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蛤蟆功

當前位置:首頁>武功大全>蛤蟆功

蛤蟆功

蛤蟆功

蛤蟆功是歐陽鋒一门极厉害的功夫。 发功时蹲在地下,双手弯与肩齐,嘴里发出咯咯叫声,宛似一只大青蛙作势相扑。 此功纯系以静制动,全身蓄劲涵势,韵力不吐,只要敌人一施攻击,立时便有猛烈无比的劲道反击出来。
蛤蟆功
小說 《射雕英雄傳》
《神雕俠侶》
門派 白駝山莊
類型
創始人 歐陽鋒
主要人物 歐陽鋒
楊過
書籍 不詳
修行方法

蛤蟆功是西毒歐陽鋒的成名绝技,后传给义子楊過。在《射雕英雄傳》用这与黄药师的玉箫剑法、弹指神通、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等人打成平手。

發功時蹲在地下,雙手彎與肩齊,嘴裏發出咯咯叫聲,宛似一只大青蛙作勢相撲,雙手平推,吐氣揚眉,威力十足。武學要旨在于以靜制動,全身蓄勁涵勢,只要敵人一施攻擊,立時便有猛烈無比的勁道反擊。

在《神雕俠侶》中,楊過因用这招打伤武修文而被赶出桃花岛,打伤鹿清笃而被赶出全真教,为救小龙女而用之打伤李莫愁后,蛤蟆功便没有再在小說中出现。

在周星馳2004年的作品功夫中,爲火雲邪神的必殺技。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代表人物

欧阳烈、歐陽鋒兄弟天山困于白驼山谷,于绝 望之际得五毒真人姜太虚所留之五毒奇经。不料一阵狂风,吹走其中五页羊皮纸,仅得七页。

歐陽烈兄弟據此練成一身絕技。

后歐陽鋒杀兄,继位白驼山主。再后歐陽鋒独创蛤蟆功,成为南宋时期天下武林五大高手之一,号称西毒。

当日他与洪七公相较时,正运足劲力,犹如一张弓张机待发,黄蓉贸然碰了上去,不是郭靖拼命运功相救,便要活生生毙于歐陽鋒掌下。后来,歐陽鋒又以此掌法偷袭洪七公,令其受到重创。

此功唯「一阳指」可破(见金庸《射雕英雄傳》)。

現代武學中的蛤蟆功屬硬壯外功,練陽剛之力,使肌肉堅實便于禦敵。

習慣以石墩爲習練器具,先練腕、臂等部,而後及于肩、背、胸、腹、腿、股等部。

2練習方法

蛤蟆功共分4步,其具體練法如下:

第1步

蛤蟆張口:兩手掌撐地,與肩同寬,雙腳向後平伸,兩腳尖觸地,兩手屈肘。此爲起式。然後伸肘引體向前伸出,頭向上擡起,口中向外呼出一口廢氣,兩手兩腳尖皆觸地不動。接上動,再屈肘引體向後,同時鼻中吸進一口氣如此練習一伸一縮,反複數遍。

第2、3、4步的動作和呼吸之法皆與第1步相同,不同的是第一步用兩手掌撐地,

第2步

改用五指撐地,

第3步

用大拇指、食指、中指撐地,

第4步

也是最難的一步,兩手成勾手,用撐手的背部即腕部撐地。

練功次數應由少漸多,不可盲目鍛煉。尤其要注意呼吸之法,以免挫傷內氣,留下後患。

3蛤蟆功的克星

本來這個問題似乎很簡單,脫口而出“一陽指”阿。

那麽下面根據原文看一下到底是怎樣:

黃蓉受裘千仞掌傷甚重

醫治黃蓉時候一陽指有很多風格不同的手法,而其中特別值得注意是這手反手點穴:

原文:最後帶脈一通,即是大功告成。那奇經七脈都是上下交流,帶脈卻是環身一周,絡腰而過,狀如束帶,是以稱爲帶脈。這次一燈大師背向黃蓉,倒退而行,反手出指,緩緩點她章門穴。

郭靖通過《九陰真經》印證點穴篇要旨

原文:郭靖臉上現出忸怩神色,頗感不好意思。黃蓉笑道:“咦!怎麽難爲情起來啦?”郭靖道:“一燈大師武功決不在西毒之下,至少也能打成平手,我瞧他的反手點穴法似乎正是蛤蟆功的克星。”

經過印證學習,郭靖發現一燈‘一陽指’當中反手點穴的手法可以克制蛤蟆功。

從這裏不難看出‘一陽指’乃蛤蟆功的克星,且例子很多譬如如下兩個例子:

案例1

原文:周伯通道:“是啊。原来我师哥死前数日,已知西毒在旁躲着,只等他一死,便来抢夺经书,因此以上乘内功闭气装死,但若示知弟子,众人假装悲哀,总不大像,那西毒狡猾无比,必定会看出破绽,自将另生毒计,是以众人都不知情。那时我师哥身随掌起,飞出棺来,迎面一招‘一阳指’向那西毒点去。歐陽鋒明明在窗外见我师哥逝世,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这时忽见他从棺中飞跃而出,只吓得魂不附体。他本就对我师哥十分忌惮,这时大惊之下不及运功抵御,我师哥一击而中,‘一阳指’正点中他的眉心,破了他多年苦练的‘蛤蟆功’。歐陽鋒逃赴西域,听说从此不履中土。我师哥一声长笑,盘膝坐在供桌之上。

案例2

原文:眼见指尖要扫到他胸前,郭靖左掌横过,在胸口一挡,右手食指伸出,猛向歐陽鋒太阳穴点去。这是他从一灯大师处见到的一阳指功夫,但一灯大师并未传授,他当日只见其形,全不知其中变化诀窍,此时危急之下,以双手互搏之术使了出来。一阳指是蛤蟆功的克星,歐陽鋒见到,如何不惊?立即跃后避开,怒喝:“段智兴这老儿也来跟我为难了?”其实郭靖所使指法并非真是一阳指,如何能破蛤蟆功,但歐陽鋒大惊之下,不及细辨,待得跃开,才想起这一阳指后招无穷,怎么他一指戳过,就此缩手,想是并未学全,不等郭靖回答,双掌一上一下,一放一收,斗然击出。这一下来得好快,郭靖念头未转,已然纵身跃起,只听得喀喇一声巨响,帐中一张矮几已被西毒双掌劈成数块。

从这个两个例子也可以看出,王重阳诈死用的是‘一阳指’手法破掉歐陽鋒‘蛤蟆功’;郭靖临战使诈同样也是模仿‘一阳指’手法唬住歐陽鋒(当然可以表现郭靖应变的问题,但这不是本文重点),再次证实歐陽鋒对一阳指的忌惮。从手法上一阳指后招甚多,甚是难缠。

然而書中也有其他說法:

原文:那书生又道:“重阳真人临别之际,对我师言道:‘近来我旧疾又发,想是不久人世,好在先天功已有传人,再加上皇爷的一阳指神功,世上已有克制他之人,就不怕他横行作怪了。’这时我师方才明白,重阳真人千里迢迢来到大理,主旨是要将先天功传给我师,要在他身死之后,留下一个克制西毒歐陽鋒之人。只因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人向来齐名当世,若说前来传授功夫,未免对我师不敬,是以先求我师传他一阳指,再以先天功作为交换。我师明白了他这番用意之后,心下好生相敬,当即勤加修练先天功。重阳真人学到一阳指后,在世不久,并未研习,听说也没传给徒弟。

原文:那书生道:“小哥,你这话可问得不对了。第一,慈悲为怀的好人,跟阴险毒辣的恶人向来就势不两立。第二,歐陽鋒要害人,未必就为了与人有仇。只因他知先天功是他蛤蟆功的克星,就千方百计的要想害死我师。”

原文:一燈似乎沒聽見她的話,繼續說道:“她見我答應治傷,喜得暈了過去。我先給她推宮過血,救醒了她,然後解開孩子的襁褓,以便用先天功給他推拿,哪知襁褓一解開……

从这几段又出现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王重阳最厉害的‘先天功’,此功也明确说“先天功是蛤蟆功的克星”,歐陽鋒得知王重阳将先天功传授给一灯,反应大为激烈,可见其忌惮程度(想来第一次华山论剑,老王大战欧阳,欧阳峰知道此功的厉害),想方设法阻扰一灯,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在没有先天功的一灯对于欧阳来说,虽然忌惮,但还没到不择手段除掉的地步,可见先天功对其威胁之大,先天功在书中并未详细记载,应为一门道家玄门上乘内功,此功法天自然,葆生养命,用这种内功推拿(针对穴道)对于疗伤甚有效果,可能先天功本身也附带一些推拿手法。

分析

要了解克制武功,先要了解一下蛤蟆功

‘蛤蟆功’:欧阳峰的绝技,纯系以静制动,全身涵劲蓄势蕴力不吐,只要敌人一施攻击,立时便有猛烈无比的劲道反击出来。(3版 : 蛤蟆之为物,先在土中久藏,积蓄精力,出土后不须多食。蛤蟆功也讲究积劲蓄力之道,是以内功的修习艰难无比,练得稍有不对,不免身受重伤,甚或吐血身亡。)

蛤蟆功的要領在于“積勁蓄力”,從某種角度與降龍“有余不盡”有相似之處:洪七認爲“因此有發必須有收打出去的力道有十分留在自身的力道卻還有二十分”;3版虛竹理解“這一招,必須擊敵三分,留力七分”。留勁就是一種收一種蓄,是進攻釋放力道同時如有閘門收緊,不可全放。而蛤蟆功更強調以靜制動,靜似的早有准備蓄滿勁的弓箭一般,有如以一個吹滿氣的氣球(當然這樣會有很大風險,稍有不慎,對體內局部壓力過大,會造成重傷甚至死亡),敵人一旦觸及,馬上源源不斷,一浪高過一浪勁道攻出有如排山倒海。

一阳指是一种点穴手法,其劲道有如钢针,假如一旦点中某些穴道,如钢针刺气球,可将蛤蟆功的蓄势卸掉,当然这些是在把握住机会且防备疏忽时候可以一击奏效,准确性也要很高,但是以欧阳的修为,一灯缠斗多时也未必有机会,所以一阳指对于歐陽鋒是在过招中一种潜在的威胁,甚为忌惮,但一灯一阳指并不能胜歐陽鋒,不过歐陽鋒不敢肆无忌惮,稍有疏忽,悔之晚矣。

總結

這樣看來出現兩種武功克制蛤蟆功,有以下這兩種可能:

1,一陽指和先天功都克制蛤蟆功,但是單獨得效果並不好,二者組合威脅更大

2,一陽指並不能克制蛤蟆功,先天功克制蛤蟆功。

为何会出现第二种可能?前文说过歐陽鋒对一灯修炼先天功后的手段,假设一阳指并不能克制蛤蟆功的话,那不是和老王、郭靖的例子出现矛盾吗?其实并不矛盾,因为大家注意射雕时候,一灯早已修习先天功,那么所施展‘一阳指’已经不是单纯一阳指,而是融合先天功后的一阳指,这样一阳指内劲中有先天功的成分,而在手法上(前文特意指出反手点穴手法)可能也借鉴先天功的推拿手法,而破蛤蟆功,需要点穴,点其要穴才行,一阳指这个点穴手法无疑是上乘的载体,所以威胁更大。〔2 仅仅是推测,1,的可能性更大〕

4題外話

題外話1

關于先天一陽指治傷原理及元氣大傷原因:

原文:那書生又道“此後五年之中每日每夜均須勤修苦練,只要稍有差錯不但武功難複,而且輕則殘廢,重則喪命我師如此待你,你怎能喪盡天良,恩將仇報?”

原文:又道:“我玄功有損,原須修習五年,方得複元,但依這真經練去,看來不用三月,便能有五年之功。雖然我所習是佛門功夫,與真經中所述的道家內功路子頗不相同,但看這總綱,武學到得最高處,殊途同歸,與佛門所傳亦無大別。”

原文:洪七公歎道:“他若以一陽指功夫打通我的奇經八脈,原可治我之傷,只是這一出手,他須得大傷元氣,多則五年,少則三年,難以恢複。郭靖喜道:“師父,這可好了,原來不須旁人相助,奇經八脈自己也能通的。”洪七公奇道:“甚麽?”黃蓉道:“靖哥哥背熟了的那篇叽哩咕噜、咕噜叽哩,一燈大師譯出來教給了我們。他吩咐我們跟你老人家說,可以用這功夫打通自己的奇經八脈。”當下將一燈的譯文念了一遍。洪七公傾聽之後,思索良久,大喜躍起,連叫:“妙,妙!瞧來這法兒能行,只是至少也得一年半載才見功效。”

新修版明確說明“一燈大師純以外力助她氣透周身穴道其理相同,只不過一者引動自力自療,一者則全以外力他療。”也就是說純粹靠消耗真元,將傷者奇經八脈打通,而受傷者不用引動自身內力迎合,自然相當消耗內力強行爲之

(順便提一下):一燈明明功力全失,爲何還手、自行解穴?

原文:一灯大师见郭靖抓到,右掌翻过,快似闪电,早已拿 住他左手手腕。郭靖吃了一惊,心想此际一灯全身已在自己掌力笼罩之下,竟能破势反击,而且一击正中要害,这功夫确是高深之极,只是一燈手掌與他手脈寸關尺甫觸,立顯真力虛弱,這一拿虛晃不穩。……原來一燈元氣雖然大傷,武功未失,郭靖又怕傷他身子,只點了他最不關緊要的穴道。一燈在隔房潛運內功,緩緩解開了自身穴道,恰好在這當口到了禅房門口。

其實一燈給別人療傷元氣大傷,真氣消耗過多(一般消耗會恢複比較快),超過某種底線,但是不等于零,所以還是有一點內力可用(不是要緊穴道,沖破難度降低,郭靖手法應該也比較輕),當然一燈這樣強行努勁對身體有損無益,如同火上澆油。

題外話2

談談洪七受傷因素

原文;(洪七)他這次受傷,實是沈重之極,所中蛇毒既十分厲害,背上筋脉更被歐陽鋒一掌震得支离破碎,幸而他武功深湛,這才不致當場斃命,但全身勁力全失,比之不會武的常人尚且不如。

(1)中毒,毒對身體破壞,尤其經脈(記得化功大法也是用毒化去內力);(2)掌傷,這也對經脈巨大破壞。經脈作爲真氣的通道,也是真氣産生“生命線”,一旦重大受損,難以在産生真氣,一燈是因爲“虧損”嚴重,以致損傷經脈,這些內傷的共通點,就是身有內功之人受傷後全身經脈封閉(新修版:射雕黃蓉受掌傷提到),這樣打通奇經八脈,如同“激活”一般,暢通修複通道,再現生機,真氣快速自生,則有望快速回複昔日功力。

題外話3

《射雕英雄傳》里,欧阳峰的绝招是蛤蟆功,可是“蛤蟆功”是白羽先生在《偷拳》中原创出来的,另外弹指神也是白羽原创的。这些都是金庸先生借鉴过来的。

題外話4

金庸大師的著作中強調五行相生相克,五絕號稱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而古代五行中,東屬木,西屬金,南屬火,北屬水,中屬土,一陽指克蛤蟆功也暗喻五行中的火克金。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他本就对我师哥十分忌惮,这时大惊之下不及运功抵御,我师哥一击而中,‘一阳指’正点中他的眉心,破了他多年苦练的‘蛤蟆功’。歐陽鋒逃赴西域,听说从此不履中土。我师哥一声长笑,盘膝坐在供桌之上。我知道使‘一阳指’极耗精神,师哥必是在运气养神,当下不去惊动,径行奔去接应众师侄,杀退来袭的敌人。众师侄听说师父未死,无不大喜,一齐回到道观,只叫得一声苦,不知高低。”

【2】郭靖点头道:“对,幸亏大哥聪明,料到了这着,倘若是我,定是上了他们的大当。”周伯通摇头道:“说到聪明伶俐,天下又有谁及得上黄老邪的?只不知他用甚么法子,居然找到了一个跟他一般聪明的老婆。那时候黄家嫂子微微一笑,道:‘周大哥,你号称老顽童,人可不胡涂啊,你怕我刘备借荆州是不是?我就在这里坐着瞧瞧,看完了马上还你,也不用到天黑,你不放心,在旁边守着我就是。’“我听她这么说,就从怀里取出经书,递了给她。黄家嫂子接了,走到一株树下,坐在石上翻了起来。黄老邪见我神色之间总是有点提心吊胆,说道:‘老顽童,当世之间,有几个人的武功胜得过你我两人?’我道:‘胜得过你的未必有。胜过我的,连你在内,总有四五人罢!’黄老邪笑道:‘那你太捧我啦,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个人,武功各有所长,谁也胜不了谁。歐陽鋒既给你师哥破去了“蛤蟆功”’,那么十年之内,他是比兄弟要逊一筹的了。还有个铁掌水上飘裘千仞,听说武功也很了得,那次华山论剑他却没来,但他功夫再好,也未必真能出神入化。老顽童,你的武功兄弟决计不敢小看了,除了这几个人,武林中数到你是第一。咱俩联起手来,并世无人能敌。’我道:‘那自然!’黄老邪道:‘所以啊,你何必心神不定?

【3】这时听歐陽鋒满口谦逊,却不禁起疑,素知他口蜜腹剑,狡猾之极,武功上又向来不肯服人,难道他蛤蟆功被王重阳以一阳指破去后,竟是练不回来么?

【4】黄蓉见他形相滑稽,低声笑道:“靖哥哥,他在干甚么?”郭靖刚说得一句:“我也不知道啊!”忽然想起周伯通所说王重阳以“一阳指”破歐陽鋒“蛤蟆功”之事,点头道:“是了,这是他一门极厉害的功夫,叫做蛤蟆功。”黄蓉拍手笑道:“真像一只癞蛤蟆!”

【5】这时洪七公前一掌,后一掌,正绕着歐陽鋒身周转动,以降龙十八掌和他的蛤蟆功拚斗。这都是两人最精纯的功夫,打到此处,已不是适才那般慢吞吞的斗智炫巧、赌奇争胜,而是各以数十年功力相拚,到了生死决于俄顷之际。郭靖的武功原以降龙十八掌学得最精,见师父把这路掌法使将开来,神威凛凛,妙用无穷,比之自己所学实是不可同日而语,只看得他心神俱醉,怎料得到背后有人倏施暗算?

【6】郭靖惊叫:“使不得!”拦腰一把将她抱起,跃下地来,双足尚未着地,只听得黄药师急叫:“锋兄留情!”郭靖只感一股极大力量排山倒海般推至,忙将黄蓉在身旁一放,急运劲力,双手同使降龙十八掌中的“见龙在田”,平推出去,砰的一声响,登时被歐陽鋒的蛤蟆功震得倒退了七八步。他胸口气血翻涌,难过之极,只是生怕歐陽鋒这股凌厉无俦的掌力伤了黄蓉,硬生生的站定脚步,深深吸一口气,待要再行抵挡歐陽鋒攻来的招术,只见洪七公与黄药师已双双挡在面前。

【7】黃藥師甚是擔心,拉著她的手,悄聲問道:“身上覺得有甚麽異樣?快呼吸幾口。”黃蓉依言緩吸急吐,覺得無甚不適,笑著搖了搖頭。黃藥師這才放心,斥道:“兩位伯伯在這裏印證功夫。要你這丫頭來多手多腳?歐陽伯伯的蛤蟆功非同小可,若不是他手下留情,你這條小命還在麽?”

【8】原来歐陽鋒这蛤蟆功纯系以静制动,他全身涵劲蓄势,蕴力不吐,只要敌人一施攻击,立时便有猛烈无比的劲道反击出来,他正以全力与洪七公周旋,犹如一张弓拉得满满地,张机待发,黄蓉贸然碰了上去,直是自行寻死。

【9】黄药师在归云庄上试过郭靖的武功,心想:“你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出手抵挡歐陽鋒的生平绝技蛤蟆功,若不是他瞧在我脸上手下留情,你早给打得骨断筋折了。”他不知郭靖功力与在归云庄时已自不同,适才这一下确是他救了黄蓉的性命,但见这傻小子为了自己女儿奋不顾身,对他的恶感登时消去了大半,心想:“这小子性格诚笃,对蓉儿确是一片痴情,蓉儿是不能许他的,可得好好赏他些甚么。”眼见这小子虽是傻不楞登,但这个“痴”字,却大合自己脾胃。洪七公又叫了起来:“老毒物,真有你的!咱俩胜败未分,再来打啊!”歐陽鋒叫道:“好,我是舍命陪君子。”洪七公笑道:“我不是君子,你舍命陪叫化罢!”身子一晃,又已跃到了场中。

【10】郭靖这一格用足了平生之力,生怕他以蛤蟆功伤害自己内脏,岂料在这全力发劲之际,对方的劲力忽然无影无踪。他究竟功力尚浅,哪能如歐陽鋒般在倏忽之间收发自如,幸好他跟周伯通练过七十二路空明拳,武功之中已然刚中有柔,否则又必如在归云庄上与黄药师过招时那样,这一下胳臂的臼也会脱了。虽然如此,却也是立足不稳,一个倒栽葱,头下脚上的撞下地来。

【11】歐陽鋒原想以蛤蟆功在郭靖小腹上偷按一掌,叫他三年后伤发而死,但见黄药师预有提防,也就不敢下手,细摸郭靖身上果无别物,沉吟了半晌。

【12】到了這近身肉搏的境地,他甚麽蛤蟆功、靈蛇拳等等上乘武功都已使用不出。

【13】黃蓉哭了一陣,心情略暢,擡起頭來,見洪七公胸口衣襟上被自己淚水濕了一大塊,微微一笑,掠了掠頭發,說道:“剛才沒刺死那惡賊,真是可惜!”于是把岩上反手出刺之事說了。洪七公低頭不語,過了半晌,說道:“師父是不中用的了。這惡賊武功遠勝于你,只有跟他鬥智不鬥力。”黃蓉急道:“師父,等您休息幾天,養好了傷,一掌取他狗命,不就完了?”洪七公慘然道:“我給毒蛇咬中,又中了西毒蛤蟆功的掌力。我拼著全身功力,才逼出了蛇毒,終究也沒幹淨,就算延得數年老命,但畢生武功已毀于一旦。

【14】郭靖又惊又喜,连叫:“好蓉儿,好棒法!”左掌右拳,从旁夹击。歐陽鋒阁阁两声怒吼,蹲下身来,呼的双掌齐出。掌力未到,掌风已将地下尘土激起。郭靖见来势猛恶,黄蓉若是硬接,必受内伤,忙在她肩上一推,两人同时让开了这一招蛤蟆功之力。

【15】歐陽鋒踏上两步,又是双掌推出。这蛤蟆功厉害无比,以洪七公如此功夫,当日在桃花岛上也只与他打个平手,郭、黄二人功力远为不及,当下被他逼得步步后退。歐陽鋒冲进洞来,左手反手一掌,只打得石壁上碎石籁籁而落,右手举起,虚悬在洪七公头顶,却不击落,凝神瞧他动静。

【16】歐陽鋒生怕她使起性来,撒手不管,当下不敢再问,奔到四颗海碗口粗细的树旁,蹲下身子,使出蛤蟆功来,每颗树被他奋力推了几下,登时齐腰折断。郭靖与黄蓉见他内劲如此凌厉,不觉相顾咋舌。歐陽鋒找到一块长长扁扁的岩石,运劲将树干上的枝叶刺去,拖来交给黄蓉。

【17】他的蛤蟆功非同小可,除了王重陽當年的一陽指外,沒別的功夫能夠破它。”

【18】郭靖拳掌齐施,攻势犹似暴风骤雨一般,心知在这木筏之上,如让歐陽鋒援手运起了蛤蟆功来,三人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这一阵急攻,倒也把歐陽鋒逼得退了半步。黄蓉身子微侧,横肩向他撞去。歐陽鋒暗暗好笑,心想:

【19】黄蓉正要从瀑布后钻出,却听得“阁”的一声叫喊,一股巨力已从瀑布外横冲直撞的推将进来。两人哪敢抵挡,分向左右跃开,腾的一下巨响,瀑布被歐陽鋒的蛤蟆功猛劲激得向内横飞,打在铁门之上,水花四溅,声势惊人。

【20】黃蓉雖已躍開,後心還是受到他蛤蟆功力道的側擊,只感呼吸急促,眼花頭暈,她微一凝神,猛地竄出,大叫:“拿刺客啊!拿刺客啊!”高聲叫喊,向前飛奔。

【21】他知不论向歐陽鋒恳求或是呼喝,对方部未必理会,这般轻描淡写的问一句,他却非出全力将郭靖赶开不可,止所谓“遣将不如激将”,果然歐陽鋒一听,答道:“那有甚么不能?”蹲下身来,“阁”的一声人叫,运起蛤蟆功劲力,双掌齐发,向前推出。

【22】郭靖正在全力抵御歐陽鋒的掌力,哪有余暇闪避这刺来的一刀?他知只要身子稍动,劲力稍松,立时就毙于西毒的蛤蟆功之下,因此明明觉得尖利的锋刃刺到身上,仍只有置之不理,突觉腰间剧痛,呼吸登时闭住,不由自主的握拳击下,正中杨康手腕。

【23】此時兩人武功相差已遠,郭靖這一拳下來,只擊得楊康骨痛欲裂,急忙縮手,那匕首已有一半刃鋒插在郭靖腰裏。就在此時,郭靖前胸也已受到蛤蟆功之力,哼也哼不出一聲,俯身跌倒。

【24】郭靖緩緩運氣,劇痛難當。這時黃蓉心神已定,取出一枚金針,去刺他左腰傷口上下穴道,既緩血流,又減痛楚,然後給他洗淨傷口,敷上金創藥,包紮了起來,再給他服下幾顆九花玉露丸止痛。郭靖道:“這一劍雖然刺得不淺,但……但沒中在要害,不……不要緊的。難當的是中了老毒物的蛤蟆功,幸好他似乎未用全力,看來還有可救,只是須得辛苦你七日七晚。”黃蓉歎道:“就是爲你辛苦七十年,你知道我也是樂意的。”

【25】歐陽克初時頗爲忌憚郭靖,但見他臉色憔粹,想起叔父曾說已在皇官中用蛤蟆功將他震死,原來居然未死,但受傷也必極重。他瞧了兩人神情,已自猜到七八分,有心再試一試,說道:“妹子,出來罷,躲在這裏氣悶得緊。”

【26】这一下毒招变起俄顷,黄药师功夫再高,也不能前挡四子,后敌西毒,暗叫:“我命休矣!”只得气凝后背,拼着身后重伤,硬接他蛤蟆功的这一击。歐陽鋒这一推劲力极大,去势却慢,眼见狡计得逞,正自暗喜。忽然黑影晃动,一人从旁飞起,扑在黄药师的背上,大叫一声,代接了这一击。

【27】裘千仞如何敢与歐陽鋒比赛掌力,正待想说几句话来蒙混过去,听得身后脚步声响,转身见是郭靖,不觉又惊又喜,心想正好借西毒之手除他,只须引得他二人斗上了,自己便不用出手。歐陽鋒见郭靖中了自己蛤蟆功劲力竟然未死,也是大出意外。华筝欢声大叫:“郭靖哥哥,你没死,好极了,好极了!”

【28】原来杨康当日听歐陽鋒说起洪七公被他以蛤蟆功击伤,性命必然难保。

【29】郭靖听他说完,沉吟不语,心想:“此处既是禁地,敌人谅必不敢逼近,但这山峰穿云插天,四下无路可走,如何得脱此难?”黄蓉忽道:“靖哥哥,你到里面探探去。”郭靖道:“我先瞧瞧你的伤势。”打火点燃一根枯柴,解开她肩头衣服和猬甲,只见雪白的双肩上各有一个乌黑的五指印痕,受伤实是不轻,若非身有猬甲相护,这两掌已要了她的性命。郭靖心想:“歐陽鋒与裘千仞的功力在伯仲之间,当日恩师硬接西毒的蛤蟆功,蓉儿好在隔了一层猬甲至宝,但恩师的功夫与蓉儿却又大不相同。看来蓉儿此伤与恩师所受的不相上下,实是难以痊可的了。”手中执着枯柴,呆呆出神。

【30】郭靖臉上現出忸怩神色,頗感不好意思。黃蓉笑道:“咦!怎麽難爲情起來啦?”郭靖道:“一燈大師武功決不在西毒之下,至少也能打成平手,我瞧他的反手點穴法似乎正是蛤蟆功的克星。”黃蓉道:“那麽裘千仞呢?

【31】那書生神色黯然,想是憶起了往事,頓了一頓,才接口道:“不知怎的,我師練成先天功的訊息,終于泄漏了出去。有一日,我這位師兄,”說著向那農夫一指,續道:“我師兄奉師命出外采藥,在雲南西疆大雪山中,竟被人用蛤蟆功打傷。”黃蓉道:“那自然是老毒物了。”

【32】那书生叹道:“姑娘果真聪明,可是只猜对了一半。那歐陽鋒的阴毒,人所难料。他乘我师给师兄治伤之后,玄功未复,竟然暗来袭击,意图害死我师……”郭靖插嘴问道:“一灯大师如此慈和,却难道也与歐陽鋒结了仇怨么?”那书生道:“小哥,你这话可问得不对了。第一,慈悲为怀的好人,跟阴险毒辣的恶人向来就势不两立。第二,歐陽鋒要害人,未必就为了与人有仇。只因他知先天功是他蛤蟆功的克星,就千方百计的要想害死我师。”

【33】幸好聽洪七公接下去道:“沒甚麽。我不識瑛姑,但段皇爺落發出家之時,我就在他身旁。那日他送信到北邊來,邀我南下。我知他若無要事,決不致驚動老叫化,又想起雲南火腿、過橋米線和餌塊的美味,當即動身。會面之後,我瞧他神情頹傷,與華山論劍時那生龍活虎的模樣已大不相同,心中好生奇怪。我到達後數日,他就借口切磋武功,要將先天功和一陽指傳給我。老叫化心想:他當日以一陽指和我的降龍十八掌、老毒物的蛤蟆功、黃老邪的劈空掌與彈指神通打成平手,如今又得王重陽傳授了先天功,二次華山論劍,武功天下第一的名號非他莫屬,爲甚竟要將這兩門絕技平白無端的傳給老叫化?如說切磋武功,爲甚麽又不肯學我的降龍十八掌,其中必有跷溪。後來老叫化細細琢磨,又背著他與他的四大弟子一商量,終于瞧出了端倪,原來他把這兩門功夫傳了給我之後,就要自戕而死。至于他爲甚麽如此傷心,他的弟子卻不知情,”

【34】眼见指尖要扫到他胸前,郭靖左掌横过,在胸口一挡,右手食指伸出,猛向歐陽鋒太阳穴点去。这是他从一灯大师处见到的一阳指功夫,但一灯大师并未传授,他当日只见其形,全不知其中变化诀窍,此时危急之下,以双手互搏之术使了出来。一阳指止是蛤蟆功的克星,歐陽鋒见到,如何不惊?

【35】其实郭靖所使指法并非真是一阳指,如何能破蛤蟆功,但歐陽鋒大惊之下,不及细辨,待得跃开,才想起这一阳指后招无穷,怎么他一指戳过,就此缩手,想是并未学全,不等郭靖回答,双掌一上一下,一放一收,斗然击出。这一下来得好快,郭靖念头未转,已然纵身跃起,只听得喀喇一声巨响,帐中一张矮几已被西毒双掌劈成数块。

【36】歐陽鋒耳听得风声猛劲,心想老顽童掷石之际,右侧必然防御不到,我先将他毙了,眼前少了祸患,日后华山二次论剑更去了一个劲敌。心念甫动,身子已然蹲下,双手齐推,运“蛤蟆功”直击过去。他蹲在西端,这一推自西而东,势道凌厉之极。郭靖与他连斗数十日,于他一举一动都已了然于胸,虽在黑夜之中,一听得这股劲风,已知他忽向周伯通施袭,当即跨步上前,一招“亢龙有悔”急拍而出。站在北首那人听到大石掷来,也是弯腿站定马步,双掌外翻,要以掌力将大石反推出去伤敌。

【37】周伯通在梁上坐了一阵,心想再不下去,只怕郭靖受伤,当下悄悄从墙壁溜下,双手乱抓,一下子恰好抓到歐陽鋒后心。他蹲在地下,正以蛤蟆功向郭靖猛攻,突觉背后有人,急忙回掌抵挡,郭靖乘机向裘千仞赐出一腿,跃入屋角,不住喘气,若是周伯通来迟了一步,歐陽鋒适才这一推定是挡架不住了。

【38】只十余合,郭靖肩上腿上接连中招。洪七公道:“靖儿退下,再让我试试。”空手抢上。两人这一番激斗,比适才更是猛恶。洪七公当歐陽鋒与黄药师、郭靖对掌之时,在旁留神观看,见他出招虽然怪异无比,其中实也有理路可寻,主要是将蛤蟆功逆转运用,上者下之,左者右之,虽然并非尽皆如此,却也是十中不离七八,心中有了个大概,对战之时虽仍处于下风,却已是有攻有守,三招中能还得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