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城派

當前位置:首頁>門派大全>青城派

青城派

青城派

青城派是道教內丹修煉的派別。青城派發源于中國道教發祥地,中國曆史文化名城,國家5A級風景區,世界文化遺産中國四川省都江堰市青城山。相傳起始于青城丈人,又有李八百等人習傳之。青城丹法的“無爲”修持集中體現在曆代的口訣上,即“守無致虛”。其中分三個層次:初步入手功夫爲“守中致和”;第二步爲“了一化萬”,第三步爲“萬化歸一,一歸虛無”。然而其“訣中訣”久已不傳,故修持者通常難以把握見驗。
青城派
小說 《天龍八部》
《笑傲江湖》
《俠客行》
《書劍恩仇錄》
時代 宋、明、清
掌門 司馬林
長青子
余滄海
人物 司馬衛
諸保昆
侯人英
洪人雄
于人豪
羅人傑(青城四秀,英雄豪傑)
旭山道長
慧侶道人

在金庸及其他很多武侠小說都会登场的門派之一。

在梁羽生小說中以三种武林绝学著名,分别是天罗步、天遁剑和天罡掌。

金庸小說中始见于金庸的《天龍八部》(第十三章 水榭听香 指点群豪戏),《笑傲江湖》中出现场数最多,贯穿了整个故事。

在《笑傲江湖》中正式担任掌門的是余滄海,师傅是長青子,为了得到“辟邪劍法”而驱使青城派众弟子将福威镖局灭门,其后余滄海及其门下多数弟子都被为报灭门大仇的林平之以“辟邪劍法”杀害。

后来在《俠客行》和《書劍恩仇錄》的戏份不多。

目錄

  • 1 青城派絕學
  • 2 參見
  • 3 參考資料
  • 4 外部鏈接

青城派絕學

  • 內功
青城心法
青城派內功
  • 掌法
摧心掌
黑沙掌
  • 劍法
天遁劍法
劍法以狠、准、捷、变四字诀著名,来无踪,去无迹,所以称为天遁劍法。
松风劍法
蹑云劍法
  • 輕功
無影幻腳
  • 暗器
青字九打
爲青城派鎮山絕技之一,以獨門兵刃“雷公轟”搭配不同暗器使出,但因時日久遠,已有部分招數失傳,招式有“青蜂釘”等。
城字十八破
爲青城派鎮山絕技之一,以獨門兵刃“雷公轟”施展,但因時日久遠,已有部分招數失傳,招式有破甲式、破盾等、破牌式等。

參見

  • 門派

參考資料

  • 青城武术中兴者——青城派第36代掌門刘绥滨
  • 青城派掌門人“震中寻师”

外部鏈接

  • 金庸武侠小說武功大盘点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曆史沿革

道教內丹修煉的派別。相傳起始于青城丈人,又有李八百等人習傳之。近人蕭天石自稱得覽《青城秘錄》、《青城玉房訣》等,了悉其旨歸,在其《道家養生學概要》、《道海玄微》中作了闡述。青城派修煉最重一個“無”字,自“虛無”二字去體認參證。因而主張,功法下手即從最上乘起,修得上乘,中下乘之效驗可兼得,無爲而有爲,無作而有作。該派認爲無修而有修,斯爲大修;無成而成,斯爲大成;無德而德,斯爲大德;無有而有,斯爲大有。在“清靜無爲”中突出地講求心無爲,即心性清靜無爲,反對只知求清靜于外,不知求清靜于內。因此,心性清靜無爲,便生有爲,心清靜無功,便生有功。同時,在靜觀止念過程中切忌沈思冥想,切忌妄生意象與心象,從而與禅宗的參悟法相區別。

青城派發源于中國道教發祥地,中國曆史文化名城,國家5A級風景區,世界文化遺産中國四川省都江堰市青城山。

青城山道教的曆代教派,從張天師創天師道正一派,經曆了源于東晉時期以陶弘景爲首的上清派;

形成于北宋年间,流行于元朝的清微派;北宋间的丹鼎派南宗;元朝的全真道龙門派;清代末年的青城派。青城派在20世纪50年代后一直是中国道教的重要道派。1957年“中国道教协会”正北京成立,青城山道长易心莹山席大会,被推选为副会长兼副秘书长,当年又被推选为四川道教协会会长。1986年,在中国道协第四届代表会议上,傅元天道长当选副会长,1992年3月又当选为中国道教协会会长,并兼任中国道教学院院长。

另外,青城派也是中國武術著名流派,有近2000年的曆史,曆代高手輩出,僅清代即出了111個武舉人;

1989年,作爲四川重要武術流派載入《四川武術大全》;

1991年,青城派宗師余國雄作爲國家唯一認定青城派代表人物載入《中國武術人名辭典》;

1996年,由已故中國道教協會會長付元天大師題辭“青城武術”;

2003年,青城派在四川68個武術流派中第一載入《中華武術展現工程》;

2007年,青城武術載入《都江堰市非物質文化遺産通覽》;

2008年載入成都市非物質文化遺産和中國最高級別的《中華武藏》(中國武協審定,國家體育總局武術研究院監制),在全球20余個國家已有數萬青城派習練者,海內外400余家媒體曾上萬次報道。

2派系

青城派分三大支系,道家武術講輕靈飄逸,舒展大方,佛家講小手連環,輕步行走,俠家講擅長在高低不平的地方作戰,總體來說,都受青城山道教文化影響很深,擅吐納養生,重實戰搏擊,步型,身法,手法奇特,與國家競技武術區別很大,被聯合國確定爲青城山道教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青城派載體有青城武術館,國際道家功夫聯盟網,青城武術文化研究會。

3青城功法

青城功法雖采南派陰陽雙修法,但僅限于上乘雙修法,即男不寬衣,女不解帶,“千裏神交,萬裏心通”。

相傳青城丈人說:“采補之道,非房中采陰補陽之事。而系采天地之氣以補我之氣,

采天地之精以補我之精,采天地之神以補我之神。因天地之化,以造我之化;因天地之命,以續我之命;天地之氣不息,則我之氣不息矣;天地之化不止,則我之化不止矣;天地之命不壞,則我命亦不不壞矣。因天地之生生不已以成我之生生不已;則天地之命常新,而我之亦常新矣。”(引自蕭天石《道家養生學概要》)這種雙修法實際上是心交形不交,情交貌不交,氣交身不交,神交體不交。因而青城派之雙修法可稱爲“清修中主雙修者”。據蕭天石介紹,《青城秘錄》中對陰陽逆用法、乾坤返還法、大灌頂法、小灌頂法、阖辟天機法、鈎提秘術、鑄劍九法、三溫鼎法、九溫鼎法、采攝秘要、火候詳指、煉藥九訣、龍虎丹法別傳、出神還虛指等均有詳實闡釋。尤其對女子修煉法有詳盡論述。

青城丹法的“無爲”修持集中體現在曆代的口訣上,即“守無致虛”。其中分三個層次:初步入手功夫爲“守中致和”;第二步爲“了一化萬”,第三步爲“萬化歸一,一歸虛無”。然而其“訣中訣”久已不傳,故修持者通常難以把握見驗。

4掌門人

现任掌門人刘绥滨,道号信玄,被余国雄宗师授权为青城派第36代掌門人。曾获中国电视吉尼斯擂主,国际武术比赛冠军,现为四川省武协委员,四川省道教协会理事,中国武术七段,美国国际文化科学院院士,世界武林联盟教授,世界武林联盟中国总会副会长,2008年中华养生健康国际论坛形象大使。

5相關典籍

薛道光《悟真篇三注》:“張紫陽仙翁遇青城丈人,授金液還丹之妙道。”意謂張伯瑞曾師事青城丈人。此派論著有《青城秘錄》、《大道玄指》。其功法綜合南北陰陽與雙修的長處,又上肇關尹子,形成以虛無爲體、以簡要爲用、心平實爲功的基本特點。由于此派功法習傳多爲“密符”,“授受均極不易”,故知者甚少。

近人蕭天石自稱得覽《青城秘錄》、《青城玉房訣》等,了悉其旨歸,在其《道家養生學概要》、《道海玄微》中作了闡述:青城派修煉最重一個“無”字,自“虛無”二字去體認參證。因而主張,功法下手即從最上乘起,修得上乘,中下乘之效驗可兼得,無爲而有爲,無作而有作。該派認爲無修而有修,斯爲大修;無成而成,斯爲大成;無德而德,斯爲大德;無有而有,斯爲大有。在“清靜無爲”中突出地講求心無爲,即心性清靜無爲,反對只知求清靜于外,不知求清靜于內。因此,心性清靜無爲,便生有爲,心清靜無功,便生有功。同時,在靜觀止念過程中切忌沈思冥想,切忌妄生意象與心象,從而與禅宗的參悟法相區別.

6小說介绍

(金庸小說):

《天龍八部》

劇中的青城派

代表人物:司馬衛,司馬林,諸保昆,司馬林的姜师叔、孟师叔(第十三章《水榭听香 指点群豪戏》)

武功:‘青’字九打,‘城’字十八破

暗器: 青蜂钉

獨門兵刃:雷公轟

《笑傲江湖》

劇中的青城派

代表人物:長青子,余滄海,侯人英、洪人雄、于人豪、罗人杰(”英雄豪杰,青城四秀“),贾人达,方人智

武功:摧心掌、松风劍法、無影幻腳

《俠客行》

劇中的青城派

代表人物:旭山道長(能用内力将两块铜牌熔成废铜,但被赏善罚恶二使者四掌齐出击在前胸而死)(第十三章《舐犊之情》)

《書劍恩仇錄》

劇中的青城派

代表人物:慧侶道人以及他的徒弟西川双侠(身材相貌完全一样,就是哥哥眼角上多了一粒黑痣,所以起名叫做常赫志,弟弟没痣,叫常伯志。这两兄弟是川江上著名的侠盗,一向劫富济贫,不过心狠手辣,因此得了这难听的外号。)

武功:黑沙掌。慧侶道人一死,黑沙掌的功夫,江湖上多半没人在黑白无常二人之上。

(四個青城派似無關聯)

7南極練太極

刷新世界紀錄

青城派第36代掌門人刘绥滨在内的38名太极爱好者于日前登陆南极大陆中心地带天堂湾,摆下太极阵,共练青城太极,刷新了此前30人在南极集体打太极的世界纪录。

“在南极那样美丽的地方打太极,你会对太极有新的感悟,会感受到更多大自然给予的能量。”7日,刚刚结束南极之行返蓉的青城派第36代掌門人刘绥滨这样向记者描述自己的南极之行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一踏进门,举目四望,登时吁了口长气,大为宽心,原来这“琅嬛福地”是个极大的石洞,比之外面的石室大了数倍,洞中一排排的列满木制书架,可是架上却空洞洞地连一本书册也无。他持烛走近,见书架上贴满了签条,尽是“昆仑派”、“少林派”、“四川青城派”、“山东蓬莱派”等等名称,其中赫然也有“大理段氏”的签条。但在“少林派”的签条下注“缺易筋经”,在“丐帮”的签条下注“缺降龙十八掌”,在“大理段氏”的签条下注“缺一阳指法、六脉神剑劍法,憾甚”的字样。

【2】王语嫣道:“嗯,你这是‘雷公轰’,阁下想必长于輕功和暗器了。书上说‘雷公轰’是四川青城山青城派的独门兵刃,‘青’字九打,‘城’字十八破,奇诡难测。阁下多半是复姓司马罢?”

【3】司馬林只听得目瞪口呆,他的武功‘青’字只学会了七打,铁莲子和铁菩提的分别,全然不知;至于破甲、破盾、破牌三种功夫,原是他毕生最得意的武学,向来是青城派的镇山绝技,不料这少女却说尽可取消。他先是一惊,随即大为恼怒,心道:“我的武功、姓名,慕容家自然早就知道了,他们想折辱于我,便编了这样一套鬼话出来,命一个少女来大言炎炎。”当下也不发作,只道:“多谢姑娘指教,令我茅塞顿开。”微一沉吟间,向他左首的副手道:“诸师弟,你不妨向这位姑娘领教领教。”

【4】秦家寨和青城派一進聽香水榭,暗中便較上了勁,雙方互不爲禮,你眼睛一瞪,我鼻孔一哼,倘若王語嫣等不來,一場架多半已經打上了。姚伯當出口傷人,原是意在挑釁,但萬萬想不到對方說幹就幹,這暗器竟來得如此迅捷,危急中不及拔刀擋格,左手搶過身前桌上的燭台,看准了暗器一擊。

【5】秦家寨群盜紛紛拔刀,大聲叫嚷:“暗器傷人麽?”“算是哪一門子的英雄好漢?”“不要臉,操你奶奶的雄!”一個大胖子更滿口汙言穢語,將對方的祖宗十八代都罵上了。青城派衆人卻始終陰陽怪氣的默不作聲,對秦家寨群盜的叫罵宛似不聞不見。

【6】姚伯當適才忙亂中去搶燭台,倉卒之際,原是沒有拿穩,但以數十年的功力修爲,竟給小小一枚鋼針打落了手中物事,以武林中的規矩而論,已是輸了一招,心想:“對方的武功頗有點邪門,聽那小姑娘說,青城派有什麽‘青’字九打,似乎都是暗青子的功夫,要是不小心在意,怕要吃虧。”當下揮手止住屬下群盜叫鬧,笑道:“諸兄弟這一招功夫俊得很,可也陰毒得很哪!那叫什麽名堂?”

【7】只听得王语嫣道:“你这‘天王补心针’,果然是一门极霸道的暗器……”諸保昆身子一震,“哦”的一声。司馬林和另外两个青城派高手不约而同的叫了出来:“什么?”諸保昆脸色已变,说道:“姑娘错了,这不是天王补心针。这是我们青城派的暗器,是‘青’字第四打的功夫,叫做‘青蜂钉’。”

【8】青城派众人听了这几句话,目光都转向諸保昆,狠狠瞪视,无不起疑:“难道他竟是我们死对头蓬莱派的门下,到本派卧底来的?怎地他一口四川口音,丝毫不露山东乡谈?”

【9】原來山東半島上的蓬萊派雄長東海,和四川青城派雖一個在東,一個在西,但百余年前兩派高手結下了怨仇,從此輾轉報複,仇殺極慘。兩派各有絕藝,互相克制,當年雙方所以結怨生仇,也就是因談論武功而起。經過數十場大爭鬥、大仇殺,到頭來蓬萊固然勝不了青城,青城也勝不了蓬萊。每鬥到慘烈處,往往是雙方好手兩敗俱傷,同歸于盡。

【10】王語嫣所說的海風子乃是蓬萊派中的傑出人才。他細細參究兩派武功的優劣長短,知道憑著自己的修爲,要在這一代中蓋過青城,那並不難,但日後自己逝世,青城派中出了聰明才智之士,便又能蓋過本派。爲求一勞永逸,于是派了自己最得意的弟子,混入青城派中偷學武功,以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可是那弟子武功沒學全,便給青城派發覺,即行處死。這麽一來,雙方仇怨更深,而防備對方偷學本派武功的戒心,更是大增。

【11】這數十年中,青城派規定不收北方人爲徒,只要帶一點兒北方口音,別說他是山東人,便是河北、河南、山西、陝西,也都不收。後來規矩更加嚴了,變成非川人不收。

【12】“青蜂钉”是青城派的独门暗器,“天王补心针”则是蓬莱派的功夫。諸保昆发的明明是“青蜂钉”,王语嫣却称之为“天王补心针”,这一来青城派上下自是大为惊惧。要知蓬莱派和青城派一般的规矩,也是严定非山东人不收,其中更以鲁东人为佳,甚至鲁西、鲁南之人,要投入蓬莱派也是千难万难。一个人乔装改扮,不易露出破绽,但说话的乡音语调,一千句话中总难免泄漏一句。諸保昆出自川西灌县诸家,那是川西的世家大族,怎地会是蓬莱派的门下?各人当真做梦也想不到。司馬林先前要王语嫣猜他的师承来历,只不过出个题目难难这小姑娘,全无怀疑諸保昆之意,哪知竟得了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答案。

【13】这其中吃惊最甚的,自然是諸保昆了。原来他师父叫作都灵道人,年轻时曾吃过青城派的大亏,处心积虑的谋求报复,在四川各地暗中窥视,找寻青城派的可乘之隙。这一年在灌县见到了諸保昆,那时他还是个孩子,但根骨极佳,实是学武的良材,于是筹划到一策。他命人扮作江洋大盗,潜入诸家,绑住诸家主人,大肆劫掠之后,拔刀要杀了全家灭口,又欲奸淫诸家的两个女儿。都灵子早就等在外面,直到千钧一发的最危急之时,这才挺身而出,逐走一群假盗,夺还全部财物,令诸家两个姑娘得保清白。诸家的主人自是千恩万谢,感激涕零。

【14】都灵子除了刻意与青城派为仇之外,为人倒也不坏,武功也甚了得。他嘱咐诸家严守秘密,暗中教导諸保昆练武。十年之后,諸保昆已成为蓬莱派中数一数二的人物。这都灵子也真耐得,他自在诸府定居之后,当即扮作哑巴,自始至终,不与谁交谈一言半语,传授諸保昆功夫之时,除了手脚比划姿式,一切指点讲授全是用笔书写,绝不吐出半句山东乡谈。

【15】待得諸保昆功夫大成,都灵子写下前因后果,要弟子自决,那假扮盗贼一节,自然隐瞒不提。在諸保昆心中,师父不但是全家的救命恩人,这十年来,更待己恩泽深厚,将全部蓬莱派的武功倾囊相授,早就感激无已,一明白师意,更无半分犹豫,立即便去投入青城派掌門司馬衛的门下。这司馬衛,便是司馬林的父亲。

【16】其时諸保昆年纪已经不小,兼之自称曾跟家中护院的武师练过一些三脚猫的花拳绣腿,司馬衛原不肯收。但诸家是川西大财主,有钱有势,青城派虽是武林,终究在川西生根,不愿与当地豪门失和,再想收一个诸家的子弟为徒,颇增本派声势,就此答允了下来。待经传艺,发觉諸保昆的武功着实不错,盘问了几次,諸保昆总是依着都灵子事先的指点,捏造了一派说辞以答。司馬衛碍着他父亲的面子,也不过分追究,心想这等富家子弟,能学到这般身手,已算是十分难得了。

【17】諸保昆投入青城之后,得都灵子详加指点,哪几门青城派的武学须得加意钻研。他逢年过节,送师父、师兄,以及众同门的礼极重,师父有什么需求,不等开言示意,抢先便办得妥妥贴贴,反正家中有的是钱,一切轻而易举。司馬衛心中过意不去,在武功传授上便也绝不藏私,如此七八年下来,諸保昆已尽得青城绝技。

【18】本来在三四年之前,都灵子已命他离家出游,到山东蓬莱山去出示青城武功,以便尽知敌人的秘奥,然后一举而倾覆青城派。但諸保昆在青城门下数年,觉得司馬衛待己情意颇厚,传授武功时与对所有亲厚弟子一般无异,想到要亲手覆灭青城一派,诛杀司馬衛全家,实在颇有不忍,暗暗打定主意:“总须等司馬衛师父去世之后,我才能动手。司馬林师兄待我平平,杀了他也没什么。”因此上又拖了几年。都灵子几次催促,諸保昆总是推说:青城派中的“青”字九打和“城”字十八破并未学全。都灵子花了这许多心血,自不肯功亏一篑,只待他尽得其秘,这才发难。

【19】司馬林和諸保昆在成都得到讯息,连夜赶来,查明司馬衛的伤势,两人又惊又悲,均想本派能使这“破月锥”功夫的,除了司馬衛自己之外,只有司馬林、諸保昆,以及其他另外两名耆宿高手。但事发之时,四人明明皆在成都,正好相聚在一起,谁也没有嫌疑。然则杀害司馬衛的凶手,除了那号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姑苏慕容氏之外,再也不可能有旁人了。当下青城派倾巢而出,尽集派中高手,到姑苏来寻慕容氏算帐。

【20】諸保昆临行之前,暗中曾向都灵子询问,是否蓬莱派下的手脚。都灵子用笔写道:“司馬衛武功与我在伯仲之间,我若施暗算,仅用天王补心针方能取他性命。倘若多人围攻,须用本派铁拐阵。”諸保昆心想不错,他此刻已深知两位师父的武功修为谁也奈何不了谁,说到要用“破月锥”杀死司馬衛,别说都灵子不会这门功夫,就是会得,也无法胜过司馬衛的功力。是以他更无怀疑,随着司馬林到江南寻仇。都灵子也不加阻拦,只叫他事事小心,但求多增阅历见闻,不可枉自为青城派送了性命。

【21】到得苏州,一行人四下打听,好容易来到听香水榭,云州秦家寨的群盗已先到了一步。青城派门规甚严,若无掌門人的号令,谁也不敢乱说乱动,见到秦家寨群盗这般乱七八糟,都是好生瞧他们不起,双方言语间便颇不客气。青城派志在复仇,于听香水榭中的一草一木都不乱动半点,所吃的干粮也是自己带来。这一来倒反占了便宜,老顾的满口唾沫、满手污泥,青城派众人就没尝到。

【22】司馬林双目圆睁,怒道:“你到青城派来卧底,学会了‘破月锥’的绝招,便即害死我爹爹。你这狼心狗肺之徒,忒也狠毒。”双臂向外一张,手中已握了雷公轰双刃。他想,本派功夫既被諸保昆学得,自去转授蓬莱派的高手。他父亲死时,諸保昆虽确在成都,但蓬莱派既学到了这手法,那就谁都可以用来害他父亲。

【23】諸保昆脸色铁青,心想师父都灵子派他混入青城派,原是有此用意,但迄今为止,自己可的确没泄漏过半点青城派武功。事情到了这步田地,如何能够辩白?看来眼前便是一场恶战,对方人多势众,司馬林及另外两位高手的功夫全不在自己之下,今日眼见性命难保,心道:“我虽未做此事,但自来便有叛师之心,就算给青城派杀了,那也罪有应得。”当下将心一横,只道:“师父决不是我害死的……”

【24】秦家寨群盜見那姓姜老者小錘使得如此純熟,招數又極怪異,均大起好奇之心。姚伯當等都暗暗點頭,心想:“青城派名震川西,實非幸至。”

【25】司馬林心急父仇,招数太过莽撞,諸保昆倒还能对付得来,可是姜孟两个老者运起青城派“稳、狠、阴、毒”四大要诀,锥刺锤击,招招往他要害招呼,諸保昆左支右绌,顷刻间险象环生。

【26】“司马师父待我实在不薄,司馬林师兄和姜孟两位师叔所用的招数,我无一不知。练功拆招之时尚能故意藏私,不露最要紧的功夫,此刻生死搏斗,他们三人自然竭尽全力,可见青城派功夫确是已尽于此。”他感激师恩,忍不住大叫:“师父决不是我害死的……”

【27】便这么一分心,司馬林已扑到离他身子尺许之处。青城派所用兵刃极短极小,厉害处全在近身肉搏。司馬林这一扑近身,如果对手是别派人物,他可说已然胜了七八成,但諸保昆的武功与他一模一样,这便宜双方却是相等。烛光之下,旁观众人均感眼花缭乱,只见司馬林和諸保昆二人出招都是快极,双手乱挥乱舞,只在双眼一睐的刹那之间,两人已拆了七八招。钢锥上戳下挑,小锤横敲竖打,二人均似发了狂一般。但两人招数练得熟极,对方攻击到来,自然而然的挡格还招。两人一师所授,招数法门殊无二致,司馬林年轻力壮,諸保昆经验较富。顷刻间数十招过去,旁观众人但听得叮叮当当的兵刃撞击之声,两人如何进攻守御,已全然瞧不出来。

【28】司馬林心中一凛:“这美貌姑娘的眼光十分厉害,武功也必甚高,她一帮对方,可有点儿不妙。”随即转念:“咱们青城派好手尽出,最多是一拥而上,难道还怕了她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手上加劲,更如狂风骤雨般狠打急戳。

【29】王语嫣道:“诸爷,你使‘李存孝打虎势’,再使‘张果老倒骑驴’!”諸保昆一怔,心想:“前一招是青城派武功,后一招是蓬莱派的功夫,这两招决不能混在一起,怎可相联使用?”但这时情势紧急,哪里更有详加考究的余暇,一招“李存孝打虎”使将出去,当当两声,恰好挡开了司馬林和姜老者击来的两锤,跟着转身,歪歪斜斜的退出三步,正好避过姜老者的三下伏击。姜老者这一招伏击锥锤并用,连环三击,极是阴毒狠辣。諸保昆这三步每一步都似醉汉踉跄,不成章法,却均在间不容发的空隙之中,恰好避过了对方的狠击,两人倒似是事先练熟了来炫耀本事一般。

【30】这三下伏击本已十分精巧,闪避更是妙到颠毫。秦家寨群盗只瞧得心旷神怡,諸保昆每避过一击,便喝一声采,连避三击,群盗三个连环大采。青城派众人本来脸色阴沉,这时神气更加难看。

【31】諸保昆走这三步“张果老倒骑驴”时,全没想到后果,脑海中一片混混噩噩,但觉死也好,活也好,早就将性命甩了出去;没料到青城、蓬莱两派截然不同的武功,居然能连接在一起运使,就此避过这三下险招。他心中的惊骇,比秦家寨、青城派诸人更大得多了。

【32】只听王语嫣又叫:“你使‘韩湘子雪拥蓝关’,再使‘曲径通幽’!”这是先使蓬莱派武功,再使青城派武功,諸保昆想也不想,小锤和钢锥在身前一封,便在此对,司馬林和孟老者双锥一齐戳到。三人原是同时出手,但在旁人瞧来,倒似諸保昆先行严封门户,而司馬林和孟老者二人明明见到对方封住门户,无隙可乘,仍然花了极大力气使一着废招,将两柄钢锥戳到他锤头之上,当的一声,两柄钢锥同时弹开。諸保昆更不思索,身形一矮,钢锥反手斜斜刺出。

【33】姜老者正要抢上攻他后路,万万想不到他这一锥竟会在这时候从这方位刺到。“曲径通幽”这一招是青城派的武功,姜老者熟知于胸,如此刺法全然不合本派武功的基本道理,諸保昆如在平日练招时使将出来,姜老者非哈哈大笑不可。可是就这么无理的一刺,姜老者便如要自杀一般,快步奔前,将身子凑向他的钢锥,明知糟糕,却已不及收势,噗的一声响,钢锥已插入他腰间。他身形一晃,俯身倒地。青城派中抢出二人,将他扶了回去。

【34】司馬林寻思:“要杀諸保昆这龟儿子,须得先阻止这女娃子,不许她指点武功。”正在计谋如何下手加害王语嫣,忽听她说道:“诸相公,你是蓬莱派弟子,混入青城派去偷学武功,原是大大不该。我信得过司馬衛老师父不是你害的,凭你所学,就算去教了别的好手,也决不能以‘破月锥’这招,来害死司马老师父。但偷学武功,总是你的不是,快向司马掌門陪个不是,也就是了。”

【35】司馬林这门“袖里乾坤”的功夫,那才是青城派司马氏传子不传徒的家传绝技,这是司马氏本家的规矩,孟姜二老者也是不会,司馬衛不传諸保昆,只不过遵守祖训,也算不得藏私。殊不知司馬林脸上丝毫不动声色,双手只在袖中这么一拢,暗暗扳动袖中“青蜂钉”的机括,王语嫣却已叫破,还指点了一招避这门暗器的功夫,那便是蓬莱派的“遨游东海”。

【36】青城派中门规甚严,孟老者辈份虽高,但一切事务都须由掌門人示下。众弟子目光都望着司馬林,只待他一声令下,便即齐向王语嫣扑去。

【37】司馬林冷冷的道:“王姑娘,本派的武功,何以你这般熟悉?”王语嫣道:“我是从书上看来的。青城派武功以诡变险狠见长,变化也不如何繁复,并不难记。”司馬林道:“那是什么书?”王语嫣道:“嗯,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书。记载青城武功的书有两部,一部是《青字九打》,一部是《城字十八破》,你是青城派掌門,自然都看过了。”

【38】王語嫣尚未回答,姚伯當已哈哈大笑,說道:“姑娘別上這小子的當。他青城派武功簡陋得緊,青字最多有這麽三打四打,城字也不過這麽十一二破。他想騙你的武學奇書來瞧,千萬不能借。”

【39】姚伯當笑道:“自然關我秦家寨的事。王姑娘這個人,心中記得了這許許多多希奇古怪的武功,誰得到她,誰便是天下無敵。我姓姚的見到金銀珠寶,俊童美女,向來伸手便取,如王姑娘這般千載難逢的奇貨,如何肯不下手?司馬兄弟,你青城派想要借書,不妨來問問我,問我肯是不肯。哈哈,哈哈!你倒猜上一猜,我肯是不肯?”

【40】姚伯当这几句话说得无礼之极,傲慢之至,但司馬林和孟姜二老听了,都不由得怦然心动:“这小小女子,于武学上所知,当真深不可测。瞧她这般弱不禁风的模样,要自己动手取胜,当然是不能的,但她经眼看过的武学奇书显然极多,兼之又能融会贯通。咱们若能将她带到青城派中,也不仅仅是学全那青字九打、城字十八破而已。秦家寨已起不轨之心,今日势须大战一场了。”

【41】姚伯当刷的一声,从腰间拔出单刀,叫道:“司馬林,我秦家寨对付你青城派,大概半斤八两,旗鼓相当。但若秦家寨和蓬莱派联手,多半能灭了你青城派罢?”

【42】司馬林脸上变色,心想:“此言果然不假。我父亲故世后,青城派力量已不如前,再加諸保昆这奸贼已偷学了本派武功,倘若秦家寨再和我们作对,此事大大可虑。常言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格老子,今日之事,只有杀他个措手不及。”

【43】姚伯当这条性命十成中已去了九成九,多承那姓包的出手相救,心下自是感激。他和青城派本来并无怨无仇,这时却不免要杀司馬林而后快,单刀一竖,喝道:“无耻之徒,偷放暗器,能伤得了老夫吗?”挥刀便向司馬林当头劈去。司馬林双手一分,左手钢锥,右手小锤,和姚伯当的单刀斗了起来。

【44】青城派和秦家寨今日第一次較量,雙方都由首腦人物親自出戰,勝敗不但關系生死,且亦牽連到兩派的興衰榮辱,是以兩人誰也不敢有絲毫怠忽。

【45】本来普天下绿林山寨都是乌合之众,任何門派的武人都可聚在一起,干那打家劫舍的勾当,惟有云州秦家寨的众头领都是“五虎断门刀”的门人弟子。别门别派的好手明知在秦家寨不会给当作自己人,也不会前去投奔入伙。姚伯当的师父姓秦,既是秦家寨坐第一把交椅的大头领,又是“五虎断门刀”的掌門人,因亲生儿子秦伯起武功才干都颇平庸,便将这位子传给了大弟子姚伯当。数月之前,秦伯起在陕西被人以一招三横一直的“王字四刀”砍在面门而死,那正是“五虎断门刀”中最刚最猛的绝招,人人料想必是姑苏慕容氏下的手。姚伯当感念师恩,尽率本寨好手,到苏州来为师弟报仇。不料正主儿没见,险些便丧生于青城派的毒钉之下,反是慕容复的朋友救了自己性命。

【46】段誉道:“唔,原来是包三先生。”那包三先生向他横了一眼,冷冷道:“你这小子是谁,胆敢跟我罗里罗唆的?”段誉道:“在下姓段名誉,生来无拳无勇,可是混迹江湖,居然迄今未死,也算是奇事一件。”包三先生眼睛一瞪,一时倒不知如何发付于他。司馬林上前深深一揖,说道:“青城派司馬林多承相助,大恩大德,永不敢忘。请问包三先生的名讳如何称呼,也好让在下常记在心。”

【47】司馬林见包三先生只顾和王语嫣说话,对自己的场面话全没理睬,那比之踢自己一个筋斗欺辱更甚,不由得心中深种怨毒,适才他相救自己的恩德那是半分也不顾了,左手一挥,带了青城派的众人便向门外走去。

【48】司馬林尚未答话,諸保昆已抽出兵刃,大声道:“包三先生,司馬衛老先生是我授艺的恩师,我不许你这般辱他死后的声名。”包三先生笑道:“你是个混入青城派偷师学艺的奸细,管什么隔壁闲事?”諸保昆大声道:“司马师父待我仁至义尽,諸保昆愧无以报,今日为维护先师声名而死,稍减我欺瞒他的罪孽。包三先生,你向司马掌門认错道歉。”

【49】青城派衆人面面相觑,不知是否該當上前救護。但見他爲了維護先師聲名而不顧性命,確非虛假,對他恨惡之心卻也消了大半。

【50】矮老者挥舞钢杖,连环进击,均被包不同一一化解,情知再斗下去,多半有输无赢,待见包不同攻势转盛,还道他想一举击败自己,当下使出全力反击。丐帮四老在武功上个个有独到的造诣,青城派的諸保昆、司馬林、秦家寨的姚伯当都被包不同在谈笑之间轻易打发,这矮老者却着实不易应付。包不同虽占上风,但要真的胜得一招半式,却还须看对方的功力如何,而矮老者显然长力甚强。

【51】她伶牙俐齒,聲音清脆,雖在重傷之余,又學了青城派那些人的四川口音,但一番話說來猶如珠落玉盤,動聽之極。衆人都是一樂,有的更加笑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