其中看上去比较大成的应该就是衡山劍法,通过对莫大的劍法的描述我们就可以看出其特色。衡山劍法是一种最正统的劍法,着重于剑走轻盈。而玄铁剑却反其倒而行之。这时为什么呢?因为獨孤求敗所收藏的几把长剑根本就不是长剑,只是几把披着长剑外貌的“长刀”或者是长“唐刀”;所以其所使用的劍法根本就不是劍法,而是披着劍法外衣的“刀法”或者是“唐刀刀法”。玄铁剑是獨孤求敗修炼气功内力的重要工具,玄铁劍法是獨孤求敗自我琢磨专研出来的有系统的修炼方法。

那么獨孤九劍的最后升华是什么时刻?就是獨孤求敗的“無剑”阶段——“自此精修,渐进於無剑胜有剑之境。”,简单的说就是大家通常说的“气剑”——以气御剑。但如果只是剑气的随意跑动,依然無法作到制敌的效果。这个时候“气剑”体现出的不仅仅是無招,而且是最上乘的速度。剑气的速度想当然比出招要快很多,而这也保证了可以在任何时刻先手制敌。

总结以上,獨孤求敗穷其一生所追求的,其实就是獨孤九劍所阐明的境界——無招和速度。

4武功特性

----只攻不守

令狐沖道:“是。”闭上眼睛,将这一晚所学大要,默默存想了一遍,突然睁开眼来,道:“太师叔,徒孙尚有一事未明,何以这种种变化,尽是进手招数,只攻不守?”風清揚道:“獨孤九劍,有进無退!招招都是进攻,攻敌之不得不守,自己当然不用守了。

----要旨在于"悟性"

風清揚道:“你倒也不可妄自菲薄,独孤大侠是绝顶聪明之人,学他的劍法,要旨是在一个‘悟’字,决不在死记硬记。等到通晓了这九剑的剑意,则無所施而不可,便是将全部变化尽数忘记,也不相干,临敌之际,更是忘记得越干净彻底,越不受原来劍法的拘束。

----与"無招胜有招"剑理相辅相成

令狐沖跟風清揚学剑,除了学得古今独步的“獨孤九劍”之外,更领悟到了“以無招胜有招”这剑学中的精义。这要旨和“獨孤九劍”相辅相成,“獨孤九劍”精微奥妙,达于极点,但毕竟一招一式,尚有迹可寻,待得再将“以無招胜有招”的剑理加入运用,那就更加的空灵飘忽,令人無从捉摸。

----内力到了獨孤九劍之下,尽数落空

那人见令狐沖剑招层出不穷,每一变化均是从所未见,仗着经历丰富,武功深湛,一一化解,但拆到四十余招之后,出剑已略感窒滞。他将内力慢慢运到木剑之上,一剑之出,竟隐隐有风雷之声。

但不论敌手的内力如何深厚,到了“獨孤九劍”精微的劍法之下,尽数落空。

黄钟公自不知对令狐沖的劍法却也是高估了。“獨孤九劍”是敌强愈强,敌人如果武功不高,“獨孤九劍”的精要处也就用不上。此时令狐沖所遇的,乃是当今武林中一位惊天动地的人物,武功之强,已到了常人所不可思议的境界,一经他的激发,“獨孤九劍”中种种奥妙精微之处,这才发挥得淋漓尽致。獨孤求敗如若复生,又或風清揚亲临,能遇到这样的对手,也当欢喜不尽。使这“獨孤九劍”,除了精熟剑诀剑术之外,有极大一部分依赖使剑者的灵悟,一到自由挥洒、更無规范的境界,使剑者聪明智慧越高,劍法也就越高,每一场比剑,便如是大诗人灵感到来,作出了一首好诗一般。

----不受內力束縛

令狐沖不敢稍有停留,自己没丝毫内力,只要有半点空隙给对方的内力攻来,自己固然立毙,那婆婆也会给他擒回少林寺处死,当下心中一片空明,将“獨孤九劍”诸般奥妙变式,任意所至的使了出来。这“獨孤九劍”劍法精妙無比,令狐沖虽内力已失,而劍法中的种种精微之处亦尚未全部领悟,但饶是如此,也已逼得方生大师不住倒退。

----要點在于劍意

“獨孤九劍”本来便無招数,固可使得潇洒优雅,但使得笨拙丑怪,一样的威力奇大,其要点乃在剑意而不在招式。

----乘虛而入,後發先至

“獨孤九劍”的要旨,在于一眼见到对方招式中的破绽,便即乘虚而入,后发先至,一招制胜,但在这漆黑一团的山洞之中,连敌人也见不到,何况他的招式,更何况他招式中的破绽?处此情景,“獨孤九劍”便全無用处。

这“獨孤九劍”施展开来,天下無敌,令狐沖若不容让,那婆婆早已死了七八次。又拆了数招,那婆婆自知自己武功和他差得太远,长叹一声,住手不攻,脸上神色极是难看。

令狐沖也曾问过風清揚,若两个劍法無招的人对战,何者为胜,風清揚也说不知道。令狐沖只有三次在使獨孤九劍时心惊胆战。

第一次乃遭遇武当派的太极劍法:太极劍法乃圆融循环,以剑光藏住中心破绽,最后令狐沖凭推测冒险往中心一刺,令武当派掌门冲虚道长不得不退,侥幸获胜,但因此在武功上大有进益,明白了:“敌人招数中之最强处,竟然便是最弱处,最强处都能击破,其余自是迎刃而解了”。

第二次是与东方不败的对战:后者使用葵花宝典中武功,出招极快,破绽一闪即逝,令狐沖纵能视出东方不败破绽亦不及攻击,与任我行等人陷入苦战。

第三次是在华山山洞中,因眼不见物,無法找到对手破绽,最后意外靠魔教十长老的腿骨中的磷光得以见到对手武功,才得以施展劍法。

5九劍原理

九剑其实不是一般概念中的劍法招式,而是一套武学理论,所以風清揚会说要看悟性,因为这不是动作有多难,难到做不出来,而是脑袋想不想得到,基本上用禅宗顿悟的模式就比较容易理解。

九剑到底是什么?根据風清揚说的原文推测,他应该是把人能做的动作,全部拆解,透过分析对手的目前姿势,他能做的动作有哪些?对手哪个部位、哪条肌肉有动作徵兆,推算他下一步只可能是什么招式?这就是风清杨一再强调的“料敌机先”,也就是九剑的真正精髓(并非是破招)!

有了“料敌机先”的能力後,九剑基本功就算完成,个人推测,这主要是“總訣式”的内容,到这里只要努力就可以练成(或说理解、背熟…),要看悟性的地方在於,知道对手动作之後,要怎么处理?把主要常见的动作、情形,归纳成几个公式(或说是套路、围棋定式之类的东西),这就是后面八式,所以才会说,用總訣式种种变化来体演整个剑式。

从名称编排,破剑、破刀之后直接“破枪”、“破鞭”、“破索”,明显是刀剑最多人用,最常出现,所以最先创出,而从“破劍式”的变化会影响到“破刀式”来看,明显是刀剑有部份动作是重复、类似的,破解方法当然也相类似,到後面直接统整所有长兵、短兵、软兵乃至于拳脚、暗器。

当你理解、消化、超越了这些公式之后,不管用哪家的招式、甚至像“吴天德”一样乱七八糟的动作,都能拿到理想的战果,令狐问说:“怎么这些变化都是进手招?”当然是因为,獨孤求敗,个人武学风格便是如此,总结出来的应对方法当然是这样,学懂了“總訣式”的原理,可以把它用成有进無退,当然也可以只把剑摆在那等人撞上来,就像是下围棋时,先堵在你认为对方十几二十步后,会下的位置。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風清揚笑了笑,道:“那便很好。”抬起了头,沉思半晌,道:“一晚之间学会三招,未免强人所难,这第二招暂且用不着,咱们只学第一招和第三招。不过……不过……第三招中的许多变化,是从第二招而来,好,咱们把有关的变化都略去,且看是否管用。”自言自语,沉吟一会,却又摇头。令狐沖见他如此顾虑多端,不由得心痒难搔,一门武功越是难学,自然威力越强,只听風清揚又喃喃的道:“第一招中的三百六十种变化如果忘记了一变,第三招便会使得不对,这倒有些为难了。”令狐沖听得单是第一招便有三百六十种变化,不由得吃了一惊,只见風清揚屈起手指,数道:“归妹趋無妄,無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越数越是忧色重重,叹道:“冲儿,当年我学这一招,花了三个月时光,要你在一晚之间学会两招,那是开玩笑了,你想:‘归妹趋無妄……’”说到这里,便住了口,显是神思不属,过了一会,问道:“刚才我说甚么来着?”令狐沖道:“太师叔刚才说的是归妹趋無妄,無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風清揚双眉一轩,道:“你记性倒不错,后来怎样?”令狐沖道:“太师叔说道:‘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一路背诵下去,竟然背了一小半,后面的便记不得了。風清揚大奇,问道:“这獨孤九劍的总诀,你曾学过的?”令狐沖道:“徒孙没学过,不知这叫做‘獨孤九劍’。”風清揚问道:“你没学过,怎么会背?”令狐沖道:“我刚才听得太师叔这么念过。”

【2】風清揚满脸喜色,一拍大腿,道:“这就有法子了。一晚之间虽然学不全,然而可以硬记,第一招不用学,第三招只学小半招好了。你记着。归妹趋無妄,無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一路念将下去,足足念了三百余字,才道:“你试背一遍。”令狐沖早就在全神记忆,当下依言背诵,只错了十来个字。風清揚纠正了,令狐沖第二次再背,只错了七个字,第三次便没再错。風清揚甚是高兴,道:“很好,很好!”又传了三百余字口诀,待令狐沖记熟后,又传三百余字。那“孤独九剑”的总诀足足有三千余字,而且内容不相连贯,饶是令狐沖记性特佳,却也不免记得了后面,忘记了前面,直花了一个多时辰,经風清揚一再提点,这才记得一字不错。風清揚要他从头至尾连背三遍,见他确已全部记住,说道:“这总诀是獨孤九劍的根本关键,你此刻虽记住了,只是为求速成,全凭硬记,不明其中道理,日后甚易忘记。从今天起,须得朝夕念诵。”令狐沖应道:“是!”

【3】令狐沖听得獨孤九劍的第二招可破天下各门各派的劍法,第三招可破种种刀法,惊喜交集,说道:“这九剑如此神妙,徒孙直是闻所未闻。”兴奋之下,说话声音也颤抖了。

【4】風清揚道:“獨孤九劍的劍法你师父没见识过,这劍法的名称,他倒听见过的。只不过他不肯跟你们提起罢了。”令狐沖大感奇怪,问道:“却是为何?”風清揚不答他此问,说道:“这第三招‘破刀式’讲究以轻御重,以快制慢。田伯光那厮的快刀是快得很了,你却要比他更快。以你这等少年,和他比快,原也可以,只是或输或赢,并無必胜把握。至于我这等糟老头子,却也要比他快,唯一的法子便是比他先出招。你料到他要出甚么招,却抢在他头里。敌人手还没提起,你长剑已指向他的要害,他再快也没你快。”

【5】令狐沖一呆,低声道:“啊哟,天亮啦。”風清揚叹道:“只可惜时刻太过迫促,但你学得极快,已远过我的指望。这就出去跟他打罢!”令狐沖道:“是。”闭上眼睛,将这一晚所学大要,默默存想了一遍,突然睁开眼来,道:“太师叔,徒孙尚有一事未明,何以这种种变化,尽是进手招数,只攻不守?”風清揚道:“獨孤九劍,有进無退!招招都是进攻,攻敌之不得不守,自己当然不用守了。创制这套劍法的獨孤求敗前辈,名字叫做‘求败’,他老人家毕生想求一败而不可得,这劍法施展出来,天下無敌,又何必守?如果有人攻得他老人家回剑自守,他老人家真要心花怒放,喜不自胜了。”令狐沖喃喃的道:“獨孤求敗,獨孤求敗。”想象当年这位前辈仗剑江湖,無敌于天下,连找一个对手来逼得他回守一招都不可得,委实令人可惊可佩。

【6】令狐沖意气风发,昂然道:“徒孙尽力而为!無论如何,决不能辜负了太师叔这一晚尽心教导。”提剑出洞,立时装出一副萎靡之状,打了个呵欠,又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说道:“田兄起得好早,昨晚没好睡吗?”心中却在盘算:“我只须挨过眼前这个难关,再学几个时辰,便永远不怕他了。”田伯光一举单刀,说道:“令狐兄,在下实在無意伤你,但你太也固执,说甚么也不肯随我下山。这般斗将下去,逼得我要砍你十刀廿刀,令得你遍体鳞伤,岂不是十分的对你不住?”令狐沖心念一动,说道:“倒也不须砍上十刀廿刀,你只须一刀将我右臂砍断,要不然砍伤了我右手,叫我使不得剑。那时候你要杀要擒,岂不是悉随尊便?”田伯光摇头道:“我只是要你服输,何必伤你右手右臂?”令狐沖心中大喜,脸上却装作深有忧色,说道:“只怕你口中虽这么说,输得急了,到头来还是甚么野蛮的毒招都使将出来。”田伯光道:“你不用以言语激我。田伯光一来跟你無怨無仇,二来敬你是条有骨气的汉子,三来真的伤你重了,只怕旁人要跟我为难。出招罢!”令狐沖道:“好!田兄请。”田伯光虚晃一刀,第二刀跟着斜劈而出,刀光映日,势道甚是猛恶。令狐沖待要使用“獨孤九劍”中第三剑的变式予以破解,哪知田伯光的刀法实在太快,甫欲出剑,对方刀法已转,终是慢了一步。他心中焦急,暗叫:“糟糕,糟糕!新学的劍法竟然完全用不上,太师叔一定在骂我蠢才。”再拆数招,额头汗水已涔涔而下。岂知自田伯光眼中看出来,却见他劍法凌厉之极,每一招都是自己刀法的克星,心下也是吃惊不小,寻思:“他这几下劍法,明明已可将我毙了,却为甚么故意慢了一步?是了,他是手下留情,要叫我知难而退。可是我虽然‘知难’,苦在不能‘而退’,非硬挺到底不可。”他心中这么想,单刀劈出时劲力便不敢使足。两人互相忌惮,均是小心翼翼的拆解。又斗一会,田伯光刀法渐快,令狐沖应用独孤氏第三剑的变式也渐趋纯熟,刀剑光芒闪烁,交手越来越快。蓦地里田伯光大喝一声,右足飞起,踹中令狐沖小腹。令狐沖身子向后跌出,心念电转:“我只须再有一日一夜的时刻,明日此时定能制他。”当即摔剑脱手,双目紧闭,凝住呼吸,假作晕死之状。田伯光见他晕去,吃了一惊,但深知他狡谲多智,不敢俯身去看,生怕他暴起袭击,败中求胜,当下横刀身前,走近几步,叫道:“令狐兄,怎么了?”叫了几声,才见令狐沖悠悠醒转,气息微弱,颤声道:“咱们……咱们再打过。”支撑着要站起身来,左腿一软,又摔倒在地。田伯光道:“你是不行的了,不如休息一日,明儿随我下山去罢。”令狐沖不置可否,伸手撑地,意欲站起,口中不住喘气。田伯光更無怀疑,踏上一步,抓住他右臂,扶了他起来,但踏上这一步时若有意,若無意的踏住了令狐沖落在地下的长剑,右手执刀护身,左手又正抓在令狐沖右臂的穴道之上,叫他無法行使诡计。令狐沖全身重量都挂在他的左手之上,显得全然虚弱無力,口中却兀自怒骂:“谁要你讨好?他奶奶的。”一跛一拐的回入洞中。風清揚微笑道:“你用这法子取得了一日一夜,竟不费半点力气,只不过有点儿卑鄙無耻。”令狐沖笑道:“对付卑鄙無耻之徒,说不得,只好用点卑鄙無耻的手段。”風清揚正色道:“要是对付正人君子呢?”令狐沖一怔,道:“正人君子?”一时答不出话来。風清揚双目炯炯,瞪视着令狐沖,森然问道:“要是对付正人君子,那便怎样?”令狐沖道:“就算他真是正人君子,倘若想要杀我,我也不能甘心就戮,到了不得已的时候,卑鄙無耻的手段,也只好用上这么一点半点了。”風清揚大喜,朗声道:“好,好!你说这话,便不是假冒为善的伪君子。大丈夫行事,爱怎样便怎样,行云流水,任意所至,甚么武林规矩,門派教条,全都是放他妈的狗臭屁!”

【7】令狐沖笑道:“你这当已经上了,此刻就算醒觉,也来不及啦!田兄,看招!”剑随声出,直刺其胸。田伯光举刀急挡,却挡了个空。令狐沖第二剑又已刺了过来。田伯光赞道:“好快!”横刀封架。令狐沖第三剑、第四剑又已刺出,口中说道:“还有快的。”第五剑、第六剑跟着刺出,攻势既发,竟是一剑连着一剑,一剑快似一剑,连绵不绝,当真学到了这独孤劍法的精要,“獨孤九劍,有进無退”,每一剑全是攻招。十余剑一过,田伯光胆战心惊,不知如何招架才是,令狐沖刺一剑,他便退一步,刺得十余剑,他已退到了崖边。令狐沖攻势丝毫不缓,刷刷刷刷,连刺四剑,全是指向他要害之处。田伯光奋力挡开了两剑,第三剑無论如何挡不开了,左足后退,却踏了个空。他知道身后是万丈深谷,这一跌下去势必粉身碎骨,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猛力一刀砍向地下,借势稳住身子。令狐沖的第四剑已指在他咽喉之上。田伯光脸色苍白,令狐沖也是一言不发,剑尖始终不离他的咽喉。过了良久,田伯光怒道:“要杀便杀,婆婆妈妈作甚?”令狐沖右手一缩,向后纵开数步,道:“田兄一时疏忽,给小弟占了机先,不足为凭,咱们再打过。”田伯光哼了一声,舞动单刀,犹似狂风骤雨般攻将过来,叫道:“这次由我先攻,可不能让你占便宜了。”令狐沖眼见他钢刀猛劈而至,长剑斜挑,径刺他小腹,自己上身一侧,已然避开了他刀锋。田伯光见他这一剑来得峻急,疾回单刀,往他剑上砸去,自恃力大,只须刀剑相交,准能将他长剑砸飞。令狐沖只一剑便抢到了先着,第二剑、第三剑源源不绝的发出,每一剑都是又狠且准,剑尖始终不离对手要害。田伯光挡架不及,只得又再倒退,十余招过去,竟然重蹈覆辙,又退到了崖边。令狐沖长剑削下,逼得他提刀护住下盘,左手伸出,五指虚抓,正好抢到空隙,五指指尖离他胸口膻中穴已不到两寸,凝指不发。田伯光曾两次被他以手指点中膻中穴,这一次若再点中,身子委倒时不再是晕在地下,却要跌入深谷之中了,眼见他手指虚凝,显是有意容让。两人僵持半晌,令狐沖又再向后跃开。田伯光坐在石上,闭目养了会神,突然间一声大吼,舞刀抢攻,一口钢刀直上直下,势道威猛之极。这一次他看准了方位,背心向山,心想纵然再给你逼得倒退,也是退入山洞之中,说甚么也要决一死战。

【8】令狐沖此刻于单刀刀招的种种变化,已尽数了然于胸,待他钢刀砍至,侧身向右,长剑便向他左肩削去。田伯光回刀相格,令狐沖的长剑早已收而刺他左腰。田伯光左臂与左腰相去不到一尺,但这一回刀,守中带攻,含有反击之意,力道甚劲,钢刀直荡了出去,急切间已不及收刀护腰,只得向右让了半步。令狐沖长剑起处,刺向他左颊。田伯光举刀挡架,剑尖忽地已指向左腿。田伯光無法再挡,再向右踏出一步。令狐沖一剑连着一剑,尽是攻他左侧,逼得他一步又一步地向右退让,十余步一跨,已将他逼向右边石崖的尽头。该处一块大石壁阻住了退路,田伯光背心靠住岩石,舞起七八个刀花,再也不理令狐沖长剑如何攻来,耳中只听得嗤嗤声响,左手衣袖、左边衣衫、左足裤管已被长剑接连划中了六剑。这六剑均是只破衣衫,不伤皮肉,但田伯光心中雪亮,这六剑的每一剑都能教自己断臂折足,破肚开膛,到这地步,霎时间只觉万念俱灰,哇的一声,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令狐沖接连三次将他逼到了生死边缘,数日之前,此人武功还远胜于己,此刻竟是生杀之权操于己手,而且胜来轻易,大是行有余力,脸上不动声色,心下却已大喜若狂,待见他大败之后口喷鲜血,不由得歉疚之情油然而生,说道:“田兄,胜败乃是常事,何必如此?小弟也曾折在你手下多次!”田伯光抛下单刀,摇头道:“风老前辈剑术如神,当世無人能敌,在下永远不是你的对手了。”令狐沖替他拾起单刀,双手递过,说道:“田兄说得不错,小弟侥幸得胜,全凭风太师叔的指点。风太师叔想请田兄答应一件事。”田伯光不接单刀,惨然道:“田某命悬你手,有甚么好说的。”令狐沖道:“风太师叔隐居已久,不预世事,不喜俗人烦扰。田兄下山之后,请勿对人提起他老人家的事,在下感激不尽。”田伯光冷冷的道:“你只须这么一剑刺将过来,杀人灭口,岂不干脆?”令狐沖退后两步,还剑入鞘,说道:“当日田兄武艺远胜于我之时,倘若一刀将我杀了,焉有今日之事?在下请田兄不向旁人泄露我风太师叔的行踪,乃是相求,不敢有丝毫胁迫之意。”田伯光道:“好,我答允了。”令狐沖深深一揖,道:“多谢田兄。”田伯光道:“我奉命前来请你下山。这件事田某干不了,可是事情没完。讲打,我这一生是打你不过的了,却未必便此罢休。田某性命攸关,只好烂缠到底,你可别怪我不是好汉子的行径。令狐兄,再见了。”说着一抱拳,转身便行。令狐沖想到他身中剧毒,此番下山,不久便毒发身亡,和他恶斗数日,不知不觉间已对他生出亲近之意,一时冲动,脱口便想叫将出来:“我随你下山便了。”但随即想起,自己被罚在崖上思过,不奉师命,决不能下崖一步,何况此人是个作恶多端的采花大盗,这一随他下山,变成了和他同流合污,将来身败名裂,祸患無穷,话到口边,终于缩住。眼见他下崖而去,当即回入山洞,向風清揚拜伏在地,说道:“太师叔不但救了徒孙性命,又传了徒孙上乘剑术,此恩此德,永难报答。”風清揚微笑道:“上乘剑术,上乘剑术,嘿嘿,还差得远呢。”他微笑之中,大有寂寞凄凉的味道。令狐沖道:“徒孙斗胆,求恳太师叔将獨孤九劍的劍法尽数传授。”風清揚道:“你要学獨孤九劍,将来不会懊悔么?”

【9】令狐沖一怔,心想将来怎么会懊悔?一转念间,心道:“是了,这獨孤九劍并非本门劍法,太师叔是说只怕师父知道之后会见责于我。但师父本来不禁我涉猎别派劍法,曾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再者,我从石壁的图形之中,已学了不少恒山、衡山、泰山、嵩山各派的劍法,连魔教十长老的武功也已学了不少。这獨孤九劍如此神妙,实是学武之人梦寐以求的绝世妙技,我得蒙本门前辈指点传授,当真是莫大的机缘。”当即拜道:“这是徒孙的毕生幸事,将来只有感激,决無懊悔。”風清揚道:“好,我便传你。这獨孤九劍我若不传你,过得几年,世上便永远没这套劍法了。”说时脸露微笑,显是深以为喜,说完之后,神色却转凄凉,沉思半晌,这才说道:“田伯光决不会就此甘心,但纵然再来,也必在十天半月之后。你武功已胜于他,阴谋诡计又胜于他,永远不必怕他了。咱们时候大为充裕,须得从头学起,扎好根基。”于是将獨孤九劍第一剑的“總訣式”依着口诀次序,一句句的解释,再传以种种附于口诀的变化。令狐沖先前硬记口诀,全然未能明白其中含意,这时得風清揚从容指点,每一刻都领悟到若干上乘武学的道理,每一刻都学到几项奇巧奥妙的变化,不由得欢喜赞叹,情难自已。一老一少,便在这思过崖上传习獨孤九劍的精妙劍法,自“總訣式”、“破劍式”、“破刀式”以至“破槍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而学到了第九剑“破氣式”。那“破槍式”包括破解長槍,大戟、蛇矛、齊眉棍、狼牙棒、白蠟杆、禅杖、方便鏟種種長兵刃之法。“破鞭式”破的是钢鞭、铁锏、点穴橛、拐子,蛾眉刺、匕首、板斧、铁牌、八角槌、铁椎等等短兵刃,“破索式”破的是长索,软鞭、三节棍,链子枪、铁链、渔网、飞锤流星等等软兵刃。虽只一剑一式,却是变化無穷,学到后来,前后式融会贯通,更是威力大增。最后这三剑更是难学。“破掌式”破的是拳脚指掌上的功夫,对方既敢以空手来斗自己利剑,武功上自有极高造诣,手中有無兵器,相差已是极微。天下的拳法、腿法、指法、掌法繁复無比,这一剑“破掌式”,将长拳短打、擒拿点穴、魔爪虎爪、铁沙神掌,诸般拳脚功夫尽数包括内在。“破箭式”这个“箭”字,则总罗诸般暗器,练这一剑时,须得先学听风辨器之术,不但要能以一柄长剑击开敌人发射来的种种暗器,还须借力反打,以敌人射来的暗器反射伤敌。至于第九剑“破氣式”,風清揚只是传以口诀和修习之法,说道:“此式是为對付身具上乘內功的敵人而用,神而明之,存乎一心。独孤前辈当年挟此剑横行天下,欲求一败而不可得,那是他老人家已将这套劍法使得出神入化之故。同是一门华山劍法,同是一招,使出来时威力强弱大不相同,这獨孤九劍自也一般。你纵然学得了劍法,倘若使出时劍法不纯,毕竟还是敌不了当世高手,此刻你已得到了门径,要想多胜少败,再苦练二十年,便可和天下英雄一较长短了。”令狐沖越是学得多,越觉这九剑之中变化無穷,不知要有多少时日,方能探索到其中全部奥秘,听太师叔要自己苦练二十年,丝毫不觉惊异,再拜受教,说道:“徒孙倘能在二十年之中,通解独孤老前辈当年创制这九剑的遗意,那是大喜过望了。”風清揚道:“你倒也不可妄自菲薄,独孤大侠是绝顶聪明之人,学他的劍法,要旨是在一个‘悟’字,决不在死记硬记。等到通晓了这九剑的剑意,则無所施而不可,便是将全部变化尽数忘记,也不相干,临敌之际,更是忘记得越干净彻底,越不受原来劍法的拘束。你资质甚好,正是学练这套劍法的材料。何况当今之世,真有甚么了不起的英雄人物,嘿嘿,只怕也未必。以后自己好好用功,我可要去了。”令狐沖大吃一惊,颤声道:“太师叔,你……你到哪里去?”風清揚道:“我本在这后山居住,已住了数十年,日前一时心喜,出洞来授了你这套劍法,只是盼望独孤前辈的绝世武功不遭灭绝而已。怎么还不回去?”令狐沖喜道:“原来太师叔便在后山居住,那再好没有了。徒孙正可朝夕侍奉,以解太师叔的寂寞。”風清揚厉声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见华山派门中之人,连你也非例外。”见令狐沖神色惶恐,便语气转和,说道:“冲儿,我跟你既有缘,亦复投机。我暮年得有你这样一个佳子弟传我劍法,实是大畅老怀。你如心中有我这样一个太师叔,今后别来见我,以至令我为难。”令狐沖心中酸楚,道:“太师叔,那为甚么?”風清揚摇摇头,说道:“你见到我的事,连对你师父也不可说起。”令狐沖含泪道:“是,自当遵从太师叔吩咐。”風清揚轻轻抚摸他头,说道:“好孩子,好孩子!”转身下崖。令狐沖跟到崖边,眼望他瘦削的背影飘飘下崖,在后山隐没,不由得悲从中来。

【10】练了一会,顺手使出一剑,竟是本门劍法的“有凤来仪”。他一呆之下,摇头苦笑,自言自语:“错了!”跟着又练,过不多时,顺手一剑,又是“有凤来仪”,不禁发恼,寻思:“我只因本门劍法练得纯熟,在心中已印得根深蒂固,使剑时稍一滑溜,便将练熟了的本门剑招夹了进去,却不是独孤劍法了。”突然间心念一闪,心道:“太师叔叫我使剑时须当心無所滞,顺其自然,那么使本门劍法,有何不可?甚至便将衡山、泰山诸派劍法、魔教十长老的武功夹在其中,又有何不可?倘若硬要划分,某种劍法可使,某种劍法不可使,那便是有所拘泥了。”此后便即任意发招,倘若顺手,便将本门劍法、以及石壁上种种招数掺杂其中,顿觉乐趣無穷。但五岳剑派的劍法固然各不相同,魔教十长老更似出自六七个不同門派,要将这许多不同路子的武学融为一体,几乎绝不可能。他练了良久,始终無法融合,忽想:“融不成一起,那又如何?又何必强求?”当下再也不去分辨是甚么招式,一经想到,便随心所欲的混入獨孤九劍之中,但使来使去,总是那一招“有凤来仪”使得最多。又使一阵,随手一剑,又是一招“有凤来仪”,心念一动:“要是小师妹见到我将这招‘有凤来仪’如此使法,不知会说甚么?”

【11】他凝剑不动,脸上现出温柔的微笑。这些日子来全心全意的练剑,便在睡梦之中,想到的也只是獨孤九劍的种种变化,这时蓦地里想起岳灵珊,不由得相思之情难以自已。跟着又想:“不知她是否暗中又在偷偷教林师弟学剑?师父命令虽严,小师妹却向来大胆,恃着师娘宠爱,说不定又在教剑了。就算不教剑,朝夕相见,两人定是越来越好。”渐渐的,脸上微笑转成了苦笑,再到后来,连一丝笑意也没有了。他心意沮丧,慢慢收剑,忽后得陆大有的声音叫道:“大师哥,大师哥!”叫声甚是惶急。令狐沖一惊:“啊哟不好!田伯光那厮败退下山,说道心有不甘,要烂缠到底,莫非他打我不过,竟把个师妹掳劫了去,向我挟持?”急忙抢到崖边,只见陆大有提着饭篮,气急败坏的奔上来,叫道:“大……大师哥……大……师哥,大……事不妙。”

【12】令狐沖正奔之间,忽听得对面山道上有人叫道:“令狐沖,令狐沖,你在哪儿?”令狐沖道:“是谁叫我?”跟着几个声音齐声问道:“你是令狐沖?”令狐沖道:“不错!”突然间两个人影一晃,挡在路心。山道狭窄,一边更下临万丈深谷,这二人突如其来的在山道上现身,突兀無比,令狐沖奔得正急,险些撞在二人身上,急忙止步,和那二人相去已不过尺许。只见这二人脸上都是凹凹凸凸,又满是皱纹,甚为可怖,一惊之下,转身向后纵开丈余,喝问:“是谁?”却见背后也是两张极其丑陋的脸孔,也是凹凹凸凸,满是皱纹,这两张脸和他相距更不到半尺,两人的鼻子几乎要碰到他鼻子,令狐沖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向旁踏出一步,只见山道临谷处又站着二人,这二人的相貌与先前四人颇为相似。陡然间同时遇上这六个怪人,令狐沖心中怦怦大跳,一时手足無措。在这霎息之间,令狐沖已被这六个怪人挤在不到三尺见方的一小块山道之中,前面二人的呼吸直喷到他脸上,而后颈热呼呼地,显是后面二人的呼吸。他忙伸手去拔剑,手指刚碰到剑柄,六个怪人各自跨上半步,往中间一挤,登时将他挤得丝毫無法动弹。只听得陆大有在身后大叫:“喂,喂,你们干甚么?”饶是令狐沖机变百出,在这刹那之间,也不由得吓得没了主意。这六人如鬼如魅,似妖似怪,容颜固然可怖,行动更是诡异。令狐沖双臂向外力张,要想推开身前二人,但两条手臂被那二人挤住,却哪里推得出去?他心念电闪:“定是封不平他们一伙的恶徒。”蓦地里全身一紧,几乎气也喘不过来,四个怪人加紧挤拢,只挤得他骨骼格格有声。令狐沖不敢与面前怪人眼睁睁的相对,急忙闭住了双眼,只听得有个尖锐的声音说道:“令狐沖,我们带你去见小尼姑。”令狐沖心道:“啊哟,原来是田伯光这厮的一伙。”叫道:“你们不放开我,我便拔剑自杀!令狐沖宁死……”突觉双臂已被两只手掌牢牢握住,两只手掌直似铁钳。令狐沖空自学了獨孤九劍,却半点施展不出,心中只是叫苦。只听得又一人道:“乖乖小尼姑要见你,听话些,你也是乖孩子。”又一人道:“死了不好,你如自杀,我整得你死去活来。”另一人道:“他死都死了,你还整得他死去活来干么?”先一人道:“你要吓他,便不可说给他听。给他一听见,便吓不倒了。”先一人道:“我偏要吓,你又待怎样?”另一人道:“我说还是劝他听话的好。”先一人道:“我说要吓,便是要吓。”另一人道:“我喜欢劝。”两人竟尔互相争执不休。令狐沖又惊又恼,听他二人这般瞎吵,心想:“这六个怪人武功虽高,却似乎蠢得厉害。”当即叫道:“吓也没用,劝也没用,你们不放我,我可要自己咬断舌头自杀了。”突觉脸颊上一痛,已被人伸手捏住了双颊。只听另一个声音道:“这小子倔强得紧,咬断了舌头,不会说话,小尼姑可不喜欢。”又有一人道:“咬断舌头便死了,岂但不会说话而已!”另一人道:“未必便死。不信你倒咬咬看。”先一人道:“我说要死,所以不咬,你倒咬咬看。”另一人道:“我为甚么要咬自己舌头?有了,叫他来啊。”

【13】但见白光闪处,成不忧已挺剑向令狐沖刺出,果然便是适才曾向岳不群刺过的那一招。他不变招式,一来这几招正是他生平绝学,二来有言在先,三来自己旧招重使,显得是让对方有所准备,双方各有所利,扯了个直,并非单是自己在兵刃上占了便宜令狐沖向他挑战之时,早已成竹在胸,想好了拆招之法,后洞石壁上所刻图形,均是以奇门兵刃破剑,自己倘若使剑,此刻獨孤九劍尚未练成,并無必胜之方,这柄破扫帚却正好当作雷震挡,眼见成不忧长剑刺来,破扫帚便往他脸上扫了过去。

【14】对方若是一流高手,成不忧只好撒剑认输,不能再行缠斗,但令狐沖明明只是个二代弟子,自己败在他一柄破扫帚下,颜面何存?当下刷刷刷连刺三剑,尽是华山派的绝招,三招之中,倒有两招是后洞石壁上所刻。另一招令狐沖虽未见过,但他自从学了獨孤九劍的“破劍式”后,于天下诸种剑招的破法,心中都已有了些头绪,闪身避开对方一剑之后,跟着便以石壁上棍棒破剑之法,以扫帚柄当作棍棒,一棍将成不忧的长剑击歪,跟着挺棍向他剑尖撞了过去。

【15】令狐沖眼见剑到,自知手上無半分力气,倘若伸剑相格,立时会给他将长剑击飞,当下更不思索,提剑也向他喉头刺去,那是个同归于尽的打法,这一剑出招并不迅捷,但部位却妙到巅毫,正是“獨孤九劍”中“破劍式”的绝招。

【16】令狐沖已打定了主意:“我不可运动丝毫内息,只以太师叔所授的劍法与他拆招。”那“獨孤九劍”他本未练熟,原不敢贸然以之抗御强敌,但当此生死系于一线之际,脑筋突然清明异常,“破劍式”中种种繁复神奇的拆法,霎时间尽皆清清楚楚的涌现,眼见丛不弃势如疯虎的拚扑而前,早已看出他招式中的破绽,剑尖斜挑,指向他小腹。

【17】封不平一抓不中,拔剑已斩向令狐沖后颈。按照剑理,令狐沖须得向后急跃,再乘机还招,但他体内真气杂沓,内息混乱,半分内劲也没法运使,绝难后跃相避,無可奈何之中,长剑从丛不弃肩头抽出,便又使出“獨孤九劍”中的招式,反剑刺出,指向封不平的肚脐。这一招似乎又是同归于尽的拚命打法,但他的反手剑部位奇特,这一剑先刺入敌人肚脐,敌人的兵器才刺到他身上,相距虽不过瞬息之间,这中间毕竟有了先后之差。

【18】封不平脸上一红,一柄长剑更使得犹如疾风骤雨一般。他是当今华山派剑宗第一高手,剑术确是了得。令狐沖無力移动身子,勉强支撑,方能站立,失却了许多可胜的良机,而初使“獨孤九劍”,便即遭逢大敌,不免心有怯意,劍法又不纯熟,是以两人酣斗良久,一时仍胜败难分。

【19】其实他与封不平拚斗已逾二百招,对“獨孤九劍”中的精妙招式领悟越来越多,不论封不平以如何凌厉狠辣的劍法攻来,总是一眼便看到他招式中的破绽所在,随手出剑,便迫得他非回剑自保不可,再斗一会,信心渐增,待得突然间想到風清揚所说“以無招破有招”的要诀,轻吁一口长气,斜斜刺出一剑,这一剑不属于任何招数,甚至也不是獨孤九劍中“破劍式”的劍法,出剑全然無力,但剑尖歪斜,连自己也不知指向何方。

【20】令狐沖适才酣斗封不平,虽未耗内力,亦已全身大汗淋漓。他所以得能胜过这华山派剑宗高手,全仗学过獨孤九劍,在招数上着着占了先机。但这十五个蒙面客所持的是诸般不同的兵刃,所使的诸般不同的招数,同时攻来,如何能一一拆解?他内力全無,便想直纵三尺,横纵半丈,也是無能为力,怎能在这十五名好手的分进合击之下突围而出?

【21】令狐沖缓缓转身,只见这一十五人三十只眼睛在面幕洞孔间炯炯生光,便如是一对对猛兽的眼睛,充满了凶恶残忍之意。突然之间,他心中如电光石火般闪过了一个念头:“獨孤九劍第七剑‘破箭式’专破暗器。任凭敌人千箭万弩射将过来,或是数十人以各种各样暗器同时攒射,只须使出这一招,便能将千百件暗器同时击落。”

【22】令狐沖更無余想,长剑倏出,使出“獨孤九劍”的“破箭式”,剑尖颤动,向十五人的眼睛点去。

【23】獨孤九劍“破箭式”那一招击打千百件暗器,千点万点,本有先后之别,但出剑实在太快,便如同时发出一般。这路剑招须得每刺皆中,只稍疏漏了一刺,敌人的暗器便射中了自己。令狐沖这一式本未练熟,但刺人缓缓移近的眼珠,毕竟远较击打纷纷攒落的暗器为易,刺出三十剑,三十剑便刺中了三十只眼睛。

【24】令狐沖大吃一惊,全身出了一阵冷汗,双手忍不住发颤,登时心下一片雪亮:“师父、师娘和众师弟、师妹不感激我救了他们性命,反而人人大有疑忌之意,我始终不明白是甚么缘故。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他们都认定我吞没了林震南的《辟邪剑谱》。他们既从来没见过獨孤九劍,我又不肯泄露风太师叔传剑的秘密,眼见我在思过崖上住了数月,突然之间,剑术大进,连剑宗封不平那样的高手都敌我不过,若不是从《辟邪剑谱》中学到了奇妙高招,这劍法又从何处学来?风太师叔传剑之事太过突兀,無人能料想得到,而林震南夫妇逝世之时又只我一人在侧,人人自然都会猜想,那部武林高手大生觊觎之心的《辟邪剑谱》,必定是落入了我的手中。旁人这般猜想,并不希奇。但师父师母抚养我长大,师妹和我情若兄妹,我令狐沖是何等样人,居然也信我不过?嘿嘿,可真将人瞧得小了!”思念及此,脸上自然而然露出了愤慨不平之意。

【25】方生大师登时脸色大变,说道:“你……你……”令狐沖不敢稍有停留,自己没丝毫内力,只要有半点空隙给对方的内力攻来,自己固然立毙,那婆婆也会给他擒回少林寺处死,当下心中一片空明,将“獨孤九劍”诸般奥妙变式,任意所至的使了出来。

【26】这“獨孤九劍”劍法精妙無比,令狐沖虽内力已失,而劍法中 的种种精微之处亦尚未全部领悟,但饶是如此,也已逼得方生大师不住倒退。令狐沖只觉胸口热血上涌,手臂酸软难当,使出去的剑招越来越弱。

【27】令狐沖此时精疲力竭,一剑刺出,剑到中途,手臂便沉了下去。他长剑下沉,仍是刺了出去,去势却已略慢,方生大师左掌飞出,已按中他胸口,劲力不吐,问道:“你这獨孤九劍……”便在此时,令狐沖长剑剑尖也已刺入他胸口。

【28】方生大师念毕经文,向令狐沖道:“少侠,风前辈‘獨孤九劍’的传人,决不会是妖邪一派,你侠义心肠,按理不应横死。只是你身上所受的内伤十分怪异,非药石可治,须当修习高深内功,方能保命。依老衲之见,你随我去少林寺,由老衲恳求掌门师兄,将少林派至高無上的内功心法相授,当能疗你内伤。”他咳嗽了几声,又道:“修习这门内功,讲究缘法,老衲却于此無缘。少林派掌门师兄胸襟广大,或能与少侠有缘,传此心法。”

【29】那姑娘道:“古人杀鸡用牛刀,今日令狐大侠以獨孤九劍杀青蛙。”令狐沖哈哈大笑。说道:”独孤大侠九泉有灵,得知传人如此不肖,当真要活活气……”说到这个“气”字立即住口,心想獨孤求敗逝世已久,怎说得上“气死”二字?

【30】那姑娘道:“令狐大侠……”令狐沖手中拿着一只死蛙,连连摇晃,说道:“大侠二字,万万不敢当。天下哪有杀青蛙的大侠?”那姑娘笑道:“古时有屠狗英雄,今日岂可無杀蛙大侠?你这獨孤九劍神妙得很哪,连那少林派的老和尚也斗你不过。他说传你这劍法之人姓风那位前辈,是他的恩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31】二人一晚未睡,又受了伤,这一觉睡得甚是沉酣。令狐沖在睡梦之中,忽觉正和岳灵珊在瀑布中练剑,突然多了一人,却是林平之,跟着便和林平之斗剑。但手上没半点力气,拚命想使獨孤九劍,偏偏一招也想不起来,林平之一剑又一剑的刺在自己心口、腹上、头上、肩上,又见岳灵珊在哈哈大笑。他又惊又怒,大叫:“小师妹,小师妹!”

【32】令狐沖一瞥之下,看到这六枪攒刺,向问天势無可避,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獨孤九劍的第四式“破槍式”,当这间不容发之际,哪里还能多想?

【33】令狐沖心下歉然,叫道:“得罪了!”他所使这一招是“獨孤九劍”中“破掌式”的绝招之一,自从風清揚归隐,从未一现于江湖。

【34】令狐沖在凉亭中以“獨孤九劍”连续伤人,四个峨嵋派道土眼见之下,自知劍法决非其敌,但都已瞧出他内力平平。此刻那道士便将内力源源不绝的攻将过去。别说令狐沖此时内力全失,即在往昔,究竟修为日浅,也非这个已练了三十余年峨嵋内家心法的道人之可比,幸好他体内真气充沛,一时倒也不致受伤,但气血狂翻乱涌,眼前金星飞舞。忽觉背心“大椎穴”上一股热气透入,手上的压力立时一轻,令狐沖精神一振,知道已得向问天之助,但随即察觉,向问天竟是将对方攻来的内力导引向下,自手臂传至腰胁,又传至腿脚,随即在地下消失得無影無踪。

【35】令狐沖跟風清揚学剑,除了学得古今独步的“獨孤九劍”之外,更领悟到了“以無招胜有招”这剑学中的精义。这要旨和“獨孤九劍”相辅相成,“獨孤九劍”精微奥妙,达于极点,但毕竟一招一式,尚有迹可寻,待得再将“以無招胜有招”的剑理加入运用,那就更加的空灵飘忽,令人無从捉摸。

【36】二人你一剑来,我一剑去,霎时间拆了二十余招,两柄木剑始终未曾碰过一碰。令狐沖眼见对方劍法变化繁复無比,自己自从学得“獨孤九劍”以来,从未遇到过如此强敌,对方劍法中也并非没有破绽,只是招数变幻無方,無法攻其暇隙。他谨依风情扬所授“以無招胜有招”的要旨,任意变幻。那“獨孤九劍”中的“破劍式”虽只一式,但其中于天下各门各派劍法要义兼收并蓄,虽说“無招”,却是以普天下劍法之招数为根基。那人见令狐沖剑招层出不穷,每一变化均是从所未见,仗着经历丰富,武功深湛,一一化解,但拆到四十余招之后,出剑已略感窒滞。他将内力慢慢运到木剑之上,一剑之出,竟隐隐有风雷之声。

【37】但不论敌手的内力如何深厚,到了“獨孤九劍”精微的劍法之下,尽数落空。只是那人内力之强,剑术之精,两者混而为一,实已無可分割。那人接连数次已将令狐沖迫得处于绝境,除了弃剑认输之外更無他法,但令狐沖总是突出怪招,非但解脱显已無可救药的困境,而且乘机反击,招数之奇妙,实是匪夷所思。

【38】黄钟公自不知对令狐沖的劍法却也是高估了。“獨孤九劍”是敌强愈强,敌人如果武功不高,“獨孤九劍”的精要处也就用不上。此时令狐沖所遇的,乃是当今武林中一位惊天动地的人物,武功之强,已到了常人所不可思议的境界,一经他的激发,“獨孤九劍”中种种奥妙精微之处,这才发挥得淋漓尽致。獨孤求敗如若复生,又或風清揚亲临,能遇到这样的对手,也当欢喜不尽。使这“獨孤九劍”,除了精熟剑诀剑术之外,有极大一部分依赖使剑者的灵悟,一到自由挥洒、更無规范的境界,使剑音聪明智慧越高,劍法也就越高,每一场比剑,便如是大诗人灵感到来,作出了一首好诗一般。

【39】再拆四十余招,令狐沖出招越来越是得心应子,许多妙诣竟是風清揚也未曾指点过的,遇上了这敌手的精奇劍法,“獨孤九劍”中自然而然的生出相应招数,与之抗御。他心中惧意尽去,也可说全心倾注于劍法之中,更無恐惧或是欢喜的余暇。那人接连变换八门上乘劍法,有的攻势凌厉,有的招数连绵,有的小巧迅捷,有的威猛沉稳。但不论他如何变招,令狐沖总是对每一路劍法应付裕如,竟如这八门劍法每一门他都是从小便拆解纯熟一般。

【40】令狐沖自习“獨孤九劍”之后,于武功中只喜劍法,而自身内力既失,一摸到“坐功”二字,便自怅然,只盼以后字迹中留有一门奇妙劍法,不妨便在黑狱之中习以自遣,脱困之望越来越渺茫,坐困牢房,若不寻些事情做做,日子实是难过。

【41】魔教中三人冲将过来,意图救人。令狐沖叫道:“啊哈,乖乖不得了,小小毛贼真要拒捕。”提起腰刀,指东打西,使的全然不得章法。“獨孤九劍”本来便無招数,固可使得潇洒优雅,但使得笨拙丑怪,一样的威力奇大,其要点乃在剑意而不在招式。他并不擅于点穴打穴,激斗之际,难以认准穴道,但精妙劍法附之以浑厚内力,虽然并非戳中要害,又或是撞在穴道之侧,敌人一般的也禁受不住,随手戳出,便点倒了一人。

【42】他二人在屋内调笑,令狐沖心如刀割,本想即行离去,但那辟邪剑谱却与自己有莫大干系。林平之的父母临死之时,有几句遗言要自己带给他们儿子,其时只有自己一人在侧,由此便蒙了冤枉。偏生自己后来得风太师叔传授,学会了獨孤九劍的神妙劍法,华山门中,人人都以为自己吞没了辟邪剑谱,连素来知心的小师妹也大加怀疑。平心而论,此事原也怪不得旁人,自己上思过崖那日,还曾与师娘对过剑来,便挡不住那“無双無对,宁氏一剑”,可是在崖上住得数月,突然剑术大进,而这劍法又与本门劍法大不相同,若不是自己得了别派的劍法秘笈,怎能如此?而这别派的劍法秘笈,若不是林家的辟邪剑谱,又会是甚么?

【43】他又倒跃一步。其时天色将明,但天明之前一刻最是黑暗,除了刀光闪闪之外,睁眼不见一物。他所学的獨孤九劍,要旨是看到敌人招数的破绽所在,乘虚而入,此时敌人的身法招式全然無法看到,劍法便使不出来。只觉左臂又是一痛,被敌人刀锋划了一道口子,只得斜向长街急冲出去,左手握剑,将拳头按住右肩伤口,以免流血过多,不支倒地。

【44】令狐沖但见恒山剑阵凝式不动,七柄剑既攻敌,复自守,七剑连环,绝無破绽可寻,宛然有獨孤九劍“以無招破有招”之妙诣,气喘吁吁的喝采:“妙极!这剑阵精彩之至!”

【45】他心念只这么一动,敌人三柄长剑的剑尖已逼近他三处要害。令狐沖运起“獨孤九劍”中“破劍式”要诀,长剑圈转,将敌人攻来的三剑一齐化解了,剑意未尽,又将敌人逼得迟开了两步,只见左首是个胖大汉子,四十来岁年纪,颏下一部短须。居中是个于瘦的老者,皮色黝黑,双目炯炯生光。

【46】令狐沖转过身来,刷刷数剑急攻,剑招之出,对左首敌人攻其左侧,对右首敌人攻其右侧,逼得三人越挤越紧。他一柄长剑将三人圈住,连攻一十八剑,那三人挡了一十八招,竟無余裕能还得一手。三人所使均是嵩山派的精妙劍法,但在“獨孤九劍”的攻击之下,全無还手余地。令狐沖有心逼得他们施展本门劍法,再也無可抵赖,眼见三人满脸都是汗水,神情狰狞可怖,但劍法却并無散乱,显然每人数十年的修为,均是大非寻常。

【47】急射而至。他使开獨孤九劍中的“破箭式”,拨挑拍打,将迎面射来的羽箭一一拨开,脚下丝毫不停,向前冲去。

【48】令狐沖拳脚功夫造诣甚浅,因之獨孤九劍中那“破掌式”一招,便也学不到家,既看不出对方拳脚中的破绽,便無法乘虚而入。这两大高手所施展的乃当世最高深的掌法,他看得莫名其妙,浑不明其中精奥,寻思:“劍法上我可胜得冲虚道长,与任先生相斗,也不输于他。但遇到眼前这两位的拳掌功夫,我只好以利剑一味抢攻,风太师叔说,我要练得二十年后,方可与当世高手一争雄长,主要当是指‘破掌式’那一招而言。”看了一会,只见任我行突然双掌平平推出,方证大师连退三步,令狐沖一惊,暗叫:“啊哟,糟糕,方证大师要输。”接着便见方证大师左掌划了几个圈子,右掌急拍,上拍下拍,左拍右拍,拍得几拍,任我行便退一步,再拍几拍,任我行又退一步。令狐沖心道:“还好,还好!”

【49】便在他踌躇难决之际,岳不群已急攻了二十余招。令狐沖只以师父从前所授的华山劍法挡架,“獨孤九劍”每一剑都攻人要害,一出剑便是杀着,当下不敢使用。他自习得“獨孤九劍”之后,见识大进,加之内力浑厚之极,虽然使的只是寻常华山劍法,剑上所生的威力自然与畴昔大不相同。岳不群连连催动剑力,始终攻不到他身前。

【50】令狐沖身子晃了晃,睁开眼来,只见岳不群正向后跃开,满脸怒容,右腕上鲜血涔涔而下,再看自己长剑时,剑尖上鲜血点点滴滴的掉将下来。他大吃一惊,才知适才心神混乱之际,随手挡架攻来的剑招,不知如何,竟使出了“獨孤九劍”中的劍法,刺中了岳不群的右腕。他立即抛去长剑,跪倒在地,说道:“师父,弟子罪该万死。”

【51】令狐沖登时省悟:“那晚华山派荒庙遇袭,我以新学的獨孤九劍劍法刺瞎了不少敌手的眼睛。这些人的来历一直猜想不出,此刻想来,自是嵩山派所遣,不料今日在此处重会。”眼见地势险恶,这些人倘若拚命,只要给其中一人抱住,不免一齐堕下万丈深谷。

【52】令狐沖听她这几句话语气甚和,颇有友善之意,心下喜不自胜,暗道:“我定要装得极像,不可让她瞧出来我是故意容让。”说道:“‘精通’二字,可不敢说。但我已在恒山多时,恒山派劍法应当习练。此刻我以恒山派劍法领教,你也当以恒山派劍法拆解。倘若所使劍法不是恒山一派,那么虽胜亦败,你意下如何?”他已打定了主意,自己劍法比她高明得多,那是众所周知之事,倘若假装落败,别人固然看得出,连岳灵珊也不会相信,只有斗到后来,自己突然在無意之间,以一招“獨孤九劍”或是华山派的劍法将她击败,那时虽然取胜,亦作败论,人人不会怀疑。

【53】令狐沖学过“獨孤九劍”后,于各式武功皆能明其要旨。他所使劍法原是重意不重招,这时所使的恒山劍法,方位变化与原来招式颇有歧异,但恒山剑意却清清楚楚的显了出来。各家高手虽然识得恒山劍法,但所知的只是大要,于细微曲折处的差异自是不知,是以见到今狐冲的剑意,均想:“这少年身为恒山掌门,果然不是幸致!原来早得定闲、定静诸师大的真传。”

【54】余沧海一惊之下,气势怯了,刷的一声,将长剑还入鞘中,说道:“大家既是河水不犯井水,那就各走各路,你们先请罢。”盈盈道:“那可不行,我们得跟着你们。”余沧海眉头一皱,问道:“那为甚么?”盈盈道:“实不相瞒,那姓林的劍法太怪,我们须得看个清楚。”令狐沖心头一凛,盈盈这句话正说中了他的心事,林平之剑术之奇,连“獨孤九劍”也無法破解,确是非看个清楚不可。

【55】令狐沖心头闪过一个念头:“我初遇田伯光的快刀之时,也是难以抵挡,待得学了獨孤九劍,他的快刀在我眼中便已殊不足道。然而林平之这快剑,田伯光只消遇上了,只怕挡不了他三剑。我呢?我能挡得了几剑?”霎时之间,手掌中全是汗水。

【56】拆到数十招后,岳不群变招繁复,令狐沖凝神接战,渐渐的心中一片空明,眼光所注,只是对方长剑的一点剑尖。獨孤九劍,敌强愈强。那日在西湖湖底囚室与任我行比剑,任我行武功之高,世所罕有,但不论他剑招如何腾挪变化,令狐沖的獨孤九劍之中,定有相应的招式随机衍生,或守或攻,与之针锋相对。此时令狐沖己学得吸星大法,内力比之当日湖底比剑又已大进。

【57】岳不群所学的辟邪劍法剑招虽然怪异,毕竟修习的时日甚浅,远不及令狐沖研习獨孤九劍之久,与东方不败之所学相比,那是更加不如了。

【58】斗到一百五十六招后,令狐沖出剑已毫不思索,而以岳不群剑招之快,令狐沖亦全無思索之余地。林家辟邪劍法虽然号称七十二招,但每一招各有数十着变化,一经推衍,变化繁复之极。倘若换作旁人,纵不头晕眼花,也必为这万花筒一般的劍法所迷,無所措手,但令狐沖所学的獨孤九劍全無招数可言,随敌招之来而自然应接。敌招倘若只有一招,他也只有一招,敌招有千招万招,他也有千招万招。

【59】獨孤九劍的要旨,在于看出敌手武功中的破绽,不论是拳脚刀剑,任何一招之中都必有破绽,由此乘虚而入,一击取胜。那日在黑木崖上与东方不败相斗,东方不败只握一枚绣花针,可是身如电闪,快得無与伦比,虽然身法与招数之中仍有破绽,但这破绽瞬息即逝,待得见到破绽,破绽已然不知去向,决计無法批亢捣虚,攻敌之弱。是以合令狐沖、任我行,向问天、盈盈四大高手之力,無法胜得了一枚绣花针。令狐沖此后见到岳不群与左冷禅在封禅台上相斗,林平之与木高峰、余沧海、青城群弟子相斗。他这些日子来苦思破解这剑招之法,总是有一不可解的难题,那便是对方剑招太快,破绽一现即逝,难加攻击。

【60】令狐沖心想:“要是死在一位武林高手手下,倒也心甘。现下情势,却是随时随刻都会莫名其妙的呜呼哀哉,杀死我的,说不定只是个会些粗浅武功的笨蛋。纵然独孤大侠复生,遇上这等情景,只怕也是一筹莫展了。”一想到獨孤求敗,心中陡地一亮:“是了,今日的局面,不是我给人莫名其妙的杀死,便是我将人莫名其妙的杀死。多杀一人,我给人杀死的机会便少了一分。”长剑一抖,使出“獨孤九劍”中的“破箭式”,向前后左右点出。

【61】“獨孤九劍”的要旨,在于一眼见到对方招式中的破绽,便即乘虚而入,后发先至,一招制胜,但在这漆黑一团的山洞之中,连敌人也见不到,何况他的招式,更何况他招式中的破绽?处此情景,“獨孤九劍”便全無用处。

【62】令狐沖回过身来,凝望左冷禅,极微弱的光芒之下,但见他咬牙切齿,神色狰狞可怖,手中长剑急舞。他剑上的绝招妙招虽然层出不穷,但在“獨孤九劍”之下,無处不是破绽。令狐沖心想:“此人是挑动武林风波的罪魁祸首,须容他不得!”一声清啸,长剑起处,左冷禅眉心、咽喉、胸口三处一一中剑。

【63】那婆婆更加生气,身形如风,掌劈拳击,时撞腿扫,顷刻间连攻七八招。令狐沖身在渔网之中,长剑随意挥洒,每一剑都是指向那婆婆的要害,只是每当剑尖将要碰到她身子时,立即缩转。这“獨孤九劍”施展开来,天下無敌,令狐沖若不容让,那婆婆早已死了七八次。又拆了数招,那婆婆自知自己武功和他差得太远,长叹一声,住手不攻,脸上神色极是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