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狄雲

當前位置:首頁>人物大全>狄雲

狄雲

狄雲 狄雲

狄雲,金庸武侠小说《连城诀》中的男主角,性格单纯直率,师妹戚芳称他作“空心菜”,经历诸多事件后变得稳重、心思缜密。他是金庸笔下命运最悲苦的主角,被万圭陷害强奸妇女而关入大牢,并被削断右手五指、穿琵琶骨。在狱中结识丁典,后得知师妹嫁给万圭,对人生绝望下自杀。自杀后被丁典施以“神照經”救活,并成为患难之交,从丁典处学习“神照經”并得到“乌蚕衣”。为躲避血刀僧宝象拔去头发、胡须,但在破庙险被宝象吃下肚。后又被血刀老祖认为狄雲是宝象的弟子,认识水笙。最后戚芳遭万圭所杀,死时托付狄雲照顾其女“空心菜”。
金庸武俠小說人物
狄雲
姓名 狄雲
綽號 空心菜
師父 戚長發
武功
內功 神照經
血刀經
絕技 連城劍法
血刀刀法
唐詩劍法
兵器
血刀

狄雲,金庸武俠小說《連城訣》中的男主人公,性格單純直率,因他單純的性格,師妹戚芳稱他作“空心菜”。在經曆了諸多事件後,變得穩重、心思缜密。爲金庸小說中武功最絕頂的高手之一。

故事

父母不详,从小跟随師父戚長發长大,与師父的女儿、师妹戚芳青梅竹马。

经师伯万震山邀请与師父、师妹一同从湘西乡下去荆州给万震山拜寿。因不听阻劝与万震山仇人吕通交手,并得到装扮为乞丐的言达平帮助战胜吕,万家八弟子因“面上无光”记恨于他。又因戚芳与他行为亲密,遭此八人嫉妒,并在当夜遭群殴。

后被化装成乞丐的言达平授予三招劍法,于次夜报仇成功,但三招劍法被指为“連城劍法”。

在他師父“刺杀”万震山未遂“逃跑”后,被以万震山儿子万圭为首的万家弟子陷害强奸万震山小妾桃红而关入江陵大牢,并被削断右手五指、穿琵琶骨。

在狱中结识丁典,一直被丁认为是知府凌退思的卧底意图窃取“连城诀”。四年后得知师妹嫁给万圭,对人生绝望下自杀。自杀后被丁施以“神照經”救活,并与丁成为患难之交,从丁处学习了“神照經”并得到“乌蚕衣”,也得知江湖险恶、人心难测。

一年后与丁典越狱探望丁的情人、凌退思之女凌霜华。丁典不幸中凌退思之计,中毒身亡。丁典死前托付狄雲希望和霜华同葬,并告知部分“连城诀”。狄雲携丁典尸体逃至万震山家柴房并为戚芳所救、抛至一小船。

为躲避血刀僧宝象拔去头发、胡须,但在破庙险被宝象吃下肚。幸好宝象喝了咬过丁典带毒尸体的老鼠汤死亡而免。狄雲火化了丁典的尸体并换上了宝象的袈裟得到《血刀經》,却被铃劍双侠误认为是作恶多端的血刀僧。被血刀老祖所救,并认为狄雲是宝象的弟子。

为逃避中原武林人士追杀,血刀老祖劫走铃劍双侠的水笙,并带同狄雲逃至藏边雪山。在雪山中与“南四奇”(落花流水)遭遇雪崩共七人被困雪山。目睹血刀老祖战胜“落花流水”四人,并在血刀老祖加害他时,被迫打通任督二脉,从而內功举世无双,踹死精疲力竭的血刀老祖。

待来年冰雪初融之时,被花铁干指为恶人,称狄“杀害”了陆、刘、水三人,并与水笙有染。待花铁干、水笙等人走后,把血刀經中刀法与內功练得融会贯通并回到湘西戚長發处欲寻找師父、并杀死万圭报当年之仇。

狄雲发现言达平在戚長發屋中掘地欲寻连城诀,后万震山来到与言激战、万圭中蝎毒。狄雲救言并得解蝎毒之药,化妆成郎中,见戚芳关心万圭不忍,赠予仇人解药并留下了先前在儿时与戚芳游戏的山洞中夹有戚芳剪纸蝴蝶的《唐诗选集》,即《连城劍谱》。

在万家窃听得知一切事由:陷害、入狱、万震山做戏与将戚長發“尸体”砌入墙中等,并在万家父子欲杀死戚芳夺取劍谱时出手相救,打败二人并且砌入墙中,然而后却被戚芳救出。戚芳遭万圭所杀,死时托付狄雲照顾其女“空心菜”。葬丁典与凌霜华后在凌棺盖背面发现“连城劍诀”,并公布劍诀于江陵城。尾随言达平至城外天宁寺得知“连城诀”宝藏秘密,并目睹了众人为争夺宝物中毒丧生。狄雲最终带着“空心菜”回到了藏边的雪谷,与在那里等待他的水笙再次相会。

原型

根据《连城诀》后记,狄雲的故事背景借用了金庸以前的一位叫和生的家仆,并在和生的真实事迹中发展虚构而成。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人物經曆

鄉下人進城

湘西农家子弟狄雲,自幼随師父铁锁横江戚長發和师妹戚芳习武务农。 合并

一天戚長發多年未见的师兄万震山派弟子来请戚長發去作客。三人到了万家。先是逢大盗吕通前来寻仇,狄雲拼着受伤打退了吕通,却反而见疑于万家。先是万震山的八个弟子深夜寻衅,打了他一通。第二天他气不过他们的奚落嘲笑,用从一个老乞丐处学来的几招劍法回敬了其中几人。万震山疑心戚長發已学得师门不传之秘連城劍法又教给狄雲,遂将戚長發诱入房中击杀,却又伪造现场反诬戚長發击伤了他而逃走,而已意犹未尽,复又设下圈套将见义勇为前往捉贼的狄雲裁赃诬为强奸偷盗犯,打入死牢。???

獄中奇遇

狄雲悲愤伤心交加,在狱中自暴自弃。同室的丁典又以为他是奸细,对他拳脚相加。

万震山的儿子万圭假作好人,让戚芳以为他出钱出力想让狄雲尽早出狱,其实却是买通官府将狄雲轻罪重办。戚芳信以为真,因而认定狄雲确有其罪,虽然感情仍在,但对狄雲也感到伤心和失望,终于嫁给了万圭。

狄雲在监狱待了三年多,听闻得知师妹嫁给万圭,对人生绝望下自杀。万念俱灰,上吊自尽时,丁典也明白了狄雲并非奸细,利用“神照經”救活了他,并告诉他自己名叫丁典,因为从戚長發、万震山的師父手上得到了一部连城劍诀,为众多武林人物所追逐,流落江湖,认识了一个叫做凌退思的知府的女儿凌霜华,两人一见倾心。 知府却以女儿为要胁逼他交出连城诀,不久后又将他打入大牢、这几年他已练成了绝顶內功神照功。狄雲第一次听说了自己師父是个阴险毒辣、城府极深的人,听说他和自己的两个师伯竟联手杀了师祖,但也只是将信将疑?。丁典逐渐向他解释了狄雲为何入狱,也让狄雲明白世界险恶,本想传授“神照經”给他,但狄雲因为绝望而不肯学。后来狄雲为了保护丁典而逐渐学习了“神照經”。

丁典心中放不下凌霜华,与狄雲一起越狱。不料霜华已死,其父凌退思知府在女儿的棺木上涂了“金波旬花”剧毒,丁典抚棺痛哭的时候,中了这无可救药之毒。丁典死前托付狄雲希望和霜华同葬,并告知部分“连城诀”。

狄雲携丁典尸体逃至万震山家柴房并为戚芳所救、抛至一小船。???

雪谷

狄雲为躲避血刀僧宝象拔去头发、胡须,但在破庙险被宝象吃下肚。幸好宝象喝了咬过丁典带毒尸体的老鼠汤死亡而免。狄雲火化了丁典的尸体并换上了宝象的袈裟得到《血刀經》,却被铃劍双侠误认为是作恶多端的血刀僧?。被血刀老祖所救,并认为狄雲是宝象的弟子。

血刀老祖欲淫美貌的水笙将其掠走,引动"落花流水"四侠和群豪追杀,狄雲深卷其中。血刀老祖携狄雲和水笙逃入雪山谷,遇雪崩,和"落花流水"四侠一起被封入雪谷中。"落花流水"中之花铁干误杀好友刘乘风,精神恍惚。血刀老祖诡谲狠辣,在险恶的雪下大战中杀了陆天抒,又砍断水笙之父水岱双腿,花铁干神经崩溃,投降了血刀老祖,心态扭曲,由一代大侠沦为卑鄙小人。水岱求狄雲杀死自己。愤懑之中被迫打通任督二脉,从而內功举世无双,踹死精疲力竭的血刀老祖。狄雲无意间踢死血刀老祖。?

因为雪谷被封,狄雲与水笙便只能在雪谷之中等待开春。狄雲与水笙逐渐在雪谷生活,狄雲利用自己的內功每日打鸟雀为两人食物,花铁干因为内力没有狄雲深厚缺少食物下吃掉了陆天抒、刘乘风的尸体。狄雲本来想杀掉他但却银本性善良下不了手,后来也将自己打到的食物分给了他。

水笙拆了自己的衣线,串起一根根鸟雀羽毛编织而成,而姑娘还不知道自己把女儿家的情意编织进去了。狄雲虽然没穿那件羽衣,并还叫人伤心地踩了几脚,但那羽衣已存进了心里。

后来这些日子之中,狄雲已将一本血刀經的內功和刀法尽数练全?。

複仇之路

待冰雪初融之时,狄雲被花铁干指为恶人,称狄“杀害”了陆、刘、水三人,并与水笙有染?。待花铁干、水笙等人走后,狄雲把血刀經中刀法与內功练得融会贯通并回到湘西戚長發处欲寻找師父、并杀死万圭报当年之仇。

狄雲寻到了二师伯言达平。原来他就是那个心机阴深的老乞丐。他圈起三师弟戚長發的屋子掘寻连城诀,因此引来万震蓜Μ万圭与言达平争斗。言达平用毒蝎毒伤万圭,并且用解药要挟万震蓜Μ许下挖到连城诀,宝物归言达平的誓言!在言达平给万圭治疗伤势后,万震山乘机攻击言达苿Μ最后被狄雲所救!狄雲从言达平那解开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并且了解到万圭的解药须连敷十次,因而从其手中取来解药?,乔装郎中,以治万圭毒伤为由,入万府见到了戚芳,并将在山洞中取来的《唐诗选辑》留给戚芳,暗示自己是狄雲。那本《唐诗选辑》是他们相恋时,戚芳用来夹鞋样的。当年戚芳无意取来,弄得万震山和戚長發争来斗去?。

狄雲复仇,将万震蓜Μ万圭封入夹莿Μ但戚芳心软,打开夹墙放了丈夫万圭,却被万圭所杀。狄雲痛苦万分委托一户农家照顾戚芳的女儿空心菜,自己独自去寻万震山父子报仇!

为完成恩兄丁典的痴情之托,狄雲掘开凌霜华的墓穴准备将丁典的骨灰和其同葬,发现凌霜华系被其父凌退思活埋!在她的棺木上,留有她死前用指甲抓上的《连城诀》秘籍!为了引出万震山父子,狄雲将江湖上人人眼红的连城诀写在了江陵城墙上,一时间引来江湖上各方豪杰齐聚江陵。

连城诀被人破译,宝藏就在江陵城南的一座寺庙内,萬震山、言達平、戚長發等人最后随宝藏一起,葬身破庙之中。狄雲目睹众人为宝疯狂,抱着师妹的女儿“空心菜”悄然离开。他他不愿再在江湖上厮混,他要找一个人迹不到的荒僻之地,将空心菜养大成人。他回到了藏边的雪谷。鹅毛般的大雪又开始飘下,来到了昔日的山洞前。

在山洞前狄雲也发现了已在这里等候他许久的水笙。?

2人物關系

師祖:梅念笙

師父:戚長發(曾是血刀老祖、丁典)

師伯:萬震山、言達平

師妹:戚芳(青梅竹馬)

戀人:以前是戚芳,後來是水笙

養女:空心菜

3人物原型

根据《连城诀》后记,狄雲的故事背景借用了金庸以前的一位叫和生的家仆,并在和生的真实事迹中发展虚构而成?。

4武功絕學

神照經:湘中武林名宿,人称“铁骨墨萼”的梅念笙所有,一说是“神照經”的內功有起死回生之效;又说神照經內功是天下第一精纯的內功。丁典学成之后传授给了狄雲?。

血刀經:为西藏血刀门掌门人血刀老祖修习,此功邪恶之极且功力巨大,血刀老祖凭借此功横行中原武林,几乎没有对手。后来,“血刀經”意外被狄雲获得?。

躺尸劍法:“铁索横江”戚長發精研的一种劍术,他为了掩人耳目,把《唐詩劍法》蓄意讹传为“躺尸劍法”,其中的种种招数名称也改成谐音字或同声异形字,他曾把该劍术传给小说的狄雲?。

5人物評價

吳樾:狄雲有情有义,敢爱敢恨,具有很鲜明的性格。经历了多种磨难之后,站到了最顶端,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物?。

缪海荣:“狄雲在遍尝世间辛酸之后,逐渐由一个土头土脑、憨直朴拙的傻小子变成一个有独立人格意识的人,他的确不是大侠,但他是一个懂得善恶的真英雄。”?

6影視形象

年份

飾演者

配音

出自影視版本

1980 吳元俊
  
香港邵氏電影《連城訣》
1989 郭晉安 孫燕超 香港無線電視劇《連城訣》
2004 吳樾
  
內地電視劇《連城訣》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戚長發招招手。道:“阿芳,阿芳,过来见过卜师哥,这是我的光杆儿徒弟狄雲,这是我的光杆儿女儿阿芳。嘿,乡下姑娘,便这么不大穭Μ都是自己一家人,怕什么丑了?”

【2】戚芳躲在狄雲背后,也不见礼。只点头笑了笑。狄雲道:“卜师兄,你练的劍法跟我们的都是一路,是吗?不然怎么一见便认出了师妹劍招。”

【3】狄雲到前村去打了三斤白酒。戚芳杀了一只肥鸡,摘了园中的大白菜和空心菜,满满煮了一大盘,另有一大碗红辣椒浸在盐水之中。四人团团一桌,坐着吃饭。

【4】半个月之后。戚長發带同徒儿狄雲、女儿戚芳,来到了荆州。三人准穿了新衣,初来大城,土头土脑,都有点儿心虚胆怯,手足无措。打听“五云手”万震山的住处。途人说道:“万老英雄的家还用问?那边最大的屋子便是了。”

【5】狄雲和戚芳一走到万家大宅之前,瞧见那高墙朱门、挂灯结彩的气派,心中部是暗自嘀咕。戚芳紧紧拉住了父亲的衣袖。戚長發正待向门公询问,忽见卜垣从门里出来,心中一喜,叫道:“卜贤侄,我来啦。”

【6】戚長發等三人走进大门,鼓乐手吹起迎宾的乐曲。唢呐突响,狄雲吃了一惊。

【7】忽然间人丛中窜出一个粗眉大眼的少年,悄没声的欺近身去,双臂一翻,已勾住吕通的两条手臂,大声叫道:“你弄脏了我師父的新衣服,快快赔来!”正是戚長發的弟子狄雲。

【8】吕通双臂一震,要将这少年震开,不料手臂给狄雲死命勾住了,无法挣脱。吕通这铁臂功须得横扫直击,方能发挥威力,冷不防被他勾住了,臂上劲力使不出来。他大怒之下,右膝一举,撞在狄雲的小腹之上,喝道:“快放手!”狄雲吃痛,臂力一松。吕通一招“风云乍起”,挣脱了他双臂,呼的一拳击出,正是“六合拳”中的一招,“乌龙探海”。

【9】狄雲急窜让开,叫道:“我不跟你打架。我師父这件新袍子,花了三两银子缝的,咱们卖了大牯牛大黄,才缝了三套衣服,今儿第一次上身……”吕通怒道:“楞小子,胡说八道甚么?”狄雲冲上三矂Μ叫道:“你快赔来!”他是农家子弟,最是爱惜物力,眼见師父卖去心爱的太牯牛缝了三套新衣,第一次穿出来便让人给槽蹋了,教他如何不深感痛惜?他也不理吕通跟万震山之间有什么江湖过节,師父这件袍子总之是非赔不可。

【10】狄雲道:“要他赔,他要是走了,你又不认帐,那便糟了,”说着又去扭吕通的衣襟。吕通一闪,砰的一拳,击在狄雲胸口,只打得他身子连晃,险些摔倒。万震山喝道:“狄贤侄退下!”

【11】狄雲红了双眼,喝道:“你不赔衣服还打人,不讲理么?”

【12】吕通笑道:“我打你这浑小子便怎样?”狄雲道:“我也打你!”

【13】两人这一搭上手,霎时之间拆了十余招,狄雲自幼跟着戚長發练武,与师妹过招比劍,从没一天间断。吕通虽是晋中大盗,黑道中的成名人物,一时之间却也打他不倒,几次要使铁臂功。都被他乖巧避开,在他肩头打中了两拳,狄雲肉厚骨壮,也没受伤。

【14】再拆数招,吕通焦躁起来,突然间拳法一变,自“六合拳”变为“赤尻连拳”。这套拳法亦是“六合拳”中一路,只是杂以猴拳,讲究搂、打、腾、封、踢、潭、扫、挂,又加上“猫窜、狗闪、兔滚、鹰翻、松子灵、细胸巧、鹞子翻身、跺子脚”八蕜Μ式中套蕜Μ变幻多端。狄雲没见过这路拳法,心中一慌,左腿上连接给他踹了两脚。

【15】狄雲叫道:“打不过也要打。”砰的一响,胸口又被吕通打了一拳。

【16】戚芳在旁瞧着,一直为师哥担心,这时忍不住也叫:“师哥,不用打了,让万师伯打发他。”但狄雲双臂直上直下,不顾性命的前冲,不住吆喝:“我不怕你,我不怕你。”砰的一声,鼻子又中了一拳,登时鲜血淋漓。

【17】众人都正全神贯注的瞧着吕通与狄雲打斗,谁也没去理会,那乞丐呻吟叫粍骸鞍∴。饿死了,饿死了。”突然左足踏在地下的粪便之中,脚下一滑,俯身摔将下来,大叫一声:

【18】吕通膝间一软,左足跪倒,同时全身酸麻,似乎突然虚脱。狄雲双拳齐出,砰砰两声,将吕通庞大的身子打得飞了起来,拍的一响,臭水四溅,正摔在他携来的粪便之中。

【19】狄雲兀自大叫:“赔我師父的袍子。”待要赶出,突觉左臂被人握住,动弹不得,侧头一看,正是師父。戚長發道:“你侥幸得胜,还追什么?”戚芳抽出手帕,给狄雲擦去脸上鲜血。狄雲一低头,只见自己新衫的衣襟上点点滴滴的都是鲜血,不禁大急,道:“糟糕,糟糕!我……我这件新衣也弄脏了。”

【20】只见那老乞丐蹒跚着走出大门,喃喃自语:“饭没讨着,反赔了一只饭碗。”狄雲知道适才取胜,全靠这乞丐碰巧一跌,从怀里掏出二十枚大钱,那是師父给他来城里零花的,追出去塞在他的手里。那老乞丐连声道:“多谢,多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