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極門

當前位置:首頁>門派大全>太極門

太極門

中文名
太極門
拼????音
tài jí mén?
繁????體
太極門
別????名
虛無派

太極門

太極門是宗儒家《易》理太极动静,道家《老子》之无为自然,融合发展而成的一门道行性修为功派,为道门无为大宗法之代表,属道门五密大法之一。今据历代所承《法本》所载,且具史载有著述引录之人物,当推陈人亢仓子,梁人陶弘景。后于陈希夷前后相继发挥了太极动静阴阳至理,以及两仪、四象、八卦等变化之道,基本上完备太极理法,而太極門实践修为,即三功九秘之法亦日趋完善,并克成大证。此后,以无为自然为宗旨的气功修为便日益发展,两相结合并发展了太极理说,逐渐形成为五秘之一《道家·太極門》系统功法。

1前言及簡介

仿佛居士陆锦川先生,古道家太極門独派传人,今中华太极学之立学者与授学者,中华秘传气治医学之承传者,气道金针学之理行创立者。

父師陸明,乃玄一先生,世代書香,武醫傳家,故幼承庭訓,經文習武,內承家傳舊學,外習學校新學,于少年之時,即已透破有礙。稍長更外出遊學,參訪明德,曆練世行,飽經磨難,終能博通內外,學貫古今。

先生本業岐黃,弱冠便能懸壺濟世,不獨精通中醫,了解西醫,業醫四十年來,尤以善治疑難固怪著稱,醫術被視爲神技。

2太極門功法

据法本之载,《道家·太極門》功法原有无极派与太极派两个修行派类,由于无极派在功法上建树不多,无所发展,后来便为太极派所相替融化。太极派无有相生、法法自生、法法自证,自然、自在、自悟,最接近老子之无为自然之法。其功法以《易》理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这十个数去统帅全宗功法,形成《太極門》所特有的数理功法。其功法守道家逆修之原则,故功法之修炼,由十而始,至一而终,亦即以十方无极档返证一元太极丹为终,并最后修至无。

太極門功法以修炼无为旨归,虽云炼丹,其实指炁,炁归虚无,所以后世称该派为虛無派。又太極門是宗老子无为为其本旨的,因此又名无为派。其基础功法可分为刚柔二道,刚道以八卦神力手为代表,即神拳,柔道以九宫太极手为代表,即后世太极拳之祖架。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其时太極門的武功声势甚盛,人人均知是极厉害的内家拳法。

【2】王剑英给商老太引见。原来这九人之中,倒有五个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除王氏兄弟外,还有太極門的陈禹,少林派的古般若,天龙门南宗的殷仲翔。

【3】马春花早已沉醉了,不再想到别的,没想到那会有什么后果,更没想到有什么人闯到花园里来。福公子却在进花园之前早就想到了。所以他派太極門的陈禹去陪马行空说话,派王氏兄弟去和商氏母子谈论,派少林派的古般若去稳住徐铮,派天龙门南宗的殷仲翔守在花园门口,谁也不许进来。

【4】他正要替各人引见,王剑杰心直口决,已接口道:“这位陈兄也是太極門的,两位本来相识么?”说着向太极手陈禹一指。

【5】陈禹见这小女孩肤色微黑,脸上满是痛恨之色,自己却从未见过,当下转过头向王剑杰道:“赵三爷是南派温州太極門,兄弟是直隶广平府太極門,我们是同派不同宗。赵三爷是我们前辈,兄弟向来仰慕得紧。”说着走近身去,抱拳为礼,神色甚是恭谨。

【6】陈禹心中一凛,说道:“在下和赵三爷素不相识,不知有何吩咐?这儿各位朋友都是光明磊落的好汉子,有话就请在此明说不妨。”赵半山冷笑一声,道:“这是我太極門门户之耻,何必让旁人知晓?”陈禹脸上变色,退后一步,朗声道:“你是温州太极,我是广平太极。咱们同派不同宗。我管不着你,你也管不着我。”赵半山道:“就只为陈兄手段太过厉害,广平府太極門没人敢出头,兄弟才万里迢迢地从回疆赶来。兄弟到了北京,听说陈兄到山东来啦,一路寻访而来,总算是天网恢恢。”

【7】陈禹精明强干,在江湖上成名多年,名头固不及赵半山响亮,却也是北派太極門的佼饺者,何况跟了福公子后,有了极强的靠山,对赵半山毫不畏惧,厉声道:“我先前尊你一声前辈,那是瞧在你的年纪份上。你我南北太极各有所长,凭你就能压得了我吗?”语声甫毕,一招“玉女穿梭”,猛向他肩头拍去。

【8】群豪见他一招制住太極門好手陈禹,一剑震断了天龙门好手殷仲翔长剑,制敌拳法之精,拔剑出手之快,断剑功力之纯,还剑眼力之准,皆是生平罕见,不由得尽皆失色。

【9】商老太见王氏兄弟低下了头,大声道:“你是什么东西,竟然上商家堡来欺人?只可叹我先夫商剑鸣死后,八卦门中再无英雄好汉。我儿子年幼,老婆子是女流之辈,只好容得你欺侮。”忽然放声哭道:“剑鸣啊,你一死之后,八卦门就只剩下一批狗熊了,只知道奉承外人,再没半个有骨气之人,能给门户争一口气。剑鸣啊,赶明儿起,我叫你儿子改投太極門,别让他在江湖上灰头土脸,一辈子让人看轻了。剑鸣啊,想当年你何等英雄,早知今日如此,这柄八卦刀你就该带入棺材,也免得在这里出丑露乖。”她哭一声,骂几句,将八卦刀抛在地下,又用脚踏,又吐唾沫。只气得王氏兄弟满腔怒火,可又不能当着外人之面和她争吵。

【10】赵半山大怒,向王剑英等说道:“本来太極門中出此败类,是在下门户之羞,原想私下了结,可是他非叫我抖个一清二楚不可。”陈禹自己却也真不知道,什么事上得罪了这位红花会三当家,要知他为人情明圆滑,原是不易与人结怨的,便接口道:“不错,天下事抬不过一个理字。你说了出来,请大家评个道理。”

【11】赵半山向众人双手一拱,说道:“这姓陈的说得好,天下事抬不过一个理字。我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说出来请大家评个道理。各位想必都知道,广平府太極門师兄弟三人,武功以小师弟吕希贤最强。这姓陈的,你称吕希贤什么啊?”陈禹低下了头,道:“他是我师叔。”心想赵半山述说往事,也不必跟他分辩,心中暗打脱身逃走的主意。

【12】赵半山插口道:“她说的孙伯伯,就是广平府太極門的掌门人孙刚峰。”

【13】那小姑娘又道:“孙伯伯想了几天,忽然叫我过去,他拿出刀来,一刀砍下了自己的左手,蘸了血写成这封血书,又将刀子放在桌子上,用力把右手挥在刀口上,又砍下了右手,叫我……叫我……送去回疆给赵伯伯,说太極門中除了赵伯伯,再无旁人报得我爹爹血仇……”众人听得面面相觑,只觉得这真是人间的一件极大惨事,只是那小姑娘说得太不清楚,实在不懂。

【14】赵半山又道:“孙刚峰这封血书上说,他是广平太極門掌门,自愧无能,收拾不下这姓陈的叛徒,因此砍下双手,送给我赵某人,信上说什么‘久慕赵爷云天高义,急人之难’云云。嘿,他送我一对手掌。再加一顶大帽子,赵某人虽跟他没半点交情,这件事可不能不给他办了,”

【15】陈禹道:“我们广平太極門姓孙的祖师爷传了弟子三人,孙师伯是大弟子,先父居次,吕师叔第三。他师兄弟三人向来不睦,赵三爷你是明白的了?”

【16】赵半山心想:“太極門南北两宗各有门规,本门武功秘奥不得传于满人。

【17】赵三爷你想,以我这点点稀松平常的武功,怎能害得了广平太極門的第一把好手?”赵半山道:“那他是怎么死的?”陈禹道:”吕师叔本已有病,在下的言语又重了一些。吕师叔痰气上涌,失足摔了一交,在下连忙施救,已自不及。”

【18】陈禹心道:“今日我脱却此难,立时高飞远走,天下之大,何处不是容身之所?只要我隐姓埋名,你找一百年也找不着老子。”脸上不自禁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说道:“赵三爷,你我后会有期。孙师伯说得不错,我确想学一学太極門中乱环诀与阴阳诀的窍门。你上京来,做兄弟的要好好请你指点指点。”赵半山又是哼了一声,哪去理他。

【19】赵半山心中对胡斐大是感激,脸上却不动声色,对陈禹淡淡道:“陈爷,你为了学乱环诀和阴阳诀,伤了两条人命,其实大可不必这么费事。这两篇歌诀,在太極門中也算不得是什么了不起的不传之秘,赵某不才,倒还记得。

【20】这八句一念,孙刚峰和陈禹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原来这八句诗不像诗、歌不像歌的话,正是太極門中的“乱环诀”。陈禹幼时也依稀听父亲说起过,只是全然不懂其中奥妙,万想不到赵半山真能原原本本地念给自己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