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月神教

當前位置:首頁>門派大全>日月神教

日月神教

日月神教

日月神教
小說 笑傲江湖
時代 明朝以後
祖師 (不明)
人物 十長老
任我行
任盈盈
曲洋
向問天
梅莊四友
上官雲
童百熊
東方不敗
楊蓮亭

日月神教(在旧版金庸小說称为朝陽神教)金庸武侠小說《笑傲江湖》的虚构组织,但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传自《倚天屠龙记》中的明教(摩尼教)。

故事发生的八十余年前,日月教几名高手长老夜袭武当山,将武当派开山祖師张三丰真人曾用的“真武剑”连同张三丰手书的武当镇派之宝《太极拳经》一并盗去。   

随后数十年,华山派抄得《葵花宝典》一部分,日月神教“十長老”攻上华山抢之,后虽被赶来的五岳剑派重创,但书已到手。   

五年后,“十長老”想好破解之策,重上华山,大败五岳剑派,五岳剑派伤亡惨重,五派恼羞成怒,设毒计把十長老诱入山腹石洞中,用巨石封死洞口,十長老以巨斧开凿出口未果,全亡。   

故事发生的十二年前,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被東方不敗困于西湖底,东方担任教主,执掌大权。   

之后,東方不敗专心修习任我行传之的《葵花宝典》,不再问事,将教中所有事务交给總管楊蓮亭处理。   

楊蓮亭为了讨好東方不敗,使用“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云云切口。   

故事发生期间,任我行脱狱,合令狐冲、任盈盈、向問天、上官雲共五人之力,险胜并诛杀東方不敗于黑木崖密谷中,任我行重执教主职位。   

其後,任我行在剿滅五嶽劍派一役中,舊疾複發,病故,由其女任盈盈暫任教主。   

任盈盈与向問天赠予少林奇书、归还武当至宝,化解与正教之间的恩怨。   

再其后,任盈盈将教主职位交于向問天。服丧期满后与令狐冲结为连理。

武功

  • 吸星大法
從大理段氏流傳的“北冥神功”與星宿派的“化功大法”融合成,是將別人的內力吸收,將這些別人的內力化成自己體內的內力。
將內力散入經脈,或將真氣排出,如散入經穴,再彙而爲一,那便多一分強一分了,正邪兩派談及吸星大法無不談虎色變。

人物

  • 教主
  • 任我行
任盈盈之父,被東方不敗刺瞎右眼,后内力反噬而死。
  • 東方不敗
夺取任我行的教主之位,后被任我行,向問天,任盈盈和令狐冲联手所杀。
  • 任盈盈
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独女,東方不敗夺权后尊为“圣姑”,隐居洛阳,后嫁令狐冲为妻。
  • 向問天
  • 總管
  • 楊蓮亭
東方不敗男宠,位居總管,权势极大。被任我行用東方不敗的尸体砸死。
  • 光明使者
    • 右使
  • 東方不敗
  • 左使
  • 向問天
  • 十長老
  • “鐵臂神魔”傅義
  • “大力神魔”範松
日月神教大战五岳剑派的十長老之一,使斧头,曾破恒山派剑法。
  • “飛天神魔”趙鶴
日月神教大战五岳剑派的十長老之一,使雷震挡,曾破恒山派剑法。
  • “金猴神魔”張乘風
日月神教大战五岳剑派的十長老之一,张乘云之兄,使熟铜棍,曾破华山派剑法。
  • “白猿神魔”張乘雲
日月神教大战五岳剑派的十長老之一,张乘风之弟,使熟铜棍,曾破华山派剑法。
  • 新十長老
  • 鮑大楚
任我行脫困後向“江南四友”興師問罪者之一,後歸順任我行。
  • 秦偉邦
任我行脱困后向“江南四友”兴师问罪者之一,从江西青旗旗主升任,被逼服脱去药壳的三尸脑神丹,被向問天踢死。
  • 王誠
任我行脫困後向“江南四友”興師問罪者之一,後歸順任我行。
  • 桑三娘
任我行脫困後向“江南四友”興師問罪者之一,後歸順任我行。
  • 文長老
任我行被囚前三年被逐出教,其後爲嵩山派、泰山派及衡山派圍攻而死。
  • 丘長老
任我行被囚前兩年離奇死于甘肅。
  • 葛長老
于桃谷中布下陷阱捉拿嶽不群者之一。
  • 杜長老
于桃谷中布下陷阱捉拿嶽不群者之一。被岳不群杀死。
  • 莫長老
于桃谷中布下陷阱捉拿嶽不群者之一。被岳不群杀死。
  • 曲洋
日月神教長老,酷愛音律,擅長彈琴,與劉正風結交,並以廣陵散改作成《笑傲江湖》之曲)。被嵩山派的丁勉、陸柏掌力震傷,與劉正風自絕經脈而死。
  • 堂長老
  • 青龍堂
  • “黃面尊者”賈布
青龍堂堂主,使判官笔,奉東方不敗之命上恒山擒拿令狐冲。于恒山翠屏山被方证大师杀死。
  • 白虎堂
  • “雕侠”上官雲
白虎堂堂主,使刀,奉東方不敗之命上恒山擒拿令狐冲,后归顺任我行。
  • 朱雀堂
  • 羅長老
朱雀堂堂主。因不服東方不敗接任教主,被童百熊一刀杀死。
  • 風雷堂
  • 童百熊
使刀,与東方不敗交情极厚。被東方不敗以绣花针刺中眉心、左右太阳穴及鼻下人中而死。
  • 教衆
  • 綠竹翁
隱居在洛陽綠竹巷中的高人,不僅善于彈琴吹箫,更是日月神教中的武學好手。
  • “江南四友”
  • 黃鍾公
  • 黑白子
  • 禿筆翁
  • 丹青生
  • 郝某
任我行被囚前一年被東方不敗处决。
  • 盧大哥
少室山下圍攻林平之、嶽靈珊者之一。被令狐沖殺死。
  • 史老三
少室山下圍攻林平之、嶽靈珊者之一,被嶽靈珊所傷。被令狐沖殺死。
  • 闵老二
少室山下圍攻林平之、嶽靈珊者之一。被令狐沖殺死。
  • 包某
假扮東方不敗者。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金庸武侠小說《笑傲江湖》中的虚构門派,旧版小說称为「朝陽神教」,新版小說将其修改为「日月神教」。

日月神教總壇在書中位于河北的黑木崖,因教中之人行事詭異,多造殺孽,故被江湖中人稱之爲魔教,日月教與名門正派的「五嶽劍派」格格不入。

神教的至強武功爲《吸星大法》和從華山奪來的《葵花寶典》殘本。

另有獨門暗器「黑血神針」。

大事年表

故事发生的八十余年前,日月教几名高手长老夜袭武当山,将武当派开山祖師张三丰真人曾用的“真武剑”连同张三丰手书的武当镇派之宝《太极拳经》一并盗去。

随后数十年,华山派抄得《葵花宝典》一部分,神教「十長老」攻上华山抢之,后虽被赶来的「五岳剑派」重创,但书已到手。

五年后,「十長老」想好破解之策,重上华山,大败「五岳剑派」,「五岳剑派」伤亡惨重,五派恼羞成怒,设毒计把十長老诱入山腹石洞中,用巨石封死洞口,十長老以巨斧开凿出口未果,全亡。

故事发生的十二年前,教主任我行被東方不敗困于「梅庄」,東方不敗担任教主,执掌大权。

之后,東方不敗专心修习《葵花宝典》,不再政事,将教中所有事务交给總管楊蓮亭处理。

楊蓮亭为了讨好東方不敗,使用「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云云切口。

故事发生期间,任我行脱狱,合令狐冲、任盈盈、向問天、上官雲共五人之力,险胜并诛杀東方不敗于黑木崖密谷中,任我行重掌教主之位。

其後,任我行在剿滅五嶽劍派一役中,舊疾複發,病故,由其女任盈盈暫任教主。

任盈盈与向問天赠予少林奇书、归还武当至宝,化解与正教之间的恩怨。

再其后,任盈盈将教主职位交于向問天。服丧期满后与令狐冲结为连理。

神教教主

任我行

金庸武侠小說《笑傲江湖》中的主要人物之一。任盈盈之父。

本为日月神教教主,被東方不敗夺权而遭囚于梅庄黑牢。

后得令狐冲相助而重见天日,在杀死東方不敗之后重新登上教主之位。

東方不敗

日月神教的教主,因练习《葵花宝典》而变的性格异常,爱上楊蓮亭,并把前教主任我行囚禁于西湖湖底。

武功本属天下第一,后被男主角令狐冲、任我行、向問天等高手围攻尚能不落下风,却因任盈盈在一旁折磨其爱人楊蓮亭而分神被杀。

內部關系

曆任教主:

任我行

東方不敗

任盈盈

向問天

總管:楊蓮亭

光明使者: 左使:向問天;右使:曲洋

副教主:東方不敗(前任)

聖姑:任盈盈

攻华山十長老

“大力神魔”範松、“飛天神魔”趙鶴、“白猿神魔”張乘雲、“金猴神魔”張乘風等(当年攻上华山神教十長老的其中四位)另有公羊羽化《风清扬别传》中为:血刃神魔徐斩、雪掌神魔于彬、大力神魔范松、飞天神魔赵鹤、白猿神魔张乘云、金猴神魔张乘风、银蝎神魔丁凌、青蛛神魔党隆、绝影神魔薛旭、追风神魔姜滨

神教新十長老

鮑大楚、秦偉邦、王誠、桑三娘、文長老、丘長老、葛長老、杜長老、莫長老、曲洋

堂長老

青龍堂“黃面尊者”賈布;白虎堂“雕侠”上官雲;風雷堂童百熊

教衆

“梅莊四友”黃鍾公、黑白子、禿筆翁、丹青生

黄河老祖(圣姑任盈盈下属)、綠竹翁、五仙教(原五毒教)、天河帮、桐柏双奇等

神教口號

(出自笑傲江湖任我行)

日月神教,戰無不勝,聖教主,文成武德,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出自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

日月神教,戰無不勝,東方教主,文成武德,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辨析

“日月神教”不是“明教”

金庸曾經說:“任我行是日月神教的,張無忌才是明教。”接著,金庸先生還向衆人解釋了“日月神教”不是“明教”的原因。他說,所謂的“日”、“月”並不是像人們想像中的由“明”字拆開來的。

人们心目中的摩尼教印象很多来自于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說。张无忌、小昭等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形象都让人难忘。不少读者误以为金庸小說中的日月神教即是明教,以为是明教在被朱元璋夺取政权之后,教衆流落民间,而取“明”之意为“日月神教”。金庸先生在此明确了只有张无忌才是摩尼教徒,这就能让人们对明教有更多的了解。?

參考資料
  • 1. ?? “日月神教”不是“明教”?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向問天道:“兄弟,任教主的吸星神功,当世便只你一个传人,实是可喜可贺。”令狐冲奇道:“任教主?”向問天道:“原来你到此刻还不知任教主的身分,这一位便是日月神教的任教主,他名讳是上‘我’下‘行’,你可曾听见过吗?”

【2】令狐冲知道“日月神教”就是魔教,只不过他本教之人自称日月神教,教外之人则称之为魔教,但魔教教主向来便是東方不敗,怎地又出来一个任我行?他嗫嚅道:“任……任教主的名讳,我是在那铁板上摸到的,却不知他是教主。”

【3】那身材魁梧的老者突然喝道:“他是甚么教主了?我日月神教的教主,普天下皆知是东方教主。这姓任的反教作乱,早已除名开革。向問天,你附逆为非,罪大恶极。”

【4】黃鍾公转过身来,靠墙而立,说道:“我四兄弟身入日月神教,本意是在江湖上行侠仗义,好好作一番事业。但任教主性子暴躁,威福自用,我四兄弟早萌退志。东方教主接任之后,宠信奸佞,锄除教中老兄弟。我四人更是心灰意懒,讨此差使,一来得以远离黑木崖,不必与人勾心斗角,二来闲居西湖,琴书遣怀。十二年来,清福也已享得够了。人生于世,忧多乐少,本就如此……”说到这里,轻哼一声,身子慢慢软垂下去。

【5】任我行道:“我和你二人結爲金蘭兄弟,今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向兄弟爲日月神教的光明左使,你便爲我教的光明右使。你意下如何?”

【6】任我行淡淡一笑,道:“你叫我教主,其实我此刻虽然得脱牢笼,仍是性命朝不保夕,‘教主’二字,也不过说来好听而已。今日普天之下,人人都知日月神教的教主乃是東方不敗。此人武功之高,决不在我之下,权谋智计,更远胜于我。他麾下人才济济,凭我和向兄弟二人,要想从他手中夺回教主之位,当真是以卵击石、痴心妄想之举。你不愿和我结为兄弟,原是明哲保身的美事,来来来,咱们杯酒言欢,这话再也休提了。”

【7】任我行道:“多年以来,《葵花宝典》一直是日月神教的镇教之宝,历来均是上代教主传给下一代教主。其时我修习吸星大法废寝忘食,甚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便想将教主之位传给東方不敗。将《葵花宝典》传给他,原是向他表示得十分明白,不久之后,我便会以教主之位相授。唉,東方不敗原是个十分聪明之人,这教主之位明明已交在他的手里,他为甚么这样心急,不肯等到我正式召开总坛,正式公布于众?却偏偏要干这叛逆篡位的事?”

【8】你若入了本教,他日教主的繼承人非你莫屬。就算你嫌日月神教的聲名不好,難道不能在你手中力加整頓,爲天下人造福麽?”

【9】令狐沖聽他這番話入情入理,微覺心動,只見任我行左手拿起酒杯,重重在桌上一放,右手提起酒壺,斟滿了一杯酒,說道:“數百年來,我日月神教和正教諸派爲仇,向來勢不兩立。你如固執己見,不入我教,自己內傷難愈,性命不保,固不必說,只怕你師父、師娘的華山派……嘿嘿,我要使華山派師徒盡數覆滅,華山一派從此在武林中除名,卻也不是甚麽難事。你我今日在此相聚,大是有緣,你若聽我良言相勸,便請幹了此懷。”

【10】突然間心念一動:“那蒙面人的頭腦臨去之時,叫道:‘魔教任教主在此,大家識相些,這就去罷!’魔教中人自稱本教爲‘日月神教’,聽到‘魔教’二字,認爲是汙辱之稱,往往便因這二字稱呼,就此殺人。爲甚麽這人卻口稱‘魔教’?他既說‘魔教’,便決不是魔教中人。那麽這一夥人到底是甚麽來曆?”耳聽得衆弟子哭聲甚悲,當下也不去打擾,倚在一株樹旁,片刻便睡著了。

【11】便在此時,聽得一個蒼老的男子聲音叫道:“定閑、定逸,今日送你們一起上西方極樂世界,得證正果,不須多謝我們啦。”令狐沖心中一喜:“兩位師太並未遭難,幸喜沒有來遲,”又有一個男子聲音叫道:“東方教主好好勸你們歸降投誠,你們偏偏固執不聽,自今而後,武林中可再沒恒山一派了。”先前那人叫道:“你們可怨不得我日月神教心狠手辣,只好怪自己頑固,累得許多年輕弟子枉自送了性命,實在可惜。哈哈,哈哈!”

【12】定閑師太微微一笑,問道:“任大小姐,可便是日月神教前教主的大小姐嗎?”

【13】向問天道:“这位是日月神教任教主,在下向問天。”

【14】余沧海突然插口道:“魔教中人行径与常人相反,常人是以德报德,奸邪之徒却是恩将仇报。”向問天道:”奇怪,奇怪!余观主是几时入的日月神教?”余沧海怒道:“甚么?谁说我入了魔教?”向問天道:”你说我神教中人恩将仇报。但福建福威镖局林总镖头,当年救过你全家性命,每年又送你一万两银子,你青城派却反而害死了林总镖头。余观主恩将仇报之名播于天下,无人不知。如此说来,余观主必是我教的教友了。很好,很好,欢迎之至。”余沧海怒道:”胡说八道,乱放狗屁!”向問天道:”我说欢迎之至,乃是一番好意。余观主却骂我乱放狗屁,这不是恩将仇报,却是甚么?可见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人一生一世恩将仇报,便在一言一动之中也流露了出来。”

【15】任我行道:“不过在我所佩服的人中,大和尚的排名还不是第一。我所佩服的当世第一位武林人物,是篡了我日月神教教主之位的東方不敗。”

【16】岳不群大声道:“任先生行奸使诈,胜得毫不光明正大,非正人君子之所为。”向問天笑道:“我日月神教之中,也有正人君子么?任教主若是正人君子,早就跟你同流合污了,还比试甚么?”岳不群为之语塞。

【17】任我行大聲道:“華山掌門,有甚麽希罕?將來老夫一命歸天,日月神教教主之位,難道還逃得出我乘龍快婿的手掌麽?”

【18】旁观众人见令狐冲如此使剑,自然均知他有意相让。任我行和向問天相对瞧了一眼,都是深有忧色。两人不约而同的想起,那日在杭州孤山梅庄,任我行邀令狐冲投身日月神教,许他担当光明右使之位,日后还可出任教主,又允授他秘诀,用以化解“吸星大法”中异种内力反噬的恶果。但这年轻人丝毫不为所动,足见他对师门十分忠义。此刻更见他对旧日的师父师娘神色恭谨之极,直似岳不群便要一剑将他刺死,也是心所甘愿。他所使招式全是守势,如此斗下去焉有胜望?令狐冲显然决计不肯胜过师父,更不肯当着这许多成名的英雄之前胜过师父。若不是他明知这一仗输了之后,盈盈等三人便要在少室山囚禁,只怕拆不上十招,便已弃剑认输了。任、向二人彷徨无计,相对又望了一眼,目光中便只三个字:“怎么办?”

【19】盈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一生下地,日月神教中人人便當她公主一般,誰也不敢違拗她半點,待得年紀愈長,更是頤指氣使,要怎麽便怎麽,從無一人敢和她說一句笑話。此刻和令狐沖如此笑谑,當真是生平從無此樂。

【20】任我行知道女儿十分要强好胜,令狐冲既未提出求婚,此刻就不便多说,反正那也只是迟早间之事,当下又是哈哈一笑,说道:“很好,很好,终身大事,慢慢再谈。冲儿,打通左臂经脉的秘诀,我先传你。”将他招往一旁,将如何运气、如何通脉的法门说 了,待听他复述一遍,记忆无误,又道:“你助我驱除寒毒,我教你通畅经脉,咱俩仍是两不亏欠。要令左臂经脉复元,须得七日时光,可不能躁进。”令狐冲应道:“是。”  任我行招招手,叫向問天和盈盈过来,说道:“冲儿,那日在孤山梅庄,我邀你入我日月神教,当时你一口拒却。今日情势已大不相同,老夫旧事重提,这一次,你再不会推三阻四了罢?”令狐冲踌躇未答,任我行又道:“你习了我的吸星大法之后,他日后患无穷,体内异种真气发作之时,当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老夫说过的话,决无反悔,你若不入本教,纵然盈盈嫁你,我也不能传你化解之道。就算我女儿怪我一世,我也是这一句话。我们眼前大事,是去向東方不敗算帐,你是不是随我们同去?”

【21】令狐沖道:“教主莫怪,晚輩決計不入日月神教。”這兩句話朗朗說來,斬釘截鐵,絕無轉圜余地。

【22】任我行等三人一听,登时变色。向問天道:“那却是为何?你瞧不起日月神教吗?”

【23】令狐沖指著雪地上十余具屍首,說道:“日月神教中盡是這些人,晚輩雖然不肖,卻也羞與爲伍。再說,晚輩已答應了定閑師太,要去當恒山派的掌門。”

【24】左首青衣老者蜡黄面皮,朗声说道:“日月神教东方教主,委派贾布、上官雲,前来祝贺令狐大侠荣任恒山派掌门。恭祝恒山派发扬光大,令狐掌门威震武林。”

【25】这些左道之士大半与魔教颇有瓜葛,其中还有人服了東方不敗的“三尸脑神丹”,听到“东方教主”四字便即心惊胆战。群豪就算不识得这两个老者的,也都久闻其名,左首那人是“黃面尊者”賈布,右首那人复姓上官,单名一个云字,外号叫做“雕侠”。两人武功之高,据说远在一般寻常門派的掌门人与帮主、总舵主之上。两人在日月神教之中,资历也不甚深,但近数年来教中变迁甚大,元老眷宿如向問天一类人或遭排斥,或自行退隐,眼前贾布与上官雲是教中极有权势、极有头脸的第一流人物。这一次東方不敗派他二人亲来,对令狐冲可说是给足面子了。

【26】忽聽得山道上傳來一個女子清脆的叫聲:“日月神教任大小姐到!”

【27】正僵持间,灵龟阁下忽然有人叫道:“火起,火起!”红光闪动,黑烟冲上,正是阁楼底下着了火。盈盈大声叫道:“贾布,你好狠心,干么放火想烧死你的老部下?”贾布怒道:“胡说八盈盈叫道:“千秋万载,一统江湖!日月神教教衆,东方教主有令:快下去救火!”说着向前疾冲。令狐冲、方证、冲虚三人乘势奔前。盈盈叫的是本教切口,加之阁下火起,混乱中诸教衆只一呆,令狐冲等三人便已横越半截飞桥,破窗入阁。

【28】银铃声从高而下的响将下来,十分迅速,铃声止歇不久,一名身穿黄衣的教徒走进来,双手展开一幅黄布,读道:“日月神教文成武德、仁义英明教主东方令曰:贾布、上官雲遵奉令旨,成功而归,殊堪嘉尚,着即带同俘虏,上崖进见。”

【29】童百熊叫道:“东方兄弟,这几年来,我要见你一面也难。你隐居起来,苦练《葵花宝典》,可知不知道教中故旧星散,大祸便在眉睫吗?”東方不敗仍是默不作声。童百熊道:“你杀我不打紧,折磨我不打紧,可是将一个威震江湖数百年的日月神教毁了,那可成了千古罪人。你为甚么不说话?你是练功走了火,不会说话了,是不是?”

【30】任我行纵身抢到,一把抓住東方不敗后颈,将他提到殿口,大声道:“众人听着,这家伙假冒東方不敗,祸乱我日月神教,大家看清了他的嘴脸。”

【31】楊蓮亭昂然道:“你是甚么东西,也配来问我?我认得你是反,教叛徒向問天。日月神教早将你革逐出教,你凭甚么重回黑木崖来?”

【32】众武士均是二十来岁的青年,从未见过他,自是不识。自東方不敗接任教主,手下亲信揣摩到他心意,相诫不提前任教主之事,因此这些武士连任我行的名字也没听见过,倒似日月神教创教数百年,自古至今便是東方不敗当教主一般。众武士面面相觑,不敢接话。

【33】但这人脸上的惊讶神态,却又远不如任我行等人之甚。除了令狐冲之外,众人都认得这人明明便是夺取了日月神教教主之位、十余年来号称武功天下第一的東方不敗。可是此刻他剃光了胡须,脸上竟然施了脂粉,身上那件衣衫式样男不男、女不女,颜色之妖,便穿在盈盈身上,也显得太娇艳、太刺眼了些。

【34】東方不敗冷冷一笑,叹道:“这可真教人为难了!童大哥,想当年在太行山之时,潞东七虎向我围攻。其时我练功未成,又被他们忽施偷袭,右手受了重伤,眼见得命在顷刻,若不是你舍命相救,做兄弟的又怎能活得到今日?”童百熊哼了一声,道:“你竟还记得这些旧事。”東方不敗道:“我怎不记得?当年我接掌日月神教大权,朱雀堂羅長老心中不服,啰里啰唆,是你一刀将羅長老杀了。从此本教之中,再也没第二人敢有半句异言。你这拥戴的功劳,可着实不小啊。”童百熊气愤愤的道:“只怪我当年胡涂!”

【35】我在日月神教,本来只是風雷堂長老座下一名副香主,你破格提拔,连年升我的职,甚至连本教至宝《葵花宝典》也传了给我,指定我将来接替你为本教教主。此恩此德,東方不敗永不敢忘。”

【36】只听東方不敗又道:“初时我一心一意只想做日月神教教主,想甚么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于是处心积虑的谋你的位,剪除你的羽翼。向兄弟,我这番计谋,可瞒不过你。日月神教之中,除了任教主和我東方不敗之外,要算你是个人才了。”

【37】東方不敗的目光缓缓转到盈盈脸上,问道:“任大小姐,这几年来我待你怎样?”盈盈道:“你待我很好。”東方不敗又叹了口气,幽幽的道:“很好是谈不上,只不过我一直很羡慕你。一个人生而为女子,已比臭男子幸运百倍,何况你这般千娇百媚,青春年少。我若得能和你易地而处,别说是日月神教的教主,就算是皇帝老子,我也不做。”

【38】任我行得誅大仇,重奪日月神教教主之位,卻也由此而失了一只眼睛,一時喜怒交迸,仰天長笑,聲震屋瓦。但笑聲之中,卻也充滿了憤怒之意。

【39】任我行以前當日月神教教主,與教下部屬兄弟相稱,相見時只是抱拳拱手而已,突見衆人跪下,當即站起,將手一擺,道:“不必……”心下忽想:

【40】令狐冲站在殿口,太阳光从背后射来,殿外一片明朗,阴暗的长殿之中却是近百人伏在地下,口吐颂辞。他心下说不出厌恶,寻思:“盈盈对我如此,她如真要我加盟日月神教,我原非顺她之意不可。等得我去了嵩山,阻止左冷禅当上五嶽派的掌门,对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二位有了交代,再在恒山派中选出女弟子来接任掌门,我身一获自由,加盟神教,也可商量。可是要我学这些人的样,岂不是枉自为人?我日后娶盈盈为妻,任教主是我岳父,向他磕头跪拜,那是应有之义,可是甚么‘中兴圣教,泽被苍生’,甚么‘文成武德,仁义英明’,男子汉大丈夫整日价说这些无耻的言语,当真玷污了英雄豪杰的清白!我当初只道这些无聊的玩意儿,只是東方不敗与楊蓮亭所想出来折磨人的手段,但瞧这情形,任教主听着这些谀词,竟也欣然自得,丝毫不觉得肉麻!”

【41】盈盈道:“我不是說武功,是說一個人的性子。東方叔叔就是不練《葵花寶典》,他當上了日月神教的教主,大權在手,生殺予奪,自然而然的會狂妄自大起來。”

【42】盈盈突然縱身而出,奔到江邊,腰間一探,手中已多了兩柄短劍,朗聲說道:“你們瞧清楚了,我是日月神教任教主之女,任盈盈便是,可不是恒山派的。你們六個大男人,合手欺侮一個女流之輩,教人看不過去。任姑娘路見不平,這樁事得管上一管。”

【43】想到这里,不由得觉得東方不敗有些可怜,又想:“他囚禁了我爹爹之后,待我着实不薄,礼数周到。我在日月神教之中,便和公主娘娘无异。今日我亲生爹爹身为教主,我反无昔时的权柄风光。唉,我今日已有了冲郎,还要那些劳什子的权柄风光干甚么?”

【44】岳不群料知无幸,骂道:“是我杀的。魔教邪徒,人人得而诛之。”鮑大楚本欲再踢,但想令狐冲跟教主交情极深,又是大小姐的未来夫婿,他说过“不可伤他”,便不敢违命。盈盈冷笑道:“你自负是正教掌门,可是干出来的事,比我们日月神教教下邪恶百倍,还有脸来骂我们是邪徒。连你夫人也对你痛心疾首,宁可自杀,也不愿再和你做夫妻,你还有脸活在世上吗?”岳不群骂道:“小妖女胡说八道!我夫人明明是给你们害死的,却来诬赖,说她是自杀。”

【45】旁人一見,心下暗暗喝采:‘嘿,好一個美貌鄉下大姑娘,怎地跟著這一個傻不楞登的臭小子,豈不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待得仔細多看上幾眼,不免認出這朵鮮花原來是日月神教的任大小姐,這堆牛糞呢,自然是大蒙任小姐垂青的令狐沖了。”盈盈笑道:“閣下大可不用如此謙虛。”

【46】你小兩口兒當真福命不小。我早知聖姑她老人家待屬下最好。”盈盈道:“你們這次來到恒山,是奉了誰的號令?有甚麽圖謀?”遊迅道:“小人是受了華山嶽不群那狗頭的欺騙,他說是奉了神教任教主的黑木令旨,要將恒山群尼一齊擒拿到黑木崖去,聽由任教主發落。”盈盈問道:“嶽不群手中有黑木令?”遊迅道:“是,是!下屬仔細看過,他拿的確是日月神教的黑木令,否則屬下對教主和聖姑忠心耿耿,又怎會聽嶽不群這狗頭的話?”盈盈尋思:

【47】令狐沖登時省悟,說道:“是了,你爹爹擒拿恒山派弟子,用意是在脅迫我加盟日月神教。”盈盈道:“正是。爹爹其實很喜歡你,何況你又是他神功大法的唯一傳人。”令狐沖道:“我決不願加盟神教,甚麽‘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甚麽‘文成武德,澤被蒼生’這些肉麻話,我聽了就要作嘔。”

【48】突然間鼓聲和號角聲同時止歇,七八人齊聲喝道:“日月神教文成武德、澤被蒼生任教主駕到!”這七八人都是功力十分深厚的內家高手,齊聲呼喝,山谷鳴響,群山之間,四周回聲傳至:“任教主駕到!任教主駕到!”威勢懾人,不戒和尚等都爲之變色。

【49】过了一会,叫声止歇,四下里一片寂静,有人朗声说道:“日月神教文成武德、泽被苍生、任教主有令:五岳剑派掌门人暨门下诸弟子听者:大伙齐赴朝阳峰石楼相会。”他朗声连说了三遍,稍停片刻,又道:“十二堂正副香主,率领座下教衆,清查诸峰诸谷,把守要道,不许闲杂人等胡乱行走。不奉号令者格杀不论!”登时便有二三十人齐声答应。

【50】向問天道:“待属下再行催唤!”左手一挥,便有八名黄衫老者一列排在峰前,齐声唤道:“日月神教文成武德、泽被苍生任教主有令:泰山、衡山、华山、嵩山四派上下人等,速速上朝阳峰来相会。各堂香主尽速催请,不得有误。”这八名老者都是内功深厚的高手,齐声呼喝,声音远远传了出去,诸峰尽闻。但听得东南西北各处,有数十个声音答应:“遵命。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那自是日月教各堂香主的应声了。任我行微笑道:“令狐掌门,且请一旁就座。”

【51】不戒和尚哈哈大笑,叫道:“说得好,说得好!”向問天怒道:“你是哪一门哪一派的?到这里来干甚么?”他眼见恒山派弟子不肯向任我行磕头,势成僵局,倘若去为难这干女弟子,于令狐冲脸上便不好看,当即去对付不戒和尚,以分任我行之心,将磕头之事混过去便是。不戒和尚笑道:“和尚是大庙不收、小庙不要的野和尚,无门无派,听见这里有人聚会,便过来瞧瞧热闹。”向問天道:“今日日月神教在此会见五岳剑派,闲杂人等,不得在此罗唆,你下山去罢!”向問天这么说,那是冲着令狐冲的面子,可算得已颇为客气,他见不戒和尚和恒山派女弟子同来,料想和恒山派有些瓜葛,不欲令他过份难堪。

【52】向問天和众长老等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均感甚是没趣。此番日月教大举前来华山,事先布置周详异常,不但全教好手尽出,更召集了属下各帮、各寨、各洞、各岛群豪,准拟一举而将五岳剑派尽数收服。五派如不肯降服,便即聚而歼之。从此任我行和日月神教威震天下。再挑了少林、武当两派,正教中更无一派能与抗手,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基业,便于今日在华山朝阳峰上轰轰烈烈的奠下了。不料左冷禅、岳不群以及泰山派中的几名前辈尽皆自相残杀而死,莫大先生不知去向,四派的后辈弟子也没剩下多少。任我行殚精竭虑的一番巧妙策划,竟然尽皆落空。

【53】令狐沖道:“第一件,晚輩受恒山派前掌門定閑師太的重托,出任恒山掌門,縱不能光大恒山派門戶,也決不能將恒山一派帶入日月神教,否則將來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去見定閑師太?這是第一件。第二件乃是私事,我求教主將令愛千金,許配于我爲妻。”

【54】其實在任我行心中,此刻卻已另有一番計較,令狐沖劍術雖精,畢竟孤掌難鳴,恒山一派,已不足爲患。他挂在心上的,其實是少林與武當兩派,心想令狐沖回去,突然向少林與武當求援,這兩派也必盡遣高手,上見性峰去相助。他偏偏不攻恒山,卻出其不意的突襲武當,再在少室山與武當山之間設下三道厲害的埋伏。武當山與少林寺相距不過數百裏,武當有事,自然就近通知少林。這時少林寺的高手一大半已去了恒山,余下的定然傾巢而出,前赴武當相援。那時日月神教一舉挑了少林派的根本重地,先將少林寺燒了,然後埋伏盡起,前後夾擊,將赴武當應援的少林僧衆殲滅,再重重圍困武當山,卻不即進攻。等到恒山上的少林、武當兩派好手得知訊息,千裏奔命,趕來武當,日月神教以逸待勞,半路伏擊,定可得手。此後攻武當、滅恒山,已是易如反掌了。

【55】他在這霎時之間,已定下除滅少林、武當兩大勁敵的大計,在心中反複盤算,料想十九可成。令狐沖不肯入教,雖然削了自己臉面,但正因此一來,反而成就了日月神教一統江湖的大業,心中歡喜,實是難以形容。

【56】忽听得向問天道:“大家听了:圣教主明知令狐冲倔强顽固,不受抬举,却仍然好言相劝,固是圣教主宽大为怀,爱惜人才,但另有一番深意,却非令狐冲这一介莽夫所能知。咱们今日不费吹灰之力,灭了嵩山、泰山、华山、衡山四派,日月神教,威名大振!”

【57】另一人道:“聖教主光照天下,猶似我日月神教澤被蒼生,又如大旱天降下的甘霖,人人見了歡喜,心中感恩不盡。”又有一人道:“古往今來的大英雄、大豪傑、大聖賢中,沒一個能及得上聖教主的。孔夫子的武功哪有聖教主高強?關王爺是匹夫之勇,哪有聖教主的智謀?諸葛亮計策雖高,叫他提一把劍來,跟咱們聖教主比比劍法看?”

【58】陽光照射在任我行臉上、身上,這日月神教教主威風凜凜,宛若天神。

【59】忽聽得唢呐之聲響起,樂聲悅耳,並無殺伐之音。數人一齊朗聲說道:“日月神教聖教主,欲上見性峰來,和恒山派令狐掌門相會。”正是日月教諸長老齊聲而道。

【60】各教衆分批站定后,上来十名长老,五个一边,各站左右。音乐声突然止歇,十名长老齐声说道:“日月神教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圣教主驾到。”

【61】“当日在朝阳峰上,向大哥与十長老会商,一致举我接任日月神教教主。”“原来任教主是任大小姐,不是任老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