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拳門

當前位置:首頁>門派大全>神拳門

中文名
神拳門
別稱
所屬書籍
倚天屠龍記
出現次數
18次
屬性
門派

神拳門

神拳門 金庸小说《倚天屠龍記》中的門派

簡介

出自《倚天屠龍記》第五回,其时,神拳門掌门过三拳,前往王盘山岛参加天鹰教扬刀立威大会。过三拳这名字的由来,乃因他拳力极猛,一拳可毙牯牛,寻常武师万万挡不住他三拳的轰击,江湖上传扬开来,他本来的名字反而没人知道了。但实际上并非一流高手,谢逊与巨鲸帮帮主麦鲸较量水下功夫,以湿泥封住口鼻,却并不静止不动,大踏步走到神拳門席前,斜目向着掌门人过三拳瞪视。过三拳给他看得心中发毛,站起身来,抱拳说道:“谢前辈请了,在下过三拳。”谢逊嘴巴被封,不能说话,伸出右手食指,在酒杯中蘸了些酒,在桌上写下“崔飞烟”三字,过三拳登时脸如死灰,神色恐怖已极,宛似突然见到勾魂恶鬼一般,方寸大乱。于是寻思趁着谢逊不能运气之时偷袭先杀死他,结果反被谢逊震死。?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常金鹏向张翠山见礼已毕,随即恭恭敬敬的向殷素素施下礼去。殷素素大剌剌的点一点头,不怎么理会。张翠山暗暗纳罕,只听常金鹏说道:“玄武坛白坛主约了海沙派、巨鲸帮和神拳門的人物,明日清晨在钱塘江口王盘山岛上相会,扬刀立威。姑娘身子不适,待小人护送姑娘回临安府去。王盘山岛上的事,谅来白坛主一人料理,也已绰绰有余。”

【2】殷素素哼了一声,道:“海沙派、巨鲸帮、神拳門……嗯,神拳門的掌门人过三拳也去吗?”常金鹏道:“听说是他亲自率领神拳門的十二名好手弟子,前去王盘山赴会。”殷素素冷笑道:“过三拳名气虽大,不足当白坛主的一击,还有甚么好手?”

【3】殷素素听他这般说,面溢春花,好生喜欢。白龟寿素知殷素素面冷心狠,从来不对任何人稍假词色,但这时对张翠山的神态却截然不同,知道此人在她心中的分量实是不轻,又听得他称赞自己的内功,当下敌意尽消,说道:“殷姑娘,海沙派、巨鲸帮、神拳門那些家伙早就到啦,还有两个昆仑派的年轻剑客。这两个小子飞扬跋扈,嚣张得紧,哪如张五侠扬名天下,却这么谦光。可见有一分本事,便有一分修养……”

【4】又想:“天鹰教要在这岛上扬刀立威,对方海沙派、神拳門、巨鲸帮等都由首要人物赴会,天鹰教却只派两个坛主主持,全没将这些对手放在心上。瞧那玄武坛白坛主的气派,似乎功力尚在朱雀坛常坛主之上。看来天鹰教已是武林中一个极大的隐忧,今日须当多摸清一些他们的底细,日后武当七侠只怕要跟他们势不两立。”

【5】当下作揖说道:“不敢当,不敢当!”举步走进谷中,只见各席上坐的众人均有愤愤不平之色,微感不解,却也不去理会。他不知海沙派、巨鲸帮、神拳門各路首领到来之时,天鹰教只派坛下的一名舵主引导入座,绝不似对张翠山这般恭敬有礼,相形之下,显是对之意含轻视。

【6】神拳門和巨鲸帮中各有一人走到铁砧之旁,捡起那半块铁锤来看时,但见切口处平整光滑、闪闪发光,显是新削下来的。

【7】大树倒塌之声尚未断绝,忽然远处跟着传来喀喇、喀喇的声音,似乎也有人在斩截大树。白龟寿和常金鹏都是一愕,循声望去,只见耸立的船桅一根根倒将下去。那些桅杆上都悬有座旗。天鹰教、巨鲸帮、海沙派、神拳門各门各派的首脑见自己座旗纷纷随着旗杆倒落,無不大为惊怒,各遣手下前去查问。

【8】谢逊却不如他这般静坐不动,大踏步走到神拳門席前,斜目向着掌门人过三拳瞪视。

【9】过三拳自然知道崔飞烟是自己的嫡亲嫂子,自己逼奸不遂,将她害死,心想:“反正他饶我不过,还不如乘他口鼻上湿泥未除,全力进攻,他若运气发拳,势必会输给了麦鲸。”当下朗声道:“在下执掌神拳門,平生学的乃是拳法,向你讨教几招。”也不待谢逊有犹豫余地,呼的一拳向他小腹击去,一拳既出,第二拳跟着递了出去。过三拳这名字的由来,乃因他拳力极猛,一拳可毙牯牛,寻常武师万万挡不住他三拳的轰击,江湖上传扬开来,他本来的名字反而没人知道了。他心知眼前之事,利于速攻,倘若麦鲸先忍不住而揭去鼻上的湿泥,那么谢逊自可跟着揭去,但此刻自己却占着极大的便宜,对方不能喘气运力,武功自是大大的打了个折扣。

【10】张翠山心想:“原来天鹰教主叫作白眉鹰王殷天正。”当下冷冷的道:“你是要杀人灭口。”谢逊道:“不错。”张翠山道:“那你又何必指摘海沙派、巨鲸派、神拳門这些人的罪恶?”谢逊哈哈大笑,说道:“这是叫你们死而無冤,临死时心中舒服些。”张翠山道:“你倒很有慈悲心。”

【11】突见谢逊张开大口,似乎纵声长啸,两人虽然听不见声音,但不约而同的身子一震,只见天鹰教、巨鲸帮、海沙派、神拳門各人一个个张口结舌,脸现错愕之色;跟着脸色变成痛苦难当,宛似全身在遭受苦刑;又过片刻,一个个先后倒地,不住扭曲滚动。

【12】俞莲舟叹了口气道:“这是阴错阳差,原也怪不得你。那日师父派我和七弟赶赴临安,保护龙门镖局,但行至江西上饶,遇上了一件大不平事,我两無法不出手,终于耽搁了几日,救了十余个無辜之人的性命,待得赶到临安,龙门镖局的案子已然发了。本来嘛,倘若单是为了你们夫妇二人,也只昆仑、武当两派和天鹰教之间的纠葛,但天鹰教为了要抢夺那屠龙刀,始终不提谢逊的名字,于是巨鲸帮、海沙派、神拳門这些帮会門派,都把帮主和掌门人的血海深仇一齐算在天鹰教的头上。天鹰一教,成为江湖上众矢之的。”

【13】少时崆峒五老带了弟于进来。接着神拳門、海沙派、巨鲸帮、巫山派,许多門派帮会的首脑人物陆续来到山上拜寿。宋远桥等事先只想本门师徒共尽一日之欢,没料到竟来了这许多宾客,六名弟子分别接待,却哪里忙得过来?张三丰一生最厌烦的便是这些繁文褥节,每逢七十岁、八十岁、九十岁的整寿,总是叮嘱弟子不可惊动外人,岂知在这百岁寿辰,竟然武林中贵宾云集。到得后来,紫霄宫中连给客人坐的椅子也不够了。宋远桥只得派人去捧些圆石,密密的放在厅上。各派掌门、各帮的帮主等尚有座位,门人徒众只好坐在石上。斟茶的茶碗分派完了,只得用饭碗、菜碗奉茶。

【14】张翠山心头大震,这声音正是無忌,惊喜交加之下,大声叫道:“無忌,你回来了?”抢步出厅。巫山派和神拳門各有一人站在大厅门口,只道张翠山要逃走,齐声叫道:“往哪里逃?”伸手便抓。张翠山思子心切,双臂一振,将两人摔得分跌左右丈余,奔到长窗之外,只见空空荡荡,哪有半个人影?他大声叫道:“無忌,無忌!”并無回音。

【15】“这日等了一天,不见我峨嵋派同门到来,后来却又陆续到了几人,有神拳門的、有丐帮的,都说是接到同门邀约,到临淮阁酒楼聚会。第二天又有几个人到来,但个个是受人之约,没一个是出面邀约的。大家商量,都起了疑心:莫非是受了敌人的愚弄?

【16】但听得传警呼援的哨声,此起彼落,显是情势急迫。忽然又有两人奔进室来,杨逍认得当先一人是洪水旗的掌旗副使,只见他全身浴血,脸色犹如鬼魅,但仍颇为镇定,微微躬身,禀道:“张大侠、杨左使、韦法王,山下来攻的是巨鲸帮,海沙派、神拳門各路人物。”杨逍双眉一轩,哼了一声,道:“这些么魔小丑,也欺上门来了吗?”那掌旗副使道:“敌人本来也不厉害,只不过咱们兄弟多数有伤在身……”

【17】神拳門、三江帮、巫山帮、五凤刀中的好手已死伤大半,余下的眼见敌人大集,均無斗志,纷纷抛下兵刃投降。二十余名悍勇之徒兀自顽抗,片刻间便己尸横就地。

【18】张無忌心下甚喜,抱拳说道:“各位宽宏大量,实是武林之福,苍生之幸。”于是命五行旗各旗使去释放所俘神拳門、巫山帮等門派帮会的俘虏,向他们申述明教不再与中原各門派为敌之意,任由众俘下光明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