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斐

當前位置:首頁>人物大全>胡斐

胡斐

胡斐 雪山飛狐

胡斐是金庸小说《雪山飛狐》和《飛狐外傳》两部小说的主角,外号“雪山飛狐”。他出身武林世家,是明末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手下四大护卫之一胡姓护卫的后代。其父胡一刀性情豪迈,侠骨柔情,人称“辽东大侠”;其母乃官宦小姐,但英姿飒爽,才貌兼备,明心慧眼,实女中豪杰。有这样的“遗传基因”,胡斐自然一出生即非凡品。他后来一生的品格性情,行事作派,即是最好的印证――尽管他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业。胡斐与袁紫衣、程灵素的爱情故事是《飛狐外傳》的主要线索。
金庸武俠小說人物
雪山飛狐
姓名 胡斐
綽號 雪山飛狐
家庭 胡一刀(父)
胡夫人(母)
武功
輕功 四象步
絕技 太極拳:
陰陽訣
亂環訣
西嶽華拳
春蠶掌法
胡家拳法
胡家刀法
兵器 冷月寶刀

胡斐是金庸武俠小說《飛狐外傳》和《雪山飛狐》中的男主角,外号“雪山飛狐”,乃闯王胡姓卫士“飞天狐狸”之后代、“辽东大侠”胡一刀之子。为金庸小说中武功绝顶的高手之一。

個性豪爽,路見不平時喜歡拔刀相助,擅使家傳的“胡家刀法”,與紅花會三當家“千手如來”趙半山乃結拜兄弟。

成年後初踏江湖不久,便先後遇上袁紫衣和程靈素,給前者的花容月貌吸引而對之漸生情愫,與後者則結拜爲兄妹。

后来,在《雪山飛狐》中与“金面佛”苗人凤之女苗若兰相爱,但最终却与苗人凤于雪山峭壁上决斗时,面临牺牲自己或杀死苗人凤的抉择。故事在此结束,留下一个让读者想像的结局。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人物設定

胡斐是金庸武俠小說《飛狐外傳》中的主角。在《飛狐外傳》中他最爱的人是袁紫衣,但程灵素对他有爱慕之心。而在《雪山飛狐》中,他与苗若兰则互相爱慕。《飛狐外傳》是《雪山飛狐》的“前传”,但写于《雪山飛狐》之后,叙述胡斐过去的事迹。这是两部小说,互相有联系,却并不是完全的统一。胡斐虽然在《雪山飛狐》中也有出现,但《雪山飛狐》的真正主角,其实是胡一刀。胡斐的性格在《雪山飛狐》中十分单薄,在《飛狐外傳》中则活灵活现。

2人物評析

《雪山飛狐》里的胡斐,与《飛狐外傳》的胡斐很不相同,简直像两个完全没有关联的人。《雪山飛狐》的胡斐传奇气味浓厚,沉郁内向,懂得琴、曲,闻弦歌而知雅意;《飛狐外傳》的胡斐是个机灵而有侠义心肠的乡下小子,小时比长大之后出色得多。金庸说他无意使两部小说里的胡斐统一贯彻起来,事实上,这两部小说当是两个独立故事看,较为自然合理。

在商家堡的童年胡斐,是個十分聰明機智的孩子,他不但勇敢而富于俠義精神,而且年紀這麽小已是個性獨立而倔強,不怕痛、不怕死。他別開生面的散尿救人方法,活脫脫是個頑童模樣。

其實,從劉鶴真夫婦暗算苗人鳳、福康安的母親毒殺馬春花、他自己被福康安暗算、後來石萬嗔以三大劇毒對付程靈素,種種陰謀,他沒有一次料到,就是因爲他自己心地太良善,料不到別人會那麽歹毒陰惡。不過,除此之外,他踏足的世界實在太險詐了:用毒的世界、官場的勾心鬥角。

程靈素越顯得妙算神機,胡斐就越顯得像個呆小子。胡斐的好心地,始終令讀者對他喜愛。

3人物故事

雪山飛狐

江湖傳聞,當年闖王兵敗之後,曾經遺留下一批價值連城的寶藏,而開啓這筆寶藏的秘密被當年闖王帳下胡、苗、範、田四名武功高強的護衛分別掌握。由于寶藏的緣由,四姓後人數代間大起沖突,而寶藏的秘密卻越來越虛無飄渺。根據傳聞,苗、田家上人是被胡先父所害,所爲獨吞寶藏。苗人鳳聽從了田歸農之挑唆,欲尋胡一刀報仇雪恨,而田實則爲觊觎胡手中的寶藏線索。胡一刀遣人將當年實情告苗人鳳,卻因有人從中做梗而未達。胡一刀終接下戰書,二人一場苦戰。交戰幾日,二人雖爲仇家卻視爲知己。田歸農暗中塗毒,胡一刀以小傷斃命,臨終前將寶藏線索之一交與苗人鳳,胡夫人將幼子托與苗人鳳,隨夫自盡。田歸農欲加害幼子,幸爲平阿四救下。

官家小姐南蘭由于遭人追殺,苗人鳳將其救下結爲夫婦。

田歸農近年勢力大長,由于受苗人鳳轄制,心生不滿,田歸農知寶藏線索在苗人鳳手中,伺機下手,勾引南蘭,終與南蘭私奔,但仍找不到寶藏線索。苗人鳳帶幼女苗若蘭一路追至商家堡,田歸農卻被福康安救下。

胡一刀死後,其子胡斐按刀譜習得武功,在商家堡初見苗人鳳,贊其風範。

此後胡斐巧遇趙半山,並承其助。不意,趙半山、胡斐等人均遭商老太暗算,胡斐大戰商老太得勝。

幾年後,苗若蘭離家,路遇胡斐漸生情愫……

胡斐到廣東,遇當地惡霸鳳天南欺壓百姓,幾欲除暴安良卻屢遭袁紫衣阻攔,使鳳氏父子殺人後逃走。

胡斐在追趕鳳的路上,再遇袁紫衣。袁紫衣與其若即若離,胡斐已情系袁紫衣。而後二人巧遇鳳天南。胡斐欲殺之,又被袁紫衣幹擾,致鳳賊逃脫。

有人欲害苗人鳳,信中劇毒瞎了苗雙眼。胡斐敬佩苗人鳳,故從中保護。

苗人鳳擔心自己受傷後女兒被田歸農帶走,將女兒托付胡斐。胡斐遂帶苗若蘭下洞庭尋“毒手藥王”爲苗治眼。

已故“毒手藥王”之高足程靈素對胡斐一見鍾情,遂攜藥北上爲苗大俠醫眼,回到苗家正逢田歸農帶衆人偷襲苗,胡斐勇退田歸農等人,程靈素即爲苗大俠治眼。苗人鳳承認胡一刀系己所傷。胡斐心中矛盾,未吐露身世,由于苗人鳳之俠義與眼傷,終離苗而去。胡斐與程二人繼續追趕鳳天南來到京城,幾經周折後找到鳳並與之交手。袁紫衣再現,掩護使其逃脫。

袁紫衣終透內情,言鳳天南乃其父,當年將其母強奸生有袁紫衣,後又逼其母致死,故袁紫衣爲報父女之情當救其三次,今後定當殺之。

田歸農爲將寶藏歸爲己有,挑唆福康安召開天下掌門人大會,以期尋找寶藏線索,同時令天下英雄自相殘殺。而胡斐在西嶽華山推選掌門之處爭得掌門之位,帶程化妝前往。

袁紫衣亦來京城,與胡斐、程靈素二人配合,大鬧天下掌門人大會,並趁亂打死了鳳天南。

胡斐與袁紫衣、程靈素從天下掌門人大會逃出。袁紫衣方道明自己原爲尼姑,雖深愛胡斐卻不能留下。藥王廟外,胡斐巧遇紅花會衆人。後又遭程靈素之師叔等埋伏,欲挾程靈素交出《藥王神篇》,胡斐爲救程靈素而中劇毒,程靈素爲救胡斐而喪生。

胡斐來到父母墳前,將程姑娘的骨灰埋在這裏。見到了前來找他的袁紫衣,打退了圍殺他的田歸農。田歸農以告之其父身死真相爲由求饒一命,捏造一番,誣陷苗人鳳爲下毒之人,胡斐欲找平阿四一問究竟。

胡斐找到平阿四之時,平阿四已死在田歸農的刀下。現場痕迹爲苗人鳳所爲,胡斐誓找苗人鳳報仇。

田歸農于掌門人大會後返家,卻遭天龍門內讧,終于死在對苗人鳳的恐懼之下,天龍門大亂。

各路武林高手受邀前往玉筆峰會胡斐,因據聞胡斐將在此與苗人鳳決一死戰。玉筆峰上衆人重新爭奪當年闖王之遺物,也同時是江湖上傳聞的寶藏之線索所在。

胡斐如約至玉筆峰,峰上諸人因各懷鬼胎,懼怕胡斐,俱避內室。苗若蘭鎮定而出,接待胡斐,往日情愫湧上心頭,二人頓生愛戀。因莊主不在,胡斐暫避峰下。

衆武林人揭出寶藏指南,而另一線索就在苗若蘭身上。衆人欲于峰後尋巨寶藏處。行前將苗若蘭點穴並脫去其衣褲。胡斐再至峰上,遭遇只著內衣之若蘭。苗人鳳中奸人之計,胡斐勇出殺敵救苗。但當苗又見胡斐所出之床上尚有只著內衣的女兒時,認爲胡斐乃奸惡小人,追擊胡斐。

胡抱若蘭逃下峰去,巧見尋寶諸人于藏寶洞因貪婪彼此厮殺,遂將諸人關閉石門之內,使其永不見天日。

飛狐外傳

遼東大俠胡一刀死後,以子胡斐按家傳拳譜與刀譜習得上乘武功,在山東武定商家堡,遇胡一刀所殺八卦刀商劍鳴之妻,遂與商老太及商劍鳴之師兄弟王劍英、王劍傑交手,大逞雄威。

此時巧遇紅花會三當家千手如來趙半山,並承其助,胡斐的成功亦得趙欣賞。不意,趙、胡等人均遭商老太暗算,被困于她家鐵廳之中,商老太以火燒廳,欲烤死趙、胡等人。胡斐冒險自狗洞爬出,大戰商老太等人,終于解救出鐵廳中人,並與趙半山結義。

胡斐到廣東佛山鎮,遇當地惡霸、五虎派掌門人鳳天南欲霸占鍾阿四處菜田,誣其子偷吃鳳天南家鵝,逼鍾妻于祖廟北帝前將其子剖腹以證明清白,鍾妻爲此瘋癫。

胡斐怒而大鬧佛山鎮,逼出鳳氏父子,亦在祖廟北帝前欲殺其父子爲鍾家報仇,卻遭袁紫衣阻攔,又中調虎離山之計,遂使鳳氏父子又殺鍾阿四全家後逃走。

胡斐在追趕鳳天南的路上,又遇武藝高強的少女袁紫衣。袁騎趙半山的白馬,又知胡斐底細,與其若即若離,又常騷擾,又似含情,胡斐已情系紫衣。

一风雨之夜,胡斐与袁紫衣夜宿于一古庙,巧遇凤天南一行。胡斐欲杀之,紫衣力劝,不从,又被紫衣干扰,致凤贼逃脱。 是夜又有人欲谋害苗人凤,胡斐敬佩苗人凤故竭力保护为苗送信之人,无奈此人己受田归衣骗,将信交苗人凤时,信中剧毒瞎了苗大侠双眼。此毒只“毒手药王”能解,胡斐遂下洞庭寻“毒手药王”,即得已故“毒手药王”之高足程灵素之助。

程靈素對胡斐一見鍾情,遂攜藥北上爲苗大俠醫眼,回到苗家正逢田歸農帶衆強人偷襲苗大俠,胡斐勇退田歸農等人,程靈素即爲苗大俠治眼。飯後,苗人鳳讓胡斐看了家中所供胡一刀夫婦牌位,承認胡一刀系己所傷。

胡斐帶程靈素沈痛而去。二人繼續追趕鳳天南,路上竟連遇陌生人的迎接,稱有朋友送胡斐大宅院。二人只得化妝而行。

二人于一客店忽逢當年商家堡所遇飛馬镖局馬行空镖頭之女馬春花夫婦護镖,恰遭衆多豪強圍劫。胡斐因當年被商老太吊打時曾承馬春花求情,欲報當年之恩而與古怪的豪強盜黨交手。後得知,馬姑娘當年與福康安公子有私情,現在的孿生二子即當時所爲。福公子現已成大帥,權重當朝卻膝下無子。

古怪的豪強盜黨即受福大帥之遣而來接馬姑娘與一雙兒子,並打死馬姑娘的丈夫。胡斐見馬春花仍念福公子舊情,遂與程靈素撤手趕路。

二人來到京城,巧遇助馬春花時所識福大帥手下侍衛,他們欽佩胡斐武功,故在聚英樓請二人吃飯,席間聚賭,胡斐竟贏下宣武門內一座豪華宅院,頓覺蹊跷。在新宅宴請侍衛們時,才知此爲鳳天南之賄,當即與之交手。此時袁紫衣及時出現掩護,使其逃脫。

紫衣終透內情,言鳳乃其父,當年將其母強奸生有紫衣,後又逼其母致死,故紫衣爲報父女之情當救其三次,今後定當殺之。

當夜馬春花自帥府派人請胡斐相見,向胡斐致謝,不巧遇福康安。福康安生疑,設計捕殺胡斐,幸脫。在府中聞老夫人害馬春花之計,相救時馬春花己將毒湯喝下。

胡斐冒死救出馬春花,令程靈素救治。爲救治,三人避至西嶽華山派推選掌門之處。救治馬春花需找一保持十二時辰安靜不動之所,胡斐上台爭得掌門人之位,遂找到了安靜之所。由于馬春花急于見到二子,情緒不穩,即有生命之危,胡斐又冒死進府搶出二子。

福康安爲攏絡江湖武人並使其互相殘殺不致危及朝廷,舉辦天下掌門人大會,胡斐以西嶽華山派掌門人身份,帶程靈素化妝前往。

袁紫衣亦來京城,一路上搶來九個半掌門人之位,以九個半派總掌門身份來到大會,與胡斐、程靈素二人巧妙配合,大鬧天下掌門人大會,揭露福康安與朝廷的陰謀,打碎了欽賜玉杯,並趁亂打死了鳳天南。

之後,胡斐巧遇紅花會衆英雄來京,見到了趙半山打敗大內十八侍衛。團聚後卻與程靈素遭歹人暗算,胡斐爲救程靈素而中劇毒,程靈素爲救胡斐而喪生。

胡斐十分悲痛,來到滄州父母的墳前,將程靈素的骨灰埋在這裏。在此見到了前來找她的袁紫衣,打退了圍殺他的田歸農。袁紫衣原叫圓性,自小已入佛門,雖然深愛胡斐卻不能留下,她雙手合什輕念偈語,怅然而去。?

4影視形象

1964年香港粤语電影《雪山飛狐》江汉饰演

1978年香港佳视電視劇《雪山飛狐》卫子云饰演

1980年香港邵氏電影《飛狐外傳》钱小豪饰演

1984年香港邵氏電影《新飛狐外傳》黄日华饰演

1985年香港无线電視劇《雪山飛狐》吕良伟饰演

1991年台湾台视電視劇《雪山飛狐》孟飞饰演

1993年香港嘉禾電影《飛狐外傳》黎明饰演

1999年香港无线電視劇《雪山飛狐》陈锦鸿饰演

2007年合拍電視劇《雪山飛狐》聂远饰演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因爲他其實並不姓平,而是姓胡,他的姓名不是平斐而是胡斐;因爲他是胡一刀的兒子,那個和苗人鳳打了五日不分勝負的遼東大俠胡一刀的兒子;因爲他父親曾遺給他記載著武林絕學的一本拳經刀譜,那便是胡家拳法和刀法的精義。

【2】閻基憑著兩頁拳經上的寥寥十余招怪招,就能稱雄武林,連百勝神拳馬老镖頭也敗在他的手下。胡斐卻是從頭至尾學全了的。

【3】商老太坐在椅上,瞧不見說話之人是誰,但聽到他聲音尖細,叫道:“是誰說話?你過來!”只見兩名莊丁被人推著向兩旁一分,一個瘦少年走上前來,正是胡斐。

【4】這一下當真是奇峰突起,人人無不大出意外。商老太反而放低了嗓子,說道:“阿斐,原來是你。”胡斐點頭道:“不錯,是我幹的。馬老師他們全不知情。”商老太問道:“你這麽幹,爲了什麽?”胡斐道:“我瞧不過眼!是英雄好漢,就不該如此。”商老太點頭道:“你說得很對,好孩子,你很有骨氣,你過來,讓我好好地瞧瞧你。”說著緩緩伸出手去。

【5】胡斐倒不料她竟會不怒,便走近身去。商老太輕輕握住他雙手,低聲道:“好孩子,真是好孩子!”突然間雙手一翻,一手扣住他左腕“會宗穴”,一手扣住他右腕“外關穴”。

【6】她這一翻宛似電光石火,胡斐全未防備,登時全身酸麻,動彈不得。若憑他此時武功,商老太哪能擒得他住?但他究竟全無臨敵經驗,不知人心險詐,雙腕既入人手,空有周身本事,卻已半分施展不出。商老太唯恐他掙紮,飛腳又踢中他的“梁門穴”,命莊丁取過鐵鏈麻繩,牢牢將他手足反綁了,吊在練武廳中。

【7】商寶震取過一根皮鞭,夾頭夾腦先打了他一頓。胡斐閉口不響,既不呻吟,更不討饒。商寶震連問:“是誰派你來做奸細的?”問一句,抽一鞭,又命莊丁去看住平阿四,別讓他跑了。他滿腔憤恨失意,竟似要盡數在胡斐身上發泄。

【8】馬春花和徐铮見胡斐已全身是血,心下不忍,幾次想開口勸阻,但馬行空連使眼色,神色嚴厲,命二人不可理會。

【9】胡斐突然張嘴哈哈大笑。他這樣一個血人兒,居然尚有心情發笑,而且笑得甚是歡暢盡意,並無做作,又是大出衆人意料之外。商寶震搶起鞭子,又待再打,馬春花再也忍耐不住,大叫道:“不要打了!”商寶震的皮鞭舉在半空,望著馬春花的臉色,終于緩緩垂了下來。

【10】胡斐身上每吃一鞭,就恨一次自己愚蠢,竟然不加防備而自落敵人之手,當時全身皮開肉綻,痛得幾欲昏去,忽聽馬春花“不要打了”四字出口,睜開眼來,只見她臉上滿是同情憐惜之色,不由得大是感激。

【11】對父親這幾句話,馬春花確是不懂,這天晚上想到胡斐全身是血的慘狀,總是難受,睡到半夜,翻來覆去地再也睡不著了,悄悄爬起身來,從百寶囊中取出一包金創藥,出房門向練武廳走去。

【12】商寶震搖頭道:“遭逢今日之事,我怎麽睡得著?你怎麽不睡?”馬春花說道:“我跟你一樣,也牽挂著今日之事,心裏難受。”她所說的“今日之事”,是指胡斐被打。商寶震所說的卻是指她的終身另許他人,這時聽她說“心中難受”,不由得身子發抖,暗想:“她果然對我甚有情意,她被許配給那姓徐的蠢才,實是迫于父命,無可奈何。”當下大著膽子,上前一步,柔聲叫道:“馬姑娘!”

【13】突聽得樹頂飒然有聲,一團黑影飛躍而下,站在兩人面前,笑道:“不用你放,我早出來啦!”馬商二人大吃一驚,待得瞧清楚眼前之人瘦瘦小小,竟是胡斐,心中的驚駭都變成了奇怪,齊聲問道:“誰放你的?”胡斐笑道:“我何必要人放!我愛出來便出來了。”

【14】商寶震聽他說自己出來,哪裏肯信,當下疑心大起:“定是又有奸細混入了商家堡來?”搶上去抓他胸口。胡斐吃了他幾百鞭子,這口怨氣如何不出?身形一晃,左右開弓,拍拍拍拍,霎時之間連打了他四個耳光。

【15】商寶震急忙伸手招架,胡斐左手一晃,引得他伸手來格,右手砰的一拳,迎面正中他的鼻子,立時鮮血長流。商寶震“啊”的一聲,胡斐跟著起腳一鈎,商寶震急忙躍起兩丈,哪知對手連環腳踢出,乘他人在半空,下盤無據,跟著一腳,將他踢了一個筋鬥。這幾下快捷無倫,待得馬春花看清楚時,商寶震已連中拳腳,給踢翻在地。

【16】胡斐氣猶未泄,礙著馬春花在旁,再打下去她定要出面幹預,她對自己一片好心,大丈夫恩怨分明,只要她一句話,自己焉能不聽?當即拍手叫道:“姓商的小狗賊,你敢追我麽?”說著轉身便逃。

【17】胡斐輕功远胜于他,逃一阵,停一会,待他追近,又向前奔,转眼间便奔出七八里地,见马春花虽然跟来,却已远远抛在后面,于是立定脚步,说道:“姓商的,今日小爷中了你母亲的奸计,这才受辱,现下让你见识见识小爷的本事。”说着身形飞起,如一只大鸟般疾扑过去。

【18】商寶震從未見過這般打法,嚇得急忙閃避。胡斐左足在地下微微一點,身子已轉過方向,跟著進撲。這時商寶震待要再讓,卻已不及,當下喝道:“來得好!”雙掌並擊,正是他家傳八卦掌的厲害家數。胡斐左手在他掌上一搭,一拉一扭,商寶震手腕劇痛,若不是縮手得快,雙手手腕立被扭斷。

【19】胡斐左拳平伸,砰的一聲,擊中他的右胸,跟著起腳,又踢中他的小腹。胡斐習練父親所遺拳經,今日初試身手,竟然大獲全勝。

【20】此刻商寶震全身縮攏,雙手護住頭臉,只有挨打的份兒,苦練了十多年武功,在這少年手下,竟是半點施展不出。胡斐左腿虛晃,侍他避向右方,右腳倏地踢出,正中他右腰“京門穴”。商寶震站立不住,撲地倒了。胡斐剝下他長衫,撕成幾片,將他手腳反轉縛住,本要將他吊在路旁的柳樹之上,但他人小,力氣不夠提上樹去,于是看准了一個大桠枝,抓起商寶震來,大喝一聲:“去你的!”力貫雙臂,將他擲了上去,正好擱在桠枝之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