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朱

當前位置:首頁>人物大全>阿朱

阿朱

阿朱 阿朱姑娘

阿朱,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的女主角之一,段正淳与阮星竹之长女,为姑苏慕容二婢之一,居"聽香水榭",擅易容术。 她容貌嬌美俏丽,个性精灵顽皮,古靈精怪,善解人意,聪明伶俐。 她在寻找慕容复途中遇丐幫内乱初识蕭峰,随后闯入少林寺偷取易筋经(2005年修订为神足经),被玄慈方丈的大金刚掌误伤。为救她,蕭峰不顾自身安危,勇闯聚贤庄,被迫开了杀戒。蕭峰不顾随时环绕的危险,以真气保住阿朱的生命,又甘冒生命之险求医治愈伤势......凡次种种看在眼里,阿朱早已情深暗种。 阿朱在蕭峰含冤时一路陪伴他不离不
金庸武俠小說人物
阿朱姑娘
姓名 段朱
家庭 段正淳(生父)
阮星竹(生母)
阿紫(妹妹)
喬峰(未婚夫)

阿朱,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女主角之一,段正淳與阮星竹之長女,極善于易容,原爲慕容複侍女。

目錄

  • 1 生平
  • 2 性格
  • 3 對話
  • 4 相關人物

生平

阿朱爲大理國“鎮南王”段正淳與情婦之一阮星竹所生的第一個女兒,由于父母親無法扶養而棄之不顧,從小被轉送至其他人家扶養。

她在知道自己是段正淳的女兒之前,一直以爲自己姓阮。

阿朱初登場時爲姑蘇慕容氏的二婢之一,居于“聽香水榭”中,擅長易容術,出場時即化作不同的人戲弄將大理皇子段譽擒至燕子塢的“大輪明王”鸠摩智,而後與另一婢女阿碧將段譽救出,之後會同曼陀山莊王語嫣一同前去尋找公子爺慕容複。

阿朱和蕭峰第一次相遇,是丐幫內部生變,此時蘇州慕容家正在一旁,這時,阿朱看到了喬峰。

阿朱再次和丐幫幫主喬峰相遇,是假扮少林僧人虛清盜取少林寺內功奧義“”,不料中了少林派掌門玄慈方丈的“大金剛拳”,身受重傷,喬峰認爲“她所以受此重傷,全系因我之故,義不容辭,非將她治好不可。”

阿朱受傷的時日內,要喬峰說個故事,喬峰說了自己小時候的故事,阿朱軟語安慰。

爲了救她,喬峰不顧一切,帶著阿朱闖聚賢莊,被迫大開殺戒。

後來喬峰在雁門關外以掌擊石,傳來一位少女的聲音“喬大爺,你再打下去,這座山也要給你擊倒了。”阿朱在山上等喬峰五天五夜,後與喬峰朝夕相處互生愛意。

蕭峰欲尋找殺害養父母凶手“大惡人”,然而卻遭丐幫副幫主夫人

而後阿朱得知自己身世,爲阻止蕭峰與段正淳沖突,甘願在青石橋上易容段正淳而被蕭峰失手打死。

在臨死前阿朱希望蕭峰照顧她的親妹妹阿紫。

性格

阿朱容貌秀麗,眼珠靈動,有一股動人氣韻。性格溫柔體貼、機靈聰明、懂事乖巧,能夠設身處地替人著想。

對于愛情同樣執著,因爲感激蕭峰不顧生命相救自己,兩人朝夕相處下愛上了彼此。爲了不讓蕭峰愁苦,願事完後同赴關外隱居。不料因爲父親與情郎間的誤會,最後爲了讓兩人均能相安,願舍身換得兩人性命,徒增更多遺憾。

對話

阿朱接口道:“有一個人敬重你、欽佩你、感激你、願意永永遠遠、生生世世、陪在你身邊,和你一同抵受患難屈辱、艱險困苦。”

阿朱道:“我要叫你知道,一個人失手害死了別人,可以全非出于本心。你當然不想害我,可是你打了我一掌。我爹爹害死你的父母,也是無意中鑄成的大錯。”

相關人物

父亲 - 段正淳 母亲 - 阮星竹 同母妹 - 阿紫 异母姐妹 - 木婉清、王語嫣、鍾靈

?
?
?
?
?
?
?
?
?
?
?
?
?
?
?
?
?
?
?
?
?
?
蕭遠山
?
阮星竹
?
段正淳
?
段正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蕭峰
?
阿朱
?
阿紫
?
?
?
?
?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角色設定

姓名:段朱/段阿朱

父親:段正淳(大理國鎮南王)

母親:阮星竹

愛侶:喬峰(蕭峰,两人有塞上牛羊之约)

堂兄:段譽(大理国世子/大理国皇帝)

姊妹:木婉清、王語嫣、鍾靈(异母姊妹)、阿紫(同母妹妹)

國籍:大理

民族:白族

語言:漢語

居住地:聽香水榭

出場地:蘇州

昵稱:阿朱(喬峰、段正淳、阮星竹、慕容复曾用)、阿朱姑娘(喬峰、段譽曾用)、这个姑娘(木婉清曾用)、阿朱妹妹(段譽曾用)、阿朱姐姐(阿紫曾用)、阮姑娘(喬峰曾用)、段姑娘(喬峰、马夫人康敏曾用)

年齡:15歲~17歲

容貌:嬌美俏麗,圓圓的眼睛,烏黑的眼珠骨碌碌地一轉。眼珠靈動,雙眸如星。笑靥如花,自有一股動人氣韻。膚色白嫩,光滑晶瑩。身材嬌小玲珑。活色生香,俏美可喜,令人眼前一亮,是天下少見的美貌女子。

神情:一雙妙目,靈動有神,神情似笑非笑,滿臉精靈頑皮之氣。

聲音:聲音清脆,犹如珠落玉盘,动听之极。

膚色:肌膚柔膩,光滑晶瑩,雪白粉嫩。

雙手;柔膩粉嫩的小手,掌心肌膚柔嫩

玉足; 腳掌柔軟細巧

衣著:喜穿紅衣(應含名字阿朱之意)

體香:清幽淡雅的少女體香,甜美难言。

性格:时而精靈古怪,时而温柔可人,善解人意(尤其对蕭峰而言)。喜欢用易容术捉弄别人,甚是调皮。聪明伶俐、可爱娇俏。

武功:身法矫捷,轻灵之极,点穴,易容(绝技) ,掌法(少林寺盗走易筋经)、腿法

愛好;易容术 ,口技,调制香露,厨艺 。

拿手好菜:櫻桃火腿,梅花糟鴨

調制的花露;茉莉花露,玫瑰花路,寒梅花露

代表花:虞美人

最幸福的時光:与蕭峰(喬峰)在一起的时光, 是一路相依往返

蕭峰(喬峰)掌击阿朱时地:北宋哲宗元祐六年(公元1091年,歲次辛未)秋末冬初某月農曆十月初四左右,晚上近三更時分,于小鏡湖方竹林不遠處,河南信陽城西北十七裏之青石板大橋上,是夜有大雷雨

2主要劇情

阿朱,金庸小说《天龙八部》的女主角。娇俏灵动的奇女子,是喬峰(蕭峰)的爱侣。

阿朱爲大理國“鎮南王”段正淳與情婦之一阮星竹所生的長女,由于父親用情不專,母親未婚生女爲免家族蒙羞故而從小就被轉送至其他人家撫養。真實姓名推斷應爲阮朱或阮阿朱,後複姓遂如此。

阿朱初登场时为姑苏慕容氏的二婢之一,居于“聽香水榭”中,擅长易容术,出场时即化妆成不同的人物戏弄将堂兄段譽劫持到燕子坞的吐蕃国国师“大轮明王”鸠摩智,及后与另一婢女阿碧将堂兄段譽救出,之后会同曼陀山庄王語嫣一同前去寻找公子爷慕容复。

阿朱和蕭峰第一次相遇,是丐幫内部生变,此时蘇州慕容家正在一旁,阿朱看到了蕭峰。

阿朱再次和丐幫第六代帮主喬峰相遇,是假扮少林僧人虚清盗取少林寺内功奥义“易筋经”(2005年新修订为神足经),不料中了少林派掌门玄慈方丈的“大金刚掌”,身受重伤,蕭峰认为“她所以受此重伤,全系因我之故,义不容辞,非将她治好不可。”

阿朱受伤的时日内,要蕭峰说个故事,蕭峰说了自己小时候的故事,阿朱软语安慰。

为了救她,蕭峰不顾自身安危,带着阿朱闯聚贤庄求医薛慕华。

后来喬峰在雁門關外以掌击石,传来一位少女的聲音“乔大爷,你再打下去,这座山也要给你击倒了。”阿朱在山上等喬峰五天五夜,后与蕭峰朝夕相处互生爱意。

蕭峰欲寻找杀害养父母凶手“大恶人”,然却遭段正淳情妇之一、丐幫马大元副帮主的夫人康敏所误导,指出凶手为大理国“镇南王”段正淳。

阿朱得知自己身世,担心蕭峰会杀死父亲段正淳,更怕蕭峰难敌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甘愿在青石桥上易容成段正淳受过而被蕭峰失手打死。

在临死前阿朱嘱托蕭峰照顾她的亲妹妹阿紫。

在后来蕭峰的生活里,他也的确认认真真的履行着对阿朱的诺言,为阿紫的伤辛苦奔走。当辽国南院大王期间,阿紫的生活起居也大为改善。在阿紫困在丐幫的时候,毅然决定带领部下重回中原救出她,也因此有了三兄弟结义和少室山大战,以及与亲生父亲相认。

3人物關系

蕭峰(愛侶)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中的人物。北宋年间契丹人,生于辽国,长于大宋,因受奸人所害,自幼父母双亡,周岁时被寄养在乔三槐夫妇之家,取名喬峰,其后师从少林和丐幫,学成后任丐幫帮主,掌管丐幫八年,以率领丐幫协助北宋抗击外敌为己任。身世揭秘后离开丐幫,前往塞北,先后结识了女真英雄完颜阿骨打和辽国皇帝耶律洪基,后为阻止辽国南征,自尽于雁門關外,享年三十三岁。

蕭峰一生有情有义,对爱情坚贞,对国家和民族忠诚,人生经历坎坷悲壮。他胸襟宽广,提倡和平,选择为拯救世人而自我毁灭,是一个心系苍生、悲天悯人、思想境界超越国界和民族的悲剧英雄。

段正淳(父親)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中的人物,是北宋年间位处西南的大理国镇南王。小说里形容段正淳为国字脸,样貌颇有威严,但生性风流。段正淳的兄长是大理国皇帝段正明,妻子是刀白凤,因性格原因在外欠下的不少风流债,最终也因此而死。小说中浮现台面的情人有秦红棉、甘宝宝、阮星竹、李青萝和康敏,而他与情人所生的私生女儿有木婉清(秦红棉所生);鍾靈(甘宝宝所生);阿朱、阿紫(阮星竹所生);王語嫣(李青萝所生)。妻子刀白凤的儿子段譽,和他并没有血缘关系,是刀白凤为报复段正淳到处拈花惹草,在天龙寺外与因被奸臣所害身受重伤而被误认为乞丐的大理国太子段延庆苟合所生,段正淳虽对段譽疼爱有加,但自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后来慕容复威胁段正淳将皇位禅让给段延庆,在遭拒绝后将阮星竹、秦红棉、甘宝宝、李青萝先后杀死,因不忍众情人为己而死,遂自杀殉情。

段譽(堂兄)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中最早登场的男主角,当世绝代高手兼大理国皇帝,《射雕英雄传》及《神雕俠侶》等金庸武侠小说里五绝中南帝一灯大师的爷爷。段譽是大理国“镇南王”段正淳的养子,亲父是四大恶人之首的“恶贯满盈”,也即是大理国太子段延庆,母亲为大理国“镇南王”段正淳的王妃刀白凤,样貌英俊身材修长,性格颇为风流,对美丽女子略有轻薄但又能在情欲关头保持理智(与木婉清的阴阳和合散事件),十分宠爱阿朱的三位同父异母亲姐妹:王語嫣、木婉清和鍾靈。初登场时年方19岁便已精通儒释道三教经典、琴棋书画以及各类诗词歌赋,其中尤以围棋、易经及种植山茶花最为喜爱。因不愿杀人而拒绝学习武功,继而离家出走,但自己却是个武学奇才,因缘际会之下误入无量山的“琅擐福地”中,从洞中一尊玉像处习得逍遙派绝技“凌波微步”和专吸他人内力为己用的“北冥神功”,后又研习家传绝学:被誉为天下第一剑的六脉神剑,并收四大恶人的老三“凶神恶煞”南海鳄神为徒。在蘇州第一次与阿朱相遇并获相助得以脱离鸠摩智的掌控,在无锡松鹤楼与时任丐幫帮主的蕭峰斗酒及比试轻功,后二人结义为异姓兄弟,但无意中透露出的绝世武学也令蕭峰十分忌惮大理段氏,是造成阿朱易容代父赴死的主因之一。在苏星河为挑选逍遙派掌门而组织的破解珍珑棋局比赛中与虛竹相识,后两人因意气相投在天山灵鹫宫内结拜。在少室山大战前与蕭峰、虛竹等再次结拜,三兄弟中年龄最小故排行第三。在段正淳死后正式登基为大理国皇帝,最后在阿紫的求助下携同大理国众臣工参与了群雄营救蕭峰的行动,与虛竹二人合力将辽国皇帝耶律洪基擒获,破坏了辽国的南侵北宋计划,但最终未能阻止义兄蕭峰和堂妹阿紫的自杀。据说,段譽是金庸以贾宝玉为原型来描写,其中段譽将李秋水的石像称为神仙姐姐是出自《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对警幻仙子的称呼,但在争议不少的2005年新修订中,段譽在性格上变化略大,形象与行为上更接近于养父段正淳,与二版修订中与木婉清是初吻的记述不同,新增了段譽与鍾靈的亲热情节,在感情上常常有将鍾靈、木婉清与王語嫣对待自己的态度进行比较的心理描写,新结局中因怀疑与王語嫣的爱情仅以兄妹相称,后又迅速将西夏公主李清露赠送的一个贴身侍婢晓蕾册封为淑妃,纳为后宫姬妾之一,虽广纳情人为后妃但却不册封为皇后似暗有所指(原著中在小镜湖一段金庸曾描述段正淳之所以纳刀白凤为正室不敢纳妾,是因为刀白凤出自奉行一夫一妻制的大理白蛮大族,是一场为巩固大理段氏皇位的政治妥协)。

阮星竹(母親)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中的人物,阿朱与阿紫的母亲,段正淳的情妇之一,性情顽皮敏黠,她武功不详,似乎并不高明,只是水性过人,善易容之术。因家教甚严,这使得她不得已将与段正淳的两个女儿送给别人抚养,只各自给了一个段字刺青和一个刻有镶有自己名字的诗句的锁片做为记认,自己也无法在家族中生活下去,独自搬到常人难到的信阳西北小镜湖方竹林居住。阮星竹心计颇高,能迅速与前来刺杀她的情敌秦红棉打成一片并互相以姐妹相称,但同时又隐瞒段正淳的去向。阮星竹是段正淳众多情人中唯一对名分不太在意的女子,本想一辈子伴随她的段郎身边永相随,却无奈命断曼陀山庄,被慕容复一剑刺穿左胸杀死!死时为之凄凉!令人默默流泪!

阿紫(同父同母的妹妹)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的人物,是段正淳与情妇阮星竹所生之二女,脸目姣好,为阿朱的妹妹。在丁春秋门下长大,自小对卑鄙歹毒之事耳濡目染,为人刁蛮阴戾、阴险无耻、冷血残忍。游坦之爱上她后甘心被其凌虐,毁容和挖去双目,但亦无动于衷。将康敏毁容,挑断其筋脉,在她的伤口处涂上蜜糖让蚂蚁噬咬,使康敏生不如死,其心狠毒辣在金庸作品的女性角色中实属罕见。蕭峰为阿朱照顾她,而阿紫却爱上蕭峰。曾为了让姐夫永远留身边而用毒针刺他。但蕭峰只爱其姊阿朱,对阿紫只有责任。蕭峰自杀后,阿紫抱着蕭峰之尸跳落山崖,结局悲惨。据说,当年倪匡代笔《天龙八部》时极恨阿紫,乘机将她双眼写瞎,但据金庸在1978年《天龙八部》第二版修订后记中记述,倪匡代笔的只是一个约四万字的独立故事,而且在征得倪匡同意后已经将内容删去。

王語嫣(同父異母的姐姐)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的人物,是段正淳与情妇李青萝所生之女,逍遙派掌门无崖子与李秋水的外孙女,与姑苏慕容家是名义上的姑表亲关系,其实并没有任何血缘上的关系,长相酷似“琅擐玉洞”中李秋水的石像,是金庸众多武侠小说中最为美丽的女性之一。初登场时并不知道与阿朱的亲姐妹关系,虽身为主人但却对阿朱很友善,并与段譽一起前往营救被母亲李青萝抓去施以砍手惩罚的阿朱和阿碧。性格天真烂漫、不通世事,记忆力超群,与段譽初相识时从未离开过曼陀山庄半步,亦未见过除慕容家外的男性,自小便开始单恋慕容复,为讨好不学汉字不读汉人书籍典故的慕容复而熟读天下武功秘籍,对武学见解远在慕容复之上,但亦因此常常在无意之中伤害了慕容复的自尊心。本身爱好与段譽相近,不喜欢武功,只有一点点内力亦在枯井底为救段譽与鸠摩智撕打过程被“北冥神功”吸去。曾多次遇险并获段譽相求,但因钟情于慕容复而刻意对热烈追求自己的段譽保持距离甚至冷言冷语相待,在表姐妹西夏公主李清露的招婿活动中被前往求亲的慕容复所抛弃,两次企图自杀,在生死关头看透慕容复心中只有大燕国而且为人凉薄不顾亲情,同时感悟段譽对自己的深情厚意,在枯井底情归段譽并与之订下三生之约,因尝过两情相悦的滋味后对爱情的态度亦由之前矜持的大家闺秀变得热情如火起来,离开枯井后与段譽在山涧边温存缠绵了半天。作为段譽众多情人中最被钟情宠爱的一个,在大理遭母亲李青萝指出与段譽是亲兄妹关系(实际上只是堂兄),导致段譽内息紊乱险些走火入魔。全书结尾处,王語嫣带着大理国的侍卫武士前往迎接从辽国归来的段譽,虽无明确说明但疑似已经是身份尊贵的皇后,在两人手挽手散步期间发现了已经精神错乱的慕容复及侍奉在侧的阿碧,在段譽的建议之下一起悄然离开。据说,王語嫣的原型是金庸曾经追求而不得的香港女明星夏梦,在争议不少的2005年新修订中,王語嫣成为全书中性格与结局改动最大的人物,在新增情节中为人凉薄无情,精神略有失常并痴迷“长春不老功”引起段譽的反感,最后与已经疯掉的杀母仇人慕容复及阿碧一起离开大理。

木婉清(同父異母的姐姐)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的人物,是段正淳与情妇秦红棉所生之女,武功不高但善使见血封喉的暗器机关,身体有异香,肌肤胜雪清丽脱俗,拥有不逊于王語嫣的绝色容颜,金庸在小说中以“花树堆雪”来形容她的美丽。性格天真泼辣而又善妒,曾以毒箭威胁情敌之一的亲妹妹鍾靈,被段譽的徒弟南海鳄神尊称为“大师娘”。初登场时年芳18,因秦红棉受师妹甘宝宝诱导,与母亲一同前往蘇州刺杀李青萝,失败后再前往大理刺杀刀白凤,途中被李青萝安排的手下一路追杀,对前来通风报信的段譽芳心暗许,决意托付终身于段譽,后更因受四大恶人之一的南海鳄神威逼,情急之下解下14岁时便已经蒙上的面纱,让段譽成为天下间第一个见到她容貌的男人,以遵守对母亲秦红棉立下的毒誓为由强认段譽为丈夫,虽初时遭到拒绝但最终还是为段譽所接受,初吻亦旋即被段譽所夺走。在刺杀段譽的母亲刀白凤失败后,从父亲段正淳口中得知自己的身世,情人变成亲哥哥(实际上只是堂兄),悲痛欲绝之下被四大恶人之首的“恶贯满盈”段延庆所利用摆布,与同被困在石室之中的段譽一起服食了强烈春药阴阳和合散,幸得段譽意志坚定避免兄妹乱伦的恶果。之后与段譽分开达一年之久,期间并没有因他是亲兄就减少丝毫爱意,反而越陷越深,因相思之苦在得知段譽行踪后一直追到西夏,为报复段譽与王語嫣,在众人建议下同意女扮男装代兄到西夏王宫求亲,最后一次出场是参加营救蕭峰的行动,书中并没有给出明确的情感结局。在争议不少的2005年新修订中,木婉清的容貌从一开始在段譽心中就已经比李秋水的石像更美丽,这点与二版修订中段譽称“神仙姐姐比婉妹美丽十倍”的描述明显不同,而木婉清本人对男女专情一事看法十分暴烈,曾因情郎段譽赞同王公贵胄可多娶妻妾而狠狠地掌掴了他,但最终却接受成为段譽的后宫姬妾之一,位列贵妃,中间没有任何心理变化的描写铺垫,亦因此成为争议点之一。

鍾靈(同父異母的姐妹)

金庸武俠小說《天龍八部》的人物,是段正淳与情妇甘宝宝所生之女,善于饲养毒蛇毒物,宠物为身有剧毒的闪电貂(后被莽牯朱蛤杀死),喜欢吃瓜子,武功不高但却喜欢看热闹,年龄与阿朱在伯仲之间,面容嬌美可爱,对段譽情窦初开,被段譽的徒弟南海鳄神尊称为“小师娘”。因与书呆子气发作的段譽一起去劝架而被神农帮所擒并遭活埋,其后从万劫谷求助于钟万仇与甘宝宝不得而归来的段譽假扮成灵鹫宫圣使将其救走,但因与段譽再次相逢后态度亲昵而被妒心颇重的亲姐姐木婉清以毒箭赶走。在万劫谷遭巴天石等人利用来与服食了春药而神智不清的木婉清掉包换人,和段譽一起衣衫不整地出现在武林群雄的众目睽睽之下,被借此羞辱钟万仇的段正淳强认为段譽的姬妾,后从木婉清送来的记有鍾靈生辰八字的锦盒上的甘宝宝留言得知鍾靈亦是段譽的亲妹妹之一(实际上只是堂兄),婚事只得作罢,但本人一直将自己视作段譽的妻妾直到到西夏招亲事件结束后才知道真相。段譽在少室山被鸠摩智偷袭受伤后,鍾靈一直陪伴在旁悉心照料,并一直跟随前往西夏,期间虽伤心于段譽钟情他人,但亦没有过份介怀,同时也将他视作好哥哥。书中结尾与木婉清一样,参与了营救蕭峰的行动但并没有给出明确的情感结局。鍾靈在《天龙八部》中并不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而在情感上段譽将她视作妹妹更多于情人,但在争议不少的2005年新修订中,鍾靈在木婉清之前成为第一个令段譽起了情欲心的女性,遭到段譽强吻后变得娇羞无限,最后成为段譽的后宫姬妾之一,位列贤妃。

4角色歌曲

仰望

由謝雨欣作詞並演唱,日本作曲大師菊地圭介作曲,2003年央視版《天龍八部》的插曲,謝雨欣扮演李秋水,是阿朱之歌?

寬恕

由王菲演唱的一首歌曲,林夕作詞,趙季平作曲,2003年央視版《天龍八部》的片尾曲。

整首歌以阿朱的口吻,在慨叹她和蕭峰天人永隔,塞上之约终空许的悲剧命运。

这支由内地著名作曲家赵季平写就的旋律,百转千回,写出了阿朱对蕭峰仰慕、爱恋的压抑,写出了她痴缠殒命的悲凉,而王菲空灵飘渺的嗓音更是将这首歌演绎的如泣如诉,令每个听者都不由的黯然神伤。?

癡情冢

《癡情冢》为2013年版《天龙八部》插曲,由林海听觉新音乐工作室制作,歌词为林海老师御用歌词创作大家沈永峰先生主筆,頗具古風韻味的歌曲。

由賈青倾情演唱的插曲《癡情冢》MV随之曝光,浪漫凄美的画面,诗情画意的歌词,深深打动观众们的心。在剧中賈青出演的阿朱有着如水般的温柔,细腻与柔情兼备,在她一个眼神的专注与回眸之间就能看到阿朱对喬峰的执着与深情,同时她又身陷于亲情与爱情两难抉择的痛苦处境,作为一个英雄背后的女人,她选择用自己的生命来化解这无限的伤痛与内心的纠结。?

5出場篇章

第十一章 向来痴
  
第十二章 从此醉 第十三章 水榭听香,指点群豪戏
第十四章 剧饮千杯男儿事 第十五章 杏子林中,商略平生义 第十六章 昔时因
第十七章 今日意 第十八章 胡汉恩仇,须倾英雄泪 第十九章 虽万千人吾往矣
第二十章 悄立雁门,绝壁无余字
  
第二十一章 千里茫茫若梦

第二十二章 双眸灿灿如星

第二十三章 塞上牛羊空许约 ?  

6精彩節選

(1)段譽忽然闻到【一陣淡淡的香氣】,心中一动:“奇怪,奇怪。”先前那老仆来到小厅,段譽便闻到【一陣幽雅的香氣】。【这香气依稀与木婉清身上的體香有一点儿相似,虽颇为不同,然而总之是女儿之香】。

(2)这香气虽令段譽起疑,其实【气息极淡极微】,鸠摩智等三人半点也没察觉。段譽所以能够辨认,只因他曾与木婉清在石室中经历了一段奇险的时刻,这【淡淡的处女幽香】,旁人丝毫不觉,于他却铭心刻骨,比什么麝香、檀香、花香还更强烈得多。

(3)段譽站起身来,假意观赏壁上字画,走到孙三侧面,斜目偷睨,但见他喉头毫无突起之状,又见他【胸间饱满】.......

(4)這副神氣卻全然是個少女模樣,睜著【圓圓的眼睛,烏黑的眼珠骨碌碌地一轉】,虽然立即垂下眼皮,但段譽一直就在留心,不由得心中一乐:“这孙三不但是女子,而且还是个年轻姑娘。

(5)過了好一會,只聽得佩環玎珰,內堂走出一位老夫人來,【人未到,那淡淡的幽香已先傳來】。段譽禁不住微笑,心道:“这回却扮起老夫人来啦。”

(6)这老夫人正是慕容府中另一个小丫头阿朱所扮。她乔装改扮之术神乎其技,不但形状极似,而言语举止,无不毕肖,可说没半点破绽,因此以鸠摩智之聪明机智,崔百泉之老于江湖,都没丝毫疑心,不料段譽却从她身上无法掩饰的一些【淡淡幽香】之中发觉了真相。

(7)段譽一转头,只见阿碧抿着嘴,笑吟吟地斜眼瞅着自己,微微点头。她肤白如新剥鲜菱,嘴角边一粒细细的黑痣,更增俏媚,不禁心中一动,问道:“阿碧姊姊,听说尊府还有一位阿朱姊姊,【她……她可是跟你一般美麗俊雅么】?”阿碧微笑道:“啊哟,我这种丑八怪算得啥介?阿朱姊姊倘使听得你直梗问法,一定要交关勿开心哉!【我怎比得上人家,阿朱姊姊比我齐整十倍】。”段譽道:“【当真】?”阿碧笑道:“【骗你做啥】?”
  (8)段譽道:“老夫人从前必定也是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老实说,对我有没有好处,我段譽倒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但【对美人儿磕几个头,倒也是心甘情愿的】。”说着便跪了下去,心想:“既然磕头,索性磕得响些,我对那个洞中玉像已磕了成百上千个头,对一位【江南美人】再磕上三个头,又有何妨?”当下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响头。
  (9)段譽道:“大和尚,你一路上对我好生无礼,将我横拖直拉、顺提倒曳地带到江南来。我本来不想再跟你多说一句话,但到得蘇州,见到这般宜人的美景、几位【天仙一般的姑娘】,觉得你还算大有功劳,我心中一口怨气倒也消了。咱们从此一刀两断,谁也不用理谁。”阿朱与阿碧听他一副书呆子口气,不由得暗暗好笑,而他【言语中转弯抹角,尽在赞誉自己】,也都芳心窃喜。

(10)段譽的头发被剃下了一大片。崔百泉和过彦之相顾骇然,阿朱与阿碧也不禁【花容失色】。

(11)她身旁站着个身穿淡绛纱衫的女郎,也是盈盈十六七年纪,向着段譽【似笑非笑,一臉精靈頑皮的神氣】。阿碧是瓜子臉,清雅秀麗,這女郎是【鵝蛋臉,眼珠靈動,另有一股動人氣韻】。

(12)段譽暗暗喝彩:“这小妮子当真了得,【扮什麽像什麽】,更難得的是她只這麽一會兒便即改裝完畢,手腳之利落,令人歎爲觀止矣。”
  段譽寻思:“这位姑娘【精靈古怪】,戲弄鸠摩智這賊禿,不知是何用意?”
  (13)阿朱笑道:“阿碧,你勿要給俚嚇,舅太太倘若在家,這丫頭膽敢這樣嘻皮笑臉麽?幽草妹子,舅太太到哪兒去啦?”幽草笑道:“呸!你幾歲?也配做我阿姊?你這【小精靈】,居然猜到夫人不在家。


  

(14)段譽一走近,便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笑道:“阿朱姊姊,【你这样一个小美人】,難爲你扮老太太扮得這麽像。”

(15)段譽连连摇头,道:“这三个头磕得大有道理,只不过我猜得不大对了。”阿朱道:“什么事猜错了?”段譽道:“我早料到姊姊跟阿碧姊姊一般,也是【一位天下少見的美人】,可是我心中啊,卻將姊姊想得跟阿碧姊姊差不多,哪知道一見面,這個……這個……”
  (16)段譽摇头道:“都不是。【我只觉老天爷的本事,当真令人大为钦佩】。他既挖空心思,造了阿碧姊姊这样一位美人儿出来,【江南的灵秀之气】,该当一下子使得干干净净了。【哪知又能另造一位阿朱姊姊】。【两个儿的相貌全然不同,却各有各的好看,叫我想赞美几句,却偏偏一句也说不出口】。”
  (17)段譽每样菜肴都试了几筷,无不鲜美爽口,赞道:“【有这般的山川,方有这般的人物】。有了这般的人物,方有这般的聪明才智,做出这般清雅的菜肴来。”
  (18)段譽道:“这櫻桃火腿,梅花糟鴨,娇红芳香,【想是姊姊做的】。这荷叶冬笋汤,翡翠鱼圆,碧绿清新,当是阿碧姊姊手制了。”阿朱拍手笑道:“你猜谜儿的本事倒好,阿碧,你说该当奖他些什么才好?”
  (19)那小丫鬟手中拿著一束花草,望見了阿朱、阿碧,快步奔近,神色歡愉,說道:“阿朱、阿碧,你們好大膽子,又偷到這兒來啦。夫人說:‘快在兩個小丫頭臉上用刀劃個十字,破了她們【如花似玉】的容貌。’”
  (20)严妈妈转过头来,段譽见她容貌丑陋,目光中尽是煞气,两根尖尖的犬齿露了出来,便似要咬人一口,顿觉说不出的恶心难受,只见她点头道:“好,问明白之后,再送回来砍手。”喃喃自言自语:“严妈妈最不爱见的就是【美貌姑娘】。這兩個小妞兒須得砍斷一只手,那才好看。我跟夫人說說,該得兩只手都斬了才是,近來花肥不太夠。”
  (21)阿朱、阿碧、段譽三人当下各自除去了脸上的化装。众人看看王語嫣,【又看看阿朱】、阿碧,想不到世间竟有这般【粉装玉琢】似的姑娘。
  (22)姚伯当喝道:“放屁,放屁,放你娘的狗臭屁!蘇州城难道还少得了丝绸锦缎?你睁大狗眼瞧瞧,眼前这三位【美貌姑娘】,哪一位不會穿著標致衣衫?”
  (23)众人听了这几句话,又向王語嫣等三个姑娘瞧了几眼,都觉极为有理,倘若大伙和这三个【娇滴滴的姑娘】为难,传了出去,确是大损丐幫的名声。
  (24)這一下出手極快,阿朱待要閃避,固已不及,旁人更無法救援。啪的一下,響聲過去,阿朱【雪白粉嫩的面頰】上登時出現五道青紫的指印。

(25)杏林左首忽有一个少女的聲音说道:“马夫人,我心中有一个疑团,能不能请问你一句话?”众人向聲音来处瞧去,见是个【穿淡红衫子的少女】,正是阿朱。……马夫人道:“姑娘是谁?却来干预我帮中的大事?”阿朱道:“贵帮大事,我一个小小女子,岂敢干预?只是你们要诬陷我们公子爷,我非据理分辨不可。”马夫人又问:“姑娘的公子爷是谁?是乔帮主么?”阿朱【摇头微笑】,道:“不是。是慕容公子。”

(26)段譽无奈,只得道:“好,我先陪你喝酒,喝完了酒再去救人!”忽觉抓住他的【手掌甚小,掌心肌肤柔嫩】,心感诧异。

(27) 阿朱【一雙妙目】向着段譽上上下下打量,点头道:“段公子,要乔装我家公子,本来挺不容易。好在丐幫诸人原本不识我家公子,他的聲音笑貌到底如何,只须得个大意也就是了。”

(28)喬峰突然间【格格娇笑,聲音清脆宛转】,一个魁梧大汉发出这种小女儿的笑声,实是骇人。段譽一怔之下,立时明白,笑道:“阿朱姊姊,你易容改装之术当真神乎其技,难得连说话聲音也学得这么像。”
  (29)说着携着段譽之手,大踏步上岸。不知她在手上涂了什么东西,【一只柔膩粉嫩的小手】,伸出来时居然也是黑黝黝地,虽不及喬峰手掌粗大,但旁人一时之间却也难以分辨。
  (30)這時更覺虛清【身軀極輕,和他魁梧的身材殊不相稱】,心想:“我除你衣衫雖然不妥,難道鞋襪便脫不得?”伸手扯下他右足僧鞋,一捏他腳板,只覺著手堅硬,不是生人肌肉,微微使力一扯,一件物事應手而落,竟是一只木制假腳,再去摸虛清的腳時,那才是【柔軟細巧的一只腳掌】。

(31) 喬峰吓了一跳:“怎么她肌肤烂成了这般模样?”凝目细看,只见她脸上的烂肉之下,露出【光滑晶瑩的肌膚】。
  (32)喬峰将她僧袍的衣袖在溪水中浸得湿透,在她脸上用力擦洗几下,灰粉簌簌应手而落,露出一张【嬌美】的少女脸蛋来。喬峰失声叫道:“是阿朱姑娘!”

(33)哪知此人真面目一現,竟是那個【嬌小玲珑、俏美可喜】的小姑娘阿朱,當真做夢也料想不到。
  (34)阿朱續道:“那時候我說:‘世上既有了這位薛神醫,大夥兒也不用學什麽武功啦!’喬大爺問道:‘爲什麽?’我說:‘打死了的人,薛神醫都能救得活來,那麽練拳、學劍還有什麽用?你傷一個,他救一個,你殺兩個,他救一雙,大夥兒這可不是白累麽?’”她【伶牙俐齿,聲音清脆】,雖在重傷之余,【一番話說來仍如珠落玉盤,動聽之極】。衆人都是一樂,有的更加笑出聲來。
  (35)阿朱虽逃过了谭婆掌击,却已吓得【花容失色】,身子渐渐软倒。喬峰大惊,心道:“她体内真气渐尽,在这当口,我哪有余裕给她接气?”

(36)喬峰一怔,他自和阿朱相识以来,只知道她叫“阿朱”,到底是否姓朱,却说不上来,便问阿朱道:“阿朱,你可是姓朱?”阿朱微笑道:“我姓阮........只因我【性喜穿紅色衣衫】,所以公子叫我阿朱。”(連載版)

(37)正击之际,忽听得身后【一个清脆的女子聲音】说道:“乔大爷,你再打下去,这座山峰也要给你打垮了。”喬峰一怔,回过头来,只见山坡旁一株花树之下,【站着一个盈盈少女,身穿淡红衫子,嘴角边带着微笑,脉脉地凝视自己】,正是阿朱。
  (38)喬峰轻轻扳转她肩头,将她脸颊转向日光,只见她容色虽甚憔悴,但【苍白的脸蛋上隐隐泛出淡红】,已非当日身受重伤时的灰败之色,再伸指去搭她脉搏。

(39) 说到这里,回想到那些日子中信口开河,作弄了不少当世成名的英雄豪杰,兀自心有余欢,【臉上笑容如春花初綻】。

(40)喬峰见她【轻嗔薄怒】,心下歉然,说道:“这些日子来,我神思不定,胡言乱语,姑娘千万莫怪。”
  (41)阿朱【臉上如花初綻】,侧过头来,仰眼问道:“你……你是不是有点儿舍不得我?”喬峰只感难以回答,笑着摇头不语。
  (42)阿朱一向不善饮酒,为了助蕭峰之兴,也常勉强陪他喝上几杯,【嬌臉生暈,更增溫馨】。
  (43)蕭峰有时回想,这数千里的行程,迷迷惘惘,直如一场大梦,初时噩梦不断,【终于转成了美梦】,若不是这【嬌俏可喜】的小阿朱,【活色生香】的便在身畔,【真要懷疑此刻兀自身在夢中】。
  (44)蕭峰抬起头来一笑,知他“又作别论”四字之中颇含深意,意思说:“你是我的知心爱侣,慕容先生自当另眼相看。”阿朱见到了他目光的神色,不禁低下头去,【晕生双颊】,芳心窃喜。
  (45)阿朱道:“好吧,我也回複了女裝。”走到小溪之旁,匆匆洗去臉上化裝,脫下帽子,露出【一頭青絲】,寬大的外袍一除下,裏面穿的本來便是女子衣衫。
  (46)瑟瑟幾響,花樹分開,鑽了一個少女出來,全身紫衫,只十五六歲年紀,比阿朱還小著兩歲,一雙大眼烏溜溜的,滿臉精乖之氣。她瞥眼見到阿朱,便不理漁人,跳跳蹦蹦地奔到阿朱身前,拉住了她手,笑道:“【這位姊姊長得好俊】,我很喜歡你呢!”
  (47)阿朱見少女活潑天真,笑道:“你才長得俊呢,我更加喜歡你!”阿朱久在姑蘇,這時說的是中州官話,【語音柔媚】,可也不甚准確。
  (48)蕭峰轻轻抚着她【头上柔发】,说道:“好容易撞见了他,今晚报了此仇,咱们再也不回中原了。段正淳的武功远不及我,他也不会使‘六脉神剑’,但如过得一年再来,那便得上大理去。大理段家好手甚多,遇上了精通‘六脉神剑’的高手,你大哥就多半要输。不是我不听你的话,这中间实有许多难处。”

(49)天上长长的一道闪电掠过,蕭峰眼前一亮,只见她肩头【肌膚雪白粉嫩】,卻刺著一個殷紅如血的紅字:“段”。
  (50)蕭峰一直低头凝望着她,电光几下闪烁,只见她【眼色中柔情无限】。
  (51)蕭峰蓦地里觉得怀中的阿朱身子一颤,脑袋垂了下来,【一頭秀發】披在他肩上,一動也不動了。
  (52) 他双眼一瞬不瞬,瞧着阿朱本来【俏美可喜】、這時卻木然無語的臉蛋,只要幾把泥土一撒下去,那便是從此不能再見到她了。

(53)以往易容時,必是阿朱【柔嫩的手指】在自己臉上抹來抹去,此刻卻是孤零零的自己動手,想起阿朱的柔情蜜意,而自己親手釀成人鬼殊途,悲憤之下,重重在自己臉上擊了一掌,臉頰登時腫起,嘴角上流出鮮血,心道:“嘿,該打!面貌倒改了不少。”

(54)蕭峰先此一直和她相对说话,见到她的神情举止,心下便生厌恶之情,这时她在背后相呼,【聲音竟宛如阿朱生时娇唤一般】。这两个同胞姊妹自幼分别,但同父同母,居然连说话的音调也颇为相似。蕭峰心头大震,停步回身,泪眼模糊之中,只见一个少女从雪地中如飞奔来,【当真便如阿朱复生】。他张开双臂,低声叫道:“阿朱,阿朱!”
  (55)此时的阿紫颇为温顺,往日乖戾再不复见,蕭峰从她身上,【隐隐也看到了一点阿朱的影子】,午夜梦回,见到【秀丽的小脸】躺在自己身边,【几乎觉得阿朱死后复活】,凄苦之情,竟得稍减。

(56)蕭峰见段譽的无形剑气越出越神妙,既感欣慰,又是钦佩,【蓦地里心中一酸,想起了阿朱:“那朱那日所以甘愿代她父亲而死,实因怕我杀她父亲之后,大理段氏必定找我复仇,深恐我抵敌不住他们的六脉神剑。三弟剑法如此神奇,我若和慕容复易地而处,确也难以抵敌。阿朱以她救我一死,我……我契丹一介武夫,怎配消受她如此深情厚恩?】”

(57)蕭峰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心道:“我既误杀阿朱,此生终不再娶。【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阿朱。岂是一千个、一万个汉人美女所能代替得了的】?皇上看惯了后宫千百名宫娥妃子,哪懂得‘情’之一字?”说道:“多谢陛下厚恩,只是臣与中原武人之间的仇怨,已一笔勾销。微臣手底已杀了不少中原武人,怨怨相报,实是无穷无尽。战衅一启,兵连祸结,更加非同小可。”
  (58)蕭峰轻轻抚摩阿紫秀发,低声道:“【永遠不會有第二個女子能代替阿朱】,【皇上賜給我一百多名美女,今天又賜了許多,我正眼也不去瞧上一眼】,全是爲了阿朱。”

(59)蕭峰缓缓回头,见到石壁旁一株花树,耳中似乎听到了阿朱当年躲在树后的聲音:“乔大爷,你再打下去,这座山峰也要给你击倒了。”他一呆,阿朱情致殷殷的几句话,清清楚楚的在他脑海中响起:“我在这里已等了你五日五夜,我只怕你不能来。你……你果然来了,谢谢老天爷保佑,你终于安然无恙。”蕭峰热泪盈眶,走到树旁,伸手摩挲树干,见那树比之当日与阿朱相会时已高了不少。一时间伤心欲绝,浑忘了身外之事。

7武功描寫

1、阿碧嚇得臉色慘白,對這無影無蹤的內力實不知如何招架才好。阿朱不暇思索,揮杖便向鸠摩智背心擊去。她站著說話,緩步而行,確是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太,這一情急拼命,卻是【身法矯捷,輕靈之極】。

2、 那名叫止清的僧人便不再问,过了一会,道:“我到后面方便去。”说着站起身来。他自右首走向左边侧门,经过自左数来第五名僧人的背后时,【忽然右脚一起,便踢中了那僧后心“悬枢穴”】。悬枢穴在人身第十三脊椎之下,那僧在蒲团上盘膝而坐,悬枢穴正在蒲团边缘,被止清足尖踢中,身子缓缓向右倒去。

3、这止清【出足极快,却又悄无聲音】,跟着便去踢那第四僧的“悬枢穴”,接着又踢第三僧,霎时之间,接连踢倒三僧。

4、喬峰在佛像之后看得明白,心下大奇,不知这些少林僧何以忽起内哄。只见那止清【伸足又踢左首第二僧】,足尖刚碰上他穴道,那被他踢中穴道的三僧之中,有两僧从蒲团上跌了下来,脑袋撞到殿上砖地,砰砰有声。左首那僧吃了一惊,跃起身来察看,瞥眼见到止清出足将他身后的僧人踢倒,更是惊骇,叫道:“止清,你干什么?”止清指着外面道:“你瞧,是谁来了?”那僧人掉头向外看去,止清飞起右脚,往他后心疾踢。

5、 这一下【出足极快,本来非中不可】,但对面铜镜将这一脚偷袭照得清清楚楚,那僧斜身避过,反手还掌,叫道:“你疯了么?”止清【出掌如风,斗到第八招时,那僧人小腹中拳,跟着又给踹了一脚】。喬峰见止清【出招阴柔险狠,浑不是少林派的家数,心下更奇】。

6、那僧人情知不敵,大聲呼叫:“有奸細。有奸細……”止清【跨步上前,左拳擊中他的胸口,那僧人登時暈倒】。

8情感經曆

与喬峰相识日期:北宋哲宗元祐六年(公元1091年.歲次辛未)農曆春季三月~四月初左右,即國曆

定情處:雁門關外

理想家園:雁門關外与蕭峰骑马牧牛放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曾聽故事:中山狼(未完)

講述者:喬峰

最幸福的時光:与蕭峰在一起的时光,蕭峰失意时只身陪伴。 虽是寻找所谓仇人,但仍旧是两人感情发展时期,~一路相依往返~

最大的失誤:以自身性命换取蕭峰复仇之心

蕭峰(喬峰)掌击阿朱时地:北宋哲宗元祐六年(公元1091年.歲次辛未)秋末冬初某月農曆十月初四左右,晚上近三更時分,于小鏡湖方竹林不遠處,河南信陽城西北十七裏之青石板大橋上.是夜有大雷雨

阿朱之墓:河南信陽城西北三十八裏半小鏡湖畔方竹林中

蕭峰之墓:雁門關外西北角处山壁左侧山道下乱石深谷中,约在今中国山西省代县以北三十五里处

9人物評析

絕秀嬌俏

金庸说她肌肤。光滑晶莹雪白粉嫩,嘴角边似笑非笑很是俏皮,小手滑腻至极,玉足细巧娇小,睫毛甚长,双眸如星,眼珠靈動,容貌嬌美俏丽,聲音清脆婉转,犹如珠落玉盘。

阿朱除了本身的聪明调皮以外还有着几分阿朱式的柔媚,阿朱笑靥如花,容颜秀丽。她的一颦一笑,让人心神俱醉,不可自拔,挥之不去,难以忘怀。这样的女子,确是值得蕭峰冲冠一怒为红颜,让蕭峰为她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如果一定要说阿朱的不足,那就是缺少了阿碧的柔弱。 她比王語嫣娇俏,这种俏和媚一样,绝对是女人的一种魅力,相比大家闺秀,我更喜欢小家碧玉式的女子,大家闺秀,知书达礼,端庄严肃,但缺少小家碧玉的俏皮可爱,而阿朱虽是慕容家的婢女,但身份却如亲生女儿般,无疑就是小家碧玉。她的灵动,超出了鍾靈,演绎地更加淋漓尽致。阿朱自己独居聽香水榭,算是慕容家的前哨,迎来送往。相对木婉清来说,更洞悉人间的人情世故。

如花般的十六七岁年纪,淡绛色纱衫,鹅蛋脸,眼珠靈動,一口吴侬软语。鬼精鬼精的小丫头,你永远不知她在搞些什么名堂,她仿佛不受你的控制,时刻要跳出你的视线之外,但只一眼,她不是在你的左右,就是在你的身后,和她在一起,你不用担心生活的枯燥无味,她总会有法子让你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让你恨这个小冤家,又离不开这个小妮子。她仿佛就是你的小女儿,撒娇、作态、淘气,让你整天跟在这个小鬼后面转,忘记了年龄,忘记了忧愁。她又不是你的女儿,她的精灵顽皮,是她爱你的方式,她提各种要求,是让你爱她,其实不过是个小把戏而已,她不会要求名利或虚荣,她只是爱你的英雄侠气,爱的无怨无悔,爱的不留余地,甚至可以为你去死。这样的女子似乎世间没有,却栩栩如生地在你面前,一笑一颦,惹人怜爱,一举一动,牵人心魂。让你不得不叹息,造物神奇。我从不怀疑阿朱真实的存在,只是我既不是段譽,也不是喬峰,甚至连丐幫的一袋弟子也不是,所以我与阿朱注定无缘,我既见不到她的模样,也听不到她的话语,更不可能吃到她做的樱桃火腿、梅花糟鸭之类的美食,我只能在书中倾慕她的神采,在心中驰往她的模样,我盼望在一个新的江湖,遇见阿朱样的女子。

古靈精怪

阿朱天性极为顽皮,她可不像喬峰那样,每句话都讲究分寸,她胡说八道,瞎三话四,乃是家常便饭,心念一转:“这些和尚都怕我公子,我索性抬他出来,吓吓他们。”便道:“那人是个青年公子,相貌很是潇洒英俊,约莫二十八九岁年纪。我和这位乔大爷正在客店里谈论薛神医的医术出神入化,别说举世无双,甚且是空前绝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怕天下神仙也有所不及……”
  世人没一个不爱听恭维的言语。薛神医生平不知听到过多少和我颂赞誉,但这些言语出之于一个韶龄少女之口,却还是第一次,何况她不怕难为情的大加夸张,他听了忍不住拈须微笑。喬峰却眉头微皱,心道:“哪有此事?小妞儿信口开河。” 阿朱续道:“那时候我说:‘世上既有了这位薛神医,大伙儿也不用学什么武功啦?’乔大爷问道:‘为什么?’我说:‘打死了的人,薛神医都能救得活来,那么练拳、学剑还有什么用?你杀一个,他救一个,你杀两个,他救一双,大伙儿这可不是白累么?’”

她伶牙俐齿,聲音清脆,虽在重伤之余,又学了青城派这些人的四川口音,但一番话说来犹如珠落玉盘,动听之极。众人都是一乐,有的更加笑出声来。

【取自原文聚贤庄一役,阿朱为了不让喬峰和自己露馅,在说到自己如何受伤时,当即编起了瞎话,引得在场英雄豪杰们一阵惊叹和瞠目结舌,连喬峰都内心暗自感叹阿朱的调皮。】

靈巧

阿朱是聪明伶俐的,阿朱是精灵顽皮和柔媚的,阿朱的聪明调皮是谁也不能否认的,其易容术之妙,令人叹为观止,她是精靈古怪的精灵,她是天上仙子一显魅影。

阿朱在《天龙八部》第十一回才出场,但一出场绝对是四座皆惊,扮老公公、管家、老婆婆,简直是出神入化,连武功高强的老江湖鸠摩智都被骗的晕头转向,如果不是少女的清香,段譽也要蒙在鼓中。这种易容术,放在今天,就是演技高超,获个国际大奖,忽悠万千粉丝是不成问题的。如果易容术算一种技术的话,那么扮演谁去做什么?绝对是一种聪明了。扮喬峰、扮止清和尚、扮薛神医、扮白世镜,无不是在恰当的时候,化装一个恰当的角色,去做一件恰当的事。阿朱数次深入虎穴,却安然无恙,不得不佩服阿朱的胆大心细,这样的聪明才智,天龙中其他女子几人能与之比肩?

情義

她表面上活泼调皮,其实却颇有见识,是个有情義的奇女子。聽香水榭娇媚在,塞上牛羊空许约。

喬峰相救阿朱, 只是激发了一股冲动与豪情。当听到天下英雄相聚为了对付自己,喬峰是忍不住豪气迸发,我便去会会天下豪杰,乔某何惧?而阿朱就对喬峰倾心不已,喬峰是龙,她自幼生长在水乡,龙的一怒一吼,使自幼陪伴服饰与凤(慕容复)的她在心头印下了这个高大雄厚的背影。不知不觉中,阿朱已经钟情于喬峰。聚贤庄的一场血战,更坚定了阿朱对喬峰的情感,增添了阿朱对喬峰的仰慕与眷恋。雁门关,阿朱等了喬峰五天,阿朱对喬峰说,这样罢,我算是给你掳掠来的奴仆,你高兴时向我笑笑,你不开心时便打我骂我?好不好呢?听来让人心疼。更人心疼的是,阿朱最后的一个扮相,段正淳。雨夜中,青石桥上,用身体挨了喬峰一掌。为了心爱的男人,而死在心爱男人的手上,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最好的死亡?最后喬峰终于明白阿朱扮段正淳,不是为了她父亲,而是为了他喬峰。“大理段家有六脉神剑,你打死了他们镇南王,他们岂肯罢休,大哥,那《易筋经》上的字,咱们又不识得……”

其实阿朱知道,对于父母之仇,喬峰岂能善罢甘休?即使段正淳不是阿朱的父亲,阿朱也会去的,她不想让她心爱的男人死,如果自己能代替他死,那是最好不过了,这对于男人也许是最深的爱了,这种爱让人崇敬。

10英雄美人

倪匡評阿朱

阿朱是金庸笔下几位可爱的女性之一,她不但相貌出众,而且聪明伶俐,兼有易容妙术……一脸精灵顽皮之气……鹅蛋脸、眼珠靈動。

阿朱和喬峰相遇,十分偶然,第一次,是丐幫内部生变,慕容家一伙人恰在一旁,这时候,阿朱看到了喬峰。这次相遇对阿朱的命运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作者金庸甚至未有一字写当时阿朱见到了喬峰之后的情形。但是阿朱这个江南小姑娘,见到了神威凛凛的北方大汉喬峰,不一定说立时心仪,有了感情,但印象极其深刻,殆无疑问。因为接下来——阿朱就假扮喬峰,扮得连丐幫中人都认不出,连喬峰也怀疑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自己的背影。

固然阿朱的易容乔装之术天下无双,但如果不是对一个人有极深刻的印象,如何能扮得这样维妙维肖。阿朱再次和喬峰相遇,是假扮了少林僧人,中了玄寂的一掌,身受重伤,那一掌,叫作「一拍两散」,重伤后的阿朱,被喬峰带走。喬峰发现她受伤,是因为:伸手到他胸口去探他心跳,只觉着手轻软……喬峰活了偌大年纪,只怕那是他第一次碰到异性的身体,感觉自然奇妙,书中并未细表,反倒写了喬峰「要剥光你衣裳来查明真相」。那自然是笑话,喬峰不会做这种事,只不过当时阿朱身分不明,出言威胁而已。
  而喬峰在初时,对阿朱还是全无爱情可言,他发现了阿朱受了重伤之后:他心中好生看重慕容复,爱屋及乌,对他的侍婢也不免青眼有加。「她所以受此重伤,全系因我之故,义不容辞,非将她治好不可。」喬峰不过是为了「爱屋及乌」、「义不容辞」而已。

可是在救伤的过程之中,却风光极其旖旎:伸手便解开了她衣衫,将一盒寒玉冰蟾膏尽数涂在她胸脯上。此情此景,阿朱自然「羞不可抑」,喬峰只怕也未能全然无情。经过这一件事,阿朱的芳心之中,除了喬峰之外,已不可能再有别的异性。一向不好女色的喬峰,毕竟也是生理正常的男人,而且正当青年,后来不断向阿朱输送真气,甚至闯聚贤庄,那就不单是为了「爱屋及乌」和「义不容辞」了。

在阿朱受伤的时日内,她曾要喬峰「唱支歌儿」,也曾要喬峰「讲几个故事」,引喬峰讲起儿时的伤心事,句句在心——两人的感情,自然又进了一层。及至喬峰不顾一切,带着阿朱闯聚贤庄。一个小姑娘,能得到大英雄大豪杰这样旷世罕有的照顾,那比一个贫家少女忽然被一位王子带进了宫殿还要震撼心弦,阿朱对喬峰的爱情,自然至此而成定局。 
   等到喬峰在雁門關外以掌击石,阿朱再出现,喬峰在悲苦、激动之中,唯一能欢慰、开解、了解他的人,天地之间,只有阿朱。大英雄大豪杰也是人,爱意陡生,也就极其自然。
  喬峰和阿朱的恋情,金庸写来,又细腻又动人,而又处处合乎喬峰的身分,当阿朱情不自禁,纵身入怀而又害羞之际,喬峰说:咱俩是患难之交,同生共死过来的,还能有什么顾忌?英雄人物这两句话,比诸其他男人的千言万语,更有力,更直接。喬峰的英雄刚强,和阿朱的委婉温柔,就成了奇妙的爱情结合。
  这一对男女的爱情结合,是金庸笔下意境最高的一组结合之一。唉,小阿朱千不该万不该,做了一件傻事:假扮了段正淳去会喬峰,被喬峰一掌打死。
  看《天龙八部》看到这里, 真是肝肠寸断,不知如何才好。金庸有时也真忍心,为了加强喬峰这个悲剧人物的悲剧性,不但让他在聚贤庄杀了许多平日肝胆相照的江湖好友、丐幫旧人,而且还让他打死了阿朱!喬峰打死阿朱,自然是一个误会,但是误会的结果,其实可以不必令阿朱致死的。在打死阿朱的三个多时辰之前,喬峰心中一片平静温暖,心道:「得妻如此,复有何憾?」心中的平静温暖,难道就不能使喬峰就算面对着大仇人,出手也不能稍轻一点么?照常理是可以的,但喬峰是天生的悲剧人物:左手一圈,右掌呼的一声击了出去。
  這「左手一圈,右掌擊出」一招是「亢龍有悔」?這一掌:具天地風雷之威!
  于是,小阿朱在大雷雨之下,青石挢之上,闪电雷声之中,死在她最爱的男人掌下。呜呼,愿天下有情人,同声一哭!阿朱,虽然做了这一件傻事,仍然是上上人物,她令得喬峰只有极短暂的甜蜜,而带来了长期的悲苦,但是,没有阿朱,喬峰的一生之中,只怕连这一小节短暂的快乐都没有,只好沉醉在烈酒之中。而沉醉在烈酒之中,万万及不上沉醉在美人的情怀之中。
  短暫和永久,很難有分野,阿朱還是可愛的。

11影視形象

年份

飾演者

出自影視版本

備注

1982 黃杏秀 香港無線電視劇《天龍八部》 一人分饰阿朱、鍾靈两角
1982 林珍奇 香港新世紀電影《新天龍八部》  
1982 戴良純 香港邵氏電影《幫規》 根據天龍八部改編,林雪兒即原著中的阿朱
1990 張詠詠 台灣中視電視劇《天龍八部》 一人分飾阿朱、阿紫兩角
1997 劉錦玲 香港無線電視劇《天龍八部》  
2003 劉濤 內地電視劇《天龍八部》  
2013 賈青 內地電視劇《天龍八部》 一人分飾阿朱、阿紫兩角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衆人逐一跨上岸去,見疏疏落落四五座房舍,建造在一個不知是小島還是半島之上。房舍小巧玲珑,頗爲精雅。小舍匾額上寫著“琴韻”兩字,筆致頗爲潇灑。鸠摩智道:“此間便是燕子塢參合莊麽?”阿碧搖頭道:“不。這是公子起給我住的,小小地方,實在不能接待貴客。不過這位大師父說要去拜祭慕容老爺的墓,我可作不了主,只好請幾位在這裏等一等,我去問問阿朱姊姊。”

【2】崔百泉問道:“你阿朱姊姊是誰?”阿碧笑道:“阿朱就是阿朱,伊只比我大一個月,介末就擺起阿姊架子來哉。我叫伊阿姊,介末叫做呒不法子,啥人教伊大我一個月呢?你用勿著叫伊阿姊,你倘若叫伊阿姊末,伊越發要得意哩。”她咭咭咯咯的說著,語聲清柔,若奏管弦,將四人引進屋去。

【3】鸠摩智的耐心也真了得,等了半天,待段譽将茶水和糕点都尝了个遍,赞了个够,才道:“如此便请姑娘去通知你的阿朱姊姊。”

【4】阿碧笑道:“阿朱的庄子离这里有四九水路,今朝来不及去哉,四位在这里住一晚,明朝一早,我送四位去‘聽香水榭’。”崔百泉问道:“什么四九水路?”阿碧道:“一九是九里,二九十八里,四九就是三十六里。你拨拨算盘就算出来哉。”

【5】这副神气却全然是个少女的模样,睁着圆圆的眼睛,乌黑的眼珠骨溜溜的一转,虽然立即垂下眼皮,但段譽一直就在留心,不由得心中一乐:“这孙三不但是女子,而且还是个年轻姑娘。”斜眼瞧阿碧时,见她唇角边露出一丝狡狯的微笑,心下更无怀疑,暗想:“这孙三和那老黄明明便是一人,说不定就是那个阿朱姊姊。”

【6】这老夫人正是慕容府中另一个丫头阿朱所扮。她乔装改扮之术神乎其技,不但形状极似,而言语举止,无不毕肖,可说没半点破绽,因此以鸠摩智之聪明机智,崔百泉之老于江湖,都没丝毫疑心,不料段譽却从她身上无法掩饰的一些淡淡幽香之中发觉了真相。

【7】阿朱聽他這麽說,吃了一驚,但絲毫不動聲色,仍是一副老態龍鍾、耳聾眼花的模樣,說道:“乖孩子,乖孩子,真聰明,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麽精乖的孩子。乖孩子別多口,老太太定有好處給你。”

【8】阿朱說道:“你聽我話,那才是乖孩子啊。好,先對老婆婆磕上三個響頭,我決計不會虧待了你。”

【9】阿朱見他神色尴尬,嘿嘿冷笑,說道:“乖孩子,我跟你說,還是向奶奶磕幾個頭來得便宜。”

【10】段譽一转头,只见阿碧抿着嘴,笑吟吟的斜眼瞅着自己,肤白如新剥鲜菱,嘴角边一粒细细的黑痣,更增俏媚,不禁心中一动,问道:“阿碧姊姊,听说尊府还有一位阿朱姊姊,她……她可是跟你一般美麗俊雅么?”阿碧微笑道:“啊哟!我这种丑八怪算得啥介?阿朱姊姊倘使听得你直梗问法,一定要交关勿开心哉。我怎么比得上人家,阿朱姊姊比我齐整十倍。”段譽道:“当真?”阿碧笑道:“骗你做啥?”段譽道:“比你俊美十倍,世上当无其人,除非是……除非是那位玉洞仙子。只要跟你差不多,已是少有的美人了。”阿碧红晕上颊,羞道:“老夫人叫你磕头,啥人要你瞎三话四的讨好我?”

【11】阿朱十分歡喜,心道:“這位公子爺明知我是個小丫頭,居然還肯向我磕頭,當真十分難得。”說道:“乖孩子,很好,很好。可惜我身邊沒帶見面錢……”阿碧搶著道:“老太太勿要忘記就是啦,下趟補給人家也是一樣。”

【12】阿朱白了她一眼,向崔百泉和過彥之道:“這兩位客人怎不向老婆子磕頭見禮?”過彥之哼了一聲,粗聲粗氣的道:“你會武功不會?”阿朱道:“你說什麽?”過彥之道:“我問你會不會武功。倘若武功高強,姓過的在慕容老夫人手底領死!

【13】如不是武林中人,也不必跟你多說什麽。”阿朱搖頭道:“什麽蜈蚣百腳?蜈蚣自然是有的,咬人很痛呢。”向鸠摩智道:“大和尚,聽說你想去瞧我侄兒的墳墓,你要偷盜什麽寶貝啊?”

【14】阿朱與阿碧對看了一眼,均想:“這和尚終于說上正題啦。”阿朱道:“六脈神劍劍譜取得了怎樣?取不到又怎樣?”

【15】阿朱一凜:“這和尚竟知道‘還施水閣’的名字,那麽或許所言不虛。”當下假裝胡塗,問道:“什麽‘稀飯水餃’?你要香梗米稀飯、雞湯水餃麽?那倒容易,你是出家人,吃得葷腥麽?”

【16】阿朱道:“嗯,你的心涼了。阿碧,你去做碗熱熱的雞鴨血湯,給大師父暖暖心肺。”阿碧忍笑道:“大師父勿吃葷介。”

【17】阿朱點頭道:“那麽不要用真雞真鴨,改用素雞素鴨好了。”阿碧道:“老太太,勿來事格,素鴨呒不血的。”阿朱道:“那怎麽辦呢?”

【18】阿碧道:“慕容老爺已經故世哉。一來口說無憑,二來大師父帶來這本劍譜,我們這裏也呒不啥人看得懂,從前就算有啥舊約,自然是一概無效的了。”阿朱道:“什麽劍譜?在哪裏?先給我瞧瞧是真還是假的。”

【19】阿朱不住搖頭,道:“我更加半點也不信了。你倒解開段公子的穴道,教他施展施展六脈神劍看。我瞧你九成九是在說謊。”鸠摩智點點頭,道:“很好,可以一試。”

【20】段譽称赞阿碧美貌,对她的弹奏歌唱大为心醉,阿碧自是欢喜;他不揭穿阿朱乔装,反向她磕了三个响头,又得了阿朱的欢心,因此这两个小丫头听说段譽被点了穴道,都想骗鸠摩智解开他穴道。不料鸠摩智居然一口答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