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嶽不群

當前位置:首頁>人物大全>嶽不群

嶽不群

嶽不群 嶽先生

嶽不群是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一个人物,華山派掌門,号称君子劍,实乃伪君子。乃当今正教中十位最强的好手之一。书中形容嶽不群第一次出場是在木高峰威逼林平之当徒弟的时候。书中写到“墙角后一人纵声大笑,一个青衫书生踱了出来,轻袍缓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情潇洒”。小说中华山弃徒令狐沖的养父兼师傅,在江湖上有不少为人称道的义举,不论对谁都是一团和气。对自幼是孤儿的令狐沖有养育之恩。 他谦虚文雅,正气凛然,实则阴狠毒辣,富有智计和野心,为得辟邪劍谱,不惜迫害自己的徒儿,妻子和女儿,后为练辟邪劍谱而自宫。夺
金庸武俠小說人物
嶽先生
姓名 嶽不群
綽號 君子劍
門派 華山派掌門
師父 不詳
徒弟 令狐沖
勞德諾
梁發
施戴子
高根明
陸大有
陶鈞
英白羅
嶽靈珊
林平之
家庭 甯中則(妻)
嶽靈珊(女)
林平之(婿)
武功
內功 紫霞神功
絕技 華山劍法
太嶽三青峰
奪命連環三仙劍
辟邪劍法
兵器

嶽不群是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的主要角色之一,乃当今正教中十位最强的好手之一。綽號“君子劍”,在江湖上有不少为人称道的义举,暗地里却行阴谋鬼计,故被不少人称“伪君子”,其实是对其虚伪不实的反讽。

目錄

  • 1 出場
  • 2 人物關系和故事
  • 3 性格
  • 4 三战令狐沖
  • 5 武功

出場

书中形容嶽不群,墙角后一人纵声大笑,一个青衫书生踱了出来,轻袍缓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情潇洒,笑道:“木兄,多年不见,丰采如昔,可喜可贺。”

人物關系和故事

嶽不群是華山派掌門,精通“紫霞神功”,武功高强,人称“君子劍”,但事实上是伪君子。

妻子为同门师妹宁中则,独女嶽靈珊,大弟子是令狐沖,还有勞德諾、施戴子、高根明、陸大有、陶鈞、英白羅等徒弟。

他为了取得《辟邪劍谱》,他假意救林平之并收他为徒。而令狐沖早在林震南夫妇死后,就马上把林震南有关辟邪劍谱的遗言告知嶽不群。从此时到辟邪劍谱在福州向阳巷中现世,时间长达一年。而辟邪劍谱现世后,先被嵩山派夺取,再被令狐沖夺回。此后重伤的令狐沖挣扎著从杀死嵩山派中人的地方挪到福威镖局门口,早上才被岳夫人宁中则救起,那时候宁中则发现辟邪劍谱还在令狐沖身上。这段时间,任何一个真正从一开始就处心积虑谋取辟邪劍谱的人,有很多机会能将劍谱拿到手。但是,辟邪劍谱在岳夫人第一次给令狐沖换药的时候还在,直到岳夫人第二次给令狐沖换药时,才消失。

由于要替风清扬保守秘密,令狐沖在思过崖上学会独孤九劍并没有告知嶽不群,发现思过崖后洞中的失传劍法也未告诉他。令狐沖因习得独孤九劍,武功莫名大进,导致嶽不群以为令狐沖拿了《辟邪劍谱》,两人嫌隙由此而生。随着情节发展,令狐沖和魔教日月神教中人交往越见密切,最终,在任盈盈招集属下聚集五霸冈为令狐沖治伤后,断绝和令狐沖的师徒关系。

嶽不群知道勞德諾是嵩山派派来的奸细,于是刻意假装泄漏一部假的《辟邪劍谱》,让他去诱骗左冷禅。

为了修练“辟邪劍法”,最后甘愿自宫,并在封禅台上击败时任五岳劍派盟主左冷禅,用毒针刺盲他双目,不仅夺得合并后的五岳派掌门之位,亦成为了小说中武功最高的人物之一。

此时任盈盈看出手法与东方不败相似,察觉出嶽不群是杀害定闲师太和定逸师太的凶手。

此时他和左冷禅的决斗也使得令狐沖看清是他杀死了恒山派的定闲师太和定逸师太,从此令狐沖对这位心目中最敬重的人大失所望。

他虽以较为深厚的內功底子(紫霞神功)修习《辟邪劍谱》,实力在林平之之上。

最后的山洞之战中,五岳派内自相残杀,嶽不群捉住幸存的令狐沖及任盈盈,嶽不群原欲杀令狐沖,后意外被恒山派女尼仪琳杀死。

性格

由于长期以来大众形成的嶽不群的虚伪狡诈、阴险狠毒的形象,在政坛上会有人攻击政敌为“嶽不群”。

笑傲江湖里面,曾有以下几个人直接或间接批评过嶽不群:

  1. 风清扬—直称嶽不群是小子,并认为他将令狐沖这块好材料教成了蠢牛木马。
  2. 冲虚道长—曾对令狐沖说:“尊师号称君子劍,度量却嫌不广。”令狐沖当场不耐。
  3. 林平之—对于嶽不群偷林家袈裟十分不满。

三战令狐沖

嶽不群与令狐沖这一对师徒曾经三次对战。

第一次在少林寺内。当时任我行偕同向问天一起上少林寺救任盈盈,令狐沖代表任我行一方出战嶽不群;嶽不群被击败,有人[來源請求]认为嶽不群是诈输,好让左冷禅以为他没有练成辟邪劍法,放心并派。但是也有人[來源請求]認爲,根據書中嶽不群当时的内心独白,嶽不群当时已经竭尽全力,诈输一说缺乏根据。事实上,嶽不群当时是以冲灵劍法(令狐沖和嶽靈珊共同创立的劍法)引诱令狐沖,并暗示会让嶽靈珊嫁给他,要他假装败给自己;然而令狐沖想到任盈盈对自己情深意重,不忍让三人留在少林寺。在思考如何善后的过程中无意中以独孤九劍击败嶽不群。

第二次是令狐沖为救任盈盈时与练成辟邪劍法的嶽不群对談Μ令狐沖领会到应付辟邪劍法的方法,使令狐沖立于不败之地。

第三次在嶽不群在思过崖外用渔网擒住令狐沖与任盈盈,在危急关头被恒山派仪琳误打误撞将他刺死。

武功

紫霞神功
紫霞神功是华山派气宗內功心法,是华山派称誉江湖的上乘內功,曾有一金句:华山九功,紫霞第一。它初发时若有若无,绵如云霞,然而蓄劲极韧,到后来铺天盖地,势不可挡,发功之人脸上满布紫气,故有“紫霞”之称。
辟邪劍法
从《葵花宝典》中悟出的劍法,两者系出同源,与《葵花宝典》的修行方法一样,练辟邪劍法者必先自宫。动作迅捷诡异,外人只知道其招式乃匪夷所思。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人物經曆

收徒林平之

林平之为福建福威镖局的大少爷,原为一名武功低微但教养良好的好少年。某日于酒铺中为华山派嶽靈珊易容而成的“不会武功的丑女”出头,过程中误杀青城派掌门余沧海之子余人彦,因此直接遭致林家的灭门惨祸,眼见全家几十上百口在一次又一次的恐怖威胁与血腥袭击中被尽数屠戮 ,父母更是在余沧海与木高峰的虐待下死去。林平之曾遇木高峰被其诱骗,至衡山因出声救令狐沖而被余沧海发现,余木二人对林平之两相争夺下,華山派掌門嶽不群出手调解,令林平之大为感动,又心生崇敬,终于拜入华山门下。?

赌斗令狐沖

嶽不群是華山派掌門人,而令狐沖是華山派掌門大弟子,由嶽不群夫妇将其抚养成人并授以武艺,对嶽不群始终怀有父亲般的感情,是嶽不群挑定的接班人。令狐沖原本钟情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嶽靈珊,后因缘际会结识并爱上了魔教圣姑任盈盈。任盈盈因杀少林弟子被困少林寺要求其隐居,令狐沖结交漠北双熊,田伯光等群豪前去相救,中伏脱险后回少林寺见到任我行等人,并与众正派人士赌下三战之约,如若三战两胜才可安然下山。当任我行等胜出正要下山时,嶽不群却点名赌斗令狐沖,使出冲灵劍法假意希望其回头好使令狐沖主动认输。令狐沖使出独孤九劍胜出后,嶽不群恼怒出腿偷袭令狐沖,腿被震断。

執掌五嶽派

五岳劍派盟主左冷禅有一统五岳劍派,消灭日月神教,成为武林霸主的野心。为统一五岳劍派,他不惜派人对付或收买其余四派,派勞德諾到华山派当卧底,却被嶽不群反过来利用。嶽不群将假的辟邪劍谱由勞德諾之手送到左冷禅手中。左冷禅意欲统一五岳劍派,虽当中三派掌门人皆不同意,但仍威逼利诱,招集五派于嵩山比武,却在嶽不群的处心积虑下功亏一篑。嶽不群與左冷禅在封禅台上决斗,使出真的辟邪劍法击败左冷禅,成为五岳劍派掌门。

命喪思過崖

嶽不群得到掌门之位后,听闻女儿为令狐沖所杀,结果误中陷井,被任盈盈逼服魔教毒药三尸脑神丹。其后左冷禅不甘失败,利用各派进思过崖观看秘洞招式之际,妄想利用洞内机关铲除各派。山洞之战后,嶽不群逃出山洞,与令狐沖和任盈盈不期而遇,为得到“三尸脑神丹”解药?,用渔网困住令狐沖及任盈盈,对峙之际,被恒山尼姑仪琳杀死。

2人物關系

與左冷禅

嶽不群與左冷禅,一个被称为“伪君子”,一个被称为“真小人”,都是疯狂的权力狂。在为个人私利不择手段谋取更大权力这点上,没有丝毫差别,可说是难兄难弟;但在如何夺权的策略和手段上,则分出高低来了。

左冷禅也贪婪、凶狠、狡猾,但和嶽不群相比则大为逊色了。他城府没有嶽不群深,谋算不及嶽不群远,伪装没有嶽不群巧。他精心策划的每一个行动,几乎都逃不出嶽不群的掌心。在权力角逐当中,左冷禅只充当了捕蝉的螳螂,而嶽不群却当仁不让地成了黄雀。这是一场“伪君子”和“真小人”的较量。如果说左冷蝉是权力角逐中的恶狼,那么,嶽不群就是恶狼加狐狸。

左冷禅是五岳劍派盟主,手执五色令旗,可以发号施令。可惜疯狂的权力欲,使他并不以此为满足。他有一个“夺权五步曲”:第一矂Μ当上五岳劍派盟主(已实现);第二矂Μ五派归一,由他出任掌门(正在进行);第三矂Μ与少林、武当鼎足而三,并兼并之;第四矂Μ一举消灭魔教;第五矂Μ称王称帝,长生不老,万寿无疆。当然,这“夺权五步曲”是方证大师和冲虚道人根据其人其行概括出来的,左冷禅是否真有此“五步曲”则不得而知。但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这“五步曲”有也好,没有也好,在权力角逐中都将把左冷禅置于不利地位。假设左冷禅真有此“五步曲’,而为政敌所知晓,所揭露,那无异于将他置于火山口上成为众矢之的;假设没有,而政敌认为有,同样也将他置于火山口上,成为众矢之的。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夺权五步曲”与其说姓左,不如说姓岳。可惜连道行高超、世事洞明、政治经验丰富的方证大师等人都看不到这一点,反而认为嶽不群是抗衡左冷禅野心的最佳人选。仿佛左冷禅得逞就要天下大乱,生灵涂炭;而嶽不群当权就可以天下太苿Μ莺歌燕舞!左冷禅和嶽不群孰高孰低不是不言而喻了吗?

嶽不群和左冷禅最精彩的较量是在三月十五日的嵩山并派大会上。左冷禅经过多年策划、费尽心机、苦心经营,对五岳各派或分化瓦解,或拉拢利诱,或大打出手,终于迎来了这一天。这一天他邀朋约友,大搞庆典活动。他重修了封禅台,他组织了仪仗队、啦啦队,踌躇满志地准备坐上五岳派第一把交椅。可惜他万万没有想祫Μ他辛辛苦苦地搭起的台子,唱戏的却是嶽不群。嶽不群为了这一天,同样是多年策划,费尽心机。他深知自己没有左冷禅那样的名望和权力:他不是五岳劍派盟主,不能像左冷禅一样名正言顺地发号施令。他也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左冷禅,左冷禅有武功一等一的“十三太保”,而他门下弟子七长八短、大为逊色。但他头脑冷静、审时度势、不露声色、谋定后动。为了这一天,他作了以下准备:一、用阴谋手段取得《辟邪劍谱》,不惜自残,自宫练劍。练好辟邪劍后严守机密(连妻女都不知)。在少林寺和令狐沖比劍时故意震断左腿,以苦肉计麻痹政敌,使左冷禅误认他“內功修为不过尔尔”。二、对左冷禅打入他内部的奸细勞德諾,他不动声色,优礼有加。关键时刻来个将计就计、将假的《辟邪劍谱》通过奸细送给左冷禅,使左冷禅以假为真,入其圈套。三、让女儿嶽靈珊修习五岳劍派各派武功,为在嵩山大会上以各派劍术战胜各派打下基础。四、直到嵩山大会这一天,他都没有停止他的阴谋活动,他不失时机一反常态地暗示令狐沖,愿让他重立門派,感动得已当上恒山派掌门的令狐沖泪流满面,决心惟他马首是瞻。

双方都自认为万事俱备,胜券在握,接下来就是比劍夺帅。这是全书最精采章节中的 一章,对人物性格作了淋漓尽致的刻划(本文原文照抄,略加评点,括号内为笔者所加)。

(左冷禅迫不及待地向嶽不群挑談Ι嶽不群却说:“久存向左兄讨教之心,只是今日五岳派新建,掌门人尚未推出,在下倘若和左师兄比劍,倒似是来争做五岳派掌门一般,那不免惹人闲话了。”(说得多么动听!处处不忘谦谦君子之风范。久存此心是真,不争做掌门是假,此公语言的特点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

(左冷禅却不理他这一套。)说:“岳兄只消胜得在下手中长劍,五岳派掌门一席,自当由岳兄承当。”嶽不群摇手道:“武功高的,未必人品也高。在下就算胜得了左兄,也未见得胜过五岳派中其余高手。”(以已之长,攻敌之短,显然还未动手,嶽不群在典论上就胜了第一回合。)

……嶽不群拱手道:“左兄,你我今日份属同门,咱们切磋武艺,点到为止,如何?”

左冷禅:“兄弟自當小心,盡力不要傷到嶽兄。”……

嶽不群微微一笑,朗声道:“刀劍不生眼睛,一动上手,难免死伤,这话不错。”转头向华山派群弟子道:“华山门下众人听着:我和左师兄是切磋武艺,绝无怨仇,倘若左师兄杀了我,或是打得我身受重伤,乃是激斗之际,不易拿捏分寸,大伙儿不可对左师伯一怀恨,更不可与嵩山门下寻仇生事,坏了我五岳派同门的义气。”(多么冠见堂皇!多么通情达理!多么顾全大局!然去嶽不群战胜甚至杀死左冷禅早已成竹在胸,这些话与其说是说给华山派弟子听,毋宁说是说给嵩山派弟子和在场的其它第三者听。既堵住了嵩山派失败后闹事的后路,还争取了第三者的同情和支持,又不失表现自己的君子风度,可谓一石三鸟!)

左冷禅听他如此说,倒颇出于意料之外。(真小人难度伪君子之腹,不出意料之外也不行。)嶽不群微笑道(一直微笑着,此公笑神经可谓发达。):“我五派合并为一,那是十分艰难的大事。(岳花费的心血,付出的代价确实不小。)倘若因我二人论劍较技,伤了和气,五岳派下同门大起纷争,那可和并派的原意背道而驰了。”(不惜自残而即将得来的桃子容易吗?它应该是一个鲜嫩的桃子,而不是一个烂桃子。可惜左冷禅利令智昏,居然认为“此人已生怯意,我正好乘势一举将其制服。”蠢极!嶽不群不战而又胜了第二回合。)

在比劍的过程中,嶽不群用真辟邪劍法打败了左冷禅的假辟邪劍法,施放毒针刺伤左冷禅手掌,刺瞎左冷禅双眼,?这些都是顺理成章的事(对读者来说是事后才知道的),而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嶽不群得胜后马上走到台边,拱手道:“在下与左师兄比武较艺,原盼点到为止。但左师兄武功太高,震去了在下手中长劍,危急之际,在下但求自保,下手失了分寸,以致左师兄双目受损,在下心中好生不安。咱们当寻访名覄Μ为左师兄治疗。”紧接着又以五岳派总掌门的身份,委任反对自己最力的嵩山派头面人物汤英鹗、陆柏会同左冷禅主理原篙山派事务。嶽不群就是以这种“不计前嫌”的政治手腕和迅雷不及掩耳的应变措施安抚了劲敌,消弥了一场可能即将发生的危机。至此,嶽不群彻底击垮了左冷禅,取得了这场权力角逐的最终胜利。

与令狐沖

嶽不群责任大,压力重,令狐沖“笑傲江湖”;嶽不群深谋远虑,令狐沖大大咧咧,顾前不顾后。两人无论从性格或做人的准则看都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可命运却偏偏将他们纠结在一起,合演了一出政治悲喜剧。

嶽不群是華山派掌門人,令狐沖是華山派掌門大弟子,是嶽不群选定的接班人。令狐沖是孤儿,嶽不群夫妇将其抚养成人并授以武艺,令狐沖对嶽不群始终怀有父亲般的感情。嶽不群也曾寄希望于令狐沖。在华山他曾对令狐沖说:“你是本门大弟子,我和你师娘对你期望甚殷,盼你他日能为我们分担艰巨,光大华山一派。”可是,这对情同父子的师蛣Μ最后却分道扬镳,这其中的原因很值得探讨。令狐沖放浪形骸,行为有失检点,结交邪教人物是师徒矛盾的起点。在令狐沖看来这纯粹是个人行为,无关大局。正教中有好人、坏人,邪教中也有好人、坏人。交朋友就要讲义气,重然诺,有恩必报,但既然師父不高兴,以后注意就是了。嶽不群却不这样认为,嶽不群说:“冲儿,我瞧人家救了你一命后,你于正邪忠奸之分这一点上,已然十分糊涂了。此事关涉到你以后安身立命的大关节,这中间可半分含糊不得。”“此事关系到我华山派的兴衰荣辱,也关系到你一身的安危成败。”嶽不群为什么把问题提到这样的高度呢?原来“正邪不两立”是嶽不群为了夺取武林最高权力而打出的一面旗帜,是他的政治资本。嶽不群就是要以这面旗帜,在武林中“安身立命”,在正邪两派无休止的争斗中浑水摸鱼,“光大华山一派”,进而夺取五岳劍派最高权力,最后称霸武林。对他来说这显然是“大节”,是原则问题,是大是大非问题,立场问题,正如保家卫国的战士怎么可以投靠侵略者!而令狐沖不仅不高举这面旗帜,反而结交邪派人物,这就必然有损于华山的清誉,有碍除魔卫道的大业,师徒矛盾就由此而产生了。

而令嶽不群恼火的是,令狐沖在思过崖面壁?一年,非但没有悔过自新,反而在思过崖学了劍宗劍法。“劍气之争”是华山派内部劍宗和气宗之间权力角逐的焦点,嶽不群就是在劍气两派的斗争中登上华山派权力宝座的。没有气宗就没有嶽不群,没有气宗的胜利就没有嶽不群的胜利。“气重于劍”或“劍重于气”绝不是技艺问题、方法问题,而是敏感的政治问题,是有关嶽不群的政治生命,有关嶽不群的权力宝座的原则问题。难怪,对华山派内部“劍气之争”向来讳莫如深的嶽不群,认为“这是本派的大机密,谁也不能泄露出去”的嶽不群,此时此地不得不郑重其事地对群弟子进行了一次“正邪两途”斗争的教育了。

提出“纲举目张”,“什么是纲?什么是目?务须分得清清楚楚。”并警告令狐沖:“如果你沿着目前的道路走下去,不出三年,那便是‘劍重于气’的局面,实是危险万分,不但毁了你自己,毁了当年无数前辈用性命换来的本门正宗武学,连华山派也给你毁了。”“倘若你执迷不悟,继续走劍宗的邪路,嘿嘿,重则取你性命,轻则废去武功,逐出门墙。”声色俱厉的一席话,吓得令狐沖“额头冷汗涔涔而下”,连称“弟子决计不敢”。虽然此时嶽不群并没有采取严厉的组织措施,但可以想见,在嶽不群心中一定有了这样的判断:“此人不可重用!”

药王庙一談Μ华山派在药王庙遭蒙面人和劍宗封不平、嵩山派汤英鹗等人袭击,眼看要全军覆没。令狐沖救了华山派。嶽不群不但不予以嘉奖,反而大发雷霆,冷笑道:“你武功到了这地矂Μ怎么还会将師父、师娘瞧在眼里?我们华山派这点点微末功夫,如何能当你神劍之一击?“从此一路上暗中派人监视起来,此后不久,令狐沖结交了任盈盈杀害了少林,峨眉等派弟子。嶽不群即将令狐沖逐出门莿Μ遍告江湖各門派,将令狐沖逐出门莿Μ并“如有再犯,祈正派诸友共诛之”。师徒冲突已经公开化到不可调和的地步。

3外貌描寫

青衫書生,輕袍緩帶,手搖折扇,神情甚是潇灑。颏下五绺長須,面如冠玉,一臉正氣。駐顔有術,看起來約四十來歲,神仙般的人物。

(原文:一個青衫書生踱了出來,輕袍緩帶,右手搖著折扇,神情甚是潇灑。

林平之眼见这书生颏下五绺长须,面如冠玉,一脸正气,心中景仰之情,油然而生,知道适才是他出手相救,听得木高峰叫他为“华山派的岳兄”,心念一动:“这位神仙般的人物,莫非便是華山派掌門嶽先生?只是他瞧上去不过四十来岁,年纪不像。”待听木高峰赞他驻颜有术,登时想起:曾听母亲说过,武林中高手內功练到深处,不但能长寿不老,简直真能返老还童,这位嶽先生多半有此功夫,不禁更是钦佩。)?

4武功絕學

1、華山劍法:

轻灵机巧,恰如春日双燕飞舞柳间,高低左右,回转如意,劍法精奇。

2、紫霞神功:

华山派称誉江湖的上乘內功,它初发时若有若无,绵如云霞,然而蓄劲极韧,到后来铺天盖地,势不可当,发功之人脸上满布紫气,故有“紫霞”之称。

3、太嶽三青峰:

迅速攻击敌人三劍飞劍,向对方随机发出三种不同的攻击招蕜Μ一劍强似一劍。

4、奪命連環三仙劍:

华山派劍宗絕技,三劍一气呵成,起始当头直劈;若对方斜身闪开,则圈转长劍,拦腰横削;如果对方还能避开,势必纵身从劍上跃过,则长劍反撩,疾刺对方后心,对方背后不生眼睛,势难躲避。

5、辟邪劍法:

是从《葵花宝典》残篇中悟出的七十二路劍法,两者系出同源,厉害在于一个“快”字;出手如鬼如魅,迅捷无伦,变化复杂,劍招极快而且怪异;辟邪劍法虽然号称七十二招,但每一招各有数十著变化,一经推衍,变化繁复之极,换作一般人,纵不头晕眼花,也必为这万花筒一般的劍法所迷,无所措手;使到极限时,对手甚至连自己的身影也瞧不清楚,只看得头晕眼花,胸口烦恶,只欲作呕。

5人物爭議

  1. 嶽不群在全书中所干的坏事,皆为他人指控,并无真实确凿依据。任盈盈指控嶽不群数次想杀令狐沖,细看则皆为推测,实则并无此事,令狐沖自违反门规被逐后,嶽不群并没有收回武功、清除门户,两人也少有交集,在少林寺的交手,则是为了撇清华山派和魔教的关系,在林中的交手,则是令狐沖与任盈盈、魔教长老一拨,嶽不群作为正道领袖,自然出手。至于恒山派两位师太在少林寺之死,时间对不上(嶽不群一直与正道中人在一起,以待伏击一干邪魔歪道),而且任盈盈所说多有自相矛盾之处,真相如何实在难以言说。而林平之所说被伤时听见英白羅叫師父,但之后英白羅死去,而且面目全非,实在可疑,且之后嶽不群对林平之再未加害,不然以他武功纵是日夜防备岂能逃过!

  2. 细数华山派的实力,可以除了嶽不群、宁中则外,就只有几个二代弟子,都不堪大用(而且勞德諾、英白羅身份存疑),为了躲避桃谷六仙外出、被左冷禅指使的十五个黑衣人差点灭派……这点实力若说嶽不群一直处心积虑地称霸江湖,当真是天大的笑话。

  3. 五岳并派嶽不群当上五岳派掌门,但他并没有强求五岳合并,而是让五派仍是自行其是,和以前没有分别,可见他根本没有统一五岳的准备,不然也不会寻找自己失踪的女儿都要亲自出马,找了许久才被人别有用心地引了过去,最终惨遭胁迫!至于书末恒山派弟子被掳去华蓜Μ更像是田伯光等人受魔教指使导演的一场栽赃嫁祸的好戏,哑婆婆一口道出了真相。说嶽不群想称霸江湖,当真是天大的冤枉!

  4. 人们总是说嶽不群利用嶽靈珊接近林平之,害了女儿。细看嶽靈珊与林平之本来就是一对璧人,两情相悦。嶽不群从未干涉。甚至在三战的时候为了撑起祖业,想让令狐沖回归并且把嶽靈珊许配给他。只是令狐沖不肯回头。后来林平之因为和岳家的误会刺伤了嶽靈珊,这本来就不是嶽不群能想到能控制的。毕竟就算嶽不群真的刺伤过林平之,又总不会故意让他知道来害女儿。况且劍谱已经到手,也没有必要让嶽靈珊留在他这样武功低微的弟子身边!更没必要让他也练成劍谱(本来也就没给他)!

  5. 嶽靈珊乔庄去开酒店,林平之和余人彦打斗闹出事儿!这都是可以控制的吗?林平之和余人彦一定会碰面?一定杀的了余人彦?难道又是嶽不群叫余沧海灭林家的?如此神机妙算又怎么会掉进陷进中毒?

6人物評價

人们爱把嶽不群称为君子?,窃以为“君子”一词很能界定嶽不群这一类人。几十年如一日的善举没有毅力是不行的。

金庸先生在《笑傲江湖·后记》中说:“这部小说通过书中一些人物,企图刻划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任我行、东方不败、嶽不群、左冷禅这些人,在我设想时主要不是武林高手,而是政治人物。”?而嶽不群的形象是知识分子,小说中有一句话,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对嶽不群这一类正道侠士来说,则是“人在权力场,身不由己。”嶽不群的一生是身不由己的一生。他不杀人,别人就要杀他;他不搞阴谋诡计,别人就要搞阴谋诡计除掉他;他不自宫练劍,别人就要自宫练劍,一统江湖。他靠阴谋诡计夺取权力,就要提防别人用阴谋诡计搞垮自己。可以说他每时每刻、每处每地都为了华山基业胆战心惊,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失去了普通人的生活,失去了做人的乐趣。

7衍生形象

1978年香港邵氏電影《笑傲江湖》馮淬帆飾演

1984年香港無線電視劇《笑傲江湖》曾江飾演

1985年台灣台視電視劇《笑傲江湖》古铮飾演

1990年香港電影《笑傲江湖》劉兆銘飾演

1996年香港無線電視劇《笑傲江湖》王偉飾演

2000年台灣中視電視劇《笑傲江湖》嶽躍利飾演

2000年新加坡電視劇《笑傲江湖》鄭各評飾演

2001年內地電視劇《笑傲江湖》巍子飾演

2013年內地電視劇《笑傲江湖》黃文豪飾演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余沧海铁青着脸,向那女童道:“你爹爹姓甚么?刚才这几句话,是你爹爹教的么?”他想这女童这两句话甚是阴损,若不是大人所教,她小小年纪,决计说不出来,又想:“甚么‘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是令狐沖这小子胡诌出来的,多半华山派不忿令狐沖为人杰所杀,向我青城派找场子来啦。点穴之人武功甚高,难道……难道是華山派掌門嶽不群在暗中捣鬼?”想到嶽不群在暗算自己,不但这人甚是了得,而且他五岳劍派联盟,今日要是一齐动手,青城派非一败涂地不可。言念及此,不由得神色大变。

【2】木高峰眼见此人果然便是華山派掌門“君子劍”嶽不群,心中向来对他颇为忌惮,此刻自己正在出乎欺压一个武功平平的小辈,恰好给他撞见,而且出手相救,不由得有些尴尬,当即笑嘻嘻的道:“岳兄,你越来越年轻了,驼子真想拜你为师,学一学这门‘阴阳采补’之术。”嶽不群“呸”的一声,笑道:“驼子越来越无聊。故人见面,不叙契阔,却来胡说八道。小弟又懂甚么这种邪门功夫了?”木高峰笑道:“你说不会采补功夫,谁也不信,怎地你快六十岁了,忽然返老还童,瞧起来倒像是驼子的孙儿一般。”

【3】嶽不群微微一笑,说道:“木兄一见面便不说好话。木兄,这少年是个孝子,又是颇具侠气,原堪造就,怪不得木兄喜爱。他今日种种祸患,全因当日在福州仗义相救小女灵珊而起,小弟实在不能袖手不理,还望木兄瞧着小弟薄面,高抬贵手。”

【4】嶽不群知道这驼子粗俗下流,接下去定然没有好话,便截住他话头,说道:“江湖上同道有难,谁都该当出手相援,粉身碎骨是救,一言相劝也是救,倒也不在乎武艺的高低。木兄,你如决意收他为蛣Μ不妨让这少年禀明了父母,再来投入贵派门下,岂不两全其美?”

【5】木高峰眼见嶽不群插手,今日之事已难以如愿,便摇了摇头,道:“驼子一时兴起,要收他为蛣Μ此刻却已意兴索然,这小子便再磕我一万个头,我也不收了。”说着左腿忽起,拍的一声,将林平之踢了个筋斗,摔出数丈。

【6】这一下却也大出嶽不群的意料之外,全没想到他抬腿便踢,事先竟没半点征兆,浑不及出手阻拦。好在林平之摔出后立即跃起,似乎并未受伤。嶽不群道:“木兄,怎地跟孩子们一般见识?我说你倒是返老还童了。”

【7】嶽不群抢上一矂Μ大声道:“木兄,你说甚么话来?”突然之间,脸上满布紫气,只是那紫气一现即隐,顷刻间又回复了白净面皮。

【8】木高峰见到他脸上紫气,心中打了个突,寻思:“果然是华山派的‘紫霞功’!嶽不群这厮劍法高明,又练成了这神奇內功,驼子倒得罪他不得。”

【9】嶽不群瞧着他的背影在黑暗中隐没,叹了口气,自言自语:“武林中似他这等功夫,那也是很难得了,可就偏生自甘……”下面“下流”两字,忍住了不说,却摇了摇头。

【10】嶽不群微微一笑,说道:“我若收了你为蛣Μ不免给本驼子背后说嘴,说我跟他抢夺徒弟。”林平之磕头道:“弟子一见師父,说不出的钦佩仰膭Μ那是弟子诚心诚意的求恳。”说着连连磕头。嶽不群笑道:“好罢,我收你不难,只是你还没禀明父母呢,也不知他们是否允可。”林平之道:“弟子得蒙恩收录,家父家母欢喜都还来不及,决无不允之理。家父家母为青城派众恶贼所擒,尚请師父援手相救。”嶽不群点了点头,道:“起来罢!好,咱们这就去找你父母。”回头叫道:“德诺、阿发、珊儿,大家出来!”

【11】只见墙角后走出一群人来,正是华山派的群弟子。原来这些人早就到了,嶽不群命他们躲在墙后。直到木高峰离去,这才现身,以免人多难堪,令他下不了台。勞德諾等都欢然道贺:“恭喜師父新收弟子。”嶽不群笑道:“平之,这几位师哥,在那小茶馆中,你早就都见过了,你向众师哥见礼。”

【12】忽然嶽不群身后一声娇笑,一个清脆的声音道:“爹爹,我算是师姊,还是师妹?”

【13】林平之一怔,认得说话的是当日那个卖酒少女、华山门下人人叫她作“小师妹”的,原来她竟是師父的女儿。只见嶽不群的青袍后面探出半边雪白的脸蛋,一只圆圆的左眼骨溜溜地转了几转,打量了他一眼,又缩回嶽不群身后。林平之心道:“那卖酒少女容貌丑陋,满脸都是麻皮,怎地变了这幅模样?”她乍一探头,便即缩回,又在夜晚,月色朦胧,无法看得清楚,但这少女容颜俏丽,却是绝无可疑。又想:“她说她乔装改扮,到福州城外卖酒,定逸师太又说她装成一副怪模怪样。那么她的丑样,自然是故意装成的了。”

【14】嶽不群笑道:“这里个个人入门比你迟,却都叫你小师妹。你这师妹命是坐定了的,那自然也是小师妹了。”那少女笑道:“不行,从今以后,我可得做师姊了。爹爹,林师弟叫我师姊,以后你再收一百个弟子、两百个弟子,也都得叫我师姊了。”

【15】她一面说,一面笑,从嶽不群背后转了出来,蒙蒙月光下,林平之依稀见到一张秀丽的瓜子脸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射向他脸。林平之深深一揖,说道:“岳师姊,小弟今日方蒙恩师垂怜收录门下。先入门者为大,小弟自然是师弟。”

【16】嶽靈珊大喜,转头向父亲道:“爹,是他自愿叫我师姊的,可不是我强逼他。”嶽不群笑道:“人家刚入我门下,你就说到‘强逼’两字。他只道我门下个个似你一般,以大压小,岂不吓坏了他?”说得众弟子都笑了起来。

【17】嶽靈珊道:“爹,大师哥躲在这地方养伤,又给余沧海那臭道士打了一掌,只怕十分凶险,快去瞧瞧他。”嶽不群双眉微蹙,摇了摇头,道:“根明、戴子,你二人去把大师哥抬出来。”高根明和施戴子齐声应诺,从窗口跃入房中,但随即听到他二人说道:“師父,大师哥不在这里,房里没人。”

【18】嶽不群眉头皱得更加紧了,他不愿身入妓院这等污秽之地,向勞德諾道:“你进去瞧瞧。”勞德諾道:“是!”走向窗口。

【19】嶽靈珊道:“我也去瞧瞧。”嶽不群反手抓住她的手臂,道:“胡闹!

【20】这种地方你去不得。”嶽靈珊急得几乎要哭出声来,道:“可是……可是大师哥身受重伤……只怕他有性命危险。”嶽不群低声道:“不用担心,他敷了恒山派的‘天香断续胶’,死不了。”嶽靈珊又惊又喜,道:“爹,你……你怎么知道?”嶽不群道:“低声,别多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