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敏

當前位置:首頁>人物大全>趙敏

趙敏

趙敏 紹敏郡主|敏妹

趙敏,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的女主角。是金庸笔下最受读者喜爱的人物之一。天下兵马大元帅汝阳王之女,大元第一美人。手下皆为武林中最顶尖的高手。她时而明艳不可方物,艳丽非凡,时而端严之至,令人不敢逼视。精灵俊秀,直率豪爽,具有雄才大略,曾期许自己能创一番大事业,可惜生为女儿身。曾经奉命剿灭反贼,对六大派下毒手。自从绿柳山庄事件后,对敌军首领張無忌一往情深。她敢爱敢恨、追求爱情勇往直前,并不像传统女子的忸怩作态。于荒岛之上被周芷若嫁祸(杀張無忌未婚妻殷离,取屠龙刀、倚天劍),于濠州婚礼上以谢逊毛发带
金庸武俠小說人物
紹敏郡主/敏妹
姓名 敏敏特穆爾
綽號 趙敏
門派 元朝汝陽王府紹敏郡主
家庭 察罕帖木兒(父)
汝陽王妃(母)
王保保(兄)
張無忌(丈夫)
武功
絕技 峨嵋派劍法:
:金頂佛光
:千峯競秀
:金頂夕照
:金頂九式
華山派劍法:
少林派達摩劍法:
:金針渡劫
武當派劍法:
:天地同壽
崆峒派劍法:
:人鬼同途
昆侖派劍法:
:神駝駿足
:玉碎崑岡
兵器 倚天劍

趙敏,金庸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的女主角,为敏敏特穆爾。容貌嬌豔清麗,婉約可人。生性機智多謀,心思敏捷。乃元朝貴族,封號爲“紹敏郡主”。父親乃當時手握元朝軍權的“汝陽王”察罕帖木兒,哥哥爲庫庫特穆爾,漢名王保保。

身居汝阳王府,主事招揽、统合各派武林人士。曾下毒令令武林六大門派高手内功全失,囚禁于万安寺,嫁祸于明教;将六大派囚禁于万安寺,以迫使各派掌门臣服朝廷,进而偷学各門派的絕技。后来六大派门人皆为明教第三十四代教主張無忌所救。趙敏工于心计,手段狠辣,跟張無忌斗智均颇有胜,自从万安寺事件后跟其出生入死,与張無忌颇有情愫。趙敏十分痴情,自与張無忌见面后对其念念不忘,为跟随張無忌而不惜一切与父兄决裂,其情之深可见一斑。最终与行将卸任明教教主的張無忌北上定居蒙古,退隐江湖。

目錄

  • 1 生平
  • 2 性格
  • 3 版本差異
  • 4 影視作品
  • 5 參考

生平

趙敏是小说中“汝阳王”察罕帖木儿之女,她还未出生时,其父府上豢养的武士便曾以大力金刚指将武当七侠中排名第三的俞岱岩伤成残废。張無忌幼时也伤在她府上武士的玄冥神掌之下,几乎不治。在小说中数位女主角中她出场最晚,首次正式亮相是在第二十三回《灵芙醉客绿柳庄》。她见一批元兵淫虐欺辱中国妇女,命手下制止,后因此蒙古军官对己无礼让手下箭歼五十名官兵,并与張無忌等人初见。后邀请張無忌等明教人士至绿柳庄吃酒,席间下毒,明教教众走出后尽数昏倒,只張無忌能够抵抗。无忌回绿柳庄去取解药,与趙敏同时落入庄内陷阱,只得以九阳功擦她脚底涌泉穴,逼使趙敏放他出去解了众人之毒。趙敏立即将绿柳庄烧毁。

趙敏带府上武士假扮明教上武当山闹事,更让僧人刚相假冒少林派空相偷袭击伤了张三丰。杨逍、殷天正等赶到揭发骗局。張無忌本扮作武当中的一名童子,与张三丰相认,得传太极拳法与太极剑法,连败趙敏手下数名武士。鹿杖客、鹤笔翁偷袭无忌,让趙敏逃走。趙敏料到无忌要来抢解药救俞岱岩、殷梨亭,用七虫七花膏涂抹受伤武士,无忌果然中计,带了趙敏手下武士伤口上的药返回武当,令俞、殷二人中毒。无忌只得又去找趙敏,答应她三件事后,才获得真正的解药。

趙敏使毒计对付中原武林,用十香软筋散将各大門派重要人物毒倒,一起囚禁在万安寺中。她让苦头陀(毁伤面目后混进汝阳王府做卧底的范遥)等与各派高手比武,自己偷学武功招数。她要伤害也被囚禁的周芷若,張無忌现身相救。无忌与众人商议救人,趙敏却拉范遥去见无忌,与他作交心长谈,并要他去借屠龙刀。后来万安寺大火,无忌用乾坤大挪移救下许多被囚人士。

趙敏与周芷若、小昭、金花婆婆、蛛儿等人去灵蛇岛,见了谢逊,又遇到波斯总教派人追杀。诸女同张、谢二人逃至另一岛上,次晨发现趙敏和倚天劍、屠龙刀一起失踪,余人都被迷药毒倒,蛛儿更被斩伤面部。回归中原后,遇陈友谅扰乱丐帮,趙敏出来出头被困,无忌相救。无忌斥趙敏毒计害人,更令蛛儿身死,趙敏无法辩驳,趙敏要去见谢逊,然而谢此时已被成昆掳走。又因巧合,无忌被武当四侠冤枉杀害莫声谷,趙敏让他别冲动,先去救韩林儿。

无忌要与周芷若结婚,可是婚前却与趙敏在酒店相会。张周婚礼之上,趙敏突然现身,要无忌不得与周成婚,周用九阴白骨爪击伤趙敏。趙敏奔出后告知谢逊在少林寺。张赵二人遇汝阳王府的人拦截,趙敏称已一意追随无忌。二人混上少林,相救谢逊。后与无忌对付玄冥二老,又遭周芷若相害,并从周身上取得《九阴真经》、《武穆遗书》交给无忌。周芷若绑缚趙敏,逼其实未死的蛛儿现身。张退出江湖,与赵归隐。

性格

趙敏机智多谋,精明能干,直率豪爽,期许自己能有出人头地的大事业。追求爱情毫不犹豫,果敢坚决,并不像传统汉族女子的忸怩型态,而是勇敢追求自己所爱的人。

吴霭仪说对有政治野心的趙敏没有好感,趙敏达到政治目的的手段“全非光明正大”,在个人层面亦“不敢恭维”,对下属完全无情,求高手教武功却不惜媚态相向。她认为赵张二人是“片时的欲念多于一切”,相处下去未必有什么前途。[1]

覃贤茂将趙敏列为金庸小说里“十大可爱女”第六,认为其性格前后矛盾,不能使人刻骨铭心。是爱情让她完成了种惊人转变,她主动满足張無忌精神和肉体的渴欲,但她与张的爱情没有内在基础。[2]

冯其庸认为,張無忌本性软弱、处事犹豫不决,“如果遇上一个柔顺的女孩子,也未必能做出什么大事业来。趙敏与他相处,正好弥补了他的不足。 ”趙敏一方面有强烈占有欲(如在无忌手上咬一口)、一方面机智过人(如识破陈友谅的伪装),因而才能具有“无法抵抗的无限娇媚、无限深情”。[3]孔慶東也有類似看法,認爲張趙的愛情是可能的,張無忌的優柔寡斷使“有本事的女性卻偏偏愛這樣的人,因爲這樣的人使她有安全感,她可以操縱他于掌”。[4]

版本差異

趙敏在第一版中叫做趙明,本名明明特穆爾,封号“绍明郡主”。第二版中趙明改名趙敏,本名敏敏特穆爾,封号“绍敏郡主”。无论趙明或趙敏都是她给自己取的汉名。第三版中金庸则没有确定張無忌的配偶。

影視作品

  • 汪明荃:‘倚天屠龙记’ 无线电视(TVB) 香港 1979年
  • 劉玉璞:‘倚天屠龙记’ 台湾电视公司(TTV) 台湾 1984年
  • 黎美娴:‘倚天屠龙记’ TVB 香港 1986年
  • 叶童:‘倚天屠龙记’ 台湾电视公司(TTV) 台湾 1993年
  • 黎姿:‘倚天屠龙记’ TVB 香港 2000年
  • 贾静雯:‘倚天屠龙记’ 中华电视公司(CTS) 台湾 2002年
  • 安以轩:‘倚天屠龙记’ 中国 2009年
  • 张敏 《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1993年上映的香港武侠片

參考

  1. ^ 吴霭仪, 金庸小说的女子
  2. ^ 覃贤茂, 金庸人物排行榜.
  3. ^ 冯其庸, 读金庸
  4. ^ 孔庆东, 笑书神侠.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基本信息

原名: 敏敏·特穆爾

旧版姓名:明明·特穆爾/趙明(1961年第一版小说姓名)

性別:

民族:蒙古族

朝代元朝

語言:漢語、蒙古語

出場年齡:約16~17歲

身份:皇上賜封紹敏郡主,汝陽王之女

封號:绍敏郡主(“趙敏”这一名字由此而起)

父:汝阳王察罕特穆爾(朝廷宗室,官居太尉,执掌天下兵马大权)

母:汝陽王妃

兄:库库·特穆爾(汉名:王保保)

配偶:張無忌

祖先:鐵木哥斡赤斤(鐵木真四弟)

部屬:苦頭陀(明教光明右使範遙)、鹿杖客、鶴筆翁、摩诃巴思、溫臥兒、方東白(阿大)、成昆、阿二、阿三、烏旺阿普、神箭八雄、蒙古兵等。

初出場地:玉門關甘涼大路柳樹下(二十三回)

用兵器:倚天劍、圣火令、长剑,金钗

代表之花:玫瑰(趙女燦若玫瑰)

稱呼:

紹敏郡主、郡主(範遙及其部屬)

郡主娘娘(張無忌及部属)

蒙古第一美人,天下第一美人(蒙古水兵)

小妖女(明教中部分高層人物前期對她的稱謂、武當諸俠、丐幫中人等)

敏妹(張無忌)

敏敏(汝阳王、王保保称,有的电视剧里張無忌也这么叫)

主人(部屬稱)

妹子(王保保專稱)

赵姑娘(張無忌初期这样叫她,在他人面前一般也这样叫)

趙大小姐(周顛、韋一笑、楊逍稱)

小丫頭(範遙心中所想)

趙家妹子(周芷若稱)

小浑蛋(張無忌称)

2人物特征

容貌:

嬌美無匹,容色絕麗,不可逼視。面瑩如玉,眼澄似水,笑意盈盈,不單豔麗不可方物,還自有一番說不盡的嬌媚可愛,時而又顯出一派純潔妍麗。嬌羞時,玉容上暈紅流霞、麗色生春,登現喜色,有如鮮花初綻、婉麗非凡。時而豔麗不可方物,時而端嚴之至,令人不敢逼視。當真不愧“蒙古第一美人”“天下第一美人”的稱號。

膚色:瑩白勝玉,膚嫩勝雪,白裏泛紅,嫩若凝脂,酒氣將她芙頰一蒸,更是嬌豔萬狀;嬌羞時,暈紅流霞,麗色生春;白皙無瑕的肌膚在霞光照耀之下,暈著一層柔亮蜜光,清美而稚雅。

雙手:手中折扇白玉爲柄,握著扇柄的手,白得和扇柄竟無分別,如白玉一般,幾乎是透明的。

雙足:腳掌纖美,踝骨渾圓。

雙目:黑白分明,靈亮慧黠,炯炯有神;盈盈水瞳不帶泥塵氣,妩媚而多情。

身材:婀娜苗條,灑脫飄逸。柔若無骨,曼妙多姿,纖腰娉婷更是不盈一握。

背影:背影婀娜苗條,後頸中肌膚晶瑩勝雪。背影纖細,瘦腰若蜂。

聲音:話聲清脆,又嬌又甜、又嫩又蜜;極是動聽,悅耳不已。

氣質:

美麗無比,嬌美無限,猶似曉露中的鮮花;巧笑嫣然,美目流盼,如花似玉,花容月貌,嬌豔無倫,當真是觀世音菩薩下凡;十分美麗之中,更帶三分英氣、三分豪態,同時雍容華貴,自有一副端嚴之致,令人肅然起敬,不敢逼視;潇灑飄逸,容光照人,風華絕代,美豔傾城,靈頑活潑,俏而不俗。

性格:

睿智无双,心思机敏,奇变百出,精明能干,直率豪爽。敢爱敢恨,果敢坚决,聪慧精灵,擅巧思、谙韬略,文武全才;那最令人且敬重且喜爱的,不单是那绝顶聪明和那倾国之貌,而更在于她那般敢爱敢恨的魄力,那远多于中原女子的坚毅,更为人钦佩;如雪山顶上迎风独立的凌霄花,凌寒怒放,恰似趙敏的坚强不屈;她也不是那小妖女,而是个古怪精灵过人的女中诸葛,蒙古水手称她为“天下第一美人”却是不枉,她的魄力、她的才能都为人所爱。

動人之處

世间美好的女子何其多,但是趙敏虽为女儿身,却是男儿志向,那十分美丽间的三分英气、三分豪态,就奠定了趙敏不同于一般凡尘女子之处。男装时俊丽爽朗,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刚阳决绝,其中又有少许女性之阴柔幽然,让人有种雌雄莫辨之感;女装时瑰丽缥缈,舞剑空灵飒爽、纤姿飘飘,又有著些许男性之磊落凛然,如此姿态令人不敢亵渎。这一份帝王家的独特气质,实在是令许多男人颇为不及,也让世人为之惊叹。

3原著描寫

容貌(直接描寫)

1、另一人卻是個年輕公子,身穿寶藍綢衫,輕搖折扇,【掩不住一副雍容華貴之氣】。張無忌翻身下马,向那年轻公子瞥了一眼,只见他【相貌俊美異常,雙目黑白分明,炯炯有神,手中折扇白玉爲柄,握著扇柄的手,白得和扇柄竟無分別】。(舊版“美得出奇”)

2、忽聽得那少年公子說道。:“吳六破,你去叫他們放了這幹婦女,如此胡鬧,成甚麽樣子!”【話聲清脆,又嬌又嫩】,竟似女子。

3、周顛對楊逍道:“楊兄,【令愛本來也是個絕色美女,可是和那位男裝打扮的小姐一比,相形之下,那就比下去啦】。”楊逍道:“不錯,不錯。他們若肯加入本教,那八位獵戶的排名,就該在‘五散人’之上。”

4、酒过数巡,趙敏酒到杯干,极是豪迈,每一道菜上来,她总是抢先挟一筷吃了,眼见她【臉泛紅霞,微帶酒暈,容光更增麗色。自來美人,不是溫雅秀美,便是嬌豔姿媚,這位趙小姐卻是十分美麗之中,更帶著三分英氣,三分豪態,同時雍容華貴,自有一副端嚴之致,令人肅然起敬,不敢逼視】

5、【張無忌的手背碰到她柔滑的手掌心,心中怦怦而动】,定了定神,才道:“我在這兒不能多耽,過不幾天,便要南下。”

6、張無忌听到最后这几句话时身子不禁一震,便在此时,只觉【一根柔膩的手指】伸到自己左颊之上,轻轻刮了两下,正是身旁的趙敏以手指替他刮羞。

7、趙敏匆匆出来,身上已换了一件淡黄绸衫,【更顯得潇灑飄逸,容光照人】。

8、这几下兔起鹘落,直是瞬息间之事,双掌一交,張無忌身子已落下了半截,百忙中手腕疾翻,抓住了趙敏右手的四根手指。她【手指又滑又膩】,立时便要溜脱,但張無忌只须有半分可资着力之处,便有腾挪余地,手臂暴长,已抓住了她上臂,只是他下堕之势甚劲,一拉之下,两人一齐跌落。

9、她奸诈毒辣之时,張無忌跟她斗智斗力,殊无杂念,这时内愧于心,又见她【背影婀娜苗條,後頸中肌膚瑩白勝玉,秀發蓬松,不由得微起憐惜之意】,說道:“趙姑娘,我走了,張某多多得罪。”

10、张三丰听到“張無忌”三字,大感奇怪:“怎地魔教教主是【如此年輕俊美】的一個少女,名字偏又和我那無忌孩兒相同?”

11、趙敏【紅暈雙頰,容貌嬌豔無倫,神色之中只有三分薄怒,倒有七分腼腆】,一個呼叱群豪的大首領,霎時之間變成了忸怩作態的小姑娘。但這神氣也只是瞬息間的事,她微一凝神,臉上便如罩了一層寒霜。

12、這時兩人相距極近,只覺她呼吸急促,【吐氣如蘭】,張無忌将头仰起,和她脸孔离开得远些。

13、周顛笑道:“嘿!【這位姑娘花容月貌】,可是我一想到她便渾身寒毛直豎,害怕得發抖。”

14、只见趙敏一人站在当地,脸带微笑,其时夕阳如血,斜映双颊,【豔麗不可方物】

15、張無忌拿起罗袜,一手便握住她左足,【碰到她溫膩柔軟的足踝,心中不禁一蕩】。

16、只见一张铺着锦缎的矮几之上踏着一双脚,脚上穿一对鹅黄缎鞋,鞋头上各缀一颗明珠。張無忌心中一动,眼见这对脚【腳掌纖美,踝骨渾圓】,依稀认得,正是当日绿柳庄中自己曾经捉过在手的趙敏的双足。此时见到了这一对踏在锦凳上的【纖足】,不知如何,竟然【忍不住面紅耳赤,心跳加劇】。

17、一行人走遠後,忽聽得【一個嬌柔清脆的聲音】在殿内响起,说道:“鹿杖先生,昆仑派的剑法果真了得,他刺中摩诃巴思那一招,先是左边这么一劈,右边这么一转……”張無忌又凑眼去瞧,见说话的正是趙敏。

18、这几下似拙实巧,乃是极刚猛的外门功夫。趙敏笑道:“好师父,你快教我。”【神情又嬌又媚】。【張無忌心中怦的一跳】,心想:“你內力不夠,這一招是學不來的。【可是她這麽求人,實教人難以推卻。倘若向我相求,我可不知如何是好】。”

19、見她【妙目】凝望自己,而自己左臂還摟著周芷若,臉上微微一紅,便松開了手臂。

20、趙敏听他说得诚恳,【臉上登現喜色,有如鮮花初綻】,笑道:“嘿,總算你還沒忘記。”

21、韦一笑这几句话说得平平淡淡,但人人均知决非空言恫吓,眼见趙敏【白裏泛紅、嫩若凝脂的粉頰】之上,被韦一笑的污手抹上了几道黑印,倘若他手中先拿着短刀,趙敏的脸颊早就损毁了。

22、楊逍道:“【這趙姑娘的容貌模樣,活脫是個漢人美女】,可是只須一瞧她行事,那番邦女子的凶蠻野性,立時便顯露了出來。”

悄声道:“苦大师,咱们瞧瞧張無忌那小子去。”

23、說話時【盈盈妙目凝视張無忌脸上,绝不稍瞬,口角之间,似笑非笑】。

24、趙敏【皓腕】倏翻,雙劍便如閃電般削他手指。

25、趙敏拉上斗篷上的风帽,罩住了【一頭秀發】,悄声道:“苦大师,咱们瞧瞧張無忌那小子去。”

26、範遙又是一驚,斜眼看她,只見她【眼波流轉,粉頰暈紅,卻是七分嬌羞,三分喜悅】,決不是識穿了他機關的模樣。

27、張無忌知她诡计多端,确是事事提防,难得她肯先行尝酒,免了自己多冒一层危险,可是接连喝了三杯她饮过的残酒,心神不禁有些异样,一抬头,只见她【淺笑盈盈,酒氣將她粉頰一蒸,更是嬌豔萬狀,不可方物】。

28、趙敏微微一笑,缓缓的道:“有时候我自个儿想,倘若我不是蒙古人,又不是什么郡主,只不过是像周姑娘那样,是个平民家的汉人姑娘,那你或许会对我好些。张公子,你说是我美呢,还是周姑娘美?”張無忌没料到她竟会问出这句话来,心想毕竟番邦女子性子直率,口没遮拦,【燈光掩映之下,但見她嬌美無限,不禁脫口而出:“自然是你美。”】趙敏大喜,问道:“你当真不骗我吗?”張無忌道:“我心中这样想,便冲口说出来,要说谎也来不及了。”

29、【但见她手中长剑颤动,婀娜而立,刃寒胜水,剑是倚天劍,貌美如花,人是趙敏】。

30、張無忌眼望趙敏,不知她为何突然咬自己一口,但见【她眼光中滿是笑意,柔情脈脈,盈盈欲滴】,張無忌从她的黄脸假须之后,心中见到了【她的豔麗嬌美】。

31、只見殷離仍然昏迷不醒,趙周二女均是雙頰酡紅,臉上濺著點點水珠,【猶似曉露中的鮮花,趙女燦若玫瑰】,周女秀似芝蘭,霎時之間,心中反感平安喜樂。

32、忽聽背後一個冷冷的聲音說道:“【待得你見到她如花似玉的容貌,可又下不了手啦】。”

33、張無忌道:“芷若,我这番苦衷,你能见谅么?”周芷若微笑道:“【只因是我這個醜樣的,你才推三阻四,要是換了趙姑娘啊,只怕你今晚就……】”說到這裏,轉過了頭,不好意思再說。


  

34、張無忌心中一片迷惘,想起趙敏的【盈盈笑语,种种動人之處】,只觉若能娶趙敏为妻,长自和她相伴,那才是生平至福,

35、拔速台道:“【紹敏郡主乃我蒙古第一美人,不,乃天下第一美人】,文武全才,是汝陽王爺的千金。”

36、那人輕輕巧巧的一側身,已然避開。但見他方巾青衫,【神態潇然,面瑩如玉,眼澄似水】,正是穿了男装的趙敏。

37、但陳友諒見她【樣貌太美】,年紀又太輕,【話聲中又頗有嬌媚之聲】,和江湖上所传張無忌的形貌颇有不同,喝道:“張無忌早死了,哪里又钻出一个假冒货来?”

38、但見她衣衫單薄,【身材苗條】,腰间显然并未藏着倚天劍。

39、趙敏靠在張無忌身上,【嬌喘細細】。巨鼓制成已久,滿腹塵泥,【張無忌在灰尘和秽气之中闻到趙敏身上的阵阵幽香,心中爱恨交迸】,有千言万语要向她责问,苦于置身处非说话之所,但觉趙敏的身子靠在自己怀中,【根根柔絲】,擦到臉上。

40、張無忌心中怦然一动,先前只觉她衣飾华贵,没想到蒙汉之分,此时经她提醒,才想到她全然是汉人姑娘的打扮。只见她【雙頰暈紅,眼中水汪汪的脈脈含情】,他突然之間,明白了她的用意,說道:“你……你……”

41、趙敏道:“你呆呆的瞧着我干么?我这衣服好看么?”張無忌道:“【顔如桃李】,心似蛇蠍。”

42、趙敏嫣然微笑,靠在另一边石壁上,合上了眼睛。无忌鼻中闻到她身上阵阵幽香,微微睁眼,只见【她雙頰暈紅,美若海棠】,真想湊過嘴去吻她一吻,但隨即克制绮念,閉目睡去。

43、兩騎並肩出鎮,向南疾馳。旁人但見雙駿如龍,馬上男女衣飾華貴,【相貌俊美】,還道是官宦人家的少年夫妻並騎出遊。

44、趙敏除下貂裘铺在洞中地下,火光熊熊,烘得山洞温暖如春。張無忌偶一回头,只见火光一明一暗,映得她【俏臉倍增明豔】。前天重击她脸此刻红肿尚未全消,張無忌瞧了不禁心疼起来,欲待道歉又不知如何开口。

45、張無忌但觉【櫻唇柔軟,幽香撲鼻】,一阵意乱情迷,突然间趙敏用力一口,将他上唇咬得出,跟着在他肩头一推,反身窜出窗子,叫道:“你这小淫贼,我恨你,我恨你!”

46、左首第二座彩樓中,一個少女身穿貂裘,頸垂珠鏈,【笑嫣然,美目流盼,艳丽非凡,正是趙敏。公主和她相比,简直是暗无颜色了。他呆呆地看了一會,若不是周芷若便在身旁,真舍不得就此移開目光】。

47、周芷若擡起頭來,說道:“無忌哥哥,我知道你對我一片真心,可是……可是【她聰明智慧,武功高強,容貌權勢,無不勝我十倍】。我終究是爭她不過的,與其一生傷心,不如一死了之。

48、另一個元兵叫道:“別殺這【花朵兒似的小姑娘】,咱哥兒倆先圖個風流快活。”

49、僧人獰笑道:“女施主不用害怕,我們八個和尚強盜正少一位押廟夫人,【你生得這般花容月貌,當真是觀世音菩薩下凡,如來佛見了也要動心】。”

50、趙敏将嘴凑到張無忌耳边,轻轻说道:“你这该死的小淫贼!”这一句话似嗔似怒,如诉如慕,【說來嬌媚無限】,張無忌只听得心中一荡,霎时间意乱情迷……

51、青海三劍進屋坐定,見隔房門板緊閉,不免多瞧幾眼。易三娘笑道:“三位不必起疑,那是大都來的一對小夫妻,私奔離家,【女的好似玉女一般】,男的卻是個粗魯漢子,都是不會半點武功的。”

52、但見她【苍白憔悴的脸上情意盈盈,眼波流动,说不尽的娇媚無限】,忍不住俯下頭去,在她微微顫動的【櫻唇】上一吻。

53、易三娘聽他管長劍叫作刀子,心下暗暗好笑,淡淡的道:“他們走錯了路,喝了碗茶便走了。曾小哥,吃過中飯後,我們要挑三擔柴到寺裏去賣,你幫著挑一擔成不成?寺裏的和尚問起,我說你是我們兒子。這可不是占你便宜,只是免得寺裏疑心。【你媳婦花朵兒一般的人物】,可別出去走動。”

54、百忙中回头一看,只见趙敏本来【皓如美玉般的雙頰】上已罩上了一片青色,滿臉上神色痛苦難當。

55、趙敏唔的一声,仍未醒转,【一張俏臉紅撲撲地,燭光映照下嬌豔動人】

5、月光之下,只見她眉間眼角,笑意盈盈,【說不盡的嬌媚可愛】,想是他適才與周芷若這番對答,都教她一一聽在耳中。

容貌(間接描寫)

1.周顛與明教衆人

倚23回 周颠对杨逍道:「杨兄,令爱本来也算是个美女,可是和那位男裝打扮的小姐一比,相形之下,那就比下去啦。」杨逍道:「不错,不错。他们若肯加入本教,那八位猎户的排名,就该在『五散人』之上。」

倚25回 周颠笑道:「你们当然寻不著。教主却不用寻找,自会见著。教主还欠著她三件事没办,难道这位如此厉害的小姐,就此罢了不成?嘿,嘿!這位姑娘花容月貌,可是我一想到她便浑身寒毛直竖,害怕得发抖。」众人听著都笑了起来,但想想也确是实情。

2.張三豐

倚24回 张三丰听到「張無忌」三字,大感奇怪:「怎地魔教教主是如此年輕俊美的一个少女,名字偏又和我那无忌孩儿相同?」

3.張無忌

倚27回 趙敏微微一笑,缓缓的道:「有时候我自个儿想,倘若我不是蒙古人,又不是什么郡主,只不过是像周姑娘那样,是个平民家的汉人姑娘,那你或许会对我好些。张公子,你说是我美呢,还是周姑娘美?」張無忌没料到她竟会问出这句话来,心想毕竟番邦女子性子直率,口没遮拦,灯光掩映之下,但见她娇美无限,不禁脱口而出:「自然是你美。」

4.周芷若

倚31回 忽听背后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待得你見到她如花似玉的容貌,可又下不了手啦。」转过身来,只见周芷若俏立风中,脸上满是鄙夷之色。 張無忌道:「芷若,我这番苦衷,你能见谅么?」周芷若微笑道:「只因是我这个丑样的,你才推三阻四,要是换了赵姑娘啊,只怕你今晚就……」說到這裏,轉過了頭,不好意思再說。

倚34回 周芷若抬起头来,说道:「无忌哥哥,我知道你对我一片真心,只不过趙敏那小妖女想诱惑你,却不是你三心两意。可是……可是她聰明智慧,武功高強,容貌權勢,無不勝我十倍。我终究是争她不过的,与其一生伤心,不如一死了之,哪知韩林儿这傻瓜偏偏救活了我。我死了一次,没勇气再死了。我……我要学师父一样,削发为尼。唉,咱们峨嵋派的掌门,终究是没一个嫁人的。」

5.拔速台

倚31回 拔速台道:「紹敏郡主乃我蒙古第一美人,不,乃天下第一美人,文武全才,是汝阳王爷的千金。」

6.旁人

倚32回 两骑并肩出镇,向南疾驰。旁人但见双骏如龙,马上男女衣飾华贵,相貌俊美,还道是官宦人家的少年夫妻并骑出游。

7.元兵

倚35回 另一个元兵叫道:「别杀这花朵兒似的小姑娘,咱哥儿俩先图个风流快活。」

8.僧人

倚35回 僧人狞笑道:「女施主不用害怕,我们八个和尚强盗正少一位押庙夫人,你生得這般花容月貌,當真是觀世音菩薩下凡,如來佛見了也要動心。妙极!妙极!」

9.杜氏(杜百當)婦人

倚35回 她见趙敏温柔美丽,一上来便将自己的隐私说与她听,心下便大有好感,决意出力相助,玉成她俩的好事。

(对張無忌说):「【你媳婦花朵兒一般的人物】,可别出去走动。」

衣飾

(1)寶藍綢衫、輕搖折扇……腰間黃金爲鈎、寶帶爲束……頭巾上兩粒龍眼般大的明珠瑩然生光(男裝)(二十三回)

(2)一件淡黃綢衫(男裝)(綠柳山莊)(二十三回)

(3)嫩綠綢衫(女裝)(綠柳山莊)(二十三回)

(4)一身白袍,袍上繡著個血紅的火焰,輕搖折扇(武當山)(男裝)(二十四回)

(5)穿一對鵝黃緞鞋,鞋頭上各綴一顆明珠(女裝)(萬安寺)(二十六回)

(6)水手裝束,用油彩抹得臉上黃黃的,再粘上兩撇鼠須(男裝)(往靈蛇島)(二十八回)

(7)方巾青衫,神態潇然(男裝)(彌勒佛廟)(三十一回)

(8)貂皮鬥篷,大紅錦衣,裝束極是華麗(女裝)(三十一回)

(9)身穿貂裘,頸垂珠鏈,巧笑嫣然,美目流盼(皇上大遊皇城)(三十四回)

(10)青衣(搶婚)(三十四回)

(11)女莊稼人的衣衫(少室山下)(三十五回)

(12)扮作厚土旗旗下的一名兄弟(少林寺)(三十六回)

性感

(26回)再向前看,只见一张铺著锦缎的矮几之上踏著一双脚,脚上穿一对鹅黄缎鞋,鞋头上各缀一颗明珠。張無忌心中一动,眼见这对脚腳掌纖美,踝骨渾圓,依稀认得,正是当日绿柳庄中自己曾经捉过在手的趙敏的双足。他在武当山和她相见,全以敌人相待,但此时见到了这一对踏在锦凳上的纖足,不知如何,竟然忍不住面紅耳赤,心跳加劇。

(26回)趙敏笑道:“好师父,你快教我!”神情又嬌又媚。張無忌心中怦的一跳,心想:“你內力不夠,這一招是學不來的。可是你這麽求人,實叫人難以相拒,倘若向我相求,我可不知如何是好?”

(27回)張無忌没料到她竟会问出这句话来,心想毕竟番邦女子性子直率,口没遮拦,灯光掩映之下,但见她娇美无限,不禁脱口而出:“自然是你美!”趙敏大喜,问道:“你不骗我吗?”張無忌道:“我心中这样想,便冲口说出来,要说谎也来不及了。”

(27回)張無忌听到“爹爹派我统率江湖群豪”这句话,心中一动:“我到冰火岛去迎接义父,不知何年何月方归。倘若那是她的调虎离山之计,乘我不在,便大举对付本教,倒不可不防,但若和她同往,她手下人有所顾忌,便可免了我的后顾之忧。”內心深處又隱隱覺得,若能與她風濤萬裏,在茫茫大海中同行,真乃無窮樂事。雖顧慮仍多,但心中怦然而動。

(28回)突然之间,趙敏抓起張無忌的手来,提到口边,在他手背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張無忌手背登时鲜血迸流,体内九阳神功自然而然生出抵御之力,一弹之下,将趙敏的嘴角都震破了,也流出血来。但两人都忍住了不叫出声。張無忌眼望趙敏,不知她为何突然咬自己一口,却见她眼光中滿是笑意,柔情脈脈,盈盈欲滴,張無忌从她的黄脸假须之后,心中见到了她的豔麗嬌美。

(29回)張無忌听了趙敏这句话,不由得心神激荡:“赵姑娘本是我教大敌,这次我和她远赴海外,主旨乃在迎接义父,哪想到她对我竟一往情深如此。”情不自禁,伸过手去握住了她手,嘴唇凑到她耳边,低声道:“我对你才情致缠绵,你以后无论如何不可再这样了。”

(30回)張無忌道:“你身居虎狼之域,一切小心。”小昭点了点头,吩咐下属备船。趙敏见两人脸上泪痕犹新,眼睛都红红的,心中也为張無忌难过。

(31回)他见趙敏在旁一直昏睡不醒,不禁担心起来,搭她脉搏,振搏平稳均匀,并无异状,想是受伤之后,海行疲累,到了岛上就此大睡。过了好一会,她终于醒来,见張無忌目不转睛地瞧着她,微微一笑,说道:“你瞧我什么?不认识了吗?”張無忌笑道:“你睡得真沉,我担心了好一会呢,怕你的伤势有反复,觉得怎样?”

(31回)張無忌心中一片迷惘,想起趙敏盈盈笑语、种种動人之處,只觉若能娶趙敏为妻,长自和她相伴,那才是生平至福,但一转念间,立时忆起殷离脸上横七竖八、血淋淋的剑伤来,忙道:“赵姑娘是我大仇,我要杀了她为表妹报仇。”

(31回)趙敏将嘴凑到張無忌耳边,轻轻说道:“你这该死的小淫贼!”这一句话似嗔似怒,如诉如慕,說來嬌媚無限,張無忌只听得心中一荡,霎时间意乱情迷。

(32回)趙敏突然间粉脸飞红,轻声道:“不错,从前我确想杀你,但自从绿柳庄上一会之后,我就万分舍不得張無忌你这小鬼了。我若再起半分害你之心,我敏敏特穆爾天诛地灭,死后永沦十八层地狱,上刀山、下油锅,受尽折磨,万劫不得超生!”張無忌听她起的誓言甚是郑重,而言语中深含情意,听了不禁怦然心动。

(32回)趙敏嫣然微笑,靠在另一边石壁上,合上了眼睛。張無忌鼻中闻到她身上阵阵幽香,只见她双颊晕红,真想凑过嘴去一吻,但随即克制绮念,闭目睡去。

(34回)張無忌但觉櫻唇柔軟,幽香撲鼻,一阵意乱情迷。突然间趙敏用力一口,将他上唇咬得出血,跟着在他肩头一推,反身蹿出窗子,叫道:“你这小淫贼,我恨你,我恨你!”張無忌点燃了烛火,悄立小店之中,昏黄烛光下,眼望板桌上的酒壶酒杯、四碟没动过的菜肴、相对而摆的筷子座位,回味着趙敏那既苦涩又甜美的一吻,自己对她委实难舍难分,不由得一阵怅惘,跟着便是剧烈伤痛。

(34回)料想周芷若必定怨怪自己偷偷约了趙敏到此相会,这是冤枉了,势必分辩为难,但若今生须得与趙敏就此永别、不再相见,心中实千万个不舍得,言念及此,只觉周芷若是否冤枉自己,也不如何要紧了。当即奔出小酒店,跃上屋顶一阵奔驰,却已不见趙敏的踪影,只得怅然回到客店。

(34回)張無忌转过一个山坳,脚下仍丝毫不缓,说道:“你跟我说了我义父所在,自己回府养伤,岂不两全其美?又何苦既得罪兄长,又陪着我吃苦?”趙敏道:“我既决意跟着你吃苦,这个兄长嘛,迟早总是要得罪的。你跟周姑娘拜了天地,那我还算什么?我只怕你不许我跟着你,别的我什么都不在乎。”

(35回)趙敏靠在他肩头,粉颊和他左脸相贴,張無忌鼻中闻到的是粉香脂香,手中抱着的是温香软玉,不由得意马心猿,神魂飘飘,倘若不是急于要去营救义父,真的要放慢脚步,在这荒山野岭中就这么走上一辈子了。

(35回)两人在饭桌上这般真真假假的调笑,不由得都动了情。趙敏俏脸红晕,低声道:“我们这是假的,可作不得真。”張無忌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吻了吻她,低声道:“倘若是假的,三年两载,又怎能生得个娃娃,抱回家去给你爹爹瞧瞧?”趙敏羞道:“呸,原来你躲在一旁,把我的话都偷听去啦。”張無忌虽和她言笑不禁,但总是想到自己和周芷若已有婚姻之约,虽盼将来一双两好,总须和周芷若成婚之后,再说得上趙敏之事。此刻温香在抱,不免意乱情迷。

(39回)趙敏笑道:“你舍得杀我么?那时你认定我是凶手,可是见到我时怎么又不杀?”張無忌一呆,叹道:“我不论什么时候都舍不得你,敏妹,我对你实是情之所钟,不能自已。倘若我表妹真的是你所杀,我可不知如何是好了。这些日子来真相逐步大白,我虽为芷若惋惜,却也忍不住心下窃喜。”趙敏听他说得诚恳,倚在他怀里。良久良久,两人都不说话。……張無忌笑道:“你怕不怕我再搔你的脚底?”趙敏笑道:“不怕!”張無忌伸手握住了她的脚,二人均感幸福喜乐。

文采

1、「白虹座上飞,青蛇匣中吼,杀杀霜在锋,团团月临纽。剑决天外云,剑冲日中斗,剑破妖人腹,剑拂佞臣首。潜将辟魑魅,勿但惊妾妇。留斩泓下蛟,莫试街中狗。」诗末题了一行小字:「夜试倚天宝剑,洵神物也,杂录《说剑》诗以赞之。汴梁趙敏。」

2、張無忌解下一看,信封上写的是「张教主亲启」,拆开信来,一张素笺上写着几行簪花小楷,文曰:「金盒夹层,灵膏久藏。珠花中空,内有药方。二物早呈君子左右,何劳忧之深也?唯以微物不足一顾,赐之婢仆,委诸尘土,岂贱妾之所望耶?」

3、絲竹悠揚聲中,一輛裝扮著「劉智遠白兔記」戲文的彩車過去,忽然間樂聲一變,音調古拙,彩車上一面白布旗子寫的是「周公流放管蔡」。車中一個中年漢子手捧朝笏,扮演周公,旁邊坐著一個穿天子衣冠的小孩,扮演成王。管叔、蔡叔交頭接耳,向周公指指點點。接著而來的一輛彩車,旗上寫的是「王莽假仁假義」,車中的王莽白粉塗面,雙手滿持金銀,向一群寒酸士人施舍。其後是四面布旗,寫著四句詩道:「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若使當時便身死,千古忠佞有誰知。」

4、張無忌心中一动:「天下是非黑白,固非易知。周公是大圣人,当他流放管叔、蔡叔之时,人人说他图谋篡位。王莽是大奸臣,但起初收买人心,举世莫不歌功颂德。这两个故事,当年在冰火岛上义父都曾说给我听过的。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世事真伪,实非朝夕之际可辨。」又想:「这二辆彩车与众大不相同,其中显是隐藏深意,主理之人,却是个颇有学识的人物。」

書法

張無忌書法是不行的,但曾随朱九真练过字,别人書法的好坏倒也识得一些,见这幅字筆勢縱橫,然頗有妩媚之致,顯是出自女子手筆,知是這位趙小姐所書。他除醫書之外沒讀過多少書,但詩句含意並不晦澀,一誦即明,心想:“原來她是汴梁人氏,單名一個‘敏’字。”便道:“趙姑娘文武全才,佩服佩服。原來姑娘是中州舊京世家。”

園藝

园中山石古拙,溪池清澈,花卉不多,却甚是雅致。張無忌不能领略园中的胜妙之处,杨逍却已暗暗点头,心想这花园的主人实非庸夫俗流,胸中大有丘壑。

志向

目标:前期像男儿一样轰轰烈烈的干一番大事业。后期与張無忌携手一生。

張無忌问道:“你杀过人没有?”趙敏笑道:“现下还没有,将来我年纪大了,要杀很多人。我的祖先是成吉思汗大帝,是拖雷、拔都、旭烈兀、忽必烈这些英雄。我只恨自己是女子,要是男人啊,嘿嘿,可真要轰轰烈烈的干一番大事业呢。”

才能

範遙哈哈一笑,說道:“教主這幾句言語,正說出了屬下的心事。教主,這位郡主娘娘年紀雖輕,卻是心狠手辣,大非尋常。你良心太好,是及不上她的!”

名言

「吳六破,你去叫他們放了這幹婦女,如此胡鬧,成甚麽樣子!」

「別留一個活口。」

「我本來不是男子漢大丈夫,陰險毒辣了,你便怎樣?」

「你不要我的東西?這句話是真是假?爲甚麽你一開口就向我討解藥?」

「你若是想苦頭陀、韋一笑,臉上不會是這樣的神情。那幾個又醜又怪的家夥,你想到他們之時,會這樣又溫柔,又害臊麽?」

「你的周姑娘要糟啦!你叫我一聲好姊姊,我便出頭去給她解圍。」

「爾等本來不明不白,不清不楚,不幹不淨,不三不四。這位青年公子是本教光明使座下的第八位弟子。他的七位師兄,七位師弟不久便到,那時候彼等七上八落,爾等便不亦樂乎,嗚呼哀哉了。」

「你既不信我的話,又何必問我?」

「且慢!」「這第二件事,是要你今天不得與周姑娘拜堂成親。」

「当她不能动弹之时,我焉有不顺手牵羊之理?这些阴毒功夫我可不想学, 但取来毁了,胜于留在她手中害人。」

情深時

「有時候我自個兒想,倘若我不是蒙古人,又不是甚麽郡主,只不過是像周姑娘那樣,是個平民家的漢人姑娘,那你或許會對我好些.。張公子,你說是我美呢,,還是周姑娘美?」

「好吧!我跟你說,當年你咬了這殷姑娘一口,她隔了這麽久還是念念不忘于你,我聽她說話的口氣啊,只怕一輩子也忘不了。我也咬你一口,也要叫你一輩子也忘不了我。」

「他……誰叫他這般情致纏綿的……抱著……抱著殷姑娘。我是不想活了。」

「你這該死的小淫賊!」

「你心中舍不得我,我甚麽都夠了。管他甚麽元人漢人,我才不在乎呢。你是漢人,我也是漢人。你是蒙古人,我也是蒙古人。你心中想的盡是甚麽軍國大事、華夷之分,甚麽興亡盛衰、權勢威名,無忌哥哥,我心中想的,可就只一個你。你是好人也罷,壞蛋也罷,對我都完全一樣。」

「我是個奸詐惡毒的小妖女,聲名是不在乎的,倒是性命要緊。」

「昨日見你與周姑娘那般親熱,我恨不得當時便死了,恨不得從來沒生在這世上。」

「這是我咬傷你的,你武功再高,醫道再精,也已去不了這個傷疤。你自己手背上的傷疤也去不了,能除去我心上的傷疤麽?」

「哈哈!我甯可你對我又愛又怕,對她是又敬又恨。」

「罰你二人在世上做對快活夫妻,白頭偕老,死後打入十八層地獄,萬劫不得超生。」

「爹爹,女兒不孝,已私下和張公子結成夫婦。你就算少生了女兒這個人。放女兒去罷。否則我立時便死在你面前。」

4人物武功

屬一般高手類趙敏虽内力不足,情知武功难以速成,但尽学诸家門派之所长,俾成一代高手,这条路子原亦可行,招数练到极精之时,大可补功力之不足。

輕功:內勁雖然不足,輕功卻已臻上乘,使劍之時身隨劍去,大具威勢。

絕招:玉碎昆岡、人鬼同途、天地同壽、金頂佛光、千峰競秀、神駝駿足、大漠飛沙、金針渡劫等。

5人物經曆

芳心暗許

23回:趙敏喘了口长气,骂道:“贼小子,给我着好鞋袜!”張無忌拿起罗袜,一手便握住她左足,刚才一心脱困,意无别念,这时一碰到她溫膩柔軟的足踝,心中不禁一蕩。趙敏将脚一缩,羞得满面通红,幸好黑暗中張無忌也没瞧见,她一声不响的自行穿好鞋袜,在這一霎時之間,心中起了異樣的感覺,似乎只想他再來摸一摸自己的腳...

地點:綠柳山莊的地牢

最初版本中的芳心暗許,对俩人恋情起源的另外一种描述。

最初版本第63回结尾处这样描述張無忌和趙明(趙敏初版原名)的见面:“張無忌翻身下马,突然和那公子的目光一觸,只見他雙目炯炯有神,紫電般的閃了一閃,目光隨即隱沒,轉過頭來時,卻變成了一副文弱儒雅的神態。”

轉變關鍵

二十七回

趙敏听他说得诚恳,想了一想,道:“那是你心地仁厚,倘若是我,那可辦不到。要是誰害死了我的爹爹哥哥,我不但殺他滿門,連他親戚朋友,凡是他所相識的人,我個個要殺得幹幹淨淨。

張無忌道:“那我定要阻拦你。”

趙敏道:“为什么?你帮助我的仇人么?”

張無忌道:“你杀一个人,自己便多一分罪孽。给你杀了的人,死后什么都不知道了,倒也罢了,可是他的父母子女、兄弟妻子可有多伤心难受?你自己日后想起来,良心定会不安。我义父杀了不少人,我知道他嘴里虽然不说,心中却是非常懊悔。”

趙敏不语,心中默默想着他的话...

--------------------------------------------------------------------------------

她斟一杯酒,自己喝了,说道:“你还是没回答我的话。” 張無忌道:“你要是杀了周姑娘,杀了我手下任何一个亲近的兄弟,我便不再当你是朋友,我永远不跟你见面,便见了面也永不说话...”

----------------------------------------------------------------------------------

張無忌道:“赵姑娘,你别再跟我们为难了,把六大派的高手都放了出来,大家欢欢喜喜的做朋友,岂不是好?”

趙敏喜道:“好啊,我本來就盼望這樣。你是明教教主,一言九鼎,你去跟他們說,要大家歸降朝廷。待我爹爹奏明皇上,每個人都有封賞。” 張無忌缓缓摇头,说道:“我们汉人都有个心愿,要你们蒙古人退出汉人的地方。”

趙敏霍地站起,说道:“怎麽?你竟說這種犯上作亂的言語,那不是公然反叛麽?

張無忌道:“我本来就是反叛,难道你到此刻方知?”

趙敏向他凝望良久,脸上的愤怒和惊诧慢慢消退,顯得又是溫柔,又是失望,終于又坐了下來,說道:“我早就知道了,不過要聽你親口說了,我才肯相信那是千真萬確,當真無可挽回...”

識破計謀

倚28回?

趙敏道:“当时谢大侠屠龙刀一挥之下,丐帮高手四死一伤,那陈友谅武功再高,也未必能逃得过屠龙刀的一割。当处此境,不是上前拚命送死,便是跪地求饶。可是你想,谢大侠不愿自己行踪被人知晓,陈友谅再 磕三百个响头,未必能哀求得谢大侠心软,除了假装仁侠重义,难道还有更好的法子?”

趙敏冷笑道:“张公子,你于世上的人心险恶,可真明白得太少。谅那陈友谅有多大武功,他向谢大侠偷袭,焉能得手?此人聪明机警,乃是第一等的人才,定当有自知之明。倘若他假装义气深重的鬼蜮伎俩给谢大侠识破了,不肯饶他性命,依他当时所站的位置,这一招‘降魔踢斗式’踢的是谁?一招‘狮子捕兔’搏的是哪一个?” 張無忌只因对人处处往好的一端去想,以致没去深思陈友谅的诡计,经趙敏这么一提,脑海中一闪,背脊上竟微微出了一阵冷汗,颤声道:“他……他这一脚踢的是躺在地下的郑长老,出手去抓的是殷姑娘。” 趙敏嫣然一笑,说道:“对啦!他一脚踢起郑长老往谢大侠身前飞去,再抓着那位跟你青梅竹马、结下啮手之盟的殷姑娘,往谢大侠身前推去,这么缓得一缓,他便有机可乘,或能逃得性命。虽然谢大侠神功盖世,手有宝刀,此计未必能售,但除此之外,更无别法。倘若是我,所作所为自当跟他一模一样。我直到现下,仍然想不出旁的更好法子。此人在顷刻之间机变如此,当真是位了不起的人物。”说着不禁连连赞叹。張無忌越想越是心寒,世上人心险诈,他自小便经历得多了,但像陈友谅那样厉害,倒也少见,过了半晌,说道:“赵姑娘,你一眼便识破他的机关,只怕比他更是了得。”

倚37回?

趙敏微微一笑,道:“周先生之言例也有理,倘若我是圆真,我该当如何图谋呢?嗯,第一,我要劝空闻方丈大撒英雄帖,请得天下英雄来到少林寺。那空闻方丈深解佛法,原是个慈悲和平之人,自来不喜多事,但我只须提起空见和空性两个神僧,空闻方丈念着师兄弟之情,自必允可。再者,少林寺要是杀了谢大侠,和明教仇深似海,以他一派之力,未必挡得住明教的倾力进攻,但如往天下英雄头上一推,明教总不能将与会的数千好汉一古脑儿的给宰了。”众人都点头称是。趙敏又道:“英雄大会一开成,我自己也不露脸,叫人以谢大侠与屠龙刀为饵,鼓动群雄自相争斗残杀。明教势必与群雄为敌,斗到后来,不论谁胜谁败,明教的众离手少说也当损折一半,元气大伤。”趙敏道:“斗到最后,武功第一的名号多半是张教主所得,于是少林群僧说道:‘张教主技压群雄,实乃可敬可贺,本寺谨将谢大侠交于张教主,请张教主到寺后山峰顶上亲去迎取便是。’于是大伙儿一齐来到峰顶,张教主便须独力去破那金刚伏魔圈。若是旁人上前相助,圆真的党羽便道:‘技压群雄的是明教张教主,跟旁人可不相干,阁下还是站在一旁的为妙。’张教主夺得这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头,就算身上毫不带伤,也不知已耗了多少内力神功,到那时如何是这三位老僧之敌?结果谢大侠是救不出,反而自己死在三株苍松之间。冷月凄风,伴着一代大侠張無忌的尸首,岂不妙哉?” 群豪听到这里,都是脸上变色,心想这番话确不是危言耸听,張無忌血性过人,不论多么艰苦危难,总是非救谢逊不可,纵然送了自己性命,也是决无反悔。圆真此计看准了張無忌的性子,教他明知是刀山油锅,也要跳将进去。趙敏叹了口气,说道:“这么一来,明教是毁定了。圆真再使奸计,毒死空闻,却将罪名推在空智大师的头上,这一着安排起来十分容易,只须证据捏造得确实,不由得少林僧众不信。于是各党羽全力推举,他老人家顺理成章的当上了方丈。他老人家一声号令,群雄围攻明教,以多胜少,聚而歼之。那时候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除了他老人家之外,只怕旁人也争夺不去。屠龙刀不出现便罢,若在江湖上现了踪迹,天下英雄人人皆知,这把宝刀的正主儿,乃是少林寺方丈圆真神僧。宝刀的得主若不给他老人家送去,只怕多有不便哪!”

要張無忌做的三件事

1、借屠龍刀觀看一個時辰。

2、在張無忌和周芷若成亲当日,趙敏说:“这第二件事,是要你今天不得与周姑娘拜堂成亲。”

3、叫張無忌帮她画眉。張無忌许她一生画眉。

曾受之傷

1、灵蛇岛上,为保护張無忌,在对付风云三使时,用一招天地同寿击退三使,但身受剑伤。

2、靈蛇島上,因周芷若在飯菜中下十香軟筋散之毒,故中毒。

3、前往卢龙途中,为维护張無忌的名誉,被武当四侠打入深谷。

4、濠州喜堂上,被周芷若的九陰白骨爪抓傷肩部。

5、为救張無忌性命,用匕首刺伤自己的胸口。

6、與惡僧搏鬥時,左手小指被削去一片。

7、少室山上,被身中玄冥神掌的周芷若逼入寒毒。

8、被周芷若九陰白骨爪抓傷頭部。

舍身救無忌記錄

1、灵蛇岛上以拼命三招舍身救張無忌,最后一招天地同寿壮烈之极。

2、在藏有莫七侠的山洞中,为维护張無忌的名声, 使出调虎离山之计,被武当四侠打入山谷。

3、汝阳王父子欲以缓兵之计除掉无忌,趙敏差点刺胸自杀。

6原型出處

趙敏,《倚天屠龙记》最精彩的一个人物形象,爱之者赞,恨之者怨。

趙敏其人,生为金枝玉叶,长为王府明珠,貌为大元第一美女,乱世之中犹有大志,遇少年英雄張無忌,倾天下而最终携手归隐。小说中这等幸福让多少读者艳羡不已,也让多少怨者咬碎牙齿。

爱之者每读她的笑、俏都愈加一分爱。恨之者每读一句她的笑、俏都愈加一分怨。爱愈深愈爱读原著,恨欲狂愈爱恶意剖析。趙敏原型论就是在这种日久的恨怨中酝酿并抒写的。

怨怒結論原型一:

王氏——曆史上下場淒慘給朱元璋兒子陪嫁的女子

該原型論漏洞百出:

理由如下:

首先从倚天屠龙记来看 趙敏 是 汝阳王察罕帖木儿女儿,历史上的察罕帖木儿元朝 根本没封 其为 汝阳王,反到是元朝在察罕帖木儿被田丰害死后 追封 察罕帖木儿父亲阿鲁温为汝阳王 。

再来看家族的系谱,根据历史资料来看,阿鲁温应有1女1子,女为王保保的母亲,真正历史上的察罕帖木儿的姐姐,共生有2子1女,女为后来 明朝秦王朱樉的王妃。子为的真正历史上的察罕帖木儿,无子嗣,(所以才收养姐姐的大儿子王保保为儿子。)无子嗣可以分为广义和狭义之说,广义来讲指没任何孩子,狭义来讲指没儿子(但可有女儿)。如果非要穿凿的认为 倚天 的察罕帖木儿就是真正历史上的 察罕帖木儿,那么,真正历史上的察罕帖木儿的子女就有两种情况:

1、没任何孩子,倚天又里写趙敏又是汝阳王察罕帖木儿女儿。那么 ,趙敏则完全没有那个时代的历史原形。

2、没儿子有女儿,那么根据 倚天 里的说法 趙敏原形是察罕的女儿,前面我们已经证明了,明朝秦王朱樉的王妃是真正历史上的察罕帖木儿姐姐的女儿,跟察罕的女儿只是表姐妹关系,所以,察罕的女儿根本不可能是某王妃,这又证明趙敏的历史原形是某王妃的推论错误。

综上所述,阿鲁温有1女1子 符合倚天中 汝阳王察罕帖木儿的有1女1子,而真正历史上的察罕帖木儿和 他姐 子女情况都不符合。

其次,趙敏的年龄,趙敏是在18-22岁左右和張無忌归隐的,那这时应该是历史上的哪一年呢?倚天(无论新旧版) 中有一个历史切入点,那就是在少林,有人来报说濠州军打了一个大败仗,朱元璋开始独立掌握濠军,那么这一仗只能是郭子兴子郭天叙公元1355年九月攻打集庆(现在的南京) 阵亡的那一仗,而其后按新版朱向张逼宫时/旧版骗走张赵,并没提攻下集庆,那说明此时,朱还没攻下集庆,而朱攻下集庆是在公元1355年九月以后,就算朱已经攻下集庆才向 张逼宫/ 骗走 张赵,那他向张逼宫/ 骗走张赵最多也是1年多后公元1356-1357年的事,那赵和张归隐取其后公元1357年吧。而 朱 是在1368年称帝,年号 洪武的,洪武28秦王朱樉死时是39岁-40岁,秦王朱樉的王妃 是同年殉葬时年33岁。那么 秦王朱樉1岁左右 王妃王氏还没出生。这样算下来 趙敏 历史原形 应该比朱樉 最少大18+11+28—40=17岁,因此趙敏的历史原形应该是秦王朱樉的王妃的父母是一代人,也就是和朱元璋是一代人。

就算历史切入点选朱淹死韩林儿那一年,也是1366年,那一年,那么秦王朱樉9-10岁多,朱元璋 再咋想笼络王保保(指历史上真实的),也不会把比儿子大10岁多,还不是想笼络的元朝将领的亲妹妹的女人给儿子当王妃吧,尽管秦王朱樉老犯错误,朱元璋不喜欢他。

再来看王保保根据 明史 列传第十二可知道,王保保的父亲是汉人,姓王,他和察罕帖木儿的姐姐是跨民族婚姻。因此,王保保在1361年以前一直叫王保保,只是后来元朝赐名扩廓帖木儿,才开始叫扩廓帖木儿的(库库特穆爾)的而倚天中 張無忌是汉人,他和趙敏也是是跨民族婚姻。

再有,曆史上的察罕讓王保保受多種教育,王保保受的多種教育包括漢式、蒙古式、維吾爾式,使王保保身材魁偉,頗有英雄氣質,使得王保保承受了多重文化遺産。

这应该符合趙敏和張無忌结婚后孩子的教育情况。(王保保还有可能是“趙敏”和“ 張無忌” 的孩子)

所以,如果把倚天屠龙记当历史的来看,那么,趙敏的历史原形其实是真正历史上的察罕帖木儿的 姐姐。倚天是把真正历史上的察罕帖木儿的父亲阿鲁温演义成为察罕帖木儿,把真正历史上的察罕帖木儿的姐姐演义成为 敏敏特穆爾,把真正历史上的察罕帖木儿演义成为 库库特穆爾。

7人物評析

Ambition——鴻鹄之志

蒙古郡主的生活是无忧无虑的,然而,趙敏却并不甘心只做一个温室中的娇弱女儿。趙敏有远大的抱负和理想,她渴望的,是能像男子一样建功立业,在草原上自由的飞翔。 于是,我们看到明教众人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中,六大門派被她一网成擒,这是趙敏在向世人证明,她是伟大的成吉思汗的英雄儿女,她是不输于任何男子的蒙古女儿。

Beauty——絕世容顔

金书女子的容貌描写,趙敏是着墨最多的一个。金庸先生从不吝惜用最美丽的词语去描述趙敏的美丽,他对趙敏的喜爱,由此可见一斑。

趙敏也许不是最美丽的,但她的美却是最具风情,最最特别的。“十分美丽中带着七分英气,三分豪态”,趙敏就是草原热烈和江南柔情的完美结合

Candid——不戴面具

趙敏是个不戴假面具的性情中人。她不做作,不伪装,她继承了游牧民族的爽朗和豪放。

所以,她会直截了当地问張無忌她和周芷若谁美,她会毫不掩饰自己对小昭的怀疑,她会在大庭广众间吐露对張無忌的爱意,她会调皮狡黠的说“我本来就是个小妖女,阴险毒辣了,你便怎样?”

好一个直爽坦率的小妖女,趙敏的心,澄如清水。

Dilemma——情孝難全

一边是生死垂危的張無忌,一边是咄咄逼人的父兄;一边是生死相许的挚爱,一边是血浓于水的亲情。舍弃爱情,張無忌必将性命难保;背弃父兄,必将背负千古骂名。

身为蒙古郡主,却爱上了民族敌人,情孝之间,趙敏终难两全。

Enemy in love——情场对手

翻开《倚天》三四册,趙敏的情路,一直都是荆棘遍野,鲜血淋漓。

横在趙敏面前的,何止是正邪之沟,家国之壑。芷若的楚楚动人,小昭的柔情万种,蛛儿的情深义重,趙敏的三个情敌,个个不可轻视。

能在倚天四女中脱颖而出,成为張無忌的最爱,趙敏的确是魅力无穷。

Firm——堅強的心

有人把趙敏比做雪山顶上迎风独立的凌霄花,这样的比喻不无道理。凌霄花的凌寒怒放,恰似趙敏的坚强不屈。 还记得倚天第三十二回,蒙冤不白的趙敏伏案痛哭,但她很快就擦干眼泪,强颜欢笑。

独自品尝泪水,趙敏是坚强的。只是,坚强的让人心碎。

Gifted——才華橫溢

趙敏是才华横溢的。

她做的诗,是“白虹座上飞,青蛇匣中吼”;她喜爱的画,是气势纵横的《八骏图》;她布置的庄园,是清新雅致的绿柳山庄;她的書法,豪放中不失妩媚;她的武艺,博采众家之长。

于细微之处流露出不俗的才华和品位,趙敏的心中丘壑万千。

Hopes——三個願望

三个愿望,个个精灵古怪。出海寻刀,趙敏得与心上人朝夕相处;濠州城阻婚,趙敏为爱情完成救赎;張無忌执笔画眉,有情人从此一生相伴。

三个愿望,趙敏将張無忌的一生套牢。

Infatuation——爲愛癡狂

“想要問問你敢不敢,像你說過的那樣愛我;想要問問你敢不敢,像我這樣爲愛癡狂。”

拼命三招慘烈之極,她說,她不要他受傷害;冒死引開武當諸俠,她說,她不要他蒙受冤屈;面對父兄的逼迫,她將匕首對准了自己的頸項,她對父親說,女兒不悔。

为爱痴狂,趙敏的痴情感人至深。

Jade——糞土王侯

有人说,放弃荣华富贵对趙敏来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说这种话的人,从来没有站在趙敏的角度真心为她考虑过。舍弃荣华富贵,甘愿与心爱的人浪迹天涯,这对于一个从小锦衣玉食的郡主来说,那需要怎样的一种勇气!

粪土王侯,只为轰轰烈烈地爱一场。趙敏将情之一字演绎到了极至。

Killing——迷人風采

趙敏的身上,有一种成熟女性所特有的迷人风韵。而这种风韵,是金书中其他女主角所不具有的。

酒杯边的胭脂唇印,万安寺里令張無忌心动的脚踝,石鼓中那句如怨如慕的“小淫贼”,还有令人神魂颠倒的盈盈笑语,趙敏的风情万种,只怕是女子也会动心。

Lover——此生至愛

張無忌,趙敏的此生至爱,趙敏一生的幸福归属之处。

绿柳山庄的地牢里,張無忌将趙敏的脚踝轻轻一握。谁想到,这轻轻一握,竟成了永远。

一直不喜欢張無忌,不喜欢他的平庸和软弱。我喜欢的男子,要像萧峰般英武,令狐冲般潇洒,小鱼儿般轻灵跳脱。

可是,我不喜欢那是我的事。只要趙敏喜欢,只要趙敏能在張無忌那里得到幸福,我这个做敏迷的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Men’s clothing——女扮男装

趙敏喜欢着男装。在《倚天》中,趙敏曾多次以男装扮相登场。

豪气不掩柔情,英气中透着俊美,趙敏的男装扮相,似乎比女装更有味道。

然而,趙敏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女扮男装,却是在灵蛇岛上。趙敏扮做了一个蒙古水手,穿上粗布麻衣,还贴上了胡子。纵然如此,美目流盼的趙敏,依然把張無忌电的心中一荡。

趙敏即使是扮做大汉,也能把張無忌迷的神魂颠倒。

Noble——蒙古皇族

趙敏是蒙古皇族的郡主。她的祖先,是横扫欧亚的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她的父亲,是执掌天下兵马大权的汝阳王;她的兄长,是英勇无敌的军事天才王保保。

身上流淌着成吉思汗的血液,趙敏是骄傲的。

Optimist——樂觀主義

趙敏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她用乐观去面对世界,用乐观去迎接痛苦,用乐观去承受诽谤,即使是陷入无边的黑暗,她也会保持一个乐观的心态,去寻找黑暗中最微弱的一线光明。

乐观向上,趙敏有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

Persist——執著到底

趙敏是执着的。她执着地追求爱情,执着地追求理想,执着地追求自由。她执着的可爱,执着的勇敢,执着的近乎偏执。

还记得趙敏在濠州城喜堂上的倔强话语,“我偏要勉强”。

好一句“我偏要勉强”!这就是我欣赏的趙敏,她永不言弃,她将执着进行到底。

Quick-sighted——慧眼獨具

也许是从小阅人无数,也许是看惯了官场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趙敏有一双洞明世事的慧眼。

一语道破屠狮大会的阴谋,一眼看穿陈有谅的狡诈,第一个识破小昭的身份,在趙敏的慧眼之后,是一个清醒智慧的头脑。

Rose——燦若玫瑰

金庸先生說,趙女燦若玫瑰。

惟有趙敏,最适合玫瑰,也只有玫瑰,才配的上趙敏的风华绝代。

红玫瑰灿烂,黄玫瑰热情,蓝玫瑰冷艳,白玫瑰圣洁。只是,玫瑰灿烂至极,趙敏更胜玫瑰。

Smile——笑靥如花

趙敏的笑容,魅力万端。

冷笑中看透世事变幻,微笑中尽显女儿娇羞,苦笑中流泻出心事重重,趙敏的笑容,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玫瑰花艳,趙敏多娇。如果有天你看到玫瑰花开,那是趙敏在绽放笑颜。

Turn up——初次登场

比起小龙女的从天而降,黄蓉的乔装现身,趙敏的初次登场,算不上惊艳。

《倚天》第二十三回,明教衆人在甘涼大道上偶遇一位少年公子。手持倚天,氣度閑雅,少年公子一聲令下,五十多個做惡的官兵頃刻斃命。

Unparalleled——天下無雙

放眼武侠世界,趙敏是独一无二的。

那个灿若玫瑰,性感迷人的趙敏;那个智计百出,冰雪聪明的趙敏;那个不戴面具,至情至性的趙敏;那个情之所衷,至死不悔的趙敏。那个叫趙敏的女子,天下无双。

Valiant——無所畏懼

趙敏有一颗勇敢的心。

理想和愛情,她勇敢地追求;侮辱和誹謗,她勇敢地面對;痛苦和悲傷,她勇敢地承受。她敢于挑戰天下群雄,她敢于對世俗觀念說不,她敢于在危急關頭犧牲自己,她敢于向任何艱難困苦發起沖擊。

无所畏惧,勇敢追求,趙敏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蒙古女儿。

Wisdom——女中諸葛

趙敏是个聪慧过人的女子。

七虫七花膏事件让我们看到了趙敏惊人的预见性,而后来的反间计攻打武当,更让我们领略到了她的智谋。趙敏捉拿武林各大門派的计策本来是布局精巧,天衣无缝的,只可惜后来突然杀出个張無忌,让一切付诸东流。若非如此,整个中原武林,只怕早已落入了趙敏手中。

X——未知結局
  二版倚天的结局是未知的。随着張無忌的画笔掉落,倚天屠龙的故事结束了,但读者的猜测和讨论却远没有结束。
  周芷若要求張無忌做的一件事究竟是什么?周芷若能否善罢甘休?張無忌和趙敏能否过上平静的生活?
  未知,一切都是未知的。

Yowl——心碎誰知
  趙敏是坚强的。然而,再坚强的人也会有解不开的痛楚和忧伤。
  蒙冤不白时的愁苦,小酒店独对两副碗筷的凄凉,与父兄决裂时的心如刀割,趙敏的心痛,谁人知晓?趙敏的伤口,谁去抚慰?
  Zealot——粉絲遍天下
  不用怀疑,趙敏的粉丝,遍布天下。
  看看各大论坛敏迷的人数,看看各类投票的结果,你就会知道,趙敏的人气有多高。
  敏迷遍天下,而我是這成千上萬人中的一個。
  我是渺小的。我无法为趙敏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我能做的,就是用我拙劣的文笔写下对趙敏的爱,然后,为趙敏的幸福默默祈祷。

8影視形象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赵小姐亲自领路,将众人让进大厅。群豪见大厅上高悬匾额,写着“绿柳山庄”四个大字。中堂一幅赵孟 绘的“八骏图”,八驹姿态各不相同, 匹匹神骏风发。左壁悬着一幅大字,文曰:“白虹座上飞,青蛇匣中吼,杀杀霜在锋,团团月临纽。剑决天外龙,剑冲日中斗,剑破妖人腹,剑拂佞臣首。潜将辟魑魅,勿但惊妾妇。留斩泓下蛟,莫试街中狗。”诗末题了一行小字:“夜试倚天宝剑,洵神物也,杂录‘说剑’诗以赞之。汴梁趙敏。”

【2】那赵小姐趙敏微微一笑,说道:“张教主的尊大人号称‘银钩铁划’,自是書法名家。张教主家学渊源,小女子待会尚要求恳一幅法书。”

【3】说话之间,庄丁已献上茶来,只见雨过天青的瓷杯之中,飘浮着嫩绿的龙井茶叶,清香扑鼻。群豪暗暗奇怪,此处和江南相距数千里之遥,如何能有新鲜的龙井茶叶?这位姑娘实是处处透着奇怪。趙敏端起茶杯先喝了一口,意示无他,等群豪用过茶后,说道:“各位远道光降,敝庄诸多简慢,尚请恕罪。各位旅途劳顿,请到这边先用些酒饭。”说着站起身来,引着群豪穿廊过院,到了一座大花园中。

【4】园中山石古拙,溪池清澈,花卉不多,却甚是雅致。張無忌不能领略园子的胜妙之处,杨逍却已暗暗点头,心想这花园的主人实非庸夫俗流,胸中大有丘壑。水阁中己安排了两桌酒席。趙敏请張無忌等入座。赵一伤、钱二败等神箭八雄则在边厅陪伴明教其余教众。殷梨亭无法起身,由杨不悔在厢房里喂他饮食。

【5】趙敏斟了一大杯酒,一口干了,说道:“这是绍兴女贞陈酒,已有一十八年功力,各位请尝尝酒味如何?”

【6】那赵小姐谈吐甚健,说起中原各派的武林轶事,竟有许多连殷天正父子也不知道的。她于少林、峨嵋、昆仑诸派武功颇少许可,但提到张三丰和武当七侠时却推崇备至,对明教诸大豪的武功門派也极尽称誉,出言似乎漫不经意,但一褒一赞,无不同中窍要。群豪又是欢喜,又是佩服,但问到她自己的武功师承时,趙敏却笑而不答,将话题岔了开去。

【7】酒过数巡,趙敏酒到杯干,极是豪迈,每一道菜上来,她总是抢先挟一筷吃了,眼见她脸泛红霞,微带酒晕,容光更增丽色。自来美人,不是温雅秀美,便是娇艳姿媚,这位赵小姐却是十分美丽之中,更带着三分英气,三分豪态,同时雍容华贵,自有一副端严之致,令人肃然起敬,不敢逼视。

【8】張無忌道:“赵姑娘,承蒙厚待,敝教上下无不感激。在下有一句言语想要动问,只是不敢出口。”趙敏道:“张教主何必见外?我辈行走江湖,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各位倘若不弃,便交交小妹这个朋友。有何吩咐垂询,自当竭诚奉告。”張無忌道:“既是如此,在下想要请问,姑娘这柄倚天劍从何处得来?”

【9】趙敏微微一笑,解下腰间倚天劍,放在桌上,说道:“小妹自和各位相遇,各位目光灼灼,不离此剑,不知是何缘故,可否见告?”張無忌道:“实不相瞒,此剑原为峨嵋派掌门灭绝师太所有,敝教弟兄丧身在此剑之下者实不在少。在下自己,也曾被此剑穿胸而过,险丧性命。是以人人关注。”

【10】趙敏道:“张教主神功无敌,听说曾以乾坤大挪移法从灭绝师太手中夺得此剑,何以反为此剑所伤?又听说剑伤张教主者,乃是峨嵋派中一个青年女弟子,武功也只平平,小妹对此殊为不解。”说话时盈盈妙目凝视張無忌脸上,绝不稍瞬,口角之间,似笑非笑。

【11】張無忌脸上一红,心道:“她怎知道得这般清楚?”便道:“对方来得过于突兀,在下未及留神,至有失手。”趙敏微笑道:“那位周芷若周姊姊定是太美丽了,是不是?”張無忌更是满脸通红,道:“姑娘取笑了。”端起酒杯,想要饮一口掩饰窘态,哪知左手微颤,竟泼出了几滴酒来,溅在衣襟之上。

【12】趙敏微笑道:“小妹不胜酒力,再饮恐有失仪,现下说话已不知轻重了。

【13】侍候的家丁继续不断送上菜肴。群豪便不再食,等了良久,不见趙敏回转。周颠道:“她把宝剑留在这里,倒放心咱们。”

【14】趙敏匆匆出来,身上已换了一件淡黄绸衫,更顯得潇灑飄逸,容光照人,说道:“才得相会,如何便去?莫是嫌小女子接待太过简慢么?”張無忌道:“多谢姑娘厚赐,怎说得上‘简慢’二字。我们俗务缠身,未克多待。日后相会,当再讨教。”趙敏嘴角边似笑非笑,直送出庄来。神箭八雄恭恭敬敬的站在道旁,躬身送客。

【15】張無忌直冲后园,抢到水阁,只见一个身穿嫩绿绸衫的少女左手持杯,右手执书,坐着饮茶看书,正是趙敏。这时她已换了女装。

【16】她听得張無忌脚步之声,回过头来,微微一笑。張無忌道:“赵姑娘,在下向你讨几棵花草。”也不等她答话,左足一点,从池塘岸畔跃向水阁,身子平平飞渡,犹如点水蜻蜒一般,双手已将水中七八株像水仙般的花草尽数拔起。正要踏上水阁,只听得嗤嗤声响,几枚细微的暗器迎面射到,張無忌右手袍袖一拂,将暗器卷入衣袖,左袖拂出,攻向趙敏。

【17】趙敏斜身相避,只听得呼呼风响,桌上茶壶、茶杯、果碟等物齐被袖风带出,越过池塘,摔入花木,片片粉碎。張無忌身子站定,看手中花草时,见每棵花的根部都是深紫色的长须,一条条须上生满了珍珠般的小球,碧绿如翡翠,心中大喜,知解药已得,当即揣入怀内,说道:“多谢解药,告辞!”

【18】趙敏笑道:“来时容易去时难!”掷去书卷,双手顺势从书中抽出两柄薄如纸、白如霜的短剑,直抢上来。

【19】張無忌挂念殷天正众人的伤势,不愿恋战,右袖拂出,钉在袖上的十多枚金针齐向她射去。趙敏斜身闪出水阁,右足在台阶上一点,重行回入,就这么一出一进,十余枚金针都落入了池塘。張無忌赞道:“好身法!”眼见她左手前,右手后,两柄短剑斜刺而至,心想:“这丫头心肠如此毒辣,倘若我不是练过丸阳神功,读过王难姑的‘毒经’,今日明教已不明不白的倾覆在她手中。”双手探出,挟手便去夺她短剑。

【20】趙敏皓腕倏翻,双剑便如闪电般削他手指。張無忌这一夺竟然无功,心下暗奇,但他神功变幻,何等奥妙,虽没夺下短剑,手指拂处,已拂中了她双腕穴道。她双剑再也拿捏不住,乘势掷出,張無忌头一侧,登登两响,两柄短剑都钉在水阁的木柱之上,余劲不衰,兀自颤动。張無忌心头微惊,以武功而论,她还远不到杨逍、殷天正、韦一笑等人的地步,但机警灵敏,变招既快且狠,双剑虽然把捏不住,仍要脱手伤人,若以为她兵刃非脱手不可,已不足为患,躲避迟得一瞬,不免命丧剑底。

.........

年份 飾演者 出自影視版本 配音 備注
1965 陳好逑 香港粵語電影《倚天屠龍記》   角色名:趙明
1978 汪明荃 香港無線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角色名:趙明
1978 井莉 香港邵氏電影《倚天屠龍記》 井莉 角色名:趙明
1984 劉玉璞 台灣台視電視劇《倚天屠龍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