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見

當前位置:首頁>人物大全>空見

空見

空見 空見神僧

空見,《倚天屠龙记》里的人物,少林派「四大神僧」之首,为人慈悲为怀,內功与外功均登峰造极。
金庸武俠小說人物
空見神僧
姓名 空見
門派 少林派方丈
少林派四大神僧之首
武功
內功 少林九陽功
金剛不壞體
絕技 龍爪擒拿手

空見是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的人物。爲金庸小說中武功最絕頂的高手之一。

概述

空見是少林派“空”字辈弟子之一,“少林四大神僧”之首,“聞智性”中的絕頂高手。

空見为人大智大慧,内力与外功都是当世绝顶,深得人心,名扬四海。

空見为求感化明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金毛狮王”谢逊,前往洛阳找到谢逊,自愿被他以拳殴一十三拳,空見因修得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金剛不壞體”而毫髪无损,“七伤拳”对于空見神僧却没有一点作用,谢逊反正报不了仇,原本不想活了,便自行击碎天灵盖,空見立即跃将过来,伸手架开谢逊右掌,谢逊左手发“七伤拳”拳击出打在空見胸腹之间,空見全无提防,连运神功的念头也没生,空見血肉之躯登时内脏震裂,摔倒在地。

臨死前告知謝遜只有去奪得屠龍刀,方能殺得了“混元霹雳手”成昆。

日后江湖人士只道,空見大师丧身洛阳, 尸身骨骼尽数震断,外表却一无伤痕,极似是中了崆峒派镇山絕技“七伤拳”的毒手。

武功

龍爪手

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共分三十六式,手指坚硬愈钢,铁指开砖如泥,手如钢爪般抓树撕皮,搓石成粉,剑指开顽石等铁指神功,瞬间致敌于伤残。

金剛不壞體

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乃古今五大神功之一,能使全身强化成黄金之躯,成为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金刚不坏身之人,能生出一股反震之力,身子之坚,远胜铁石。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人物劇情

空見是少林派「空」字辈弟子之一,四大神僧「見闻智性」之首。

空見为人大智大慧,内力与外功都是当世绝顶,深得人心,名扬四海。

空見为求感化明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金毛狮王」谢逊,前往洛阳找到谢逊,自愿被他以拳殴一十三拳,空見修得「金剛不壞體」而毫发无损,「七伤拳」对于空見神僧却没有一点作用,谢逊反正报不了仇,原本不想活了,便自行击碎天灵盖,空見立即跃将过来,伸手架开谢逊右掌,谢逊左手发「七伤拳」拳击出打在空見胸腹之间,空見全无提防,连运神功的念头也没生,空見血肉之躯登时内脏震裂,摔倒在地。

臨死前告知謝遜只有去奪得屠龍刀,方能殺得了「混元霹雳手」成昆。

日后江湖人士只道,空見大师丧身洛阳, 尸身骨骼尽数震断,外表却一无伤痕,极似是中了崆峒派镇山絕技「七伤拳」的毒手。

2少林絕技

◆「龍爪手」:

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共分三十六式,手指坚硬愈钢,铁指开砖如泥,手如钢爪般抓树撕皮,搓石成粉,剑指开顽石等铁指神功,瞬间致敌于伤残。

◆「金剛不壞體」:

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乃「古今五大神功」之一,少林派內功最高境界,古老相传,这「金刚护体神功」练到登峰造极之时,周身有一层无形罡气,敌人袭来的兵刃暗器尚未及身,已给震开。

3人物武功

谢逊叹了口气,说道:“空見这人固执得很,他竟然只挨我打,始终不肯还手,我打了他一十三拳,终于将他打死了。”张翠山更是骇然,心想:“能挨得起大哥一拳一脚而不死的,已是一等一的武学高手,这位少林神僧竟能连挨他一十三拳,身子之坚,那是远胜铁石了。”

张翠山道:“难道这位高僧的武功修为,竟比大哥还要深厚么?”谢逊道:“我怎能跟他相比?差得远了,差得远了!简直是天差地远!”他说这句话时,脸上神情和语气之中充满了不禁敬仰钦佩之情。张翠山大奇,心中微有不信,自忖恩师张三丰的武学举世所罕有,但和谢逊相较,恐怕也只能胜他半筹,倘若空見大师当真高出谢逊甚多,说得上“天差地远”,岂不是将自己恩师也比下去了?但素知谢逊的名字中虽有一个“逊”字,性子却极是倨傲,倘若那人的武功不是真的强胜于他,他也决计不肯服输。

谢逊又道:“倘若我内力真的浑厚坚实,到了空見大师、或是武当张真人的地步,再来练这七伤拳,想来自己也可不受损伤,便有小损,亦无大碍。只是当年我报仇心切,费尽了心力,才从崆峒派手中夺得这本《七伤拳谱》的古抄本,拳谱一到手,立时便心急慌忙的练了起来,唯恐拳功未成而我 师父已死,报不了仇。

金花婆婆凛然一惊,道:“空見神僧当真是你打死的么?你甚么时候练成了这等厉害武功?”她本来自信足可对付得了谢逊,此刻始有惧意。谢逊道:“你不用害怕。空見神僧只挨打不还手,他要以广大无边的佛法,渡化我这邪魔外道。”金花婆婆哼了一声,道:“这才是了,老婆子及不上空見神僧,你一十三拳打死空見,不用九拳十拳,便能料理了老婆子啦。”

张无忌暗叫:“不好!成昆使的是少林九陽功,那是他拜空見神僧为师之后学来的功夫,义父却未得传授。”谢逊练那七伤拳时为求速成,当年便已暗受内伤,拳力中原有缺陷,成昆深悉其中关键所在,故示以弱,却将少林九陽功使将出来。谢逊每一拳打出,成昆受了他拳力的七成,以少林九陽功化解,其余三成却反激回去。谢逊呼呼呼打出十二拳,成昆连退数十步,看来似是谢逊大占上风,依实内伤越受越重。

“我跃出墙外,身子尚未落地,突然觉得肩头上被人轻轻一拍。我大吃一惊,以我当时武功,竟有人伸手拍到我身上而不及挡架,实是难以想象之事。无忌,你想,这一拍虽轻,但若他掌上施出劲力,我岂不是已受重伤?我当即回手一捞,却捞了个空,反击一拳,这拳自然也没打到人,左足一落地,立即转身,便在此时,我背上又被人轻轻拍了一掌,同时背后一人叹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无忌觉得十分有趣,笑了出来,说道:“义父,这人跟你闹着玩么?”张翠山和殷素素却已猜到,说话之人定是那空見大师。谢逊续道:“当时我只吓得全身冰冷,如堕深渊,那人如此武功,要制我死命真是易如反掌。他说那‘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这八个字,只是一瞬之间的事,可是这八个字他说得不徐不疾,充满慈悲心肠。我听得清清楚楚。但那时我心中只感到惊惧愤怒,回过身来,只見四丈以外站着一位白衣僧人。我转身之时,只道他离开我只不过两三尺,哪知他一拍之下,立即飘出四丈,身法之快,步法之轻,实是匪夷所思。“当时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是冤鬼,给我杀了的人来索命着!’若是活人,决不能有这般来去如电的功夫。我一想到是鬼,胆子反而大了起来,喝道:‘妖魔鬼怪,给我滚得远远的,老子天不怕地不怕,岂怕你这孤魂野鬼?’那白衣僧人合十说道:‘谢居士,老僧空見合十!’我一听到空見两字,便想起江湖上所说‘少林神僧,見闻智性’这两句话来。他名列四大神僧之首,无怪武功如此高强。”“空見大师沉吟良久,说道:‘谢居士,尊师武功已非昔比,你便是练成了七伤拳,也伤他不得。你若不信,便请打老衲几拳试试。’我道:‘在下跟大师无冤无仇,岂敢相伤?在下武功虽然低微,这七伤拳却也不易抵挡。’他道:‘谢居士,我跟你打一场赌。尊师杀了你一家十三口性命,你便打我一十三拳。倘若打伤了我,老衲便罢手不理此事,尊师自会出来見你。否则这场冤仇便此作罢如何?’我沉吟未答,心知这位高僧武功奇深,七伤拳虽然厉害,要是真的伤他不得,难道这仇便不报了?“空見大师又道:‘老实跟你说,老衲既然插手管了此事,决不容你再行残害无辜的武林同道。你若一念向善,便此罢手,过去之事大家一笔勾销。否则你要找人报仇,难道为你所害那些人的弟子家人,便不想找你报仇么?’“我听他语气严厉起来,狂性大发,喝道:‘好,我便打你一十三拳!你抵挡不住之时,随时喝止。大丈夫言出如山,你可要叫我师父出来相見。’空見大师微微一笑,说道:‘请发拳罢!’我見他身材矮小,白眉白须,貌相慈祥庄严,不忍便此伤他,第一拳只使了三成力,砰的一声,击在他胸口。”无忌叫道:“啊哟!义父,你使的便是这路震断树脉的‘七伤拳’么?”谢逊道:“不是!这第一拳是我师父成昆所授的‘霹雳拳’。我一拳击去,他身子晃了晃,退后一步。我想这一拳只使了三成力,他已退后一步,若将‘七伤拳’施展出来,不须三拳,便能送了他的性命。当下我第二拳稍加劲力。他仍是晃了晃,退后一步。第三拳时我使了七成力,他也是一晃之下,再退一步。我微感奇怪,我拳上的劲力已加了一倍有余,但击在他身上仍是一模一样。依他枯瘦的身形,我一拳便能打断他的肋骨,但他体内并不生出反震之力,只是若无其事的受了我三拳。“我想,要将他打倒,非出全力不可,可是我一出全力,他非死即伤。我虽为恶已久,但对他舍己为人的慈悲心怀也有些肃然起敬,说道:‘大师,你只挨打不还手,我不忍再打。你受了我三拳,我答应不去害那宋远桥便是。’他道:‘那么你跟成昆的怨仇怎样?’我道:‘此仇不共戴天,不是他死,便是我亡。’我顿了一顿,又道:‘但大师既然出面,谢某敬重大师,自此而后,只找成昆自己和他家人,决不再连累不相干的武林同道。’“空見大师合十说道:‘善哉,善哉!谢居士有此一念,老衲谨代天下武林同道谢过。只是老衲立心化解这场冤孽,剩下的十拳,你便照打罢。’“我心下盘算,只有用‘七伤拳’将他击伤,我师父才肯露面,好在这‘七伤拳’的拳劲收发自如,我下手自有分寸,于是说道:‘如此便得罪了!’第四拳跟着发出,这一次用的 是‘七伤拳’拳劲了。拳中胸膛,他胸口微一低陷,便向前 跨了一步。”无忌道:“这可奇了,这位老和尚这次不再退后,反而向前。” 张翠山道:‘那是少林派‘金剛不壞體’神功罢?”谢逊点头道:“五弟見多识广,所料果然不错。我这拳击 出,和前三拳已大不相同,他身上生出一股反震之力,只震得我胸内腹中,有如五脏一齐翻转。我心知他也是迫于无奈,倘若不使这门神功,便挡不住我的七伤拳。我久闻少林派‘金剛不壞體’神功乃古今五大神功之一,其时亲身领受,果然非同小可。当下我第五拳偏重阴柔之力,他仍是跨前一步,那股阴柔之力反击过来,我好容易才得化解……”谢逊抚着他的头发,说道:“我打过第五拳,空見大师便 道:‘谢居士,我没料到七伤拳威力如此惊人,我不运功回震,那便抵挡不住。’我道:‘你没还手打我,已是深感盛情。’当下我拳出如风,第六、七、八、九四拳一口气打出。那空見大师也真了得,这四拳打在他身上,他一一震回,刚柔分明,层次井然。“我心下好生骇异,喝道:‘小心了!’第十拳轻飘飘的打了出去。他微微点了点头,不待我拳力着身,便跨上两步,竟在这霎息之间,占了先机。”谢逊续道:“这第十拳我已是使足了全力,他抢先反震,竟使我倒退了两步。我虽瞧不見自己的脸色,但可以想見,那时我定是脸如白纸,全无血色。空見大师缓缓吁了口气,说道:‘这第十一拳不忙便打,你定一定神再发罢!’我虽万分的要强好胜,但内息翻腾,一时之间,那第十一拳确是击不出去。”我运足劲力,第十一拳又击了出去,这一次他却身形斗地向上一拔,我这一拳本来打他胸口,但他一拔身,拳力便中在小腹之上。他眉头一皱,显得很是疼痛。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如以胸口挡我拳力,反震之力太大,只怕我禁受不起,但小腹的反震之力虽然较弱,他自身受的苦楚却大得多。“我呆了一呆,说道:‘我师父罪孽深重,死有余辜,大师何苦以金玉之体,为他挡灾?’空見大师调匀了一下呼吸,苦笑道:‘只盼再挨两拳,便……便化解了这场劫数。’我听他说话气息不属,突然心念一动:‘看来他运起“金剛不壞體”神功之时,不能说话,我何不引他说话,突然一拳打出。’便道:‘倘若我在一十三拳内打伤了你,你保得定我师父定会来見我么?’他道:‘他亲口跟我说过的……’就在此时,我不等他一句话说完,呼的一拳便击向他小腹。这一拳去势既快,落拳又低,要令他来不及发动护体神功。“哪知道佛门神功,随心而起,我的拳劲刚触到他小腹,他神功便已布满全身。我但觉天旋地转,心肺欲裂,腾腾腾连退七八步,背心在一株大树上一靠,这才站住。谢逊惨然叹道:“我便是要利用他宅心仁善,你们料得不错,我挥掌自击天灵盖,虽是暗伏诡计,却也是行险侥幸。倘若这一掌击得不重,他看出了破绽,便不会过来阻止。十三拳中只剩下最后一拳,七伤拳的拳劲虽然厉害,怎破得了他的护身神功?那时要找我师父报仇之事,再也休提。当时我孤注一掷,这一掌实是用足了全力,他若不来救,我便自行击碎天灵盖而死,反正报不了仇,原本不想活了。“空見大师眼見事出非常,大叫:‘使不得,你何苦……’立即跃将过来,伸手架开我右掌,我左手发拳击出,砰的一声,打在他胸腹之间。这一下他确是全无提防,连运神功的念头也没生。他血肉之躯,如何挡得住这一拳?登时内脏震裂,摔倒在地。“我击了这一拳,眼見他不能再活,陡然间天良发现,伏在他身上大哭起来,叫道:‘空見大师,我谢逊忘恩负义,猪狗不如!’”

4人物結局

谢逊道:“空見大师見我痛哭,微微一笑,安慰我道:‘人孰无死?居士何必难过?你师父即将到来,你须得镇定从事,别要鲁莽。’他一言提醒了我,适才这一十三拳大耗真力,眼下大敌将临,岂可再痛哭伤神?于是我盘膝坐下,调匀内息。哪知隔了良久,始终不見我师父到来。我心下诧异,望着空見大师。“这时他已气息微弱,断断续续的道:‘想……想不到他……他言而无信……难道……难道甚么人忽然绊住他么?’我大怒起来,喝道:‘你骗人,你骗我打死了你,我师父还是不出来見我。’他摇头道:‘我不骗你,真是对你不起。’我狂怒之下,还想骂他,忽然想起:‘他骗我来打死他自己,于他有甚么好处?我打死他,他反而来向我道歉。’不由得万分惭愧,跪在他的身前说道:‘大师,你有甚么心愿,我一定给你了结?’他又是微微一笑,说道:‘但愿你今后杀人之际,有时想起老衲。’“这位高僧不但武功精湛,而且大智大慧,洞悉我的为人。他知道要我绝了报仇之心,改做好人,那是决计办不到的,他说了也不过是白说,可是他叫我杀人之际有时想起他。五弟,那日在船中你跟我比拚掌力,我所以没伤你性命,就是因为忽然间想起了空見大师。”张翠山万想不到自己的性命竟是空見大师救的,对这位高僧更增景慕之心。谢逊叹道:“他气息愈来愈弱,我手掌按住他灵台穴,拚命想以内力延续他的性命。他忽然深深吸了口气,问道:‘你师父还没来么?’我道:‘没来。’他道:‘那是不会来的了。’我道:‘大师,你放心,我不会再胡乱杀人,激他出来。但我走遍天涯海角,定要找到他。’他道:‘嗯,不过,你武功不及他……除非……除非……’说到这里,声音越来越低。我把耳朵凑到他的嘴边,只听他道:‘除非……能找到屠龙刀, 找到……找到刀中的秘……’他说到这个‘秘’字,一口气接不上来,便此死了。”

空見大师丧身洛阳,尸身骨骼尽数震断,外表却一无伤痕,极似是中了崆峒派“七伤拳”的毒手。

5人物品格

舍己爲人,是任何社會都公認的至高美德。若什麽地方發生了災禍,有人奮不顧身地進入災場救人,這人必被視作英雄對待;若他爲了救人而失去生命,他的偉大犧牲必然永遠爲人紀念。但是,在現代商業社會,願意舍己爲人的人實在太少了,有不少人甚至認爲舍己爲人是愚蠢的行爲,心地仁慈的人容易受騙上當,在這些人的眼中,他的犧牲不但不值得敬佩,反而顯出他的頭腦不夠精明,值得輕視。

从这种现代商业社会的眼光看,空見神僧不过是个善心的傻瓜。他为了说服谢逊不再滥杀无辜,甘愿受他一十三拳而不还手,终于在他的“七伤拳”下丧命。

空見神僧这样做,可说是受了成昆的骗。成昆假意忏悔,求少林收为弟子,空見神僧收了成昆为弟子,为他剃渡改名圆真之后,成昆便骗空見去找谢逊。

谢逊到处大开杀戒,无非为逼成昆现身,他有什么理由要打空見一十三拳?只因空見答应他,这一十三拳若打得伤他,成昆便会现身,与谢逊了却恩仇。岂料成昆根本无意现身,空見在谢逊拳下重伤,临死才明白原来这是成昆陷害谢逊的好计。空見若能除掉谢逊固然好,谢逊打死了空見,不但与少林结下深仇,更惹起武林公愤,那更大佳。果然,成昆的奸计达到目的。

从一个角度看,空見的慈悲心,被成昆利用了作杀人利器。

但这个看法是片面的。空見虽然中了成昆之计,但他仍是达到了目的,他的伟大精神感动了谢逊,终于使他“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谢逊以卑鄙奸计打死空見,大感后侮,自动提出说依从空見临死的要求,空見就说:“但愿你今后杀人之际,有时想起老衲。”

就是一念之仁,謝遜放過了張翠山和殷素素,這樣,世上才能有張無忌,而最後是無忌激起的慈愛之心,終使謝遜的一生怨憤得到化解。

空見的牺牲,绝对是有价值的,他大仁大智大勇的舍己行为,永远使《倚大屠龙记》的读者感动。

但是空見也是迂腐的,你死了,谢逊就不会再作恶了吗?这是不可能的,与其说是空見救了张翠山,倒不如说是张无忌的主角光环拯救生父,不致丧命!除恶即是行善,空見完全可以擒拿下谢逊,关起来,再把成昆也设法抓来,化解仇恨!但正是因为他的迂腐,致使江湖之上的腥风血雨因霹雳门师徒而展开,自己还徒劳送了性命,何苦来哉!

6佛学常見词汇

【空見】1.拨无因果的邪見。2.执著于空的見解。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只見张三丰走了一会,仰视庭除,忽然伸出右手,在空中一笔一划的写起字来,张三丰文武兼资,吟诗写字,弟子们司空見惯,也不以为异,张翠山顺着他手指的笔划瞧去,原来写的是“丧乱”两字,连写了几遍,跟着又写“茶毒”两字。张翠山心中一动:“师父是在空临‘丧乱帖’。他外号叫做“银钩铁划”,原是因他左手使烂银虎头钩、右手使镔铁判官笔而起,他自得了这外号后,深恐名不副实,为文士所笑,于是潜心学书,真草隶篆,一一遍习。这时师父指书的笔致无垂不收,无往不复,正是王羲之“丧乱帖”的笔意。

【2】张翠山見到常金鹏击破敌船的这等威势,暗自心惊:“我若非得恩师传授,学会了借力卸力之法,他那巨灵神掌般的一掌击在我背心,却如何经受得起?这人于瞬息间诱敌破敌,不但武功惊人,而且阴险毒辣,十分工于心计,实是邪教中一个极厉害的人物。”回眼看殷素素时,只見她神色自若,似乎这类事司空見惯,丝毫没放在心上。

【3】自无忌出世后,谢逊心灵有了寄托,再也不去理会那屠龙宝刀。有一晚张翠山偶尔失眠,半夜中出来散步,月光下只見谢逊盘膝坐在一块岩石之上,手中却捧着那柄屠龙宝刀,正自低头沉恩。张翠山吃了一惊,待要避开,谢逊已听到他的脚步声,说道:“五弟,这‘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八个字,看来终是虚妄。”张翠山走近身去,说道:“武林中荒诞之说甚多。大哥这等聪明才智,如何对这宝刀之说,始终念念不忘?”谢逊道:“你有所不知,我曾听少林派一位有道高僧空見大师说过此事。”

【4】张翠山道:“啊,空見大师。听说他是少林派掌门人空闻大师的师兄啊,他逝世已久了。”谢逊点头道:“不错,空見已经死了,是我打死的。”张翠山吃了一惊,心想江湖上有两句话说道:“少林神僧,見闻智性”,那是指当今少林派四位武功最高的和尚空見、空闻、空智、空性四人而言,后来听说空見大师得病逝世,想不到竟是谢逊打死的。

【5】谢逊叹了口气,说道:“空見这人固执得很,他竟然只挨我打,始终不肯还手,我打了他一十三拳,终于将他打死了。”

【6】却听谢逊说道:“我生平心中钦服之人,寥寥可数。尊师张真人我虽久仰其名,但无缘识荆,这位空見大师,实是一位高僧。他武功上的名气虽不及他师弟空智、空性,但依我之見。空智、空性一定及不上他老人家。”

【7】张翠山以往听他畅论当世人物,大部不值一哂,能得他骂上几句,已算是第一流的人物,要他赞上一字,真是难上加难。想不到他提及空見大师时竟然如此钦迟,不禁颇感意外,说道:“想是他老人家隐居清修,少在江湖上走动,是以武学上的造诣少有人知。”

【8】张翠山大奇,心中微有不信,自忖恩师张三丰的武学举世所罕有,但和谢逊相较,恐怕也只能胜他半筹,倘若空見大师当真高出谢逊甚多,说得上“天差地远”,岂不是将自己恩师也比下去了?但素知谢逊的名字中虽有一个“逊”字,性子却极是倨傲,倘若那人的武功不是真的强胜于他,他也决计不肯服输。

【9】谢逊又道:“倘若我内力真的浑厚坚实,到了空見大师、或是武当张真人的地步,再来练这七伤拳,想来自己也可不受损伤,便有小损,亦无大碍。

【10】谢逊道:“正是。我师父外号叫作‘混元霹雳手’,掌含风雷,威力极是惊人。我找到他后,如用这路七伤拳功跟他对敌,他定以为我使的还是他亲手所传武功,待得拳力及身,他再惊觉不对,可已迟了。五弟,你别怪我用心深刻,我师父外表粗鲁,可实在是天下最工心计的毒辣之人。若不是以毒攻毒,这场大仇无法得报……唉,枝枝节节的说了许多,还没说到空見大师。且说那晚我运气温了三遍七伤拳功,便越墙出外,要去找宋远桥。

【11】张翠山和殷素素却已猜到,说话之人定是那空見大师了。

【12】“当时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是冤鬼,给我杀了的人来索命着!’若是活人,决不能有这般来去如电的功夫。我一想到是鬼,胆子反而大了起来,喝道:‘妖魔鬼怪,给我滚得远远的,老子天不怕地不怕,岂怕你这孤魂野鬼?’那白衣僧人合十说道:‘谢居士,老僧空見合十!’我一听到空見两字,便想起江湖上所说‘少林神僧,見闻智性’这两句话来。他名列四大神僧之首,无怪武功如此高强。”

【13】张翠山想起这位空見大师后来是被他一十三拳打死的,心中隐隐感到不安。

【14】谢逊续道:“当时我便问道:‘是少林寺的空見神僧么?’那白衣僧人道:‘神僧二字,愧不敢当。老衲正是少林空見。’我道:‘在下跟大师素不相识,何故相戏?’空見说道:‘老衲岂敢戏弄居士?请问居士,此刻欲往何处?’我道:‘我到何处去,跟大师有何干系?’空見道:‘居士今晚想去杀害武当派的宋远桥大侠,是不是?’“我听他一语道破我的心意,又是奇怪,又是吃惊。他又道:‘居士要想再做一件震动武林的大案,好激得那混元霹雳手成昆现身,以报杀害你全家的大仇……’我听他说出了我师父的名字,更是骇异。要知我师父杀我全家之事,我从没跟旁人说过。这件丑事我师父掩饰抵赖也犹恐不及,自己当然更不会说。这空見和尚却如何知道?

【15】“我当时身子剧震,说道:‘大师若肯見示他的所在,我谢逊一生给你做牛做马,也所甘愿。’空見叹道:‘这成昆所作所为,罪孽确是太大,但居士一怒之下,牵累害死了这许多武林人物,真是罪过罪过。’我本来想说:‘要你多管甚么闲事?’但想起适才他所显的武功,我可不是敌手,何况正有求于他,于是强忍怒气,说道:‘在下实是迫于无奈,那成昆躲得了无影无踪,四海茫茫,教我到哪里去找他?’空見点头道:‘我也知你满腔怨毒,无处发泄。那宋大侠是武当派张真人首徒,你要是害了他,这个祸闯得可实在太大。’我道:‘我是志在闯祸,祸事越大,越能逼成昆出来。’“空見道:‘谢居士,你要是害了宋大侠,那成昆确是非出头不行。但今日的成昆已非昔日可比,你武功远不及他,这场血海冤仇是报不了的。’我道:‘成昆是我师父,他武功如何,我知道得比你清楚。’“空見摇头道:‘他另投名师,三年来的进境非同小可。你虽练成了崆峒派的“七伤拳”,却也伤他不得。’我惊诧无比,这空見和尚我生平从未見过,但我的一举一动,他却似件件亲眼目睹。我呆了片刻,问道:‘你怎么知道?’他道:‘是成昆跟我说的。’”

【16】谢逊道:“你们此刻听着尚自惊奇,当时我听了这句话,登时跳了起来,喝道:‘他又怎么知道?’他缓缓的道:‘这几年来,他始终跟随在你身旁,只是他不断的易容改装,是以你认他不出。’我道:‘哼,我认他不出?他便是化了灰,我也认得他。’他道:‘谢居士,你自非粗心大意之人,可是这几年来,你一心想的只是练武报仇,对身周之事部不放在心上了。你在明里,他在暗里。你不是认他不出,你压根儿便没去认他。’“这番话不由得我不信,何况空見大师是名闻天下的有道高僧,谅也不致打诳骗我。我道:‘既是如此,他暗中将我杀了,岂不干净?’空見道:‘他若起心害你,自是一举手之劳。谢居士,你曾两次找他报仇,两次都败了,他要伤你性命,那时候为甚么便不下手?再说你去夺那《七伤拳谱》之时,你曾跟崆峒派的三大高手比拚内力,可是“崆峒五老”中的其余二老呢?

【17】他们为甚不来围攻?要是五老齐上,你未必能保得性命罢?’“当日我打伤‘崆峒三老’后,发觉其余二老竟也身受重伤,这件怪事我一直存在心中,是个未能得解的大疑团。莫非崆峒派忽起内哄?还是另有不知名的高手在暗中助我?我听見空見大师这般说,心念一动,说道:‘那二老竟难道是成昆所伤?’”

【18】谢逊道:“当时我这般冲口而问。空見大师说道:‘崆峒二老受的是甚么伤,谢居士亲眼得見么?他二人脸色怎样?’我默然无语,隔了半晌,道:‘如此说来,崆峒二老当真是我师父所伤了。’原来当时我見到崆峒二老躺在地下,满脸都是血红的斑点,显然是他二人用阴劲伤人,却被高手以‘混元功’逼回。这样满脸血红斑点,以我所知,除了被混元功逼回自身内劲之外,除非是猝发斑症伤寒之类恶疾,但我当日初見崆峒五老之时,五个人都是好端端地,自非突起暴病。当时武林之中,除了我师徒二人,再无第三人练过混元功。

【19】“空見大师点了点头,叹道:‘你师父酒后无德,伤了你一家老小,酒醒之后,惶惭无地,是以你两次找他报仇,他都不伤你性命。他甚至不肯将你打伤,但你两次都是发疯般跟他拚命,若不伤你,他始终无法脱身。嗣后他一直暗中跟随在你身后,你三度遭遇危难,都是他暗中解救。’我心下琢磨,除了崆峒斗五老之外,果然另有三件蹊跷之事,在万分危急之际,敌方攻势忽懈。尤其那次跟青海派高手相斗,情势最是凶险。空見大师又道:‘他自知罪过太深,也不能求你饶恕,只盼日子一久,你慢慢淡忘了。岂知你愈闹愈大,害死的人越来越多。今日你若再去杀了宋远桥大侠,这场大祸可真的难以收拾了。’“我道:‘既是如此,请大师叫我师父来見我。我们自己算帐,跟旁人不相干。’空見大师道:‘你师父没脸見你。再说,谢居士,不是老衲小觑你,你便是見到了他,也是枉然。’我道:‘大师是有道高僧,是非黑白,自然清楚得很。难道我满门血仇,就此罢了不成?’他道:‘谢居土遭遇之惨,老衲也代为心伤。可是尊师酒后乱性,实非本意,何况他已深自忏悔,还望谢居士念着昔日师徒之情,网开一面。’我怒发如狂,说道:‘我若再打他不过,任他一掌击毙便了。此仇不报,我也不想活了。’“空見大师沉吟良久,说道:‘谢居士,尊师武功已非昔比,你便是练成了七伤拳,也伤他不得。你若不信,便请打老衲几拳试试。’我道:‘在下跟大师无冤无仇,岂敢相伤?在下武功虽然低微,这七伤拳却也不易抵挡。’他道:‘谢居士,我跟你打一场赌。尊师杀了你一家十三口性命,你便打我一十三拳。倘若打伤了我,老衲便罢手不理此事,尊师自会出来見你。

【20】“空見大师又道:‘老实跟你说,老衲既然插手管了此事,决不容你再行残害无辜的武林同道。你若一念向善,便此罢手,过去之事大家一笔勾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