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大

當前位置:首頁>人物大全>莫大

莫大

莫大 莫大先生

莫大是金庸武俠小說《笑傲江湖》中的人物。衡山派掌門人,江湖人稱“潇湘夜雨”。衡山派掌門莫大先生身材瘦長臉色枯槁,披著一件青布長衫,洗得青中泛白,形狀甚是落拓。莫大以一曲《潇湘夜雨》名動江湖。莫大先生愛拉胡琴,一曲《潇湘夜雨》,聽得人眼淚也會掉下來。”琴中藏劍,劍發琴音“這八字,是他老先生武功的寫照。
金庸武俠小說人物
莫大先生
姓名 莫大
綽號 潇湘夜雨
門派 衡山派掌門人
武功
絕技 衡山派劍法:
回風落雁劍
衡山五神劍
百變千幻衡山雲霧十三式
兵器

莫大先生是金庸的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的衡山派掌門人,外号“潇湘夜雨”,劍法高超,神出鬼没。

莫大先生乃《笑傲江湖》正派中十位最強的高手之一,身材瘦長臉色枯槁,披著一件青布長衫,洗的青中泛白,形象甚是落魄。

人物

兵器是一柄可藏于二胡中的薄劍,江湖上人称“琴中藏劍,劍发琴音”,此亦他一生武功的写照。

人瘦得像个痨病鬼,一把胡琴奏的“潇湘夜雨”悲咽凄凉,令人难以忍泪,但是他一柄又薄又窄的长劍,使出“百變千幻衡山雲霧十三式”,教人防不胜防,无可逃避,第二次出场,他就是以此绝招在衡山城外劍杀嵩山派十三太保之一“大嵩阳手”费彬,让师弟刘正风及日月神教长老曲洋能安然而逝,同时也救了令狐冲与仪琳的性命,也曾劝令狐冲迎娶日月神教“圣姑”任盈盈,他来无踪、去无影,费彬还未倒地气绝,他已悄然远去了。

当初莫大的师祖和师叔祖,在华山绝顶和日月神教十长老交战毙命,莫大的师父年纪较轻,虽练就衡山五神劍中芙蓉、紫盖、石廪、天柱、祝融五路劍法,但是只知了大概,而未得师父传授指点,在嵩山比劍时对于岳灵珊重现五神劍感到相当惊讶。

在华山思过崖事件后失去音讯,但三年后再现于令狐冲与任盈盈成婚的梅庄,为小说结束时仅存的原五岳劍派掌门。

武功

回風落雁劍

据说能一招刺出九劍,迅猛无比,令人匪夷所思。

百變千幻衡山雲霧十三式

衡山派三大絕技之一,将变戏法的本领渗入武功,变化古怪,十三式变化古怪,五花八门,层出不穷。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人物設定

金庸小說《笑傲江湖》人物,乃當今正教中十位最強的好手之一,衡山派的掌門。

兵器是一柄可藏於胡琴中的薄劍,江湖上人称「琴中藏劍,劍发琴音」,此亦他一生武功的写照。

人瘦得像个痨病鬼,一把胡琴奏的“潇湘夜雨”悲咽凄凉,令人难以忍泪,但是他一柄又薄又窄的利劍,使出「百變千幻衡山雲霧十三式」,叫人防不胜防,无可逃避,第一次出场,他就是以此绝招在衡山城外劍杀嵩山派十三太保之一「大嵩阳手」费彬,让师弟刘正风及日月神教长老曲洋能安然而逝,同时也救了令狐冲与仪琳的性命,也曾劝令狐冲迎娶日月神教「圣姑」任盈盈,他来无踪、去无影,费彬还未倒地气绝,他己悄然远去了。

当初莫大的师祖和师叔祖,在华山绝顶和日月神教十长老交战毙命,莫大的师父年纪较轻,虽练就衡山五神劍中芙蓉、紫盖、石廪、天柱、祝融五路劍法,但衡山五神劍,却只知了大概,所以莫大先生也未得师父传授指点,在嵩山比劍时一度让重现五神劍的岳灵珊惊吓到。

莫大是小说结束时仅存的原五岳劍派掌门。

2人物場景

莫大先生第一次露脸是在衡山城中的茶馆,有人胡说刘正风金盆洗手是因为他们师兄弟不和,言语颇失分寸,所以有一位‘身材瘦长的老者,脸色枯槁,披着一件青布长衫’,手中拉着胡琴的人说:‘你胡说八道!’‘忽然眼前青光一闪,一柄细细的长劍晃向桌上,叮叮叮地响了几下’,桌上的七只茶杯,‘每一只都被削去了半寸来高的一圈,七个瓷圈跌在茶杯之旁,茶杯却一个也没有倾倒’。这位老者就是潇湘夜雨莫大先生!------他孤傲冷峻,气度逼人!

莫大先生第二次出现时,是在衡山城外荒山之中,正当刘正风,曲洋绝命前奏完一曲(笑傲江湖)的时候,嵩山派的杀手大嵩阳手费彬到了,费彬残忍地杀死曲非烟之后,企图一举杀死刘正风,曲洋,令狐冲,仪琳四人,以灭活口,忽然间传来幽幽的胡琴声,是莫大来了!他只说了两句话:‘费师兄,左盟主好。’-----‘该杀!’第二句话刚出口,费彬已身受劍伤,最后终于死在莫大先生的劍下,莫大先生的‘该杀’两字,是对费彬这个刽子手的宣判!-------他勇敢睿智,气势非凡!

莫大先生第三次出場,是在夏口附近,漢水以北的小鎮雞鳴渡的小酒店裏。這次他與令狐沖捉漆長談,極口稱贊令狐沖的人品人格,並惺惺相惜。縱談江湖中事,是非分明,識見超卓!他勸令狐沖娶任盈盈爲妻,不能辜負任盈盈的至誠至情,可見莫大也是性情中人!!------他坦蕩謙和,氣量宏大!

後來嵩山封禅台比武,他遭嶽靈珊暗算受傷,也只是說了句‘將門虎女,果然不凡’並未與嶽靈珊計較,足見其性格之深沈寬容,的確是高賢風範!

最后令狐冲与任盈盈新婚之夜,莫大先生还以琴声道贺,实现前诺,足见其言行举止不受世俗門派所羁绊。所以潇湘夜雨莫大先生实在是武林中真正之隐者,世外之高人!当然潇湘夜雨莫大先生的幽幽胡琴声也反应出他洞察苍生万民之疾苦,他入世出世,飘然而来,飘然而去,其心高远,其心超然----------

3武功描寫

费彬见他并无恶意,又素知他和刘正风不睦,便道:「多谢莫大先生,俺师哥好。贵派的刘正风和魔教妖人结交,意欲不利我五岳劍派。莫大先生,你说该当如何处置?」莫大先生向刘正风走近两矂Μ森然道:「该杀!」这「杀」字刚出口,【寒光陡闪,手中已多了一柄又薄又窄的长劍,猛地反刺,直指費彬胸口。這一下出招快極,抑且如夢如幻,正是「百變千幻衡山雲霧十三式」中的绝招】。费彬在刘府曾著了刘正风这门武功的道儿,此刻再度中计,大骇之下,急向後退,嗤的一声,胸口已给利劍割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衣衫尽裂,胸口肌肉也给割伤了,受伤虽然不重,却已惊怒交集,锐气大失。费彬立即还劍相刺,但莫大先生【一劍既占先机,後著绵绵而至,一柄薄劍犹如灵蛇,颤动不绝】,在费彬的劍光中穿来插去,只逼得费彬连连倒退,半句喝骂也叫不出口。

曲洋、劉正風、令狐沖三人眼見莫大先生【劍招变幻,犹如鬼魅】,無不心驚神眩。劉正風和他同門學藝,做了數十年師兄弟,卻也萬萬料不到師兄的【劍术竟一精至斯】。一点点鲜血从两柄长劍间溅了出来,费彬腾挪闪跃,竭力招架,始终【脱不出莫大先生的劍光笼罩】,鲜血渐渐在二人身周溅成了一个红圈。猛听得费彬长声惨呼,高跃而起。莫大先生退後两矂Μ将长劍插入胡琴,转身便走,一曲「潇湘夜雨」在松树後响起,渐渐远去。

4人物評析

莫大先生惹人好感之处,是他冷脸之下的一副热心肠;他始终爱护令狐冲,暗里帮他的忙。任盈盈背负了在昏迷中的令狐冲上少林寺求覄Μ以自己的性命作为交换,也是莫大先生告诉令狐冲的。所有人冤枉令狐冲品行不端,结交匪人,但莫大先生自己出动察看,他看见令狐冲与恒山派年青女弟子千里同行,丝毫没有越轨之处,他就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听别人的闲话,深信令狐冲是正人君子。

令狐沖與任盈盈相交,正派中人都說他是“爲妖女媚惑”,但莫大先生一直敬重任盈盈對令狐沖情深義重,他倆新婚之夜,他便以胡琴一曲“鳳求凰”相賀。這位長輩的確令人敬愛。

然而莫大先生始终不是一流人物。他神出鬼没,近乎闪缩,与风清扬的隐逸大异其趣。他不屑向权势屈服,却也不愿公然为敌;可以在黑夜荒郊杀死费彬,却没能在大庭广众中助刘正风抗暴;他要证实令狐冲的品行,便在暗中窥虅Μ既知他无辜,却没有公开为他辩白一词,可见他虽然正义刚直,却不够光明磊落;他亲自跑到华山思过崖秘洞中观看衡山派失传劍法,受到暗算后虽然生还,却没有公开现身,只是悄悄地离去,害得令狐冲担心了好大一会儿,行为也太嫌晦暗,不够光明。

可能他是個個性悲觀的人,深信一己之力,無法與強權勢力爲敵,公開對抗也是徒然,于是明哲保身,甯願趁敵人不備時狠攻一記,在他人不見時扶攜受害者一把,可能正是這樣,所以他的琴聲一貫是淒怨不忍聽,連“鳳求凰”也洗不脫悲怆的味道。

面對亂世,各人有各人的應對,有人退出是非圈,另覓清靜地,有人全力抗拒,死而後己,有人索性加入權力鬥爭,莫大先生不能進也不能退,充滿無可奈何的悲涼。

5武功

回風落雁劍

据说能一招刺出九劍,迅猛无比,令人匪夷所思。

百變千幻衡山雲霧十三式

衡山派三大絕技之一,将变戏法的本领渗入武功,变化古怪,十三式变化古怪,五花八门,层出不穷?。

衡山五神劍

是衡山派最强的劍法,乃是一招包一路,在一招之中,包含了一路劍法中数十招的精要,数十招中的精奥之处,融会简化而入一招,一招之中有攻有守,威力之强,为衡山劍法之冠,是以这五招劍法,合称衡山五神劍。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这三条汉子自顾自的喝茶聊天,再也没去理会林平之。一个年轻汉子道:“这次刘三爷金盆洗手,场面当真不小,离正日还有三天,衡山城里就已挤满了贺客。”另一个瞎了一只跟的汉子道:“那自然啦。衡山派自身已有多大的威名,再加五岳劍派联手,声势浩大,哪一个不想跟他们结交结交?再说,刘正风刘三爷武功了得,三十六手‘回風落雁劍’,号称衡山派第二把高手,只比掌门人莫大先生稍逊一筹。平时早有人想跟他套交情。只是他一不做寿,二不娶媳,三不嫁女,没这份交情好套。这一次金盆洗手的大喜事,武林群豪自然闻风而集。我看明后天之中,衡山城中还有得热闹呢。”

【2】那矮胖子道:“外边的人虽说刘三爷是衡山派的第二把高手,可是衡山派自己,上上下下却都知道,刘三爷在这三十六路‘回風落雁劍’上的造诣,早已高出掌门人莫大先生很多。莫大先生一劍能刺落三头大雁,刘三爷一劍却能刺落五头。刘三爷门下的弟子,个个又胜过莫大先生门下的。眼下形势已越来越不对,再过得几年,莫大先生的声势一定会给刘三爷压了下去,听说双方在暗中已冲突过好几次。刘三爷家大业大,不愿跟师兄争这虚名,因此要金盆洗手,以后便安安稳稳做他的富家翁了。”

【3】好幾人點頭道:“原來如此。劉三爺深明大義,很是難得啊。”又有人道:”那莫大先生可就不對了,他逼得劉三爺退出武林,豈不是削弱了自己衡山派的聲勢?”那身穿綢衫的中年漢子冷笑道:“天下事情,哪有面面都顧得周全的?我只要坐穩掌門人的位子,本派聲勢增強也好,削弱也好,那是管他娘的了。”

【4】那矮胖子赞道:“原来老弟是暗器名家,这一手可帅得很哪!”那年轻人笑了笑,道:“不算得甚么?这位大哥,照你说来,莫大先生当然不会来了!”那矮胖子道:“他怎么会来?莫大先生和刘三爷师兄弟俩势成水火,一见面便要拔劍动手。刘三爷既然让了一矂Μ他也该心满意足了。”

【5】那矮胖子瞧著七只半截茶杯,只是怔怔發呆,臉上已無半點血色,對旁人的言語一句也沒聽進耳中。那身穿綢衫的中年人道:“是麽?“我早勸你少說幾句,是非只爲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眼前衡山城中臥虎藏龍,不知有多少高人到了。這位老先生,定是莫大先生的好朋友,他聽得你背後議論莫大先生,自然要教訓教訓你了。”

【6】那花白胡子忽然冷冷的道:”甚麽莫大先生的好朋友?他自己就是衡山派掌門、‘潇湘夜雨’莫大先生!”

【7】衆人又都一驚,齊問:“甚麽?他……他便是莫大先生?你怎麽知道?”

【8】那花白胡子道:“我自然知道。莫大先生爱拉胡琴,一曲《潇湘夜雨》,听得人眼泪也会掉下来。‘琴中藏劍,劍发琴音’这八字,是他老先生武功的写照。各位既到衡山城来,怎会不知?这位兄台刚才说甚么刘三爷一劍能刺五头大雁,莫大先生却只能刺得三头。他便一劍削断七只茶杯给你瞧瞧。

【9】茶館中衆人見到“潇湘夜雨”莫大先生顯露了這一手驚世駭俗的神功,無不心寒,均想適才那矮子稱贊劉正風而對莫大先生頗有微詞,自己不免隨聲附和,說不定便此惹禍上身,各人紛紛會了茶錢離去,頃刻之間,一座鬧哄哄的茶館登時冷冷清清。除了林平之之外,便是角落裏兩個人伏在桌上打盹。

【10】我何不去寻找这位莫大先生,苦苦哀恳,求他救我父母,收我为弟子?”刚站起身来,突然又想:“他是衡山派的掌门人,五岳劍派和青城派互通声气,他怎肯为我一个毫不相干之人去得罪朋友?”言念及此,复又颓然坐倒。

【11】那老者低声道:“小师妹、我考你一考,一劍七出,砍金断玉,这七只茶杯,是谁削断的?”那少女微嗔道:“我又没瞧见,怎知是谁削……”突然拍手笑道,“我知道啦!我知道啦!三十六路回風落雁劍,第十七招‘一劍落九雁’,这是刘正风刘三爷的杰作。”那老者笑着摇头道:“只怕刘三爷的劍法还不到这造诣,你只猜中了一半。”那少女伸出食指,指着他笑道:“你别说下去,我知道了。这……这……这是‘潇湘夜雨’莫大先生!”

【12】那老者说道:“我和小师妹在长沙见到师父,师父他老人家叫我们到衡山城来,跟大师哥和众位师弟相会。福州的事,且不忙说。莫大先生为甚么忽然在这里使这一招‘一劍落九雁’?你们都瞧见了,是不是?”六猴儿道:“是啊。”抢着将众人如何议论刘正风金盆洗手、莫大先生如何忽然出现、惊走众人的情形一一说了。

【13】那老者“嗯”了一声,隔了半晌,才道:“江湖上都说莫大先生跟刘三爷不和,这次刘三爷金盆洗手,莫大先生却又如此行踪诡秘,真叫人猜想不透其中缘由。”那手拿算盘的人道:“二师哥,听说泰山派掌门人天门真人亲身驾祫Μ已到了刘府。”那老者道:“天门真人亲身驾祫苛跞爷好大的面子啊。天门真人既在刘府歇足,要是衡山派莫刘师兄弟当真内哄,刘三爷有天门真人这样一位硬手撑腰,莫大先生就未必能讨得了好去。”

【14】群雄早已料到他有这一番说话,均想:“他一心想做官,那是人各有志,勉强不来。反正他也没得罪我,从此武林中算没了这号人物便是。”有的则想:“此举实在有损衡山派的光彩,想必衡山掌门莫大先生十分恼怒,是以竟没到来。”更有人想:“五岳劍派近年来在江湖上行侠仗义,好生得人钦仰,刘正风却做出这等事来。人家当面不敢说甚么,背后却不免齿冷。”也有人幸灾乐祸,寻思:“说甚么五岳劍派是侠义門派,一遇到升官发财,还不是巴巴的向官员磕头?还提甚么‘侠义’二字?”

【15】費彬的目光在大廳上自東而西的掃射一周,他眼睛眯成一線,但精光燦然,顯得內功深厚,說道:“此事怎地跟莫大先生有關了?莫大先生請出來,大家說個明白。”他說了這幾句話後,大廳中寂靜無聲,過了半晌,卻不見“潇湘夜雨”莫大先生現身。

【16】费彬向史登达道:“举起令旗。”史登达道:“是!”高举令旗,往费彬身旁一站。费彬森然说道:“刘师兄,今日之事,跟衡山派掌门莫大先生没半分干系,你不须牵扯到他身上。左盟主吩咐了下来,要我们向你查明;刘师兄和魔教教主东方不败暗中有甚么勾结?设下了甚么阴谋,来对付我五岳劍派以及武林中一众正派同道?”

【17】群雄越听越奇,万料不到他和曲洋相交,竟然由于音乐,欲待不信,又见他说得十分诚恳,实无半分作伪之态,均想江湖上奇行特立之士甚多,自来声色迷人,刘正风耽于音乐,也非异事。知道衡山派底细的人又想:衡山派历代高手都喜音乐,当今掌门人莫大先生外号“潇湘夜雨”,一把胡琴不离手,有“琴中藏劍,劍发琴音”八字外号,刘正风由吹萧而和曲洋相结交,自也大有可能。

【18】定逸师太道:“是啊,费师弟此言不错。魔教的可怕,倒不在武功阴毒,还在种种诡计令人防不胜防。刘师弟,你是正人君子,上了卑鄙小人的当,那有甚么关系?你尽快把曲洋这魔头一劍杀了,干净爽快之极。我五岳劍派同气连枝,千万不可受魔教中歹人的挑拨,伤了同道的义气。”天门道人点头道:“刘师弟,君子之过,如日月之食,人所共知,知过能改,善莫大焉。

【19】費彬心頭一震:“潇湘夜雨莫大先生到了。”但聽胡琴聲越來越淒苦,莫大先生卻始終不從樹後出來。費彬叫道:“莫大先生,怎地不現身相見?”

【20】琴聲突然止歇,松樹後一個瘦瘦的人影走了出來。令狐沖久聞“潇湘夜雨”莫大先生之名,但從未見過他面,這時月光之下,只見他骨瘦如柴,雙肩拱起,真如一個時時刻刻便會倒斃的痨病鬼,沒想到大名滿江湖的衡山派掌門,竟是這樣一個形容猥瑣之人。莫大先生左手握著胡琴,雙手向費彬拱了拱,說道:“費師兄,左盟主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