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教

當前位置:首頁>門派大全>明教

明教

中文名
明教
外文名
摩尼教
創始地
?波斯
所在地
光明頂
成立時間
公元3世紀
傳入時間
694年
性????質
行善去惡,拯救世人
人????數
百萬之衆
教????主
?方臘、陽頂天、張無忌、楊逍
成????就
推翻元朝,建立明朝
絕????學
?乾坤大挪移
口????號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

明教

摩尼教,又稱作牟尼教明教,是一个源自古代波斯宗教祆教的宗教,为公元3世紀中叶波斯人摩尼(????)所創立。這是一種將佛教,基督教與伊朗阿胡拉·馬自達(見祆教)教義混合而成的哲學體系。其教義認爲,在世界本源時,存在著兩種互相對立的世界,即光明與黑暗,即初際,光明與黑暗對峙,互不侵犯。中際時,黑暗侵入光明,二者發生大戰,世界因此破滅。後際時,恢複到初際,但黑暗已被永遠囚禁。摩尼教認爲,物質世界出現前,黑暗物質與光明精神互鬥,出現後,則是黑暗入侵光明,所以摩尼教反對物質,認爲是黑暗。[1]

西方基督教神學家希波的奧古斯丁歸信基督前當過前後長達九年的“摩尼教徒”,後來奧古斯丁脫離並反駁摩尼教。

摩尼教的創教者摩尼生于公元216年,242年在巴比倫傳教,277年被釘死于十字架。他的目標是要建立一個世界性的宗教,超越一切的宗教傳統。[2]

目錄

  • 1 起源
  • 2 神學思想
  • 3 組織
  • 4 傳入中國之經過
    • 4.1 唐朝
    • 4.2 五代
    • 4.3
    • 4.4
    • 4.5
  • 5 遺迹
  • 6 和其他宗教的聯系
  • 7 小說中的摩尼教
    • 7.1 金庸《倚天屠龍記》
    • 7.2 黃易《大唐雙龍傳》
    • 7.3 曹誰《昆侖秘史》
    • 7.4 其他小說
  • 8 參考文獻
  • 9 研究書目

起源

摩尼教起初在巴比倫傳教,在波斯薩珊王朝信任下在波斯傳教,但好景不常,巴赫拉姆一世即位後,因其笃信瑣羅亞斯德,摩尼教被視爲瑣羅亞斯德教的異端,創始人摩尼被巴赫拉姆處死,教徒被迫逃亡。有些教徒抵達羅馬帝國,但羅馬人有崇拜朱庇特、阿波羅等神祇的國教,摩尼教因此被視爲邪說,在羅馬也是不合法宗教。皇帝戴克裏先在296年下令將出家修士火刑,經書焚毀,在家信徒也被斬首,只有到達河中後摩尼教才可以立足。

神學思想

光與暗,善與惡,永遠是敵對與競爭。譬如說:上帝是善良的,那麽缺乏善良就是罪惡;正如黑暗是因爲缺乏光明一樣。它講心靈與物質的關系,還有得救方面的論述,有些與諾斯底主義很接近。[2]

傳入中國之經過


唐朝

唐高宗和武則天時期,摩尼教逐漸在安西都護府傳播。武後延載元年(694年),波斯人拂多誕(Mihr-Ohrmazd)將摩尼教傳入中國[4];唐朝大曆三年(768年)于長安建有大雲光明寺。

摩尼教在中國又稱作明教,是因爲信徒稱呼他們的神爲“明尊”。但摩尼教在初入華時其實並不順利,他們設法假托佛教之名傳道。在唐玄宗開元期間,吐火羅國王曾獻一慕阇于中國,獲唐室接待。不過,在安史之亂前,該教並未在中華設寺院,史書反而載有對該教之禁令。據《通史》所載,玄宗不久以摩尼教“本是邪見,妄稱佛教诳惑黎元”爲由,下令中國人嚴禁參與。

摩尼教傳入唐朝的同時,亦于之後不久地傳入回纥,更被後者定爲國教。安史之亂後,因回纥自恃助唐平亂有功,摩尼教徒藉回纥的支持,得以在唐國傳教。據《佛祖統記》載,唐代宗大曆三年,敕准回纥摩尼教徒在長安建摩尼寺──大雲光明寺。其後,又應回纥之請,于荊州、揚州與越州等州建寺。唐憲宗元和二年(807年),再于河南、太原建摩尼寺二所,並派專員保護,自此以後,摩尼教寺滿布中國境內。

根據《舊唐書》記載,長興元年,回纥宰相下令摩尼教五百七十三人入朝一同迎接公主,可見其藉回纥與唐關系,勢力已延伸到政治層面。另外據《舊唐書》記,在元和八年(813年)宴歸國的回纥摩尼人,受令至中書見宰相,由此可見,摩尼教徒經常由回纥至唐,並得唐皇室禮待。

除此之外,部分摩尼教徒也從事商業,據《舊唐書,回鹘傳》:“摩尼至高師,歲往來西市,商賈頗與囊橐爲奸”。

唐武宗會昌元年(841年),回纥被黠戛斯擊敗,國勢衰落,唐廷對回纥和摩尼教的態度立即改變。據《會昌一品集》載,武宗會昌三年(843年),回纥國勢衰落,從中國撤兵,要求唐室“安存摩尼”,但唐突改前態,下令禁江淮諸鎮的摩尼寺。會昌滅法時,摩尼教亦難逃其劫,《入唐求法巡禮行記》說:“會昌三年四月中旬,敕天下殺摩尼師,剃發令著袈裟,作沙門形而殺之。”事實上,朝廷于會昌元年(841年)已下令沒收摩尼教資産與書像等物,由于一些摩尼教沒反抗,致令長安女摩尼死者達七十二人。

摩尼教先于祆教、景教被禁,而史書的記載亦較詳細,可見該教在唐中期聲勢頗大。當時,摩尼教流行的地區以西北、華北地區爲主,在閩浙沿海地區,因與波斯等國有海路交往,摩尼教也有一定勢力。經會昌一劫,摩尼教再不能在社會公開傳教,轉而在民間秘密流傳,並漸與其他宗教結合,曆五代兩宋仍不衰。自此與下層的鬥爭結合起來,成爲農民起義的號召旗幟之一。

摩尼教文献,纸本,卷轴。 尺寸: 26 x 150 cm 年代: 唐 开元十九年(公元731年)

五代

五代後梁貞明六年(920年),毋乙、董乙以“末尼”爲旗幟,在陳州(今河南淮陽)造反。

在11世紀五十年代的大可汗王朝(喀喇汗王朝)皈依伊斯蘭教之後,高昌回鹘的摩尼教也逐漸消亡。13世紀後不再流行于天山南北的西域地區。

後來,北宋宣和元年(1119年)的方臘之亂和南宋建炎四年(1130年)锺相起義,元至正十年(1351年)“明王出世”的韓山童、劉福通起義,都受摩尼教的影響。陸遊《條對狀》載:時“妖幻之人”,名目繁多,“淮南謂之二襘子,兩浙謂之牟尼教,江東謂之四果,江西謂之金剛禅,福建謂之明教、揭谛齋之類。名號不一,明教尤盛。至有秀才、吏人、軍兵亦相傳習。其神號曰明使,又有肉佛、骨佛、血佛等號。白衣烏帽,所在成社。僞經妖像,至于刻版流布。”[5]

元代以後的摩尼教已經複雜化,融入了白蓮教、彌勒教的思想,難舍難分,也號召了無數次農民起義。

明朝的兴起有元末信奉摩尼教(明教)与白莲教混合的红巾军助战,所以明太祖建立明朝后初始对宗教采取抑制和利用兼并的政策。他主要希望阻断摩尼教、白莲教与弥勒教等宗教組織再度变成反朝廷的起事军,并且希望利用佛教、道教等内向型软性宗教的力量来维护社会秩序,摩尼教遂渐衰微。

吳晗認爲明朝國號來源是承自明教。[6]

遺迹

?
福建晉江草庵光明佛石造像和摩崖石刻

当今世界摩尼教遺迹几乎无存,福建泉州晋江市的草庵是仅存的摩尼教庙宇。19世纪以来在敦煌莫高窟、新疆吐鲁番发现大批摩尼教文书,证明摩尼教在中国西北各地曾广泛传播。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专家陈进国透过香港文汇报披露,在福建省宁德霞浦县发现摩尼教遺迹及文物,闽省考古部门将此列入2009年福建省10项重大考古发现之一。陈进国表示2009年他和宋代“明教门”关键性人物林瞪29代孙林鋆,共同发现霞浦县上万村“入明教门”的摩尼教遺迹及文物。遺迹包括摩尼教寺院乐山堂遗址及大量摩尼教法器遗物、明代三佛塔、盐田乡飞路塔明教楹联石刻、木刻摩尼光佛等文物,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大量关于林瞪历史生平的文献记载。据报导,类似的文献是首次在中国境内发现。[7][8]

中國社科院考古所、世界宗教研究所等專家確認位于福建省福州市的福壽宮是明教寺廟遺址,廟裏所藏的“明教文佛”也是全國迄今發現的唯一一尊明教佛像。[9]

和其他宗教的聯系

唐肅宗寶應元年(762年),回鹘可汗于洛陽時,將此宗教從洛陽帶入了回鹘地區。在公元9世紀左右,回鹘奉摩尼教爲國教。

摩尼教在創立的時候借鑒了景教(又名聶斯脫利派,基督教的一個獨立教派)和瑣羅亞斯德教(又名祆教、拜火教,創立者瑣羅亞斯德)等宗教的教義。而有的史學家認爲稱摩尼教爲拜火教,但拜火教只是一個籠統的稱呼,瑣羅亞斯德教和摩尼教是兩個不同的宗教。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的明教便帶有拜火教崇拜火這一特點,相信是受此影響。

伊斯蘭教裏的什葉派及佛教之彌勒淨土影響摩尼教'。摩尼教在東方受了佛教道教改變,在西方亦受到基督教的影響;可惜在東西方都受到排擠。

在中國的秘密宗教,如彌勒教、白蓮教等都概略地接受了“崇拜光明”,“正邪對抗,正終勝邪”等思想,一般認爲亦與摩尼教有相當關系。

小說中的摩尼教

金庸《倚天屠龍記》

金庸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中,明教为波斯摩尼教的中原分支,是一个与元朝对立的門派。由于明教中人反抗政府与行事诡异,明教被称为魔教

明教教主陽頂天去世多年後由張無忌接任,下有光明左使,光明右使,四大護教法王,五散人,五行旗。從明教分裂出來的天鷹教,後來又並入明教。

黃易《大唐雙龍傳》

黃易武俠小說《大唐雙龍傳》中,大明尊教是一個作風神秘而充滿陰謀的教派,由大尊、善母和五明子領導。修習的主要經典是《禦盡萬法根源智經》。

曹誰《昆侖秘史》

曹誰的長篇小說《昆侖秘史》三部曲《時間地軸》、《傳國玉玺和羅馬皇冠》、《通天塔》:以摩尼教爲背景,敘述了主人公,新一代摩尼教明尊龍昊拯救世界的過程。書中詳述摩尼教的流變,摩尼教在巴格達誕生後,一直向西傳到羅馬,向東傳到中國,一時間遍布亞歐大陸,在當時強大的回鹘汗國還是國教,不過後來因爲影響減弱,在西亞部分逐步爲伊斯蘭教取代,在西方部分逐步融入基督教成爲純潔派(Cathari,又譯迦他利,名稱源自希臘文Katharoi,“清潔”的意思),而在東方則逐步融入道教成爲明教。在西方曾經爆發阿爾比教派起義失敗,那裏的阿爾比大教堂被改建爲天主教堂,東方的明教起義則成功,朱元璋就是借助明教建立明朝。

其他小說

江南所著武俠小說《光明皇帝》中也有關于明教的描寫。

參考文獻

  1. ^ 馬小鶴:摩尼教(末尼教、牟尼教、明教)
  2. ^ 2.0 2.1 华尔克 著,谢受灵、赵毅之 译:《基督教会史》(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05,174)。
  3. ^ G. Haloun and W. B. Henning, “The Compendium of the Doctrines and Styles of the Teaching of Mani, the Buddha of Light”, Asia Major, 1952年, 195页(英文)
  4. ^ 向达:《唐代长安与西域文明·西亚新宗教之传入长安》河北教育出版社 ISBN 7-5434-4237-X
  5. ^ 陸遊:《渭南文集》卷5。
  6. ^ 吳晗《明教與大明帝國》:“至‘大明’之國號,則私見以爲出于韓氏父子之‘明王’,明王出于《大小明王出世經》。《大小明王出世經》爲明教經典,明之國號實出于明教。”(刊于《清華學報》十三卷一期,載《讀史劄記》)
  7. ^ 陳進國,摩尼教重要遺物驚現福建,中國社會科學報,2009年?月?日
  8. ^ 福建据报惊现“明教”遺迹 中央社台北2009/10/17电
  9. ^ 海外文献相印证 明教度师真人被正名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中教派,明教源出波斯,本名摩尼教。

于唐武後延載元年(694年(甲午年))傳入中土。

到的元末时期,六大門派围攻光明頂,予以歼灭明教,后有張無忌解围,当上教主。

張無忌後隱居大漠,傳位于楊逍,明太祖朱元璋出身此教,明朝國號源于此,朱元璋建立明朝後,取締明教。

小說介紹

金庸筆下的明教,先是被人稱爲「魔教」,因爲他們長期受到朝廷壓抑,行事不免詭秘,江湖中人對其知之甚少,故視之爲「魔」。

北宋徽宗年間,朝廷派兵圍剿明教高手,卻遭受重創。北宋文官黃裳以一己之力殺死明教衆多高手,後將其自創武功寫成《九陰真經》。

因为明教教徒的志向是在行善去惡,拯救世人,坚决对抗朝廷,和一般江湖門派梦寐以求的首先是称雄江湖、对朝廷主要是不合作的态度不同,他们的志趣、行为自然与一般江湖有异,明教教徒吃素,死时「裸葬」认为人赤条条的来,应该赤条条的去,行为异于常人,故被视之为「魔」;又因他们久受压抑,行事不免乖张,气氛不免神秘,与一般江湖格格不入,甚至多造杀孽、多有得罪,故被视之为「魔」;再加上朝廷和有些坏人从中挑唆、破坏;再加上教内高手如云,惹得江湖中人心中嫉妒(如峨眉灭绝师太便有此嫌疑)等等;他们的名声便完全被江湖中人传坏了。

所以,明教隨即遭到了江湖六大「名門正派」——少林、武當、峨眉、華山、昆侖、崆峒的圍攻。

到这时,明教总坛光明頂高手尽皆遭成昆暗算负伤,无力抵抗,面临毁灭之时,人们才逐渐开始认识到明教的真面目。

金庸在這裏有一段很精彩的描寫:

當此之際,明教和天鷹教教衆俱知今日大數己盡,衆教徒一齊掙紮爬起,除了身受重傷無法動彈者之外,各人盤膝而坐,雙手十指張開,舉在胸前,作火焰飛騰之狀,跟著楊逍念誦明教的經文:「焚我殘軀,熊熊聖火。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爲善除惡,惟光明故。喜樂悲愁,皆歸塵土。憐我世人,憂患實多!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明教自楊逍、韋一笑、說不得諸人以下,天鷹教自李天垣以下,直至廚工仗役,個個神態莊嚴,絲毫不以身死教滅爲懼。

空智大師合十道:「善哉!善哉!」俞蓮舟心道:「這幾句經文,想是他魔教教衆每當身死之前所誦的了。他們不念自己身死,卻在憐憫衆人多憂多患,那實在是大仁大勇的胸襟啊。當年創設明教之人,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只可惜傳到後世,反而變成了爲非作歹的淵薮。」

这样,金庸笔下的明教,既有明显的魔性,行为、信仰都与中原武林各大門派的华夏中心传统意识大为不同,在各派的围剿中不免出手狠辣,行事乖张诡秘,多造杀孽;同时他们也有明显的合理性,比如对理想世界光明前景的追求,抗元的坚决性,自身求生存、求发展的权利等。或者说,所谓「魔性」,只是因为个别丧心病狂、处心积虑的人,才引起一场江湖武林中的浩劫。

在许多武侠小说里,这种「魔性」在 魔教里似乎代代相传,这其实也是片面的看法,張無忌作了明教教主,仍是性情中人;光明左、右使楊逍、範遙,岂不正意味着自由、逍遥?「魔」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不同的人看来有不同的含义和倾向,这形成了历史与小说相结合的神秘教派的复杂性。

顺便再说到金庸所写明教的組織机构,也深受秘密教派的启发。总教中神的象征是一位圣处女,中土明教教首为教主,他必须学会独门心法「乾坤大挪移」,也只有他才可以学这套武功。

協助教主的是「光明左使」楊逍、「光明右使」範遙,再往下是四大護教法王「紫白金青」:「紫衫龍王」黛绮絲、「白眉鷹王」殷天正、「金毛獅王」謝遜、「青翼蝠王」韋一笑;再下有「五散人」。

总坛的武装为五行旗使率领的五行旗,各地有分坛。像这种組織形式,便跟八卦教等武场秘密教派很相似。

最後,我們說完了秘密教派的風雨曆程,無論是文場或武場教門,還是明教一類的形式,宋代以來,秘密教派在中國農民中很有市場,尤其是在北方。

固定于一處的,形成了強大的地方勢力;散布各地的,形成了相互呼應縱橫天下的格局。是江湖上的“立強于世”者。

还有另一种说法:焚我殘軀,熊熊聖火。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爲善除惡,惟光明故。喜樂悲愁,皆歸塵土。憐我世人,憂患實多!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秘密教派大多數被朝廷列爲「邪教」;在老老實實的順民心中,則是極其神秘的「魔教」;在所謂“名門正派”的眼裏,他們是“外道”,因爲他們要宣揚現在世界的苦難,要拯救衆生,不免以武犯禁,不免人在江湖,于是有血火刀光,「走不盡天涯路,在風雲之中你追我逐」;他們也曾有一番轟烈的抱負,于是「每個人也自稱英雄」。

蒼茫大地,演出著一幕幕驚心動魄、而身不由己的江湖曲。

因爲他們信念至深,走一步無怨無悔,死死生生,人在江湖,也曾潇灑自如。因爲他們信念至深,憑一種是非黑白,刀光劍影,人在江湖,也曾俠義幹雲。魔耶?神耶?

明教教主

方臘

宋朝时方臘在浙东起事、震动天下,虽然最终殉难身死,却终是轰轰烈烈的干了一番事业。

鍾教主

明教历代众位教主之中,【第八代鍾教主武功最高,据说能将「乾坤大挪移」神功练到第五层】,但便在练成的当天,走火入魔身亡。

陽頂天

明教第三十三代教主。 武功极高,乾坤大挪移练至第四层;阳教主时明教好生兴旺。

但因娶了成昆青梅竹馬的師妹而被成昆所恨,多次挑撥名門正派對付明教,並以殘忍手法激怒謝遜。《倚天屠龍記》中大半恩怨均源于此。

因发现自己妻子与她师兄浑元霹雳手成昆有染,而在修炼乾坤大挪移走火入魔而死,死于明教光明頂秘道之中。

陽頂天死后明教因争夺教主之位陷于四分五裂,六大派围剿光明頂、成昆从密道直入明教总坛,明教几乎毁于一旦。

武功:乾坤大挪移(第四層),大九天手

張無忌

金庸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第二至第四卷的男主角,武当张翠山与明教殷素素之子,义父谢逊,出生起四人在冰火岛过着原始生活。十岁随父母回到中原,中玄冥寒毒,张三丰携他寻访明医,医仙胡青牛也无法根治,长年忍受寒毒煎熬。幼时义送杨不悔千里寻父,坠落昆仑仙境,习得九阳神功,又于光明頂秘道里修练乾坤大挪移,解救六大派围攻明教之危,即被拥护当上明教第三十四代教主。统一明教,接着救六大派,以武和德服人。弱冠时被推举为天下反元群雄的最高统帅,集合中原势力抗元。年方廿一岁,因手下朱元璋谋反,張無忌携赵敏归隐。

外型:英俊少年,濃眉俊目,肌肉結實,皮膚黝黑,高大挺拔,體魄壯健,目光柔和,深藏不露,男子陽剛氣息濃郁。

性格:寬厚,仁慈,樸實,反璞歸真,領導能力強,識辨能力強,重義氣,明大義,唯獨對感情態度被動隨緣

武功:張翠山和殷素素還有謝遜教他的,名字不明。武當長拳、九陽真經、武當梯雲縱、聖火令神功、乾坤大挪移、少林龍爪手、崆峒七傷拳、太極拳、太極劍法,昆侖入門劍法等,而且學會九陽神功和乾坤大挪移之後其他功夫觸類旁通,拿過來就能用;而且還精通醫術和毒術,《胡青牛醫經》,《王難姑毒經》

所有秘笈:九陽真經、降龍十八掌、武穆遺書(兵法)

所有武器:屠龍刀、明教聖火令

光明左右使者

楊逍

明教教主手下左右光明使者之一的光明左使。风流潇洒,孤傲自负,武艺超群,机智多谋,少年时与峨嵋孤鸿子比武,夺其倚天剑,掷地而去,孤鸿子由此被气死,楊逍也因此与峨嵋结仇。

明教前教主陽頂天失踪后,他在教内只手遮天,和五散人为立新教主事闹僵。与峨嵋女弟子纪晓芙有一段情缘,楊逍悲她去世,一生不娶,抚养女儿杨不悔长大,从桀骜浪子转变为慈父。

張無忌任教主后,他悉心辅助,献计得力。張無忌退隐前,留书传教主之位于他。曾获陽頂天传他乾坤大挪移二层,武功精妙之处,助他以一敌众绰绰有余。

武功:乾坤大挪移,彈指神通等

範遙

在明教中担任光明右使,因风华绝代的俊貌,潇洒高超的武功闻名江湖,与光明左使楊逍合称“逍遥二仙”。範遙自负于天下武学无所不窥,武功正邪兼修,渊博无比,剑法神奇。

明教教主陽頂天失踪后,他甘心自毁俊颜,潜入汝阳王府。扮作哑巴,易名苦头陀,在王府传授指导郡主赵敏的武功。

少年时曾痴恋紫衫龍王黛绮絲不得。行事上,範遙比楊逍佻皮邪气,是一号为明教能不要命的硬汉,忠肝义胆。万安寺一役,功不可没。曾出言讽刺灭绝师太,把师太激怒。后灭绝师太自杀,导火线是範遙破坏她的声名。

武功:正邪兼修,淵博無比,劍法神奇

四大護教法王

紫衫龍王黛绮絲

明教四大法王之首“紫衫龙王”,武功高强怪异,水性功夫高明。同时是武林第一美人,倾倒众生的绝色美女,所到之处满堂生辉,看者无不惊艳,震动于她的美色。武林中爱慕者无数,因恪守波斯明教圣女规条,对任何男子都冷若冰霜,丝毫不假辞色。却爱上明教教主陽頂天的敌人韩千叶,不惜犯下教规,为爱人叛离明教,诞下女儿小昭。夫妇俩并称“金花银叶”,丈夫“银叶先生”,丈夫去世后,黛绮丝也易容为“金花婆婆”的身份行走江湖。最终被总教揭穿身份,偕同小昭回波斯明教做教主。

白眉鷹王殷天正

白眉鹰王,是明教护教法王之一,也是四大法王中最年长的一位。有一子殷野王和一女殷素素。精擅鹰爪擒拿手,其锋锐处可随意拗断铁棍,若中人骨骼,则可断骨。明教四大法王按紫白金青排列,所以殷天正在四大法王中位列第二,所以金毛獅王謝遜和青翼蝠王韋一笑叫他殷二哥,而紫衫龍王黛绮絲虽然位列四大法王之首,但因为年纪最小,也称其为殷二哥。

金毛獅王謝遜

明教法王,也是金庸笔下最威猛的人物。谢逊满头金发,魁伟雄奇,文韬武略,性烈如火,全家被师父成昆所杀,不惜滥杀无辜引出成昆。曾杀少林空见神僧,终生愧疚。以狮子吼震败王盘山群雄,抢夺屠龙刀,后狂性大发,双目被殷素素所毁,与她和张翠山三人流落冰火岛。义子无忌出生后,重拾人性,把毕生武功绝学秘诀教予他。廿年后被紫衫龙王接出,和义子重遇,后又被囚于少林寺中。張無忌率明教硬闯少林寺,谢逊大败成昆后,归于佛门。金庸在倚天后记表示谢逊和張無忌间的父子挚爱比男女情更是小说的重点。

青翼蝠王韋一笑

韦一笑是金庸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人物,乃明教四大法王之一,排行第四,以无敌轻功闻名。作者金庸曾明言,韦一笑是他笔下轻功第一高手,他绰号「青翼蝠王」,就是称赞他「草上飞」的轻功神速,而「蝠」字则是针对他吸血的恶习:因为他在修练至阴至寒的「寒冰绵掌」时出差错,经脉中郁积了至寒阴毒,一用内力寒毒就会发作,要吸人血免去全身血脉凝结成冰。韦一笑的轻功身法在金庸小说中可谓无人能比,这种卓绝的功力根本不是用功能练得出,实是天赋异禀。 最后因为得到張無忌「九阳神功」的医疗,最终去了寒毒,摆脱吸人血的命运。

明教五散人

彭和尚彭瑩玉 鐵冠道人張中 布袋和尚說不得 冷面先生冷謙 周顛

明教四門

天、地、風、雷

明教五行旗

銳金旗

銳金旗掌旗使:庄铮。

副掌旗使:吳勁草。

銳金旗教众每人一套弓箭、一杆标枪、一把飞斧,百发百中。

巨木旗

巨木旗掌旗使:聞蒼松。

巨木旗擅使巨木,每十人擡一根巨木,每根巨木有千斤之重,木上裝有鐵鈎,每人挽住一根鐵鈎,將巨木抛出將敵軍砸死。

洪水旗

洪水旗掌旗使:唐洋。

洪水旗的武器是噴水器,水裏有劇毒,沾上皮膚即潰爛不止。應該是強酸之類的。

烈火旗

烈火旗掌旗使:辛然。

烈火旗使用噴射器噴射石油,然後再用硫磺火彈點燃石油。雖不及現在的噴火器,但當時也是高科技。

厚土旗

厚土旗掌旗使:顔垣。

厚土旗想當于現在的工兵部隊,擅長挖地道,搞奇襲。掌旗使顔垣更是擅長土木工程。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謝遜道:“嘿嘿,我姓謝的還不是自大狂妄之輩。說到武功,當世勝過我的著實不少。少林派掌門空聞大師……”說到這裏,頓了一頓,臉上閃過一絲黯然之色,“……少林寺空智、空性兩位大師,武當派張三豐道長,還有峨嵋、昆侖兩派的掌門人,哪一位不是身負絕學?青海派僻處西疆,武功卻實有獨到之秘。明教左右光明使者……嘿嘿,非同小可。便是你天鷹教的白眉鷹王殷教主,那也是曠世難逢的人才,我未必便勝他得過。”

【2】俞莲舟心下盘算:“五弟失踪十年,原来和天鹰教教主的女儿结成了夫妇,这时当着众人之面询问,他必有难言之隐。”于是朗声说道:“我们少林、昆仑、峨嵋、崆峒、武当五派,神拳、五凤刀等九门,海沙、巨鲸等七帮,一共二十一个門派帮会,为了找寻金毛獅王謝遜、天鹰教殷姑娘,以及敝师弟张翠山三人的下落,和天鹰教有了误会,不幸互有死伤,十年中武林扰攘不安……”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道:“天幸殷姑娘和张师弟突然现身,过去许多疑难不解之事,当可真相大白。只是这十年中的事故头绪纷坛,决非片刻之间说得清楚。依在下之见,咱们一齐回归大陆,由殷姑娘禀明教主,敝师弟也回武当告禀家师,然后双方再行择地会晤,分辨是非曲直,如能从此化敌为友,那是最好不过……”

【3】俞蓮舟道:“我這次下山時,師父正閉關靜修。盼望咱們上山時,他老人家已經開關。”殷素素道:“我爹爹昔年跟我說道,他一生所欽佩的人物只有兩位,一是明教陽教主,他已經逝世,此外便只是尊師張真人。連少林派的‘見聞智性’四大高僧,我爹爹也不怎麽佩服。張真人今年百歲高齡,修持之深,當世無有其匹。現下還要閉關,是修練長生不老之術麽?”俞蓮舟道:“不是,恩師是在精恩武功。”殷素素微微一驚,道:“他老人家武功早已深不可測,還鑽研甚麽?難道當世還能有人是他敵手?”

【4】那周子旺正是魔教“明教”中“彌勒宗”的大弟子,數年前在江西袁州起事,自立爲帝,國號稱“周”,不久爲元軍撲滅,周子旺被擒斬首。彌勒宗和天鷹教雖非一派,但同爲“明教”的支派,相互間淵源甚深,周子旺起事之時,殷天正曾在浙江爲之聲援。張三豐今日相救常遇春,只是激于一時俠義之心,兼之事先未明他身分,實在是大違本願。

【5】这才想起,魔教中人规矩极严,戒食荤腥,自唐朝以来,即是如此。北宋末年,明教大首领方臘在浙东起事,当时官民称之为“食菜事魔教”。食菜和奉事魔王,是魔教的两大规律,传之已达数百年。宋朝以降,官府对魔教诛杀极严,武林中人也对之甚为歧视,因此魔教教徒行事十分隐秘,虽然吃素,却对外人假称奉佛拜菩萨,不敢泄漏自己身分。

【6】常遇春道:“張真人,你于我有救命大恩,何況你也早知曉我的來曆,自也不用相瞞。小人是事奉明尊的明教中人,朝廷官府當我們是十惡不赦之徒,名門正派的俠義道瞧我們不起,甚至打家劫舍、殺人放火的黑道中人,也說我們是妖魔鬼怪。你老人家明知我的身分來曆,還是出手相救,這番恩德,當真不知如何報答。”

【7】張三豐于魔教的來曆略有所聞,知道魔教所奉的大魔王叫做摩尼,教中人稱之爲“明尊”。該教于唐朝憲宗元和年間傳入中土,當時稱之“摩尼教”,又稱“大雲光明教”,教徒自稱“明教”,旁人卻稱之爲魔教,他微一沈吟,說道:“常英雄……”

【8】豈知常遇春朗聲道:“小人蒙張真人瞧得起,實是感激之極,但小人身屬明教,終身不敢背教。”張三豐又勸了幾句,常遇春堅決不從。

【9】張三豐見他執迷不悟,不由得搖頭歎息,說道:“這個小姑娘……”常遇春道:“老道長放心,這位小姑娘的爹爹因我而死,小人自當設法妥爲照料。”張三豐道:“好!不過你不可讓她入了貴教。”常遇春道:“真不知我們如何罪大惡極,給人家這麽瞧不起,當我們明教中人便似毒蛇猛獸一般。好,老道長既如此吩咐,小人遵命。”

【10】常遇春昂然道:“張真人可把我明教中人瞧得忒也小了。一切遵照吩咐便是。”張三豐道:“你替我好好照顧無忌,倘若他體內陰毒終于得能除去,請你同他上武當山來。你自己先來抵押,卻是不必了。”常遇春道:“小人必當盡力而爲。”

【11】常遇春上岸在一棵大樹下用刀掘了個土坑,將周公子屍身上的衣服除得一絲不挂,這才埋葬,跪在墳前,拜了幾拜。原來“裸葬”乃明教的規矩,以每人出世時赤條條的來,離世時也當赤條條的去。張三豐不知其禮,只覺得這些人行事處處透著邪門詭異。

【12】常遇春心道:“他是我明教中的大人物。非救他不可!”他雖身負重傷,仍想沖出去救人,當下猛吸一口氣,左腳一大步跨將出去,不料他吸氣既急,這一步跨得又大,登時牽動胸口內傷,痛得幾乎要昏暈過去。這時彭和尚一躍丈許,也已摔倒在地,似已毒發身亡。常遇春強忍疼痛,睜大了眼觀看動靜,見那七人也不敢走近彭和尚身邊。

【13】胡青牛听到这里,心意稍动,点头道:“哦,你起来。他是天鹰教殷自眉的外孙,那又不同。”走到張無忌身前,温言道:“孩子,我向来有个规矩,决不为自居名门正派的侠义道疗伤治病。你母亲既是我教中人,给你治伤,也不算破例。你外祖父白眉鹰王本是明教的四大护法之一,后来他自创天鹰教,只不过和教中兄弟不和,却也不是叛了明教,算是明教的一个支派。

【14】常遇春素知这位师伯性情执拗异常,自来说一不二,他既不肯答应,再求也是枉然,向張無忌道:“小兄弟,明教虽和名门正派的侠义人物不是同道,但自大唐以来,我明教世世代代都有英雄好汉。何况你外祖父是天鹰教的教主,你妈妈是天鹰教堂主,你答应了我胡师伯,他日张真人跟前,一切由我承担便是。”

【15】弟子曾答應過張真人,要救活這位兄弟,此事決計不能讓正派中人說一句我明教弟子言而無信。弟子不要你治,你治了這位兄弟罷。咱們一個換一個,你也沒吃虧。”

【16】胡青牛哼了一聲,淡淡的道:“你瞧不起我們明教、天鷹教。我幾時要救你性命了?只是我治不好你,未免顯得我‘蝶谷醫仙’無能,我要治好你之後,再殺了你。”

【17】胡青牛歎道:“我前後找過他三次,都遭慘敗,最後一次還險些命喪他手。此人武功了得,更兼機智絕倫,他的外號便叫作‘神機子’,我實在遠不是他的對手。何況他身爲華山派掌門,人多勢衆。我明教這些年來四分五裂,教內高手自相殘殺,個個部是自顧不暇,無人能夠相助。再說,我也恥于求人。這場怨仇,只怕是報不成的了。唉,我苦命的妹子,我自幼父母見背,兄妹倆相依爲命……”說到這裏,眼中淚光瑩然。

【18】胡青牛冷冷的道:“这孩子名叫張無忌,他是武当派弟子,乃‘银钩铁划’张翠山张五侠的儿子,张三丰的再传弟子。胡青牛是明教中人,是你们名门正派所不齿的败类,跟他这种高人子弟有甚么干系?他自己身中阴毒,求我医治,可是我立过重誓,除非明教中人,决不替人治伤疗毒。这张姓的小孩不肯入我明教,我怎能救他性命?”

【19】胡青牛道:“他便再賴十年,我也不能救他性命。一年之內,纏結在他五贓六腑中的陰毒定要大舉發作,無論如何活不過明年此日。我胡青牛當年曾對明尊立下重誓,便是生我的父親,我自己的親生兒女,只要他不是明教弟子,我便不能用醫道救他們性命。”

【20】簡捷和薛公遠垂頭喪氣,正要走出,胡青牛忽道:“這個武當派的少年他懂一點醫理,他武當派的醫理雖然遠遠不及我明教,但也還不致于整死人。

【21】他武當派肯救也好,見死不救也好,跟明教和我胡青牛可沒牽連。”

【22】胡青牛冷冷的道:“这些人又不是我明教中人,死也好,活也好,我才不理呢。”張無忌灵机一动,说道:“假如有一位明教弟子,体外无伤,但腹内瘀血胀壅、脸色红肿,昏闷欲死,先生便如何治法?”胡青牛道:“倘若是明教弟子,我便用山甲、归尾、红花、生地、灵仙、血竭、桃仙、大黄、乳香、没药以水酒煎好,再加童便,服后便泻出瘀血。”

【23】張無忌又道:“假若有一明教弟子,被人左耳湛入铅水,右耳灌入水银,眼中涂了生漆、疼痛难当,不能视物,那便如何?”

【24】胡青牛勃然怒道:“谁敢如此加害我明教弟子?”張無忌道:“那人果是歹毒,但我想总要先治好那明教弟子耳目之伤,再慢慢问他仇人的姓名踪迹。”胡青牛思索片刻.说道:“倘若那人是明教弟子,我便用水银灌入他左耳,铅块溶入水银,便随之流出。再以金针深入右耳,水银可附于金针之上,慢慢取出至于生漆入眼,试以螃蟹捣汁敷治,或能化解。”

【25】如此这般,張無忌将一件件疑难医案,都假托为明教弟子受伤,向胡青牛请教。胡青牛自然明知他的用意,却也教以治法,但那些人的伤势实在太古怪,張無忌依法施为之后,有些法子不能见效。胡青牛便潜心思考,另拟别法。

【26】紀曉芙一怔,道:“我和胡先生素不相識,直到今日,也是沒見過他一面,那裏談得上‘仇怨’兩字?”微一沈吟,又道:“爹爹和師父說起胡先生時,只稱他醫術如神,乃當世醫道第一高手,只可惜身在明教,走了邪路。我爹爹和師父跟他也不相識。他……他爲甚麽要下毒害我?”

【27】胡青牛道:“于是我立下重誓,凡非明教中人,一概不治,以免無意中壞了難姑的精心傑構。要知我夫婦都是明教中人,本教的兄弟姊妹,難姑是無論如何不會對他們下手的。”

【28】纪晓芙与張無忌对望了一眼,均想:“他非明教中人不治,原来是为此。”

【29】我雖不敢直率拒醫,但你們想,我既已迷途知返,痛改前非,豈能再犯?當下替兩人搭脈,說道:‘憑兩位的脈理,老島主與老夫人年歲雖高,脈象卻與壯年人一般無異,當是內力卓超之功。老年人而具如此壯年脈象,晚生實是生平第一次遇到。’金花婆婆道:‘先生高明之極。’我道:‘兩位中毒的情形不同。老島主無藥可治,但尚有數年之命;老夫人卻中毒不深,可憑本身內力自療。’“我問起下毒之人,知是蒙古人手下一個西域啞巴頭陀所爲,和拙荊原無幹系,但我既說過除了明教本教的子弟之外,外人一概不治,自也不能爲他們二人破例。金花婆婆許下我極重的報酬,只求我相救老島主一命。但我顧念夫妻之情,還是袖手不顧。這對老夫婦居然並不向我用強,便即黯然而去。金花婆婆臨去時只說了一句:‘嘿嘿,明教,明教,原來還是爲了明教!’我知道爲了不肯替人療毒治傷,已結下了不少梁子,惹下了無數對頭。但我夫妻情深,終不能爲了不相幹的外人而損我伉俪之情,你們說是不是啊?”

【30】“我一聽你們受傷的情形,便知金花婆婆是有意試我,瞧我是否真的信守諾言,除了明教子弟之外,果然決不替外人治療傷病。一十五人身上帶了一十五種奇傷怪病,我姓胡的嗜醫如命,只要見到這般一種怪傷,也是忍不住要試試自己的手段,又何況共有一十五種?但我也明白金花婆婆的心意,只要我治好了一人,她加在我身上的殘酷報複,就會厲害百倍,因此我雖然心癢難搔,還是袖手不顧。直到無忌來問我醫療之法,我才說了出來。但我特加說明,無忌是武當派弟子,跟我胡青牛絕無幹系。

【31】張無忌道:“那人扮作一个蒙古兵的军官,却不知究竟是谁。我来向胡先生求医,他说我不是明教中人,不肯医治。现下他已服毒而死,我的病更是好不了啦,是以想起来伤心。”

【32】紀曉芙道:“他……他……是明教中的,好像在教中也有些身分。”

【33】灭绝师太满脸怒容,说道:“甚么明教?那是伤天害理,无恶不作的魔教。他……他躲在哪里?是在昆仑山的光明頂么?我这就找他去。”

【34】纪晓芙道:“他说,他们明教……”灭绝师太喝道:“魔教!”纪晓芙道:“是。他说,他们魔教的总坛,本来是在光明頂,但近年来他教中内部不和,他不便再住在光明頂,以免给人说他想当教主,因此改在昆仑山的‘坐忘峰’中隐居,不过只跟弟子一人说知,江湖上谁也不知。师父既然问起,弟子不敢不答。师父,这人……这人是本派的仇人么?”

【35】張無忌心中本已悲痛,再想起自己父母惨亡之时,自己也是这么伏尸号哭,忍不住泪如泉涌。两人哭了一阵,張無忌心想:“纪姑姑临死之时,求我将不悔妹子送到她爹爹那里。嗯,她爹爹名叫楊逍,是明教中的光明左使者,住在昆仑山的甚么坐忘峰中。我务必要将她送去。”他可不知昆仑山在极西数万里外,他两个孩子如何去得?眼见纪晓芙断气时曾伸手到胸口去取甚么物事,于是在她颈中一摸,见挂着一根丝绦,上面悬着一块黑黝黝的铁牌,牌上用金丝镶嵌着一个火焰之形。

【36】張無忌心中一凛:“原来他们也都是明教的。明教的规矩是食青菜,拜魔王,他们却在这里大吃牛肉。”

【37】班淑娴是昆侖派中的傑出人物,年紀比何太沖大了兩歲,入門較他早,武功修爲亦不在他之下。何太沖年輕時英俊滯灑。深得這位師姊歡心。他們師父白鹿子因和明教中一個高手爭鬥而死,不及留下遺言。衆弟子爭奪掌門之位,各不相下。班淑娴卻極力扶助何太沖,兩人合力,勢力大增,別的師兄弟各懷私心,便無法與之相抗,結果由何太沖接任掌門。他懷恩感德,便娶了這位師姊爲妻。少年時還不怎樣,兩人年紀一大,班淑娴顯得比何太沖老了十多歲一般。何太沖借口沒有子嗣,便娶起妾侍來。

【38】楊逍却似浑然不觉,但听張無忌那一声叫喊中充满了喜悦,微觉奇怪,向他脸上一瞥。这时張無忌满脸鲜血,鼻肿目青,早给何太冲打得不成样子,但满心欢喜之情,还是在他难看之极的脸上流露出来。張無忌叫道:“你,你便是明教的光明左使者、楊逍杨伯伯么?”楊逍点了点头,道:“你这孩子怎知道我姓名?”

【39】楊逍本来脸色苍白,这时更加没半点血色,颤声道:“她……她有了女儿?她……她在哪里?”忙俯身抱起了杨不悔,只见她被何太冲打了两掌后面颊高高肿起,但眉目之间,宛然有几分纪晓芙的俏丽。正想再问,突然看到她颈中的黑色丝绦,轻轻一拉,只见丝绦尽头结着一块铁牌,牌上金丝镂出火焰之形,正是他送给纪晓芙的明教“铁焰令”,这一下再无怀疑,紧紧搂住了杨不悔,连问:“你妈妈呢?妈妈呢?”

【40】楊逍是明教的大高手,威名素著。班淑娴和何太冲两人的师父白鹿子死在明教中人的手里,真凶是谁虽不确知,但昆仑派众同门一向部猜想就是楊逍,河氏夫妇跟他摹地相逢,心中早已如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落,哪知他竞突然晕倒,当真是天赐良机,立时便出手制注了他要害。

【41】蛛兒道:“那三隊人是天鷹教的。天鷹教雖是明教的旁支,但向來和五行旗不睦,你們若把五行旗殺光了,天鷹教反而會暗暗歡喜。殷天正說不定便能當上明教的教主啦。”

【42】昆仑派何太冲、班淑娴领着门人弟子对抗銳金旗本已颇占优势,峨嵋、武当两派一冲入,声势更是大盛。灭绝师太剑法凌厉绝伦,没一名明教的教众能挡得了她三剑,但见她高大的身形在人丛中穿来插去,东一刺,西一劈,瞬息间便有七名教众丧生在她长剑之下。

【43】莊铮砰砰砰三棒,將滅絕師太向後逼退一步,跟著又是一棒,摟頭蓋腦的壓將下來。滅絕師太長劍斜走,在狼牙棒上一點,使一招“順水推舟”,要將他狼牙棒帶開。哪知莊铮是明教中非同小可的人物,在武林中實可算得是一流高手,他天生膂力奇大,內外功俱臻上乘。這時狼牙棒上感到對方劍上內力,大喝一聲,一股剛猛的臂力反彈出去,拍的一響,滅絕師太長劍斷爲三截。

【44】这时情势已定,昆仑、峨嵋、武当、华山、崆峒五派围攻明教銳金旗,除了武当派只到了二人,其余四派都是精英尽出。銳金旗掌旗使已死,群龙无首,自然不是敌手,但旗下诸人竟然个个重义,视死如归,决意追随庄铮殉教。

【45】殷梨亭殺了數名教衆,頗覺勝之不武,大聲叫道:“魔教妖人聽著:你們眼前只有死路一條,趕快抛下兵刃投降,饒你們不死。”那掌旗副使哈哈笑道:“你把我明教教衆忒也瞧得小了。莊大哥已死,我們豈願再活?”殷梨亭叫道:“昆侖、峨嵋、華山、崆峒諸派的朋友,大夥兒退後十步,讓這批妖人投降。”各人紛紛後退。

【46】明教銳金旗下教众尚有六十余人,武功了得的好手也有二十余人,在掌旗副使吴劲草率领下,与峨嵋派的三十余人相抗,以二敌一,原可稳占上风。

【47】隔了半晌,只聽得嘿嘿、哈哈、呵呵之聲不絕,明教衆人一齊大笑,聲音響亮。

【48】吳勁草哈哈一笑,神色自若,說道:“明教替天行道,濟世救民,生死始終如一。老賊尼想要我們屈膝投降,趁早別妄想了。”

【49】靜玄閃身上前,手起一劍,斬斷了那人右臂,叫道:“讓弟子來誅斬妖孽!”她連問數人,明教教衆無一屈服。靜玄殺得手也軟了,回頭道:“師父,這些妖人刁頑得緊……”意下是向師父求情。滅絕師太全不理會,道:“先把每個人的右臂斬了,若是倔強到底,再斬左臂。”靜玄無奈,又斬了幾人的手臂。

【50】只見西北角上一個白衫男子手搖折扇,穿過人群,走將過來,行路足下塵沙不起,便如是在水面上飄浮一般。這人白衫的左襟上繡著一只小小黑鷹,雙翅展開。衆人一看,便知他是天鷹教中的高手人物。原來天鷹教教衆的法服和明教一般,也是白袍,只是明教教袍上繡一個紅色火焰,天鷹教則繡一頭黑鷹。

【51】張無忌道:“我本领低微,怎打得过他?你们有甚么敌人来攻?”殷野王侧耳听了一下号角,道:“果然是明教的洪水、烈火、厚土三旗都到了。”

【52】張無忌道:“大家都是明教一脉,又何必自相残杀?”

【53】只听说不得沉着嗓子道:“小子,我跟你说,我是‘布袋和尚说不得’,后面那人是铁冠道人张中,下面说话的是周颠。我们三个,再加上冷面先生冷谦,彭莹玉彭和尚,是明教的五散人。你知道明教么?”張無忌道:“知道。原来大师也是明教中人。”说不得道:“我和冷谦不大爱杀人,铁冠道人、周颠、彭和尚他们.却是素来杀人不眨眼的。他们倘若知道你藏在我这乾坤一气袋中,随随便便的给你一下子,你就变成一团肉泥。”張無忌道:“我又没得罪贵教,为甚么……”说不得道:“铁冠道人他们杀人,还要问得罪不得罪吗?从此之后,你若想活命,不得再在我袋中说出一个字来,知道么?”張無忌点了点头。说不得道:“你怎么不回答?”張無忌道:“你不许我说出一个字来。”说不得微微一笑,道:“你知道就好……啊,韦兄怎么了?”

【54】張無忌听得韦一笑没吸饮蛛儿的血,一喜非同小可。说不得反手在布袋外一拍,问道:“那女娃子是谁?”周颠道:“我也这般问吸血蝙蝠。他说这是白眉老儿的孙女,他说眼前明教有难,大伙儿需当齐心合力,因此万万不能吸她的血。”说不得和铁冠道人一齐鼓掌,说道:“正该如此。白鹰、青蝠两王携手。明教便声势大振了。”

【55】說不得將韋一笑身子接了過來,驚道,“他全身冰冷,那怎麽辦?”周顛道:“是啊,我說你們快活得太早了,吸血蝙蝠這條老命十成中已去了九成,一只死蝙蝠和白眉鷹王攜手,于明教有甚麽好處?”鐵冠道人道:“你們在這兒等一會,我下山去找個活人來,讓韋兄飽飲一頓人血。”說罷縱身便欲下山。

【56】彭和尚道:“六派分进合击,渐渐合围。五行旗接了数仗,情势很不利,眼前之计,咱们只有先上光明頂去。”周颠怒道:“放你妈的狗臭屁!楊逍那小子不来求咱们,五散人便挨上门去吗?”彭和尚道:“周颠,倘若六派攻破光明頂,灭了圣火,咱们还能做人吗?楊逍得罪五散人当然不对,但咱们助守光明頂,却非为了楊逍,而是为了明教。”说不得也道:“彭和尚的话不错。楊逍虽然无礼,但护教事大,私怨事小。”

【57】周颠“哼”了一声,道:“冷谦,你怎么说?”冷谦道:“同去!”周颠道:“你也向楊逍屈服?当时咱们立过重誓,说明教之事,咱们五散人决计从此袖手不理。难道从前说过的话都是放屁么?”冷谦道:“都是放屁!”

【58】張無忌身在袋中,五人的话都听得清清楚楚,心想:“这五人武功极高,那是不必说的,难得的是大家义气深重。明教之中高人当真不少。难道个个都是邪魔外道么?”正自思量,忽觉身子移动,想是说不得又负了自己,直上光明頂去。他得悉蛛儿无恙,心中已无挂虑,所关怀者,只是武林六大門派围攻明教,不知如何了局;又想上到光明頂后,当可遇到幼时小友杨不悔,她长大之后,不知是否还认得自己。

【59】过了半晌,听得前面一人说道:“真想不到蝠王和五散人大驾光临,楊逍没能远迎,还望恕罪。”周颠道:“你假惺惺作甚?你肚中定在暗骂,五散人说话有如放屁,说过永远不上光明頂,永远不理明教之事,今日却又自己送上门来。”楊逍道:“六大派四面围攻,小弟孤掌难鸣,正自忧愁。今得蝠王和五散人瞧在明尊面上,仗义相助,实是本教之福。”周颠道:“你知道就好啦。”当下楊逍请五散人入内,童儿送上茶水酒饭。

【60】这七人个个是明教中的顶儿尖儿的高手,虽然眼下大敌当前,但七人一旦相聚,均是精神一振。食用酒饭后,便即商议御敌之计。说不得将布袋放在脚边,張無忌又饥又渴,却记着说不得的吩咐,不敢稍有动弹作声。

【61】七人商议了一会儿。彭和尚道:“光明右使和紫衫龙王不知去向,金毛狮王存亡难卜,这三位是不必说了。眼前最不幸的事,是五行旗和天鹰教的梁子越结越深,前几日大斗一场,双方死伤均重。倘若他们也能到光明頂上,携手抗敌,别说六大派围攻,便是十二派、十八派,明教也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62】韦一笑冷冷的道:“教主的位子一日不定,本教的纷争一日不解,凭他有天大的本事,这嫌隙总是不能调处。杨左使,在下要问你一句,退敌之后,你拥何人为主?”楊逍淡淡的道:“圣火令归谁所有,我便拥谁为教主。这是本教的祖规,你又问我作甚?”韦一笑道:“圣火令失落已近百年,难道圣火令不出,明教便一日没有教主?六大門派所以胆敢围攻光明頂,没将本教瞧在眼里,还不是因为知道本教乏人统属、内部四分五裂之故。”

【63】周颠哈哈大笑,道:“楊逍,你不愿推选教主,这用心难道我周颠不知道么?明教没有教主,便以你光明左使为尊。哼哼,可是啊,你职位虽然最高,旁人不听你的号令,又有何用?你调得动五行旗么?四大護教法王肯服你指挥么?我们五散人更是闲云野鹤,没当你光明左使者是甚么东西!”

【64】楊逍霍地站起,冷冷的道:“今日外敌相犯,楊逍无暇和各位作此口舌之争,各位若是对明教存亡甘愿袖手旁观,便请下光明頂去罢!楊逍只要不死,日后再图一一奉访。”

【65】彭和尚勸道:“楊左使,你也不必動怒。六大派圍攻明教,凡是本教弟子,人人護教有責,又不是你一個人之事。”

【66】周顛大聲道:“好啊,彭賊禿識得大體,周顛便只識小體?”他激發了牛性,甚麽也不顧了,喝道:“今日偏要議定這教主之位,周顛主張韋一笑出任明教教主。吸血蝙蝠武功高強,機謀多端,本教之中誰也及不上他。”

【67】楊逍哈哈一笑,道:“我瞧还是请周颠当教主的好。明教眼下已是四分五裂的局面,再请周大教主来颠而倒之、倒而颠之一番,那才教好看呢!”

【68】彭莹玉低声道:“是乾坤大挪移!”冷谦听到“乾坤大挪移”五字,登时省悟。“乾坤大挪移”是明教历代相传一门最厉害的武功,其根本道理也并不如何奥妙,只不过先求激发自身。潜力,然后牵引挪移敌劲,但其中变化神奇,却是匪夷所思。自前任教主陽頂天逝世,明教中再也无人会这门功夫,是以六人一时都没想到。如此看来,楊逍其实毫不出力,只是将韦一笑的掌力引着攻向四散人,反过来又将四散人的掌力引去攻击韦一笑,他居中悠闲而立,不过将双方内力牵引传递,隔山观虎斗而已。

【69】冷谦道:“恭喜!无恶意,请罢斗。”他说话简洁,“恭喜”两字,是庆贺楊逍练成了明教失传己久的“乾坤大挪移”神功;“无恶意”是说我们六人这次上山,对你绝无恶意,原是诚心共抗外敌而来;“请罢斗”是双方罢斗,不可误会。

【70】楊逍道:“六大門派和我明教为敌,真刀真枪,决一死战,那才是男子汉大丈夫的行径。空见神僧仁侠之名播于天下,哪知座下竟有你这等卑鄙无耻之徒……”说到这里,再也支持不住了,双膝一软,坐倒在地。

【71】圓真哈哈大笑,說道:“出奇制勝,兵不厭詐,那是自古已然。我圓真一人,打倒明教七大高手,難道你們輸得還不服氣麽?”

【72】楊逍摇头叹道:“你怎么能偷入光明頂来?这秘道你如何得知?若蒙相示,楊逍死亦瞑目。”他想圆真此次偷袭成功,固是由于身负绝顶武功,但最主要的原因,还在知道偷上光明頂的秘道,越过明教教众的十余道哨线,神不知鬼不觉的突然出手,才能将明教七大高手一举击倒。明教经营总坛光明頂已数百年,凭借危崖天险,实有金城汤池之固,岂知祸起于内,猝不及防,竟至一败涂地,心中忽地想起了《论语》中孔子的几句话:“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73】有分教:少林僧独指灭明教,光明頂七魔归西天。”

【74】楊逍等听了这番话,均是大感惊惧,知他说得出做得到,自己送命不打紧,只怕这传了三十三世的明教,便要亡在这少林僧手下。

【75】只听圆真越说越得意:“明教之中,高手如云,你们若非自相残杀,四分五裂,何致有覆灭之祸?以今日之事而论,你们七人若不是正在自拚掌力,贫僧便悄悄上得光明頂来,又焉能一击成功?这叫做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哈哈,想不到当年威风赫赫的明教,陽頂天一死,便落得如此下场。”

【76】圆真笑道:“各位此时后悔,已然迟了。当年陽頂天任魔教头子之时,气焰何等不可一世,只可惜他死得早了,没能亲眼见到明教的惨败。”

【77】原来韦一笑被圆真一指点中后,虽然受伤极重,但他内力毕竟高人一筹,并非登时全无反击之力,只是装作晕去,等到圆真得意洋洋、绝不防备之际,暴起袭击。这一掌他逼出了全身劲力,为了挽教明教浩劫,意图与敌同归于尽。圆真虽然厉害,但青翼蝠王是明教四大護教法王之一,向与殷天正、谢逊等人齐名,这奋力一击,岂同小可?“寒冰绵掌”的掌力入体,圆真但觉胸口烦恶欲呕,数番潜运内力欲图稳住身子,总是天旋地转,便欲摔倒,只得盘膝坐下,运气与那“寒冰绵掌”的寒气相抗。

【78】刹那之間,廳堂上寂靜無聲,八大高手一齊身受重傷,誰也不能移動半步。八人各運內力,企盼早一步能恢複行動,只要一方早得片刻,便能制死對方。各人心中都是憂急萬狀,均知明教存亡、八人生死,實系于這一線之間。假若圓真能先一步行動,他雖傷重,卻能提劍一一將七人刺死;要是明教七人中有任何一個能先動彈,殺了圓真,明教便此得救。

【79】楊逍等暗暗心焦,但这运气引功之事,实在半分勉强不得,越是心烦气躁,越易大出岔子,这些人个个是内家高手,这中间的道理如何不省得?冷谦等吐纳数下,料知无法赶在圆真的前头,但盼光明頂上楊逍的下属能有一人走进厅来。只须有明教的一名教众入内,便是他不会丝毫武艺,这时只要提根木棍,轻轻一棍便能将圆真打死。

【80】说不得道:“小兄弟,你舍身相救銳金旗数十位兄弟的性命,义烈高风,人人钦佩。眼下我们数人的性命,也全赖你相救,请你走将过来,一拳一掌,将那恶僧打死了罢。”張無忌心下沉吟,半晌不答。说不得道:“这恶僧乘人之危,忽施偷袭,这般卑鄙行径,你是亲耳听到的。你若不打死他,明教上下数万人众,都要被人尽数诛灭。你去打死他,乃是大仁大义的侠义行为。”

【81】張無忌甚感为难,耳听得这圆真和尚出手偷袭,极不光明,但要上前出掌将他打死,却非本心所愿,何况这一掌打下了,那便是永远站在明教一面,和六大門派为敌。太师父、武当六侠、周芷若等等,全成了自己的敌人。又想:“明教素被武林中人公认为邪魔异端,如韦一笑吸食人血、义父滥杀无辜,确有许多不该之处,太师父当年谆谆告诫,千万不可和魔教中人结交,以兔终身受祸,我父亲便因和身属魔教的母亲成亲,因而自刎武当山头,殷鉴不远,覆辙在前。何况这圆真是神僧空见的弟子,空见大师甘受一十三拳七伤拳,只盼能感化我义父,结果却身死拳下,这等大仁大义慈悲心怀,实是武林中千古罕有,我怎能再伤他弟子?”

【82】張無忌深明医理,知道在“玉堂穴”上轻点一指,确能暂阻丹田中真气上行,但并不损伤身体,便道:“知道。”却听圆真道:“小施主千万别上了他们的当。你点我穴道,固然不打紧,但他们内力一复,立时便来杀我,你又如何阻止得了?”周颠骂道:“放你妈的狗臭屁!我们说过不伤你,自然不伤你,明教五散人说过的话,几时不算数了?”

【83】只聽彭瑩玉道:“說不得,我早就說過,單憑咱們明教之力,蒙古鞑子是趕不了的,總須聯絡普天下的英雄豪傑,一齊動手,才能成事。你師兄棒胡,我師弟周子旺,當年造反起事,這等轟轟烈烈的聲勢,到後來仍然一敗塗地,還不是爲了沒有外援麽?”

【84】周颠大声道:“死到临头,你们两个贼秃还在争不清楚,一个说要以明教为主,一个说要联络正大門派。依我周颠来看,都是废话!都是放屁,咱们明教自己四分五裂,六神无主,还主他妈个屁!彭和尚要联络正大門派,更是放屁之至,屁中之尤,六大門派正在围剿咱们,咱们还跟他联络个屁?”

【85】張無忌心中思潮起伏:“看来明教这一教派,中间包藏着许多原委屈折,并非单是专做坏事而已。”便道:“说不得大师,贵教宗旨到底是甚么?可能见示否?”

【86】說不得道:“哈,你還沒死麽?小兄弟,你莫名其妙的爲明教送了性命,我們很是過意不去。反正你已沒幾個時辰好活,本教的秘密就跟你說了,也沒幹系。冷面先生,你說是麽!”冷謙道:“說!”他本該說“你對他說好了”,六個字卻以一個“說”字來包括了。

【87】说不得道:“小兄弟,我明教源于波斯国,唐时传至中土。当时称为祆教。唐皇在各处敕建大云光明寺,为我明教的寺院。我教教义是行善去恶,众生平等,若有金银财物,须当救济贫众,不茹荤酒,崇拜明尊。明尊即是火神,也即是善神。只因历朝贪官污吏欺压我教,教中兄弟不忿,往往起事,自北宋方臘方教主以来,已算不清有多少次了。”

【88】只聽說不得道:“自從我大宋亡在蒙古鞑子手中,明教更成朝廷死敵,我教向以驅除胡虜爲己任。只可惜近年來明教群龍無首,教中諸高手爲了爭奪教主之位,鬧得自相殘殺。終于有的洗手歸隱,有的另立支派,自任教主。

【89】圆真叹了一口气,出神半晌,幽幽的道:“你既非查根问底不可,我便将二十五年前的一件隐事跟你说了。反正你们终不能活着下山,泄漏此事。唉!周颠,你说的不错,这秘道是明教的庄严圣境,历来只有教主一人,方能进入,否则便是犯了教中决不可赦的严规。可是陽頂天的夫人是进去过的,陽頂天犯了教规,曾私带夫人偷进秘道……(周颠插口骂道:“放屁!大放狗屁!”彭莹玉喝道:“周颠,别吵!”)阳夫人又私自带我走进秘道……

【90】周顛插口大罵:“他媽的,呸,呸!胡說八道,我不是明教中人,走進秘道也算不得犯了教規。唉,就算是明教教徒,就算犯下重罪,我又怕甚麽了?”他說起這段往事之時,聲音竟然甚是淒涼。

【91】他竭力抵御至阳热气的煎熬,圆真的话却是一句句清清楚楚的传入耳中:“我师妹和我两家乃是世交,两人从小便有婚姻之约,岂知陽頂天暗中也在私恋我师妹,待他当上明教教主,威震天下,我师妹的父母固是势利之辈,我师妹也心志不坚,竟尔嫁了他,可是她婚后并不见得快活,有时和我相会,不免要找一个极隐秘的所在。陽頂天对我这师妹事事依从,绝无半点违拗,她要去看看秘道,陽頂天虽然极不愿意,但经不起她的软求硬逼,终于带了她进去。自此之后,这光明頂的秘道,明教数百年最神圣庄严的圣地,便成为我和你们教主夫人私相幽会之地,哈哈、哈哈……我在这秘道中来来去去走过数十次,今日重上光明頂,还会费甚么力气?”

【92】周颠、楊逍等听了他这番话,人人哑口无言。周颠只骂了一个“放”字,下面这“屁”字便接不下去。每人胸中怒气充塞,如要炸裂,对于明教的侮辱,再没比这件事更为重大的了;而今日明教覆灭,更由这秘道而起。众人虽然听得眼中如欲喷出火来,却都知圆真的话并非虚假。

【93】圆真续道:“假如陽頂天真是死在我掌底指下,我倒饶了你们明教啦……”他声音渐转低沉,回忆着数十年前的往事,缓缓的道:“那一天晚间,我又和我师妹在秘道中相会,突然之间,听到左首传过来一阵极重浊的呼吸声音,这是从来没有的事,这秘道隐秘之极,外人决计无法找到入口,而明教中人,却又谁也不敢进入。我二人听到这呼吸声音,登即大吃一惊,便即悄悄过去察看,只见陽頂天坐在一间小室之中,手里执着一张羊皮,满脸殷红如血。他见到我们,说道:‘你们两个,很好,很好,对得我住啊!’说了这几句话,忽然间满脸铁青,但脸上这铁青之色一显即隐,立即又变成血红之色,忽青忽红,在瞬息之间接连变换了三次。杨左使,你知道这门功夫罢?”

【94】周顛道:“這麽難?”鐵冠道人道:“倘若不這麽難,哪能說得上是明教的護教神功?”

【95】這些明教中的武學高手,對這“乾坤大挪移”神功都是聞之已久,向來神往,因此一經提及,雖然身處危境,仍是忍不住要談上幾句。

【96】圆真续道:“她叫了好几声,陽頂天仍是毫不动弹。我师妹大着胆子上前去拉他的手,却已僵硬,再探他鼻息,原来已经气绝。我知她心下过意不去,安慰她道:‘看来他是在练一门极难的武功,突然走火,真气逆冲,以致无法挽救。’我师妹道:‘不错,他是在练明教的不世奇功“乾坤大挪移”,正在要紧关头,陡然间发现了我和你私下相会,虽不是我亲手杀他,可是他却因我而死。’“我正想说些甚么话来开导劝解,她忽然指着我身后,喝道:‘甚么人?”

【97】“嘿嘿,陽頂天说道:‘我娶到你的人,却娶不到你的心。’我得到了师妹的心,却终于得不到她的人。她是我生平至敬至爱之人,若不是陽頂天从中捣乱,我们的美满姻缘何至有如此悲惨下场?若不是陽頂天当上魔教教主,我师妹也决计不会嫁给这个大上她二十多岁之人。陽頂天是死了,我奈何他不得,但魔教还是在世上横行。当时我指着陽頂天和我师妹两人的尸身,说道:‘我成昆立誓要竭尽所能,覆灭明教。大功告成之日,当来两位之前自刎相谢。’哈哈,楊逍、韦一笑,你们马上便要死了,我成昆也已命不久长,只不过我是心愿完成,欣然自刎,可胜于你们万倍了。这些年来,我没一刻不在筹思摧毁魔教。唉,我成昆一生不幸,爱妻为人所夺,唯一的爱徒,却又恨我入骨……”

【98】楊逍等人听到这里,都不禁惕然心惊,这些年来个个都如蒙在鼓里,浑不知有大敌窥伺在旁,处心积虑的要毁灭明教,各人为了争夺教主之位,闹得混乱不堪,圆真这番话真如当头棒喝,发人猛省。

【99】只聽圓真得意洋洋又道:“謝遜濫殺江湖好漢,到處留下我的姓名,想要逼我出來,哈哈,我哪會挺身而出?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謝遜結下無數冤家,這些血仇最後終于會盡數算到明教的帳上,他殺人之時偶爾遇到凶險,我便在暗中解救,他是我手中的殺人之刀,怎能讓他給人毀了?你們魔教外敵是樹得夠多了,再加上衆高手爭做教主,內哄不休,正好一一墮在我的計中,謝遜沒殺了宋遠橋,雖是憾事,但他拳斃少林神僧空見,掌傷崆峒五老,王盤山上傷斃各家各派的好手不計其數,連他老朋殷天正天鷹教的壇主也害了……好徒兒啊好徒兒。不枉我當年盡心竭力、傳了他一身好武功!”

【100】她一面說,一面高舉木條,察看周遭情景。只見處身之地似是一間石室,堆滿了弓箭兵器,大都鐵鏽斑斑,顯是明教昔人以備在地道內用以抵禦外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