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般若掌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般若掌

中文名
般若掌
別稱
所屬書籍
天龍八部
出現次數
29次
屬性
武功

般若掌

出自金庸《倚天屠龍記》。

少林72項絕技之一,傳爲少林達摩祖師所創。此功原屬少林外門神功,剛猛有余而內勁不足,雖也屬頂級掌法卻難登絕頂之境。直至傳到元末、曾于剛相刺三豐一役中重傷張三豐。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玄慈道:“出家人不打诳語。波羅星師兄,你若說謊,不怕墮阿鼻地獄麽?”波羅星道:“我決不說謊!”玄慈道:“我少林派的《大金剛拳經》,你偷看過沒有?”波羅星道:“沒有,我只借看一部《金剛經》。”玄慈道:“我少林派的《般若掌法》,你偷看過沒有?”波羅星道:“沒有,我只借看過一部《小品般若經》。”玄慈道:“那麽我少林派的《摩诃指訣》,難道你也沒偷看麽?那日我玄慚師弟在藏經樓畔遇到你之時,你不是正偷了這部指法要訣,從藏經樓的秘閣中溜出來麽?”

【2】观心大师咳嗽一声,说道:“三位意下如何?”道清大师道:“适才波罗星师兄所使的三招,第一招似乎是《般若掌法》中的‘天衣無缝’;第二招似乎是《摩诃指》的‘以逸待劳’;第三招似乎是《大金刚拳》中的‘七星聚会’。”

【3】少林群僧一聽之下,均有怒色。適才波羅星矢口不認偷看過少林寺的武功秘錄,倒也難以指證其非。那中年少林僧法名玄生,是玄慈的師弟,武功既高,性情亦複剛猛,突然間出其不意的向波羅星襲擊。他事先盤算已定,所使招數以及襲向的部位,逼得波羅星不得不以般若掌、摩诃指、大金剛拳中的三招來拆解。倘若波羅星從未學過這三門功夫,當然另有本門功夫拆解,但新學乍練,這些時日心中所想,手上所習,定然都是少林派功夫,倉卒之際不及細想,定會順手以這三招最方便的招數應付。不料神山強辭奪理,反說這是天竺武技。但少林派的武功源自達摩祖師。達摩是天竺僧人,梁朝時自天竺東來與梁武帝講論佛法,話不投機,于是駐錫少林,傳下禅宗心法與絕世武功,那也是天下皆知之事。

【4】神山上人機變絕倫,一口咬定少林派的武功般若掌、摩诃指、與大金剛拳系從天竺傳來,那麽波羅星會使這三種武功便毫不希奇,決不能因此而證明他曾偷看過少林寺的武功秘錄。

【5】玄慈緩緩說道:“本寺佛法與武功都是傳自達摩祖師,那是一點不假。來于天竺,還于天竺,原也合情合理。波羅星師兄只須明言相求,本寺原可將達摩祖師所遺下的武經恭錄以贈。但這般若掌創于本寺第八代方丈元元大師,摩诃指系一位在本寺挂單四十年的七指頭陀所創。那大金剛拳法,則是本寺第十一代通字輩的六位高僧,窮三十六年之功,共同鑽研而成。此三門全系中土武功,與天竺以意禦勁、以勁發力的功夫截然不同。衆位師兄都是武學高人,其中差別一見而知,原不必老衲多所饒舌。”

【6】神山上人微微一笑,说道:“少林方丈所言,当然高明,不过未免有一点故意分别中华与天竺的门户之见。其实我佛眼中,众生無别,中华、天竺,皆是虚幻假名。日前哲罗星师兄与小僧讲论天竺中土武功异同之时,也曾提到般若掌、摩诃指、和大金刚拳的招数。他说那一招‘天衣無缝’,梵文叫做‘阿伐岂耶’,翻成华语,是‘莫可名状’之意,这一招右掌力微而实,左掌力沉而虚,虚实交互为用,敌人不察,极易上当。方丈师兄,哲罗星师兄这句话,不知对也不对?”

【7】神山装作没听出他言外之意,将《般若掌法》取了过来,一页页的翻阅下去。观心大师便取阅《摩诃指秘要》,道清大师取阅《大金刚拳神功》。观心、道清二人只随意看了看序文、跋记,便交给觉贤、融智二位。这四位高僧均觉一来这是少林派的武功秘本,自己是别派高手名宿,身份有关,不便窥探人家的隐秘;二来玄慈大师是一代高僧,既然如此说,决無虚假,若再详加审阅,不免有见疑之意,礼貌上颇为不敬。

【8】神山上人卻是認真之極,一頁頁的慢慢翻閱,顯是在專心找尋其中的破綻疑窦,要拿來反駁玄慈。一時大殿上除了衆人輕聲呼吸之外,便是書頁的翻動之聲。神山上人翻完《般若掌法》,接看《摩诃指秘要》,再看《大金剛拳神功》,都是一頁頁的慢慢閱讀。

【9】過了好一會,神山上人張開眼來,向哲羅星道:“師兄,那日你將般若掌的要訣念給我聽,我記得梵語是:因苦乃羅斯,不爾甘兒星,柯羅波基斯坦,兵那斯尼,伐爾不坦羅……

【10】翻成華語是:‘如或長夜不安,心念紛飛,如何懾伏,乃練般若掌內功第一要義。’是這句話麽?”哲羅星一怔,不明白他是什麽意思,隨口答道:“是啊,師兄翻得甚是精當。”

【11】神山又叽哩咕噜的说了一大篇梵语,说道:“这段梵文译成华语,想必如此:却将纷飞之心,以究纷飞之处,究之無处,则纷飞之念何存?返究究心,则能究之心安在?能照之智本空,所缘之境亦寂,寂而非寂者,盖無能寂之人也,照而非照者,盖無所照之境也。境智俱寂,心虑安然。外不寻尘,内不住定,二途俱泯,一性怡然,此般若掌内功之要也。”

【12】那日小僧與師兄在五台山清涼寺談佛法,論武功,所說我天竺佛門般若掌的內功要訣,確是如此。”

【13】玄生忽又越众而出,向哲罗星道:“大师,你说这般若掌、摩诃指、大金刚拳,都是本寺传自天竺,大师自然精熟無比。

【14】玄慈暗叫:“慚愧!這法子甚是簡捷,只須那胡僧一出手,真僞便即立判,怎麽我竟然念不及此?”神山上人也是心中一凜:“這一著倒也厲害,哲羅星自然不會什麽般若掌、摩诃指、大金剛拳,卻教他如何應付?”

【15】鸠摩智微微一笑,說道:“哲羅星師兄適才質詢大師,言下之意似乎是說,少林派有七十二門絕技,未必有人每一門都能精通,此言錯矣。大師以爲摩诃指、般若掌、大金剛拳是少林派秘傳,除了貴派嫡傳弟子之外,旁人便不會知曉,否則定是從貴派偷學而得,這句話卻也不對。”他這番話連責二人之非,群僧只聽得面面相觑,不知他其意何指。

【16】少林七十二門絕技有的專練下盤,有的專練輕功,有的以拳掌見長,有的以暗器取勝,或刀或棒,每一門各有各的特長,使劍者不能使禅杖,擅大力神拳者不能收發暗器。雖有人同精五六門絕技,那也是以互相並不抵觸爲限。玄生與波羅星都練了般若掌、摩诃指、大金剛拳三門功夫,那均是手上的功夫。故老相傳,上代高僧之中曾有人兼通一十三門絕技,號稱“十三絕神僧”,少林寺建寺數百年,只此一人而已。少林諸高僧固所深知,神山、道清等也皆洞曉。要說一身兼擅七十二絕技,自是欺人之談。

【17】玄生心中暗暗冷笑,臉上仍不脫恭謹之色,說道:“國師並非我少林派中人,然則摩诃指、般若掌、大金剛拳等幾項功夫,卻也精通麽?”

【18】鸠摩智不等銅鼎落下,左手反拍出一掌,姿勢正是般若掌中的一招“懾伏外道”,銅鼎在空中轉了半個圈子,拍的一聲,有什麽東西落下來,只是鼎中有許多香灰跟著散開,煙霧彌漫,一時看不清是什麽物件。其時“洛鍾東應”這一招余力已盡,銅鼎急速落下,鸠摩智伸出大拇指向前一捺,一股淩厲的指力射將過去,銅鼎突然向左移開了半尺。鸠摩智連捺三下,銅鼎移開了一尺又半,這才落地。

【19】鸠摩智袍袖一拂,笑道:“這‘袈裟伏魔功’練得不精之處,還請方丈師兄指點。”一句話方罷,他身前七尺外的那口銅鼎竟如活了一般,忽然連打幾個轉,轉定之後,本來向內的一側轉而向外,但見鼎身正中剜去了一只手掌之形,割口處也是黃光燦然。輩份較低的群僧這才明白,鸠摩智適才使到般若掌中“懾伏外道”那一招之時,掌力有如寶刀利刃,竟在鼎上割下了手掌般的一塊。

【20】可是他心中却有一事大惑不解。眼见鸠摩智使出大金刚拳拳法、般若掌掌法、摩诃指指法,招数是对是错,他没有学过这几门功夫,自是無法知晓,但运用这拳法、掌法、指法的内功,他却瞧得清清楚楚,那显然是“小無相功”。

【21】“小無相功”是道家之学,讲究清静無为,神游太虚,较之佛家武功中的“無色無相”之学,名虽略同,实质大异。虚竹一听到鸠摩智在山门外以中气传送言语,心中便已一凛,知他的“小無相功”修为甚深,此后见他使动拳法、掌法、指法、袖法,招数虽变幻多端,却全是以小無相功催动。玄生师叔祖以及波罗星所使的“天衣無缝”等招,却从内至外全是佛门功夫,而且般若掌有般若掌的内功,摩诃指有摩诃指的内功,大金刚拳有大金刚拳的内功,泾渭分明,截不相混。

【22】他听鸠摩智自称精通本派七十二门绝技,然而施展之时,明明不过是以一门小無相功,使动般若掌、摩诃指、大金刚拳等招数,只因小無相功威力强劲,一使出便镇慑当场,在不会这门内功之人眼中,便以为他真的精通少林派各门绝技。

【23】鸠摩智叫道:“好功夫!你試我一招般若掌!”說著雙掌一立,似是行禮,雙掌卻不合攏,呼的一聲,一股掌力從雙掌間疾吐而出,奔向虛竹,正是般若掌的“峽谷天風”?

【24】鸠摩智明知跟這小僧動手,勝之不武,不勝爲笑,但情勢如此,已不由得自己避戰,當即揮掌擊出,掌風中隱含必必蔔蔔的輕微響聲,姿式手法,正是般若掌的上乘功夫。

【25】韦陀掌是少林派的扎根基武功,少林弟子拜师入门,第一套学“罗汉拳”,第二套学的便是“韦陀掌”。般若掌却是最精奥的掌法,自韦陀掌学到般若掌,循序而进,通常要花三四十年功夫。般若掌既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练将下去,永無穷尽,掌力越练越强,招数愈练愈纯,那是学無止境。自少林创派以来,以韦陀掌和般若掌过招,实是从所未有。两者深浅精粗,正是少林武功的两个极端,会般若掌的前辈僧人,决不致和只会韦陀掌的本门弟子动手,就算师徒之间喂招学艺,师父既然使到般若掌,做弟子的至少也要以达摩掌、伏虎掌、如来千手法等等掌法应接。

【26】神山上人自从鸠摩智一现身,心情便甚矛盾,既盼鸠摩智杀灭少林派的威风,又不愿异邦僧人到中土来横行無忌,自己却無力将之制服;待见鸠摩智与虚竹相持不决,只盼两人两败俱伤,同归于尽。自己即使無法从波罗星手中再取其他少林绝技,但般若掌、摩诃指、大金刚拳三门绝技的秘诀,总已记在心中,回寺后详加参研,凭着一己的聪明智慧,当可将这三门武功大加变通,要旨虽同,招式外形却可大异,那时便成为清凉寺的三门绝技,而自己便是创建这三门绝技的鼻祖了。

【27】波罗星却又是另一番心情。他这些时日中研习般若掌、摩诃指、大金刚拳三门武功,但觉其中奥妙無穷。今日师兄哲罗星来接他出寺,自忖心中所得记忆者,还不到少林武功的半成,回归故乡虽然欢喜,但眼见寺中宝藏如此丰富,一出少林山门,从此再無缘得窥,却也是不胜遗憾。其后见到虚竹与鸠摩智相斗,两人内力之强,招数之奇,自己连半点边儿也摸不到。他却不知虚竹所使的并非少林武功,只觉少林寺中一个青年僧人已如此了得,自己万里奔波,好容易有缘出入藏经阁,却只记得几部武学经书回去,虽不是如入宝山空手而回,但所得者决非真正贵重之物,只怕此后一生之中,不免日日夜夜,悔恨無尽。

【28】老僧又道:“居士第二次來借閱的,是一本《般若掌法》。

【29】那老僧见众僧上来,全不理会,继续说道:“但如练的是本派上乘武功,例如拈花指、多罗叶指、般若掌之类,每日不以慈悲佛法调和化解,则戾气深入脏腑,愈陷愈深,比之任何外毒都要厉害百倍。大轮明王原是我佛门弟子,精研佛法,记诵明辨,当世無双,但如不存慈悲布施、普渡众生之念,虽然典籍淹通,妙辩無碍,却终不能消解修习这些上乘武功时所种的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