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珠

當前位置:首頁>人物大全>明珠

中文名
明珠
別稱
所屬書籍
鹿鼎記
出現次數
39次
屬性
人物

明珠

書中描述

【1】那軍官道:“敝上說道,些些薄禮,請查先生不要見笑。”說著將兩只朱漆燙金的圓盒放在桌上,俯身請安,便即別去。查伊璜打開禮盒,赫然是五十兩黃金,另一盒中卻是六瓶洋酒,酒瓶上綴以明珠翡翠,華貴非凡。查伊璜一驚更甚,追出去要那軍官收回禮品,武人快步,早已去得遠了。查伊璜心下納悶,尋思:“飛來橫財,非福是禍。莫非有人陷害于我?”當下將兩只禮盒用封條封起,藏于密室。查氏家境小康,黃金倒也不必動用,只是久聞洋酒之名,不敢開瓶品嘗,未免心癢。

【2】韋小寶跟著康熙進內,本來料想皇帝的寢宮定是金碧輝煌,到處鑲滿了翡翠白玉,牆壁上的夜明珠少說也有二三千顆,晚上不用點燈。哪知進了寢宮,也不過是一間尋常屋子,只被褥枕頭之物都是黃綢所制、繡以龍鳳花紋而已,一見之下,大失所望,心道:“比我們揚州麗春院中的房間,可也神氣不了多少。”

【3】兩人回到鳌拜房中,索額圖仔細察看地洞中取出來的諸般物事,問道:“兄弟,你愛哪些?”韋小寶道:“什麽東西最貴重,我可不懂了,你給我挑挑。”索額圖道:“好!”拿起兩串明珠,一只翡翠雕成的玉馬,道:“這兩件珠寶值錢得很。

【4】韦小宝道:“好!”将明珠和玉马揣入了怀里,顺手拿起一柄匕首,只觉极是沉重,那匕首连柄不过一尺二寸,套在鲨鱼皮的套子之中,份量竟和寻常的长刀长剑無异。韦小宝左手握住剑柄,拔了出来,只觉一股寒气扑面而至,鼻中一酸,“阿乞”一声,打了个喷嚏,再看那匕首时,剑身如墨,半点光泽也没有。他本来以为鳌拜既将这匕首珍而重之的放在藏宝库中,定是一柄宝刃,哪知模样竟如此难看,便和木刀相似。他微感失望,随手往旁边一抛,却听得嗤的一声轻响,匕首插入地板,直没至柄。韦小宝和索额图都“咦”的一声,颇为惊异。韦小宝随手这么一抛,丝毫没使劲力,料不到匕首竟会自行插入地板,而刃锋之利更是匪夷所思,竟如是插入烂泥一般。韦小宝俯身拔起匕首,说道:“这把短剑倒有些奇怪。”

【5】當晚韋小寶便心癢難搔,在屋裏跳上跳下,指手劃腳。次日從上書房下來,便匆匆去珠寶店買了一只大翡翠戒指,又叫店中師傅在一頂緞帽上釘上一大塊白玉,四顆渾圓明珠,這一來便花了四千多兩銀子。珠寶店中見這位貴客是宮中太監,絲毫不以爲奇,既是內宮來采購珠寶,花錢再多十倍也是常事。

【6】韦小宝将药粉放进药钵,拿到外房,却倒在纸中包了起来,藏在怀里,另外拿了一块绿豆糕,一块豌豆黄,再从一个广东月饼中挖了一块莲蓉,将药钵洗干净了,不留半点药粉,才将莲蓉,绿豆糕,豌豆黄在药钵中舂烂,又加上两匙羹蜜糖,心念一动,再吐上两大口唾沫,调得匀了,拿进房中,说道:“这是生肌灵膏,其中有無数灵丹妙药。”想了一想,又道:“你的脸是我刻花了的,就算回复原状,也不过和从前一般,你也不见我的好。”拿起昨日在珠宝铺中所镶的帽子,将帽上四颗明珠都拉了下来,放在左手手掌之中,问小郡主道:“这珠子怎样?”小郡主祖上世代封王袭爵,虽然出世时沐家已破,但世家贵女,见识毕竟大非寻常,见这四颗珠子都有指头大小,的溜溜地在他掌中滚动,发出柔和珠光,浑圆無瑕,赞道:“这珠子好得很,四颗一样大小,很是难得!”

【7】韋小寶微微一笑,將珍珠粉調在綠豆糕、豌豆黃、蓮蓉、蜜糖加唾沫的漿糊之中,用藥杵拌得均勻。小郡主眼睛睜得大大的,不知他搞些什麽,眼見他將四顆明珠研細,這藥膏之珍貴可想而知。

【8】韦小宝笑道:“多谢了。”双手接过,笑道:“杨大哥,咱们一见如故,我当你是好朋友,倘若给你赏钱什么,那是瞧你不起了。改天有空,我请你喝酒。”杨溢之大喜,笑道:“公公已赏了七百两银子,难道还不够么?”韦小宝大笑,说道:“这是人家代掏腰包,作不得数。”轿子行出巷子不远,韦小宝性急,命轿夫停轿,提起灯笼在轿外照着,便打开包袱来看礼物,见是三只锦盒,一只盒中装的是一对翡翠鸡,一公一母,雕工极是精细;另一盒装着两串明珠,每一串都是一百粒,虽没他研碎了给小郡主涂脸的珍珠那么大,难得是两百颗一般大小,浑圆無瑕,他心中一喜:“我骗小郡主说去买珍珠,吴应熊刚好给我圆谎。”第三只锦盒中装的却是金票,每张黄金十两,一共四十张,乃是四百两黄金。

【9】韦小宝“嗯”了一声,取回长剑,放在床上,道:“得在他身上安些什么赃物才好?”一转念间,说道:“好极了!”将吴应熊所赠的那两串明珠,一对翡翠鸡,还有那叠金票,都去塞在瑞栋怀里。他知道金票是北京城中的金铺所发,吴应熊派人去买来,只须一查金铺店号,便知来源,这一番栽赃,当真天衣無缝,心道:“吴世子啊吴世子,老子逃命要紧,只好对你不住了。”

【10】次日一早醒來,覺得身上暖烘烘的,睜眼一看,身上已蓋了一條棉被,又覺腦袋下有個枕頭,坐起身來,見床上紗帳低垂。隔著帳子,隱隱約約見到方怡和沐劍屏共枕而睡。他悄悄站起,揭開帳子,但見方怡嬌豔,沐劍屏秀雅,兩個小美人的俏臉相互輝映,如明珠,如美玉,說不出的明麗動人。韋小寶忍不住便想每個人都去親一個嘴,卻怕驚醒了她們,心道:“他媽的,這兩個小娘倘若當真做了我大老婆、小老婆,老子可快活得緊。麗春院中哪裏有這等俊俏的小娘。”他輕手輕腳去開門。門樞叽的一響,方怡便即醒了,微笑道:“桂……桂……你早。”韋小寶道:“桂什麽?好老公也不叫一聲。”方怡道:“你又還沒將人救出來。”韋小寶道:“你放心,我這就去救人。”

【11】雙兒擡起頭來,忽然眼圈兒紅了,先跪向莊夫人磕頭,道:“三少奶,我……我……”說了兩個“我”字,輕輕啜泣。莊夫人撫摸她頭發,溫言道:“桂相公少年英雄,年紀輕輕便已名揚天下,你好好服侍相公。他答應了待你好的。”雙兒應道:“是。”轉過身來,向韋小寶盈盈拜倒。韋小寶道:“別客氣!”扶她起來,打開包袱,取出一串明珠,笑道:“這算是我的見面禮!”心想:“這串明珠,少說也值得三四千兩銀子,用來買丫鬟,幾十個都買到了。可是幾十個丫鬟加在一起,也及不上這雙兒可愛。”

【12】韋小寶坐下後,雙兒站在一旁侍候。韋小寶笑道:“這可別客氣啦,坐下來一起吃罷。”雙兒道:“不成,我怎麽能跟相公一桌吃飯?太沒規矩啦。”韋小寶道:“管他媽的什麽規矩不規矩。我說行,就行。等我吃完了你再吃,多耽擱時候。”雙兒道:“相公一吃完,咱們就走。我買些饅頭,一面走一面吃就行了,不會耽擱的。”韋小寶歎道:“我有個怪脾氣,一個人吃東西,肚子一定作怪,倘若沒人陪著一塊兒吃,待會兒肚子疼起來,那可有得受的了。”雙兒嫣然一笑,只得拉張長凳,斜斜的坐在桌子角邊。韋小寶一碗面還只吃得幾筷,只見三個西藏喇嘛走進店來,靠街坐了,一疊連聲的叫:“拿面來!拿面來!”一名喇嘛瞥眼見到雙兒頸中那串明珠,左肘撞了撞同伴,努嘴示意。

【13】雙兒將頸中那串明珠除了下來,遞出車外,說道:“你們看中這串珠子,相公說給了你們,那就拿去罷。”一名胖大喇嘛伸出大手,卻不接珠子,更向前探,抓住了雙兒手腕,向外便拉。韋小寶急道:“要錢還有,不可動粗!”卻見黃影閃動,那喇嘛飛身而起,躍入半空,向後縱了出去。韋小寶暗叫:“好功夫!”見他身子急落,卻是頭下腳上,波的一聲響,一顆胖大腦袋沖向泥沼,直陷至胸,雙足亂舞。

【14】韋小寶低聲道:“到得前面市鎮之上,你可得改裝,這串明珠也得收了起來。”雙兒道:“是。我改甚麽裝?”韋小寶微笑道:“你改了男裝罷。”

【15】韋小寶心想:“你們明明是一夥人,如何作得見證。”忍不住問道:“那個小喇嘛有多大年紀?”巴顔、心溪、皇甫閣等衆人一直沒理會站在一旁的這兩個小孩,忽聽他相問,眼光都向他望去,見他衣飾華貴,帽鑲美玉,襟釘明珠,是個富豪之家的公子,身畔那小小書僮也是穿綢著緞。心溪笑道:“那小喇嘛,跟公子是差不多年紀罷。”

【16】韦小宝道:“我在丽春院时,曾听她们说甚么‘洞房夜夜换新人’,新鲜热闹,也没甚么不好啊。”陈圆圆向他瞧了一眼,见他并無讥嘲之意,微喟道:“大人,你还年少,不明白这中间的苦处。”弹起琵琶,唱道:“当时只受声名累,贵戚名豪竞延致。一斛明珠万斛愁,关山漂泊腰肢细。错怨狂风苈浠ǎ瑹o边春色来天地。

【17】康熙問兵部尚書明珠:“明珠,此事是兵部該管,你以爲如何?”

【18】明珠道:“圣上天纵聪明,高瞻远瞩,见事比臣子们高上百倍。奴才想来想去,撤藩有撤的好处,不撤也有不撤的好处,心中好生委决不下,接连几天睡不着觉。后来忽然想到一件事,登时放心,昨晚就睡得着了。原来奴才心想,皇上思虑周详,算無遗策,满朝奴才们所想到的事情,早已一一都在皇上的料中。奴才们想到的计策,再高也高不过皇上的指点。奴才只须听皇上的吩咐办事,皇上怎么说,奴才们就死心塌地、勇往直前的去办,最后定然大吉大利,万事如意。”

【19】明珠磕頭道:“聖上明鑒:奴才這不是歌功頌德,的的確確是實情。自從兵部得知三藩有不穩的訊息,奴才日夜擔心,思索如何應付,萬一要用兵,又如何調兵遣將,方有必勝之道,總是要讓主子不操半點心才是。可是想來想去,實在主子太聖明,而奴才們太膿包,我們苦思焦慮而得的方策,萬萬不及皇上隨隨便便的出個主意。聖天子是天上紫薇星下凡,自然不是奴才這種凡夫俗子能及得上的。因此奴才心想,只要皇上吩咐下來,就必定是好的。就算奴才們一時不明白,只要用心幹去,到後來終于會恍然大悟的。”

【20】明珠腦筋最快,立即說道:“韋都統少年英才,見世明白,對皇上赤膽忠心,深入吳三桂的虎穴,探到了事實真相,當真令人好生佩服。若不是皇上洞燭機先,派遣韋都統親去探察,我們在京裏辦事的,又哪知道吳三桂這老家夥深蒙國恩,竟會心存反側?”他這幾句話既捧了康熙和韋小寶,又爲自己和滿朝同僚輕輕開脫,跟著再坐實了吳三桂的罪名。太和殿上,人人均覺這幾句話甚爲中聽,諸大臣本來都惴惴不安,這時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