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白馬嘯西風修訂版

第10章

d糾錯建議

郵箱:

提交

正在拼命加載..

第10章

李文秀撲在他身上,叫道:“計爺爺,計爺爺,你別死。”

馬家駿沒回答她的問話就死了,可是李文秀心中卻已明白得很。馬家駿非常非常的怕他的師父,可是非但不立即逃回中原,反而跟著她來到迷宮;只要他始終扮作老人,瓦耳拉齊永遠不會認出他來,可是他終于出手,去和自己最懼怕的人動手。那全是爲了她!

這十年之中,他始終如爺爺般愛護自己,其實他是個壯年人。世界上親祖父對自己的孫女,也有這般好嗎?或許有,或許沒有,她不知道。

殿上地下的兩根火把,一根早已熄滅了,另一根也快燒到盡頭。

蘇魯克忽道:“真是奇怪,剛才兩個漢人跟一個哈薩克人相打,我想也不想,過去一拳,就打在那個哈薩克人的臉上。”

李文秀問道:“那爲什麽?爲什麽你忽然幫漢人打哈薩克人?”

蘇魯克搔了搔頭,道:“我不知道。”隔了一會,說道:“你是好人,他是壞人!”

他終于承認:漢人中有做強盜的壞人,也有李英雄那樣的好人,(那個假扮老頭兒的漢人,不肯在水井中下毒,也該算好人吧?)哈薩克人中有自己那樣的好人,也有瓦耳拉齊那樣的壞人。

李文秀心想:“如果當年你知道了,就不會那樣狠狠的鞭打蘇普,一切就會不同了。可是,真的會不同嗎?就算蘇普小時候跟我做好朋友,他年紀大了之後,見到了阿曼,還是會愛上她的。人的心,真太奇怪了,我不懂。”

蘇魯克大聲道:“瓦耳拉齊,我瞧你也活不成了,我們也不用殺你,再見了!”瓦耳拉齊突然目露凶光,右手一提。李文秀知他要發射毒針,叫道:“師父,別——”

就在這時,一個火星爆了開來,最後一個火把也熄滅了,殿堂中伸手不見五指。瓦耳拉齊就是想發毒針害人,也已取不到准頭。李文秀叫道:“你們快出去,誰也別發出聲響。”

蘇魯克、蘇普、車爾庫和阿曼四人互相扶持,悄悄的退了出去。大家知道瓦耳拉齊的毒針厲害,他雖命在頃刻,卻還能發針害人。四人退出殿堂,見李文秀沒有出來,蘇普叫道:“李英雄,李英雄,快出來。”李文秀答應了一聲。

瓦耳拉齊道:“阿秀,你……你也要去了嗎?”聲音甚是淒涼。李文秀心中不忍,暗想他雖然做了許多壞事,對自己可畢竟是很好的,讓他一個人在這黑暗中等死,實在是太殘忍了,于是坐了下來,說道:“師父,我在這裏陪你。”

蘇普在外面又叫了幾聲。李文秀大聲道:“你們先出去吧,我等一會出來。”蘇普叫道:“這人很凶惡的,李英雄,你可得小心了。”李文秀不再回答。

阿曼道:“你怎麽老是叫她李英雄,不叫李姑娘?”蘇普奇道:“李姑娘,她是女子嗎?”阿曼道:“你是裝傻,還是真的看不出來?”蘇普道:“我裝什麽傻,他……他武功這樣好,怎麽會是女子?”

阿曼道:“那天大風雪的晚上,在計老人的家裏,她奪了我做女奴,後來又放了我。那時候我就知道她是女子了。”蘇普拍手道:“啊,是了。如果她是男人,怎肯放了得你這樣美麗的女奴?”阿曼臉上微微一紅,道:“不是的。那時候我見到了她瞧著你的眼色,就知道她是姑娘。天下哪會有一個男子,用這樣的眼光癡癡的瞧著你!”

蘇普搔了搔頭,傻笑道:“我可一點也沒瞧出來。”阿曼歡暢地笑了,笑得真像一朵花。她知道蘇普的眼光一直停在自己身上,便有一萬個姑娘癡情地瞧著他,他也永不會知道。

殿堂中一片漆黑,李文秀和瓦耳拉齊誰也見不到誰。李文秀坐在師父身畔,在萬籁俱寂之中,聽到蘇普和阿曼的嬉笑聲漸漸遠去,聽到四個人的腳步聲漸漸遠去。

殿堂裏只剩下了李文秀,陪著垂死的瓦耳拉齊,還有,“計爺爺”的屍身。

瓦耳拉齊又問:“剛才我叫你出去,你爲什麽不聽話?要是你出去了……唉。”

李文秀輕輕的道:“師父,你得不到心愛的人,就將她殺死。我得不到心愛的人,卻不忍心讓他給人殺了。”

瓦耳拉齊冷笑了一聲,道:“原來是這樣。”沈默半晌,歎道:“你們漢人真是奇怪。有馬家駿那樣忘恩負義、殺害師父的惡棍,有霍元龍、陳達海他們那樣殺人不眨眼的強盜,也有你這樣心地仁善的姑娘。”

李文秀問道:“師父,陳達海那強盜怎樣了?我們一路追蹤他,卻在雪地裏看到了兩個人的腳印。另一個是你的嗎?”

瓦耳拉齊道:“不錯,是我的。自從我給馬家駿這逆徒打了毒針之後,身子衰弱,十多年來在山洞裏養傷,只道這一生就此完了,想不到竟會有你來救我,給我拔去了毒針。我傷愈之後,半夜裏時常去鐵延部的帳篷外窺探,我要殺了車爾庫,殺了驅逐我的族長。只是爲了你,我才沒在水井裏下毒。那天大風雪的晚上,我守在你屋子外,見到你拿住了陳達海,聽到你們發現了迷宮的地圖。陳達海一逃走,我就跟在他後面,一直跟進了迷宮。我在他後腦上一拳,打暈了他,把他關在迷宮裏,前天下午,我從他懷裏拿了那幅手帕地圖出來,抽去了十來根毛線,放回他懷裏,再蒙了他眼睛,綁他在馬背之上,趕他遠遠的去了。”

李文秀想不到這個性子殘酷的人居然肯饒人性命,問道:“你爲什麽要抽去地圖上的毛線?”瓦耳拉齊幹笑數聲,十分得意:“他不知道雾撻去了毛線的。地圖中少了十幾根線,這迷宮再也找不到了。這惡強盜,他定要去會齊了其余的盜夥,憑著地圖又來找尋迷宮。他們就要在大戈壁中兜來兜去,永遠回不到草原去。這批惡強盜一個個的要在沙漠中渴死,一直到死,還是想來迷宮發財,哈哈,嘿嘿,有趣,有趣!”

想到一群人在烈日烤炙之下,在數百裏內沒一滴水的大沙漠上不斷兜圈子的可怖情景,李文秀忍不住低低的呼了一聲。這群強盜是殺害她父母的大仇人,但如此遭受酷報,卻不由得爲他們難受。要是她能有機會遇上了,會不會對他們說:“這張地圖是不對的?”

她多半會說的。只不過,霍元龍、陳達海他們決計不會相信。他們一定要滿懷著發財的念頭,在沙漠裏大兜圈子,直到一個個的渴死。他們還是相信在走向迷宮,因爲陳達海曾憑著這幅地圖,親身到過迷宮,那是決計不會錯的。迷宮裏有數不盡的珍珠寶貝,大家都這麽說的,那還能假麽?

瓦耳拉齊吃吃的笑個不停,說道:“其實,迷宮裏一塊手指大的黃金也沒有,迷宮裏所藏的每一件東西,中原都是多得不得了。桌子、椅子、床、帳子,許許多多的書本,圍棋啦、七弦琴啦、竈頭、碗碟、鏡子……什麽都有,就是沒有珍寶。在漢人的地方,這些東西遍地都是,那些漢人卻拚了性命來找尋,嘿嘿,真是笑死人了。”

李文秀兩次進入迷宮,見到了無數日常用具,回疆氣候幹燥,曆時雖久,諸物並未腐朽,遍曆殿堂房舍,果然沒見到過絲毫金銀珠寶,說道:“人家的傳說,大都靠不住的,這座迷宮雖大,卻沒有寶物。唉,連我的爹爹媽媽,也因此而枉送了性命。”

瓦耳拉齊道:“你可知道這迷宮的來曆?”李文秀道:“不知道。師父,你知道麽?”瓦耳拉齊道:“我在迷宮裏見到了兩座石碑,上面刻明了建造迷宮的經過,原來是唐太宗時候建造的。”李文秀也不知道唐太宗是什麽人,于是瓦耳拉齊斷斷續續的給她說了迷宮的來曆。

原來這地方在唐朝時是高昌國的所在。

那時高昌是西域大國,物産豐盛,國勢強盛。唐太宗貞觀年間,高昌國的國王叫做鞠文泰,臣服于唐。唐朝派使者到高昌,要他們遵守許多漢人的規矩。鞠文泰對使者說:“鷹飛于天,雉伏于蒿,貓遊于堂,鼠噍于穴,各得其所,豈不能自生邪?”意思說,雖然你們是猛鷹,在天上飛,但我們是野雞,躲在草叢之中,雖然你們是貓,在廳堂上走來走去,但我們是小鼠,躲在洞裏啾啾的叫,你們也奈何我們不得。大家各過各的日子,爲什麽一定要強迫我們遵守你們漢人的規矩習俗呢?唐太宗聽了這話,很是憤怒,認爲他們野蠻,不服王化,于是派出了大將侯君集去討伐。

鞠文泰得到消息,對百官道:“大唐離我們七千裏,中間二千裏是大沙漠,地無水草,寒風如刀,熱風如燒,怎能派大軍到來?他來打我們,如果兵派得很多,糧運便接濟不上。

要是派兵在三萬以下,便不用怕。咱們以逸待勞,堅守都城,只須守到二十日,唐兵食盡,便會退走。”他知道唐兵厲害,定下了只守不戰的計策,于是大集人,在極隱秘之處,造下了一座迷宮,萬一都城不守,還有可以退避的地方。當時高昌國力殷富,西域巧匠,多集于彼。這座迷宮建造得曲折奇幻之極,國內的珍奇寶物,盡數藏在宮中。鞠文泰心想,便算唐軍攻進了迷宮,也未必能找到我的所在。

侯君集曾跟李靖學習兵法,善能用兵,一路上勢如破竹,渡過了大沙漠。鞠文泰聽得唐朝大軍到來,憂懼不知所爲,就此嚇死。他兒子鞠智盛繼立爲國王。侯君集率領大軍,攻到城下,連打幾仗,高昌軍都是大敗。唐軍有一種攻城高車,高十丈,因爲高得像鳥巢一般,所以名爲巢車。這巢車推到城邊,軍士居高臨下,投石射箭,高昌軍難以抵禦。鞠智盛來不及逃進迷宮,都城已被攻破,只得投降。高昌國自鞠嘉立國,傳九世,共一百三十四年,至唐貞觀十四年而亡。當時國土東西八百裏,南北五百裏,實是西域的大國。

侯君集俘虜了國王鞠智盛及其文武百官,大族豪傑,回到長安,將迷宮中所有的珍寶也都搜了去。唐太宗說,高昌國不服漢化,不知中華上國文物衣冠的好處,于是踢了大批漢人的書籍、衣服、用具、樂器等給高昌。高昌人私下說:

“野雞不能學鷹飛,小鼠不能學貓叫,你們中華漢人的東西再好,我們高昌野人也是不喜歡。”將唐太宗所賜的書籍文物、諸般用具、以及佛像、孔子像、道教的老君像等等都放在迷宮之中,誰也不去多瞧上一眼。

千余年來,沙漠變遷,樹木叢生,這本來已是十分隱秘的古宮,更加隱秘了。若不是有地圖指引,誰也找尋不到。現在當地所居的哈薩克人,和古時的高昌人也是毫不相幹。

瓦耳拉齊在中原時學文學武,多讀漢人的書籍,所以熟知唐代史事。李文秀雖是漢人,反而半點也不知道,也不感興趣。她聽瓦耳拉齊氣息漸弱,說道:“師父,你歇歇吧,別說了。這個漢人皇帝也真多事,人家喜歡怎樣過日子,就由他們去,何必勉強?唉,你心裏真正喜歡的,常常得不到。別人硬要給你的,就算好得不得了,我不喜歡,終究是不喜歡。”

瓦耳拉齊道:“阿秀,我……我孤單得很,從來沒人陪我說過這麽久的話,你肯……肯陪著我麽?”李文秀道:“師父,我在這裏陪著你。”瓦耳拉齊道:“我快死了,我死了後,你就要走了,永遠不會回來了。”李文秀無言可答,只感到一陣淒涼傷心,伸出右手去,輕輕握住了師父的左手,只覺他的手掌在慢慢冷下去。

瓦耳拉齊道:“我要你永遠在這裏陪我,永遠不離開我……”

他一面說,右手慢慢的提起,拇指和食指之間握著兩枚毒針,心道:“這兩枚毒針在你身上輕輕一刺,你就永遠在迷宮裏陪著我,也不會離開我了。”輕聲道:“阿秀,你又美麗又溫柔,真是個好女孩,你永遠在我身邊陪著。我一生寂寞孤單得很,誰也不來理我……阿秀,你真乖,真是個好孩子……”

兩枚毒針慢慢向李文秀移近,黑暗之中,她什麽也看不見。

瓦耳拉齊心想:“我手上半點力氣也沒有了,得慢慢的刺她,出手快了,她只要一推,我就再也刺她不到了。”毒針一寸一寸的向著她的面頰移近,相距只有兩尺,只有一尺了……

李文秀絲毫不知道毒針離開自己已不過七八寸了,說道:“師父,阿曼的媽媽,很美麗嗎?”

瓦耳拉齊心頭一震,說道:“阿曼的媽媽……雅麗仙……”突然間全身的力氣消失得無影無蹤,提起了的右手垂了下來,他一生之中,再也沒有力氣將右手提起來了。

李文秀道:“師父,你一直待我很好,我會永遠記著你。”

在通向玉門關的沙漠之中,一個姑娘騎著一匹白馬,向東緩緩而行。

她心中在想著和哈薩克鐵延部族人分別時他們所說的話:蘇魯克道:“李姑娘,你別走,在我們這裏住下來。我們這裏有很好的小夥子,我們給你挑一個最好的做丈夫。我們要送你很多牛,很多羊,給你搭最好的帳篷。”

李文秀紅著臉,搖了搖頭。

蘇魯克道:“你是漢人,那不要緊,漢人之中也有好人的。

漢人可以跟哈薩克人結婚嗎,嗯?”他搔了搔頭,說道:“咱們去問長老哈蔔拉姆。”

哈蔔拉姆是鐵延部中精通《可蘭經》,最聰明最有學問的老人。

他低頭沈思了一會,道:“我是個卑微的人,什麽也不懂。”

蘇魯克道:“如果有學問的哈蔔拉姆也說不懂,那麽別人是更加不懂了。”哈蔔拉姆道:“《可蘭經》第四十九章上說:‘衆人啊,我確已從一男一女創造你們,我使你們成爲許多民族和宗族,以便你們互相認識。在阿拉看來,你們之中最尊貴的,便是你們之中最善良的。’世界上各個民族和宗族,都是真神阿拉創造的。他只說凡是最善良的,便是最尊貴的。《可蘭經》第四章上說:‘你們當親愛近鄰、遠鄰、伴侶,當款待旅客。’漢人是我們的遠鄰,如果他們不來侵犯我們,我們要對他們親愛,款待他們。”

蘇魯克道:“你說得很對。我們的女兒能嫁給漢人麽?我們的小夥子,能娶漢人的姑娘嗎?”哈蔔拉姆道:“真經第二章第二百廿一節說:‘你們不要娶崇拜多神的婦女,直到她們信道。你們不要把自己的女兒,嫁給崇拜多神的男子,直到他們信道。’真經第四章第廿三節中,嚴禁娶有丈夫的婦女,不許娶自己的直系親屬,除此之外,都是合法的。便是娶奴婢和俘虜也可以,爲什麽不能和漢人婚嫁呢?”

當哈蔔拉姆背誦《可蘭經》的經文之時,衆族人都是恭恭敬敬的肅立傾聽。經文替他們解決疑難,大家心中明白了,都說:“穆聖的指示,那是再也不會錯的。”有人便稱贊哈蔔拉姆聰明有學問:“我們有什麽事情不明白,只要去問哈蔔拉姆,他總是能好好的教導我們。”

可是哈蔔拉姆再聰明、再有學問,有一件事卻是他不能解答的,因爲包羅萬象的《可蘭經》上也沒有答案;如果你深深愛著的人,卻深深的愛上了別人,有什麽法子?

白馬帶著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白馬已經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終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楊柳、桃花,有燕子、金魚……漢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灑的少年……但這個美麗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國人那樣固執:“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歡。”

(完)

目錄 閱讀設置 浏覽模式: 橫排 豎排 手機觀看 11